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退輔會別再躲,改革從保障勞權開始

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質詢退輔會李翔宙主委。關於時代力量提出整併退輔會業務的議案,我以曾被裁撤整併業務的新聞局為例,雖然現在行政院沒有新聞局,但其業務並非就消失,而是分別由外交部、文化部、發言人室等專責機關來負責。同理,時代力量提案整併退輔會,並非要讓退伍軍人的輔導業務被棄置,而是希望軍隊從召募、訓練、服役、退伍到轉職,這相關業務應由國防部統合規劃與執行,才能讓政策有一體與連貫性。

接著我則關注新政府退輔會的改革政策。我詢問主委,立法院的預算中心、監察院以及眾多各黨的立委,多年來對退輔會轉投資企業提出諸多批評,主委對這些弊端是否知情。主委表示他都知悉,並已經著手研擬部分制度的改革。

我提醒主委,日前我在4/20的質詢 ( 參考連結: https://goo.gl/ZBGZNG ),退輔會的書面回應完全只是在敷衍了事,令人失望。我當初要求退輔會計算所有其直接與間接投資企業的實際總持股比例,退輔會的報告竟然用「國營事業管理法未有相關規定」企圖蒙混過關。我反駁事業管理處處長,如果退輔會認定底下的轉投資事業是民營,為什麼不用一般的方式去換算公司間交叉持股的狀況?國人有權利知道這些轉投資事業,究竟公股的實際持股比例,並且依持股權利要求改革。 另外,我要了解各轉投資公司勞工退休金提撥的狀況,退輔會竟用「尚符合勞動部之輔導作法」帶過,完全沒有回覆詳細列表與數據。國會若無法掌握這些資料,如何監督退輔會轉投資事業是否確實保障勞工權益?

至於董監事會設置勞工代表一事,退輔會竟回答「雖然他們股權占多數,但在民股的合縱之下,影響有限」來敷衍,說難以設置勞工代表董事!退輔會要安插高階將官去當董事長、去當總經理,這些將官要安插親朋好友去任職,就都順暢無阻,要設置勞工代表董事,就說退輔會無能為力?這款說詞,究竟誰能接受?退輔政策,是要輔導退役軍人的轉職,當然要設置他們的代表在董事會、才能保障權益,並使公司管理更公開透明。

這三項要求,李主委也當場允諾支持,將研擬措施。我也要求退輔會,要依照我的要求,如實回覆給我相關資料!

影片連結:https://youtu.be/rCci4ZoyDsE

即時動態 Issue

法院認中投、欣裕台是國民黨附隨組織

討黨產!法院認中投、欣裕台是國民黨附隨組織 上週五法院才確認了國民黨的中投、欣裕台股權是「不當取的財產」。今天下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又駁回了國民黨的聲請,因此確認兩家公司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法院指出,認定兩家公司為國民黨的附隨組織不會造成國民黨不可回復的損害,而且國民黨提出的諸多理由也不是這項認定會造成的效果,因此駁回了國民黨的聲請。 新聞》黨產案KMT司法首敗 新聞稿全文出爐goo.gl/UK0Dy1 黨產會記者會影片》goo.gl/Kk1LFA

趁大風大雨拆除抗議者的遮雨棚、強制驅離

原民會於今年二月份公布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辦法,排除了私有土地,違背了歷史事實,違背了原基法精神,更違背了蔡英文總統以及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的主張。幾個月來,許多部落代表、關注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組織都提出呼籲,應該要退回辦法重新擬定,並且到凱道表達抗議,至今已經100天。政府沒有積極面對這個爭議,卻在今天趁大風大雨拆除抗議者的遮雨棚、強制驅離,難道這就是執政黨的對這些訴求的公開回應? 圖片引用自PNN

關於勞基法三讀通過

勞基法今天三讀通過,修正的條文中,休息日加班費改為比照一般上班日延長工時的核實計算,失去了假日加班應被彌補的權益。號稱將嚴格把關的七休一鬆綁與輪班間隔縮為八小時,其把關要件並沒有入法,而交由勞動部自行公布函釋。 如此重大的修法,直到三讀前我都還是不懂,這次的修法究竟是為了什麼?勞動部始終提不出具體的調查,例如企業加班時數不夠的比例是多少?各類產業因為人事成本提高而經營困難的比例是多少?這些最基本的背景資料都沒有、就堅持推動修法,立法院吵得面紅耳赤卻不見用任何數據來佐證修法之必要,這不是很奇怪嗎? 政府說,有些勞工因為收入不足以過活,因此支持修法讓他們可以加更多班,這是為他們好。我有個在當包裝工人的朋友,收入是三萬,他的太太是外配,每個月只能打零工賺一萬多。他們薪水加起來四萬多,還要養兩個孩子,生活非常辛苦。我曾經開玩笑跟他說,您們維持了基本的人口結構,沒讓少子化問題惡化,真該頒國安獎狀給你。 我在想,他應該就是會支持修法的人吧。這個國家沒能保障這樣兩個勞動人口的四口之家擁有一個有尊嚴的基本生活收入,卻開放讓他們可以輪班加班操到死,犧牲健康人權來養家活口。政府說這是為他們好,他們可能也會感謝政府,感謝這次的修法。而我身為立法委員,恐怕只能說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