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退輔會別再躲,改革從保障勞權開始

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質詢退輔會李翔宙主委。關於時代力量提出整併退輔會業務的議案,我以曾被裁撤整併業務的新聞局為例,雖然現在行政院沒有新聞局,但其業務並非就消失,而是分別由外交部、文化部、發言人室等專責機關來負責。同理,時代力量提案整併退輔會,並非要讓退伍軍人的輔導業務被棄置,而是希望軍隊從召募、訓練、服役、退伍到轉職,這相關業務應由國防部統合規劃與執行,才能讓政策有一體與連貫性。

接著我則關注新政府退輔會的改革政策。我詢問主委,立法院的預算中心、監察院以及眾多各黨的立委,多年來對退輔會轉投資企業提出諸多批評,主委對這些弊端是否知情。主委表示他都知悉,並已經著手研擬部分制度的改革。

我提醒主委,日前我在4/20的質詢 ( 參考連結: https://goo.gl/ZBGZNG ),退輔會的書面回應完全只是在敷衍了事,令人失望。我當初要求退輔會計算所有其直接與間接投資企業的實際總持股比例,退輔會的報告竟然用「國營事業管理法未有相關規定」企圖蒙混過關。我反駁事業管理處處長,如果退輔會認定底下的轉投資事業是民營,為什麼不用一般的方式去換算公司間交叉持股的狀況?國人有權利知道這些轉投資事業,究竟公股的實際持股比例,並且依持股權利要求改革。 另外,我要了解各轉投資公司勞工退休金提撥的狀況,退輔會竟用「尚符合勞動部之輔導作法」帶過,完全沒有回覆詳細列表與數據。國會若無法掌握這些資料,如何監督退輔會轉投資事業是否確實保障勞工權益?

至於董監事會設置勞工代表一事,退輔會竟回答「雖然他們股權占多數,但在民股的合縱之下,影響有限」來敷衍,說難以設置勞工代表董事!退輔會要安插高階將官去當董事長、去當總經理,這些將官要安插親朋好友去任職,就都順暢無阻,要設置勞工代表董事,就說退輔會無能為力?這款說詞,究竟誰能接受?退輔政策,是要輔導退役軍人的轉職,當然要設置他們的代表在董事會、才能保障權益,並使公司管理更公開透明。

這三項要求,李主委也當場允諾支持,將研擬措施。我也要求退輔會,要依照我的要求,如實回覆給我相關資料!

影片連結:https://youtu.be/rCci4ZoyDsE

即時動態 Issue

紹興社區協調會

我們中正區的紹興社區與國立台灣大學間的土地爭紛持續多年,在許多民間團體的推動下終於凝聚得來不易的共識,簽訂《紹興社區x臺灣大學高教創新與社會實驗計畫》。 今天林昶佐團隊辦理協調會,搭起部分留滯戶與校方的溝通橋樑,也讓尚未遷移者了解自己的權利,避免日後遭受損失。林昶佐團隊將秉持居住正義的原則,持續協調進程,讓雙方合作的高教創新實驗計畫能進行的更圓滿。 今天有位開雜貨店的阿媽擔心搬遷後她的貨不知該怎麼辦,熱心的台大學生就湊錢要買她的貨、好讓她安心搬遷。阿媽看到生意這麼好,一開心竟說要不要再進大批貨來賣給大家,這....

用新態度與模式,推動參與WHO的工作

關於台灣至今未收到今年WHA世界衛生大會邀請函,今天我在時代力量黨團記者會表達了我的看法。去年WHA邀請函以扭曲《聯合國2758決議文》的方式來打壓台灣,政府並未強硬反駁;到了WHA會議現場,友邦以「台灣」來稱呼我們,我們自己的代表卻仍自我矮化以「中華台北」來自稱。這樣的自我限縮,並未換得我們能持續出席WHA的保證;一年來,中國的打壓也沒有因為台灣的自我限縮而鬆手。因此,政府應該要審慎檢討,如此自我設限,是否真能確保台灣的國際空間。 尤其昨天衛福部表示,雖然已過WHA報名時間,但去年也是透過特殊方式重啟報名得以參與。這種說法簡直把打壓台灣的非正常模式當成習慣!我們怎能把被打壓當成習慣?這絕非國際社會一份子應該要受到的待遇。衛福部不但沒有強力抗議、譴責中國,甚至幫忙找藉口,這完全讓人無法接受。 今年台灣爭取出席WHA,已獲得包括美國、加拿大、德國、法國、英國等多國公開向WHO要求讓台灣持續參與WHA。政府應持續強化跟這些國家的穩定友好的關係,隨著WHO新任的總幹事選舉來臨,展開新一波的遊說工作,不再自我限制,用自信的新態度,推動台灣能公平參與,捍衛人民的國際權益,並貢獻我們的醫療與防疫能力。 (圖片引用自WHO)

【中正獨裁佗位去 2】 日裔美國人集中營

【中正獨裁佗位去 2】 日裔美國人集中營(American Japanese Relocation Centers) 講到集中營、轉型正義,很少人會聯想到美國,但其實在這個大家認為相當民主、自由的國家,也發生過侵害人權的集體囚禁事件。 珍珠港事件爆發後,美國民間排日情緒高漲,日裔民眾不論工作或是坐公車、上教堂,都會遭到排擠甚至是生命威脅。1942年基於社會氣氛,羅斯福總統頒布了第9066號行政命令,授權可以對生活在軍事區域的人加以任何限制,甚至可以把他們排斥在軍事區域之外。根據這個命令,美國西岸各州開始強制隔離日裔居民,把他們集中在遠離海岸,內陸貧瘠地區的集中營。美國共有十座日裔集中營,超過十萬日裔人士被隔離,而其中竟有七成已經是美國公民。這個政策,可以說是美國在奴役黑人之後,最羞恥的不人道惡行。 1945年限制行為結束,美國也逐步地進行這項轉型正義。1948年美國國會通過《日裔美人遣送賠償法》;1976年福特總統承認錯誤;1988年雷根總統正式向日裔美人道歉並在國會旁設置此事的紀念碑。2001年老布希總統再一次的正式向日裔美人道歉;2006年通過法案,維護並保存日裔美人集中營,記取歷史教訓。 保留最完整的集中營是位於加州的Manzanar War Relocation Center,被列為國家歷史遺址,由國家公園管理局經營。Manzanar除了設立博物館訴說當年的歷史和日裔美人的生活狀況外,園區的建築也在逐步復原,包括哨站、房舍、集會所。其中當初約有150名日裔被葬在Manzanar的墓地也保留著,日本工匠還在此修建了「慰靈塔」,慰靈塔也成為了這裡最著名的景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