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省政府預算歸零!

進入國會後,我多次質疑疊床架屋的省政府組織,今年三月在總質詢時我也要求賴清德院長應面對這個毫無用處又矮化台灣的部門,院長當場承諾明年起不再編列預算。今天立法院處理預算凍結案時,相關單位具體指出,台灣省政府人力與業務將移撥相關單位,福建省政府也將轉型成為金馬聯合服務中心。零預算讓省政府不再運作,是現階段過渡做法;我認為治本還是要盡快推動憲政改革,讓省政府正式廢除。

 

即時動態 Issue

軍改三讀通過,軍公教年改告一段落

現在是深夜11點半,經過上禮拜連續4天的協商,以及今天一整天的冗長表決,軍人年金改革終於三讀通過,軍公教年金改革暫時告一段落。 時代力量在推動年金改革的過程中,秉持兩大原則:保障退休晚年的基本尊嚴生活、合理化年金給付以舒緩財務危機。所以在這次改革中,終結了二十多年來改革總是受阻的優惠存款,降低高階者過高的年金給付;同時也設置樓地板的保障門檻,以保障退休者的生活。 這次軍人年改中,鑑於軍人負擔國家安全的職業特殊性,以及軍人強迫退伍的因素,朝野政黨都同意,將軍人的起支俸率從40%大幅提高至55%。對於純新制的現役軍官,未來的退休的保障將提高許多。 不過,時代力量認為應將將官的最高俸率從90%降至80%,畢竟80%已經高於許多先進國家的標準,已充分展現社會對退休將軍們的尊敬。我們也主張優惠存款18%應從10年加速至3年半退場。很遺憾這些主張執政黨沒有採納。 另外,台灣給退休將領極好的退休待遇,也應該要課以同等嚴謹的責任。因此,時代力量也主張,如果退休將領未經允許就參與中國黨政軍舉辦、由領導人主持的慶典,就必須剝奪退休俸。近年來有些領取台灣人民高額退休俸的退休將領,跑去中國聽習近平訓話、唱中國國歌,這些是台灣人民不能接受的。可惜,執政黨主張未來將在其他法案中統一處理,所以此案未能通過,之後我們將繼續監督執政黨是否實現這個承諾。 此外,我們提出的,教官若涉及性侵案件判刑確定,應自始剝奪退休俸,也被接受通過。這個修法是配合去年教師年金時的狼師條款,確保校園安全無漏洞。最後,經由洪慈庸委員二年多來努力,終於將軍官的退場機制納入修法,經評估以及相關的賠償程序後即可辦理退伍,不必再搞到生病、故意觸犯規定甚至出人命。

希望是你們改變了僑委會,讓僑委會新生

「希望是你們改變了僑委會,讓僑委會新生, 而不是讓舊有的僑委會黨國基因改變了你們。」 過去幾個月以來,我提出整併僑委會的意見,並要求僑委會應針對服務對象、專業分工、效能不彰、人事配置等問題,進行通盤檢討,推動改革、提升效能。然而,除了制度面外,我們卻也發現,僑委會過去許多工作內容仍未脫離黨國時代的威權遺緒。 今年5月21日在僑委會新聞稿中,官員的發言曾節錄前總統蔣中正說『台灣是自由民主的燈塔』自我勉勵,讓我差點要檢查僑委會的新聞稿中,「前總統」「蔣中正」中間有沒有空一格了。蔣介石獨裁統治有成千上萬台灣人被殺被關,當時的台灣,是自由民主的燈塔嗎?僑委會這個政府部門的黨國淵源深遠,威權時期曾揭櫫以「黨務為核心,開展僑運」為宗旨。直到近年都還能在僑委會的節目或政令宣導中看到黨國不分的內容,例如2011年的僑委會節目這樣說:「透過影片、我們懷著一顆感恩的心、回憶我們心中的先總統蔣中正...」 對台灣人民來說,過去獨裁的歷史,充滿傷痛與慘烈的記憶。許多海外台僑受白色恐怖黨國迫害、流亡他鄉成為黑名單,被迫與家人隔離數十年,打開電視或接收到僑委會的文宣,卻仍習於以「黨務為核心,開展僑運」的意識形態,美化獨裁者與威權時期,這情何以堪?也難怪僑委會讓許多海外台灣僑胞很難產生認同。 僑委會應該要擁有台灣人民的視野、懷抱自由與人權的價值,更公允的來製播相關的媒體、推展政策。我對新的僑委會、委員長、副委員長,有很高的期待,希望是你們改變了僑委會,讓僑委會新生,而不是讓舊有的僑委會黨國歷史基因改變了你們。 arget="_blank">https://youtu.be/C2MCA0VCEno

一月臨時會應處理空污法與礦業法

執政黨預計將在一月召開立法院臨時會。時代力量認為,除了總預算案外,臨時會也應處理具有急迫性的空污法和延宕已久的礦業法。我主張,面對空污問題,必須健康優先、資訊公開、權責加重。礦業法更應廢除霸王條款,已獲礦權展延的亞泥更必須一體補辦環評,避免繼續破壞生態環境。 至於勞基法,幾個月來,勞動部面對外界各種質疑,卻仍無法解釋,既然評估報告數據顯示,絕大多數的勞工沒有受到一例一休的負面影響,為什麼政府還需要修法?同時,中小企業的發展困境與勞動成本的關係是什麼,也沒有進一步的分析。這些都沒有釐清,實在不該在臨時會草率通過修法。 照片取自中央社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