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為什麼我們應該重視除垢法?

在去年立法院審理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的過程中,時代力量就不斷主張,轉型正義的任務不能偏廢,除了挖掘真相外,更要納入人事除垢(Lustration)工程,針對威權時期發生的諸多憾事,清查出加害者並盤點涉及的罪責,進一步革除不適當的相關政府單位人員。

許多受難者前輩與家屬們皆期望早日看到具體子法出爐。促轉會兩年的任務期隨時都在跟時間賽跑,且轉型正義必須要更全面,除垢絕對是不可或缺的工程。

新聞:擬仿東歐國家訂228及白恐「除垢法」 促轉會:明年中提出

(圖為促轉會主委黃煌雄。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即時動態 Issue

協會改選亂象問題叢生!!

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耐性反駁。 體育署林德福署長針對我今天的質詢,事後發新聞稿回應,我看到這些顛三倒四的鬼扯,真不知道要從哪裡找出耐性再來反駁。 (原質詢影片:https://goo.gl/BDK46b| 體育署回應:https://goo.gl/Pr3LyW) 關於排球協會的改選弊端,例如29人逾期代繳近三千人會費,林德福署長表示會費繳納截止日是週六,假日銀行沒上班,週一上午清查帳戶金額,會費就已全部進到專戶,並沒有逾期繳費。 這根本完全不是事實!排球協會會費繳納截止日是2/5號,是週一不是週六。會費更不是在週一上午就全數入帳,而是在2月6、7日逾期了才有高額款項入帳。 而關於林署長介入健美協會重選一事,他則表示是因為健美協會並未事先公告前七高票當選之理事為常務理事,且此種選舉方式並不符合章程規定,因此他決定要求健美協會必須重選常務理事、重新推舉理事長。 事實是,健美協會改選當天,現場工作人員清楚告知會員選舉方式,就是前七高票為常務理事。這事先宣告的流程都有體育署代表在現場錄影紀錄,並在體育署代表監督下無異議完成改選。 請問署長到底有沒有看過側錄影片?如果有看過,他應該很清楚知道現場的會員是從一開始就了解要用這套選舉模式來投票,也集中選票在前七位,因此前七高票的理事以懸殊的票數超過其他當選的理事。 倘若林德福署長事後覺得這套選舉模式有問題,為什麼不是要求整個選舉重來,卻是要求從推選常務理事的中間部分重選?而從中間部分重選竟然就剛好幫助了原本協會內定的人能夠翻盤當選常務理事以及理事長! 林署長更無法自圓其說的是,對於健美協會改選的問題,他不用送交「監督委員會」,就可以逕自介入健美協會要求重選,而且還能巧妙的要求從中間階段重選。而對於排球協會改選的問題,林署長竟就眼睜睜看著各種弊端說行政不能介入? 我再說一次,署長選擇要不要介入,或如何介入,根本沒有客觀標準,看起來唯一的標準就是怎樣可以幫特定勢力護航,就怎樣去做!

【來吧!一起走向台灣的新階段!】

面對選戰的各種風向與爆量資訊,我時時提醒自己以及時代力量台北五位議員候選人,拉大視野、循著本心來走,才能走得堅定而長久。 許多朋友討論台北市長選舉,最主要的擔憂仍是國民黨回魂。雖然丁守中目前話題度低,但民調卻一直保溫。畢竟,台北市長年來是國民黨的優勢選區。丁守中與中國共青團交往密切、要加深跟中國的合作,還要抵制轉型正義相關民主改革。許多朋友憂慮丁當選又讓台灣民主倒退嚕,我理解並認同。 但這場大選若只靠這種危機感來驅動,也太sadcore了。 我一直相信,我們這代人正要進入台灣歷史的嶄新階段。許多聽過我演講的朋友應該知道,這也是我參與創組時代力量的初衷,就是要讓台灣的政黨政治從統獨兩大政治集團的國家認同競爭,逐步進化到兩個本土政黨的公共議題競爭。這將是台灣走向一個正常國家、進步社會的重要過程。這次的選戰如何持續往這個方向推進,不能只靠危機感,而需要正面的思考與力量。 長年來,台灣政治場域是「台灣是中國一部份」中國國民黨vs.「認同台灣」民進黨,進行著國家認同的競爭。即使是現在的立法院,中國國民黨無論在哪個委員會、討論任何議題,仍三不五時就又緬懷起九二共識一個中國。但哪有一個國家的政黨政治不斷在辯論自己是不是另一個國家一部份?結束這種令台灣空轉的畸形政黨政治,讓中國國民黨從政治舞台消失,才能讓台灣的政治逐步成為兩個本土政黨的良性競爭,引領台灣成為更美好的國家。 這個進化過程可能包括國民黨本土派跳槽、進步派結盟合作...等,至少是十年以上的政治版圖重組。但這次的台北市長選戰,可以是第一步。姚文智與柯文哲若能正面引領議題、把丁守中甩尾,成為一次兩個主要候選人都不是國民黨的選戰,將能加速帶領台灣民主進入本土陣營良性競爭的階段。然而,這就必須從一再忠誠考核、確認台灣價值的loop中掙脫,需要雙方對議題的重新聚焦與新論辯模式的建立。 例如,在過去的數十年中,批判中國國民黨,勢必要批判其國家認同問題與統派本質,以確保台灣的國家利益。而這次台北市長選戰,柯文哲雖說「兩岸一家親」,卻也從未認同九二共識、台灣是中國一部份。因此,若把過去習慣用來批評國民黨的「統派」「深紅」標籤來貼在他身上,這不但不公平、未必有效,也無助於台灣民主的向本土陣營良性競爭來推進。新階段的台灣民主,當然也必須討論跟中國的關係。但這討論的定錨,應該從統獨國家認同的爭辯,進化到台灣面對中國壓迫、首都應該扮演的角色。這將不只讓一般市政有機會更能理性討論,許多過去因為卡在候選人統獨差異而難以聚焦的議題,也有機會凝聚更建設性的方向,例如首都如何「增進台灣國際空間」、「促進轉型正義」、「連結歷史與土地認同」。 這看起來只是些微的位移,但其實代表著台灣人民國家認同邁向一致性的基礎位移。若能順利挺進這個階段,將是台灣歷史的關鍵大事。 很可惜,目前台北市長的選戰論辯,仍沒有進入到這樣的階段。姚委員依舊在原地自我調整、駐足不前。 但我相信,今年的選戰仍有這樣的契機,讓台灣正向邁進。與這群優秀的年輕人一起打拼,總能讓我正面樂觀!我們從自己做起、站穩腳步,身處在這關鍵的時刻,我們也應努力推進一點點,朝向理想中的台灣、進步的台北邁進! 補充:感謝許多朋友的支持鼓勵或批評指教,這篇只是前導,我們會以本文所勾勒的新階段概念為基礎,針對不同議題持續表達我們的主張,請大家不用急著超展開超譯本文文意,選舉還有100天。 【待續...】

興德里鄰里會報

透過與里長、在地議員、市政府的合作,即便我們國會服務處常接到市政範疇的選民服務,也能協助民眾針對問題環節找到負責的單位來協助。面對中央與地方權責界線模糊的問題,也能夠即時釐清盡快對症下藥。(例如某些區域停電時,台電與公燈處有時無法第一時間確認權責單位。) (照片為出席興德里鄰里會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