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面對中國打壓,台灣不該失望

今天傳出多明尼加斷交的消息。我們很清楚,中國對台灣的打壓從不會鬆手。我們除了審慎因應外,也應持續調整外交策略,別再過度把資源放在維持邦交國數字。近年來為台灣在國際發聲的國家,包括美加澳日或是歐洲各國,許多都不是我們的邦交國。強化與更多國家的實質友好關係,並透過更多不一樣的管道來發聲,是台灣應持續的方向。

正巧凌晨許多美國朋友傳來這篇華盛頓郵報對我的大篇幅專訪。從搖滾舞台到從政生涯,近幾年的心路歷程以及整個台灣的政治改革等都有所著墨,非常詳盡。記者問到我們推動台灣的進步改革時,中國可能反對時,我的回應很簡單:“It’s not that we want to fight with China — it’s just our own business, it’s not your business.” 報導全文:https://goo.gl/6T8UD7

即時動態 Issue

【中正獨裁佗位去 13】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

【中正獨裁佗位去 13】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Portraitof Adele Bloch-Bauer I) 本次講的不是遺跡,而是一幅畫的故事。 《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是新藝術派奧地利畫家,克林姆(Gustav Klimt)於1907年替猶太富商布洛赫-鮑爾之妻所繪製的作品。二次戰爭時,猶太人大量受納粹迫害。奧地利尚未淪陷前,不少奧籍猶太人以為國家大門會為了人民生命,拒絕納粹入侵,然而,過不了多久,奧地利人所迎接的納粹軍隊,便昂首闊步於通往奧國殿堂的石板道路。 猶太人開始被舉報、被抓、被處決。最終他們發現,外來政權並不令人畏懼,恐怖的,是昔日的街坊鄰居,那背叛你時的表情。 擁有原罪般猶太人血液的布洛赫-鮑爾一家,當然也無法免於被抄家的命運。《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因此落入納粹手中。當時,許多猶太人的藝術藏品,多被納粹搶奪後納為私用,你可能會在某場酒會發現,猶太人的項鍊,被戴在了納粹軍官妻子白皙而美麗的脖子上。 幸運的是,《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因太過引人注目而被安置在奧地利維也納的美景宮美術館(Österreichische Galerie Belvedere)裡,然而,納粹戰敗後,這幅畫並沒有物歸原主,而是持續成為奧地利這個國家的財產和驕傲。 2000年,倖存的布洛赫-鮑爾遺族、已逃往美國的瑪麗亞(Maria Altmann)為了奪回《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與奧地利政府開始進行長達6年的訴訟並取得勝利,最後,這幅畫以1億3500萬美元賣出,收藏於紐約市藝廊裡。這個跨國轟動的案件,也被拍成了電影-《名畫的控訴》。 現任政府繼承上任政權搶奪的私產,最後應該是國產?還是物歸原主? 被政權搶奪的私產,對受害遺族來說,究竟是財產,還是那曾經美好的記憶? (圖片引自WIKI)

【中正獨裁佗位去 19】 希特勒故居

【中正獨裁佗位去 19】 希特勒故居 1889年4月20日,位於奧地利與德國的邊境小城因河畔布勞瑙(Braunaum am Inn)一座淺黃色3層公寓裡,一名小男孩降生了,他的名字叫做阿道夫.希特勒,日後他為人類的歷史寫上最黑暗的一頁。 其實希特勒在出生幾周後就舉家搬離出生處,這個地方在他的人生中並未佔據多少篇幅,然而,正如同所有與希特勒生命有關的文物與建築都要面臨的困擾,多年來奧地利一直都試圖處理這個燙手山芋,為了避免此處成為納粹崇拜者的溫床,打從1972年開始政府就租下這棟樓房作為公共用途,目前每月仍支付4700元歐元的租金(約新台幣十六萬)。 現在,奧地利政府打算進一步做出最終處置,為了避免此處成為新納粹的聖地,政府日前宣布擬拆除這棟位於Salzburger Vorstadt街上充滿歷史的三層公寓,卻激起不同人馬間的論戰。 對於拆除,奧地利內政部長索博卡說:「有必要作出決定,因為奧地利希望防止這個房子變成新納粹的朝聖地,在過去一再發生過這種事情,即有人聚集在那裏喊口號。」 不過奧地利的副總理萊因霍爾特.米特雷納則說,應該把它變成「有教育價值」的場所,諸如博物館,這是更好利用這個場址的辦法。政治學家邁斯林格也大力提倡將此改建成「責任之家」,希望建立一個青年中心,讓年輕學子利用具有歷史意義的空間進行相關討論。 雖然不同的意見充斥著討論,但目前拆除計畫並沒有改變,建築物外立著一塊石碑,上面寫著:「百萬死者告誡我們,為了和平、自由與民主,永不再有法西斯」。

國家憲政要正常 大法官是關鍵

【國家憲政要正常 大法官是關鍵】 這幾天,立法院在進行司法院正副院長及大法官等被提名人的審查。今天上午,我針對憲法國家主權、領土問題、公投制憲、轉型正義等問題,提問大法官被提名人許志雄先生。許先生認為,根據國民主權的原理,我國的疆域只包括台澎金馬,並不包括中國與蒙古;至於憲法所規定固有之疆域,他認為這「沒有任何意義」、「不具備法律效力」。他也認為,無論是制憲或修憲,由於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若能由人民透過公民投票來決定,才最具備合理性。關於轉型正義部份,許先生明確指出不當黨產條例以及除垢法(Lustration Law)都沒有違憲疑慮,任何獨裁國家民主化的過程中,轉型正義是必經之道。沒進行轉型正義,將會侵蝕政黨政治的根基,讓台灣民主倒退。 許先生的回應,符合我對於大法官的期待,期盼未來大法官能夠勇於面對敏感的憲政層次的問題。畢竟,大法官身負釋憲的重責,不只應具備法學素養,更應洞悉國際社會的進步價值,以實質法治國的思維來保障台灣人民的權利、維護憲政國家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