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家庭,是夫妻共同經營的累積

今天早上軍人年改協商的討論重點,是夫妻離婚的年金分配請求權。這並不是新的概念。民法親屬篇的「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早已通過十多年,但年金究竟是否屬於財產,司法實務上卻一直有判決不一的困擾。因此,在年改方案中訂定相關配套的原則與方法,有其必要性,在美國、日本、德國等其他國家也多有相關規範。

有些人主張應該在民法中訂定,但這其實是被誤導了。一來,民法早已有「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二來,年金如何分配的細部規定,怎麼可能都放到民法?如果可以這樣改放到民法,那是否也要把年金裡面規定的遺屬年金相關條文全部刪除,全部放去民法繼承篇訂定?

這個社會上,有很多家庭主婦或家庭主夫,為了先生或太太,放棄了自己的事業,留在家中用大半輩子的人生來照料家庭。其實,不管主內主外,整個家庭其實是由雙方共同經營的積累。倘若不幸要離婚,法律若能提供一個原則性的離婚配偶請求權,更能衡平夫妻雙方對於這個家庭的付出,期盼這次的修法能夠保障這個權利。

即時動態 Issue

退將未經許可赴中參加黨政軍慶典,應取消並討回退休俸。表決沒過。

時代力量所提出的軍人年改第24之1條,也就是退將未經許可去敵國參加其國家領導人主持的黨政軍慶典,應取消並討回退休俸。今天二讀時沒有通過,我感到相當遺憾。 我在發言時,再次說明時代力量的立場。國民黨的委員批評這條太具針對性。我認為,這條當然有針對性,但不是針對所有軍人、也並非所有的退休將領。這是針對未經政府核准而擅自前往敵對國家、參加其國家領導人主辦的黨政軍慶典的退休將領。畢竟退將享受台灣人民給予的優渥退休待遇,本應承擔對等的國家尊嚴責任。 而執政黨的委員則認為這條不該放在軍人年改的時候來討論,應該放到諸如國安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來處理。然而,我也說明,其實針對不同職業性質訂定退休待遇發放政策,早有前例。例如去年在教師年改的修法過程中,為了保障校園安全,因性侵案被判罪的教師應被剝奪並討回其退休俸,這當時就納入了教師年改的內容。 台灣人民給予優渥退休待遇的退將、未經許可赴中參與黨政慶典,這一直受到社會大眾的嚴重反彈,最後竟然無法通過此案,實在相當遺憾。執政黨表示在其他法律中來訂定,我期盼接著能盡快看到相關法案推動的進度。 (由於有立委取消發言,議場提早進入表決,我因另會議未能於一分鐘內跑進議場按表決器。當場立刻請主席宣布我的立場與時代力量黨團意見一致。特此說明以免誤會。)

應用清楚立場與完整策略,來爭取國際空間!

今天在立法院針對台灣未獲邀參加WHA世界衛生大會進行質詢。本週一衛福部針對這件事情,未嚴正抗議中國打壓,還表示雖然正式報名截止,但在會議之前都有可能重啟特例接受台灣報名。這種儼然把受中國打壓、矮化當成習以為常的態度,我完全無法接受。尤其下週衛福部與台灣的醫療專家仍將前往日內瓦,主動與各個國家、國際組織進行雙邊、多邊交流、建立國際合作。我嚴正要求衛福部,既然是我們自主召開的國際會議,絕對要名正言順的用「台灣」的名義,沒有理由自己主辦的會議,竟然也矮化自己。 同時,我質詢外交部長,新政府上台一年,對台灣爭取國際空間,仍然停留在單點式的零散論述。爭取參與A國際組織,就說我們在A領域成就卓越,所以應該要參與;參與B組織,就說我們在B領域還有所不足,所以應該要參與;看似都有道理,卻缺乏完整的法理邏輯脈絡。中國用扭曲「聯合國2758決議文」的一個中國論述在全世界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我們必須要有不同於中國、清楚完整的台灣國際地位與權利的法理論述,並在外交部網站上公開呈現、對國際遊說,來捍衛台灣的立場。不能繼續對中國的謬論採取迴避閃躲的態度,這若造成國際誤認台灣默認其立場,將對台灣在國際法上的權利造成永久傷害。 >>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BDZd1vTexrA (照片引用自:VOA)

年金改革,我們的主張

【年金改革,我們的主張!】 今天我們召開記者會,發表時代力量對於年金改革的主張。我特別分享,最近接到許多中正萬華年輕世代的公教從業人員來陳情,說目前在媒體上代表公教人員發聲的,有許多是享受新舊制交替的得利者,散播許多錯誤的訊息,導致軍公教的形象被污名化。他們強調,許多年輕世代期待年金改革一定要確保世代正義,否則他們連退撫金都不想繳了! 年金改革,是全民矚目的重大改革方向,今天時代力量再次強調我們的四大要求: 一、應公平對待享有年金制度的每一個人:不論從事何種職業,在退休後,都應當擁有免於擔憂的老年生活。 二、應公開透明地再分配:每一位台灣人都應老有所終,對於無法照顧自己的長者,我們必須要能提供最低保證。 三、要重視世代正義:相同的職業別,若因世代不同,面對的制度效果不同,而導致年輕世代必須同時承擔在外在評論與實質結果皆不利的雙重壓力,這不僅是由這一代來透支下一代的幸福安定,更是不正義的。 四、要年金永續:在經濟及人口的變動下,年金改革制度要能保持財政穩定。 詳細資訊請看此連結:http://goo.gl/OkiBz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