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為什麼我們應該重視除垢法?

在去年立法院審理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的過程中,時代力量就不斷主張,轉型正義的任務不能偏廢,除了挖掘真相外,更要納入人事除垢(Lustration)工程,針對威權時期發生的諸多憾事,清查出加害者並盤點涉及的罪責,進一步革除不適當的相關政府單位人員。

許多受難者前輩與家屬們皆期望早日看到具體子法出爐。促轉會兩年的任務期隨時都在跟時間賽跑,且轉型正義必須要更全面,除垢絕對是不可或缺的工程。

新聞:擬仿東歐國家訂228及白恐「除垢法」 促轉會:明年中提出

(圖為促轉會主委黃煌雄。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即時動態 Issue

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與轉型正義公聽會

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高潞以用委員及徐永明委員於今(19日)在立法院召開「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與轉型正義公聽會」,邀請文化部及各領域專家學者謝文貴建築師、台灣人權促進會辦公室主任顏思妤、中研院歐美所助研究員蘇慧婕及台大社會所助理教授李明璁出席,分別從國外經驗,共同參討中正紀念堂存廢或轉型的問題。 立委林昶佐表示,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問題一直是轉型正義重要的一環。去年二二八鄭麗君文化部長宣布要轉型中正紀念堂,各界都有所盼望,不應該崇拜權威人物獨裁者,這點應該沒有疑義,只剩下空間轉化的方向問題。也期待文化部能儘快提出《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草案》,屆時林昶佐也將提出對案希望一同審議。高潞以用也表示討論歷史人物的功過也是轉型正義的一部分,轉型正義包其實是長期的社會正義工程,並非可以立竿見影,很多矛盾跟痛苦都會需要被攤開來。很高興現在這個社會對轉型正義是有共識的。 台北市政府顧問謝文貴表示自己是以建築師的身份來討論空間轉型正義的議題。謝文貴說,中正紀念堂是中國宮廷式建築,就建築層面的表達而言,有接續過去中國政治文化道統的意味,其實這是一種文化意識形態的強加;中正紀念堂堂體本身則是仿壇體的型態,是神格化的政權象徵。國家音樂廳跟國家歌劇院是仿效北京紫禁城的太平殿保和殿,在台灣地景再現中國,這些東西都是中國國民黨的遺緒。 他指出,建築是很難直接指涉的,不像雕像、銅像,例如總統府的功能也被我們保留了,雖然它是日治時期的統治象徵;但中正紀念堂卻不一樣,它是一個直接指涉個人、權威的建築,崇拜的廟堂是很難轉換性質的,名稱如果改了,內容應該也要跟著改。例如德國會保留舊建築並且拿來使用,但會把符號拿掉,意味著「對於過去的克服」。德國轉型正義工作有一整套標準-揭發真相、承認事實、表達歉意、彌補受害者、防範傷害的措施,是我們可以參考的方向。中正紀念堂的名稱、內容該如何被重塑是值得討論的,但是要去改變它的性格、重新設計讓它變好用,並且維持住這個地方的功能性。 例如希特勒位在柏林的總理廳於二戰時被炸毀,德國人沒有修復總理廳,但是將留下來的殘餘大理石與其他建材供其他建築使用。中正紀念堂的的建築結構很強、規格很高但是空間不好使用。蔣介石的銅像也可以融掉成一個歷史文字說明碑,不需去評它的功過,只要真實呈現所有的歷史事件即可,被愚弄的歷史也是需要被呈現的,即便不堪也要反省。中正紀念堂的廳可以保留,展示對照的歷史,讓人民自己去評論。 台灣人權促進會辦公室主任顏思妤則是從韓國光州的歷史經驗來討論台灣的轉型正義。韓國的語境裏面沒有轉型正義,類似的概念是「過去清算(導正歷史)」,意即針對歷史及事件,而非針對特定人物來檢討歷史。顏思妤以血腥鎮壓者全斗煥紀念空間的爭議為例,建議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正義應以事件為本,而非凸顯特定政治人物的事蹟,並且轉型正義相關事項的預算應該都要公開讓人民知道。 中研院歐美所助研究員蘇慧婕以法學角度討論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正義。她表示,這個建築物很明顯是著政治地景,也是個歷史地景。但有個概念需要釐清,轉型正義要做的並非改變歷史,而是從此刻的憲政體制重新評價、分析、展示過去的歷史。歷史的紀念地景,國家透過要不要拆紀念堂這件事情,代表著國家要對蔣中正做出什麼評價。而在民主憲政法治底下,顯然現在的中正紀念堂是不符合當前的法意識的。 李明璁則表示中正紀念堂內部空間的設計跟現在的法治設計不相容,現在的法治與中正紀念堂裡面的人治色彩是不相容的,主張建物應該要部分增建或拆除,改變建築的視覺核心軸線。例如巴黎羅浮宮前的玻璃金字塔,則成功轉移羅浮宮的原有的象徵。 李明璁也建議,中正紀念堂的部分增建或拆除應該要以國際競圖的方式徵件,一方面要向國際宣傳,一方面也希望台灣轉型正義可以受到國際的討論與矚目。 國家人權館籌備處黃龍興組長則說明不義遺址的調查以兩個區塊處理-加害者以及以及紀念受害者的場域,希望未來能找專家學者把不義遺址定義出來。就目前的調查方法來看,中正紀念堂不算是不義遺址,而是後世所建立的威權象徵。 最後,文化部藝術發展司張惠君副司長表示會把今天所有的發言都帶回去討論,希望能夠逐步凝聚社會共識。立委林昶佐則表示希望文化部還是要有所實現,明年二二八如果跟今年一樣只能用閉館的方式處裡的話,等於是毫無進度。對此,張惠君副司長則回覆:「不會到明年二二八都沒進展」。

