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要求衛福部調查仁濟院

我在三月總質詢時,要求賴清德院長詳細調查仁濟院從公產變成私人的過程,賴院長承諾三個月內衛福部調查清楚。但上週衛福部送來調查報告卻只有:「仁濟院1950年許可設立並完成法人登記、宗旨是發展社會救濟、解散時依民法44條辦理。」這種報告根本比敷衍更可惡!

仁濟院在日治時代是官方財團法人,戰後由連震東(也就是連戰的父親)代表政府接收,其名下土地約3萬坪,多在台北市的精華地段。然而在1950年左右卻突然變「私立」仁濟院,這些土地全部變私有,後來連震東後來更成了私立仁濟院董事長。目前這些土地與財產市值超過三百億,甚至還成為在地的惡霸地主,用不公平的手段來限制房屋所有權人與居民們的權益。我要求衛福部調查這段公有變私有的過程有沒有涉及不當甚至不法,至少應彙整國史館、台灣省政府、內政部、台北市政府、國有財產署的現有資料,並徵詢法務部的法律意見。部長也當場承諾,這個案子將由他親自追蹤處理。

>> 回顧總質詢:https://goo.gl/69XnsC

即時動態 Issue

檢討退輔會轉投資企業 回歸專業經營保障勞權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就「退輔會轉投資企業」進行質詢。在上次的質詢中(3/16),我對退輔會派任之高階經理人專業背景提出質疑,長期來用退役高階將領轉任投資企業的高階主管,受到外界「高薪酬庸」的質疑。之後,有許多退輔會轉投資企業的員工也來向我陳情,並指出許多案例顯示這些退輔會轉投資企業的主管缺乏專業,甚至對勞工權益的保障也有缺失。 退輔會今天備詢時,一再強調這些派任至轉投資企業的退將,是最優秀、專業的,經得起市場考驗。我反問,既然經得起考驗,那何需安置他們到轉投資企業任職?讓他們到開放的商業市場上去求職,應該很有競爭力,無須透過退輔會來安排出路吧?現在退輔會幫退將安置在退輔會封閉的轉投資體系裡領高薪,社會大眾當然會覺得不公平。 依據退輔會對於投資事業派任主管的管理要點,屢屢提到需考量「具有事業經營管理學能者」。但在退輔會提供的這些高階主管資料中,沒有一人具有經營企業經歷;具備大學企管碩士學位者,僅只4人,其餘僅是參加學分班或職訓班。這樣的人員是否符合「具有事業經營管理學能者」的標準,我想大眾自有公評。 接著我再舉例,2012年曾爆發的退輔會轉投資的榮電公司經營不善惡性倒閉,且竟然沒有提撥足額經費在退休金專戶,造成勞工大量失業,領無退休金、資遣費的狀況。退輔會派任的高階主管,把公司管理到變成這種慘狀,連勞工權利都沒保障,能稱得上專業嗎?退輔會官員回應表示,這個案例不算專業。 我再追問,退輔會其他轉投資事業,當時是不是根本也都沒有提撥足額經費在退休金專戶?是不是等到榮電事件爆發,所有的轉投資事業才發現連這麼基礎的事情,都有嚴重缺失,才尋求改進?退輔會官員也承認屬實。 退輔會轉投資事業,數十年來,連基本勞工退休金的嚴重缺失都沒有發現,這樣哪裡具備專業的管理能力? 為了保障勞工權益,我要求退輔會實際持股過半的轉投資事業,也就是直接或加上間接持股超過50%的企業,應該要准用國營事業的規定,務必要在董監事會增設工會代表,強化勞工權益的保障,避免再次爆發榮電慘劇。讓基層勞工在公司能夠參與經營,才能真正促進企業的透明公開與專業化。 最後,我要求退輔會回覆給委員會三項資料: 一、退輔會實際持股過半的轉投資公司列表 二、前述轉投資公司的勞工退休金提撥現況 三、研議董監事會增設公司勞工代表的方案 讓退輔會轉投資企業回歸專業經營,並且保障勞權,將是我們持續監督的方向! 質詢影片連結: https://youtu.be/CBKdevSFDIQ

面臨網路平台挑戰,台灣需要前瞻性的戰略!

「面臨網路平台挑戰,台灣需要前瞻性的戰略!」 (圖為韓國歌手泫雅身穿閃靈T恤。延伸性商品在影視音產業越來越重要。) 今天教文委員會針對OTT、影視網路平台的發展與因應,質詢文化部鄭麗君部長。日前,玫瑰唱片行最後一家分店的關閉,身為音樂人,回顧這十多年來,音樂產業從卡帶、CD,到P2P、mp3下載服務、串流平台,加上跨界與延伸性商品越來越多樣,急速的變化,實在有許多感觸。近兩年影視產業開始談數位平台的興起,其實音樂產業在十幾年前已面臨了相同的挑戰,並經歷了許多變革、轉型與整合。 還記得,當年音樂平台如雨後春筍般誕生,沒過幾年開始泡沫化,開始倒閉、整合、併購。這個過程中,許多歌手、創作者、作品的權益都被忽略。未來,影視網路平台同樣要面臨一樣的問題,只是,這一次政府應該要有所警惕,提早規劃因應。因此,我要求文化部應調查過去音樂產業的數位化轉型,曾經有哪些衝擊、錯失哪些時機、錯置哪些資源、忽略哪些應被保障的權益。並評估音樂產業與影視產業的異同,做為借鏡、擬定有前瞻性的政策。 另外,文化部在整理各國政府的政策時,往往只列出優點,卻忽略其中弊病的整理。如韓國政府支持了少數大財閥來發展娛樂產業,卻導致許多藝人、表演者、基層從業人員受到嚴重的剝削。而芬蘭等北歐國家,則是以廣角多元的模式,扶植中小型產業,但也有其規模的侷限。別的國家比我們早開始重視影視音的文化產業,有值得學習、也有值得警惕之處,文化部應該要做精準分析,才能確知台灣適合發展的方向,並避免重蹈其他國家的覆轍。 最後,我則提醒,國際發展很重要,但並不是出了台灣就可直接面對七十億的全球市場。台灣必須要先分析不同國家區域市場的特性,規劃不同階段的戰略目標,針對適合的目標市場、循序漸進,才能穩健的向外拓展。日前我在總質詢時,林全院長公開允諾,強調文化產業是國家戰略產業;而我相信,必須要有基層從業人員與創作者的觀點,重視與反省產業過去的經驗,並腳踏實地勾勒不同階段的戰略目標,才能事半功倍。

國防外交委員會會期年度預算

昨晚外交國防委員會挑燈夜戰,終於審完了2018年度國防部預算,至此,這個會期本委員會的預算案審查完畢,暫告一段落。 我簽署的近百件提案重點:外交部方面,強調以台灣為主體的外交策略、補助辦法、檢討對外宣傳方式;國防部方面,針對軍售弊案刪除預算、檢討國軍行政效率、募兵與國防自主成效;僑委會方面應檢討各項業務的績效、讓預算的用途更公開透明;退輔會方面,包括檢討榮家長照落實的成果、榮總醫療資源合理的分配、就養金發放的防弊...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