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今天台灣與薩爾瓦多斷交

今早台灣宣布與薩爾瓦多斷交。很明顯,只要總統出訪或實質國際關係有進展時,中國就會搞大動作打壓,這已成為人民熟悉的戲碼。台灣近年與美、日、加、澳及許多歐洲民主國家的關係大為提升,無論官方或民間都保持頻繁且友好的互動。總統此次到府美國聯邦政府機構NASA,也是友好的展現,更引來了中共的眼紅與跳腳。另外,我們也看到帛琉頂住中國巨大的壓力,拒絕與中國妥協,這是在邦交國中具有很正面的意義。台灣不能繼續競逐金錢外交,也不該拘泥邦交國數字,這些是我們在外交國防委員會一再討論的外交策略改革方向,絕對不能因為中國的打壓而停止。

即時動態 Issue

【中正獨裁佗位去 6】斯雷布雷尼察屠殺紀念墓園

【中正獨裁佗位去 6】斯雷布雷尼察屠殺紀念墓園 Srebrenica Genocide Memorial 二次大戰之後歐洲最大規模的種族滅絕,是發生在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的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大屠殺,超過八千位平民被塞爾維亞族軍隊殺害。 1991年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舉行公投,決定從南斯拉夫中獨立,引發了塞爾維亞人對其宣戰。戰爭初期塞爾維亞幾乎全面占上風,直到聯合國安理會要求北約介入,對塞爾維亞展開轟炸。 安理會將斯雷布雷尼察指定為禁止交戰的「安全區域」,大量的穆斯林湧入尋求庇護。但塞爾維亞為了報復波士尼亞軍隊對平民的攻擊,仍將軍隊開進了斯雷布雷尼察。1995年塞族軍隊展開了滅村計畫,鎮內的男人和男孩幾乎全部被屠殺,婦女們則遭受性暴力對待,全鎮超過八千位平民遭到殺害,絕大多數都是穆斯林。 屠殺事件後,國際投入大量的關注。進行各種調查及口述歷史,協助家屬和罹難者遺骸的DNA比對,幫助確認身分及安葬,時至今日才確認六千多名遺體身分。而屠殺行為也被裁定為「種族滅絕」事件,然而2015年聯合國安理會要將事件定義為種族屠殺,卻被俄羅斯否決。2007年國際法庭宣判,塞族準軍事組織毒蠍部隊成員犯下戰爭罪並判刑,而現在的塞爾維亞共和國雖對屠殺行為沒有直接責任,但負有疏於防範的道德責任。而負責審理1991年後發生於南斯拉夫地區違反人道罪行事件的「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於2016年宣判當時的塞族領袖Karadzic四十年徒刑。 2003年,在斯雷布雷尼察鄰近的波多查里(Potočari)紀念墓園成立。園區坐落於當時聯合國派駐的荷蘭部隊的電池工廠,除了墓園外,還有象徵伊斯蘭信仰的建築、刻著罹難者姓名的白色石牆和屠殺紀念館以及刻著數字8372的紀念碑,象徵8372名罹難者。歐盟也將7月11日定為大屠殺紀念日,每舉行紀念儀式,各國領袖也都會出席,藉以反省國際社會當時的疏忽。 *圖片源自NBC NEWS

艋舺加蚋仔歡迎大家!

這幾天台北市捷運局公布萬大線「加蚋站」名稱後,引起許多讀音的討論,甚至有人質疑難念難記。其實這不只是我們南萬華的老地名,更是台北的歷史記憶。 「加蚋仔(gara)」來自平埔族凱達格蘭族語,是沼澤的意思,形容南萬華一帶由新店溪沖積而成的沼澤地地形,從平埔族至今譯音用過「佳臘」、「加臘」與「加蚋」,而其所衍伸的「大加蚋堡」的範圍更是越來越大,到日治初期甚至一度包括了艋舺、台北城、大稻埕及另外37個街庄,幾乎快成為台北的代稱。 現在「大加蚋堡」已不再用來稱呼台北,但是「加蚋仔」在艋舺仍是世世代代的共同記憶。用它當捷運站名,是我們在地人的共同心聲,我也公開表達支持。經過在地的劉耀仁議員在市議會的用心爭取,最後終於確認以「加蚋」為站名。期待未來捷運抵達加蚋站(LG04站)時,廣播將播報正確讀音「ㄍㄚ ㄌㄚˊ ㄚˋ站」! 我認為,一個偉大的城市,在於如何尊重與呈現這片土地千百年來共同生活的人們。在此,也呼籲目前被定為「廈安站」的「LG03站」,能回歸我們在地歷史脈絡以及居民的心聲,定名為「南機場站」。 (圖為楊祖厝,為加蚋仔本地重要的信仰中心)

退輔會別再躲,改革從保障勞權開始

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質詢退輔會李翔宙主委。關於時代力量提出整併退輔會業務的議案,我以曾被裁撤整併業務的新聞局為例,雖然現在行政院沒有新聞局,但其業務並非就消失,而是分別由外交部、文化部、發言人室等專責機關來負責。同理,時代力量提案整併退輔會,並非要讓退伍軍人的輔導業務被棄置,而是希望軍隊從召募、訓練、服役、退伍到轉職,這相關業務應由國防部統合規劃與執行,才能讓政策有一體與連貫性。 接著我則關注新政府退輔會的改革政策。我詢問主委,立法院的預算中心、監察院以及眾多各黨的立委,多年來對退輔會轉投資企業提出諸多批評,主委對這些弊端是否知情。主委表示他都知悉,並已經著手研擬部分制度的改革。 我提醒主委,日前我在4/20的質詢 ( 參考連結: https://goo.gl/ZBGZNG ),退輔會的書面回應完全只是在敷衍了事,令人失望。我當初要求退輔會計算所有其直接與間接投資企業的實際總持股比例,退輔會的報告竟然用「國營事業管理法未有相關規定」企圖蒙混過關。我反駁事業管理處處長,如果退輔會認定底下的轉投資事業是民營,為什麼不用一般的方式去換算公司間交叉持股的狀況?國人有權利知道這些轉投資事業,究竟公股的實際持股比例,並且依持股權利要求改革。 另外,我要了解各轉投資公司勞工退休金提撥的狀況,退輔會竟用「尚符合勞動部之輔導作法」帶過,完全沒有回覆詳細列表與數據。國會若無法掌握這些資料,如何監督退輔會轉投資事業是否確實保障勞工權益? 至於董監事會設置勞工代表一事,退輔會竟回答「雖然他們股權占多數,但在民股的合縱之下,影響有限」來敷衍,說難以設置勞工代表董事!退輔會要安插高階將官去當董事長、去當總經理,這些將官要安插親朋好友去任職,就都順暢無阻,要設置勞工代表董事,就說退輔會無能為力?這款說詞,究竟誰能接受?退輔政策,是要輔導退役軍人的轉職,當然要設置他們的代表在董事會、才能保障權益,並使公司管理更公開透明。 這三項要求,李主委也當場允諾支持,將研擬措施。我也要求退輔會,要依照我的要求,如實回覆給我相關資料! 影片連結:https://youtu.be/rCci4ZoyD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