一條不被落實的法律,一條曲折的重機路

2011年立法院通過《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修正案,明訂排氣量550c.c.以上大型重機,可依交通部公告規定路段及時段行駛高速公路,且以國6、國8及國3新化以南路段為優先試辦路段,並在安全性及風險有效控管原則下,分階段規劃可開放路段及時段。但距今5年了,交通部卻遲未進行。 重機在台灣行駛快速道路已行之有年,事故和傷亡比例並沒有明顯增高;在歐美,以及台灣周邊的日本、新加坡、越南、馬來西亞等鄰國,重機早已能上高速公路,台灣的法律也已通過可行,政府竟不依法辦理,甚至無端引起人民對立,這是行政怠惰。若社會對於重機路權有疑問,政府應該提供科學數據與政策的脈絡,讓民眾理解,不應置身事外。 我在今年重機促進會陳前理事長過世之前,曾與他數次會談。他計畫要請交通委員會的立委來主辦公聽會,我雖不屬於該委員會,但也允諾一定參與。新的會期,希望能繼續與重機朋友、新任理事長、交通委員會委員們一起協同推進。希望政府、重機以及相關業者能夠面對問題、把事情談清楚。在實務、科學實證與安全的原則下,保障重機應有的路權。 (照片為知名刺青師、重機車友阿J)

勞動部連資料都講不清楚,就要修法?

行政院提出修改一例一休勞基法修法,理由是一例一休讓勞工無法加班,讓勞工收入減少;一例一休讓經濟衰退。然而,數據告訴我們事實不是這樣。 去年1月到8月,一例一休通過前,每位勞工平均的加班費是1580元,平均加班8.2小時,經常性薪資39,146元,平均工時169.9小時。今年1月到8月,一例一休通過後,每位勞工平均的加班費是1697元,平均加班8小時,經常性薪資39,793元,平均工時168.5小時。這些數據顯示,一例一休通過後,每月加班工時下降,稍微減少了勞工工時,雖不滿意但也算有朝落實週休二日的方向前進。同時,勞工的加班費反而增加,經常性薪資也增加,所以加班費增加,並不是透過減少經常性薪資來達成。 另外,一例一休也未造成經濟成長下滑。前年台灣經濟成長率是0.72%,去年經濟成長率是1.48%,而台經院7月底的景氣預測,2017年經濟成長率更預測為 2.08%。而根據今年10月底的調查統計,以可能受一例一休影響較大的餐飲業來說,主要經營困境前三名是「人員流動率高(63%)」、「同業間競爭激烈(60%)」、「食材成本波動大(58%)」,儘管一例一休提高人事成本,但顯然並非影響經營的最主要因素。 這次修改勞基法的目的,政府說是針對一例一休造成的問題,然而連到底有沒有問題都講不清楚,怎麼可以輕易啟動修法、影響勞動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