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面對中國打壓,台灣不該失望

今天傳出多明尼加斷交的消息。我們很清楚,中國對台灣的打壓從不會鬆手。我們除了審慎因應外,也應持續調整外交策略,別再過度把資源放在維持邦交國數字。近年來為台灣在國際發聲的國家,包括美加澳日或是歐洲各國,許多都不是我們的邦交國。強化與更多國家的實質友好關係,並透過更多不一樣的管道來發聲,是台灣應持續的方向。

正巧凌晨許多美國朋友傳來這篇華盛頓郵報對我的大篇幅專訪。從搖滾舞台到從政生涯,近幾年的心路歷程以及整個台灣的政治改革等都有所著墨,非常詳盡。記者問到我們推動台灣的進步改革時,中國可能反對時,我的回應很簡單:“It’s not that we want to fight with China — it’s just our own business, it’s not your business.” 報導全文:https://goo.gl/6T8UD7

即時動態 Issue

促轉會主委人選不能誤導轉型正義的意義

司法法制委員會正在進行「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的人事提名案的詢答,昨天我對主委提名人黃煌雄先生提出我的擔憂。 黃煌雄獲提名主委的消息曝光後,發生了許多爭議,執政黨一直以「為了促成和解,黃是最適合的人選」來辯護,送交立院的黃煌雄自傳資料也一直強調類似的論述,對於轉型正義核心工程的見解與貢獻卻相對缺乏。轉型正義的目標工程至少包括:一、真相釐清與還原,二、受難者名譽與權利的恢復及賠償,三、加害者的法律與道德責任的追究,四、體制的改革。 這樣模糊轉型正義的焦點,令人擔憂。正如同另一位促轉委員被提名人彭仁郁在回應時代力量的問卷所提及的「促轉會的出發點不應該縮限在和解vs不和解的二元對立預設上,這不僅將嚴重妨礙真相調查程序,也貶抑了公民在歷史真相調查報告出爐後辨別責任歸屬、討論適切咎責方式的的道德判斷力。」 促轉會不是扮演調解加害、被害雙方的和事佬。和解並不容易,應該奠基在真相之上,並對加害者究責、恢復受害者名譽與權利,才有可能讓受害者原諒,提供一個「和解」的可能。若盲目追求和解而息事寧人,甚至要求受害者放下,這不是轉型正義,更是再次傷害受害人。 是否有勇氣追求真相與公義,有能力踏實進行轉型正義的工作,這將是我行使促轉會人事同意權考量的重點。 youtube連結:https://youtu.be/Ul66lEPoEBk

時代力量捍衛勞權的意志,請大家做永明的後盾

因為有兩位有資格提復議的委員並沒有放棄提復議的權利,在下次院會前都應該保留他們提復議的權利,這是時代力量共同決定的議事攻防,由徐永明委員代表提出程序問題的發言。執政黨可以不同意,但請不要現場一直批評這是徐委員個人英雄主義,或不斷冷嘲熱諷。徐委員已在委員會從早堅守到現在近九個小時、連進食的機會都沒有,他是一位貫徹主張、全力以赴的總召。我在現場曾上去問徐委員,是否需要怎樣的支援,他用沙啞的聲音回答:「我一個人就夠了,你還有行程要趕,先去忙吧!」今天的攻防是徐委員代表時代力量提出程序問題,並非要全員霸佔發言台或主席台或進行肢體衝突,因此我們時代力量的委員在場都克制,不上去做程序外的動作、以免模糊焦點。看到永明的堅持,真的令人佩服,也請大家一起當他的後盾!

中國解放軍空軍於12/10再度進行「遠海長航」演訓

中國解放軍空軍於上週六(12/10)再度進行「遠海長航」演訓,派遣六架戰機編隊繞飛台灣。針對這個事件,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我質詢國防部長馮世寬。部長表示雖然國軍並沒有進行媒體所謂的「聯翔操演」,但實際的反制動作,包括調派E-2K預警機協調F-16、IDF戰機進行監控,兩艘紀德艦前往致戰術有利位置佈署,以及陸基防空飛彈與雷達的聯合演訓等,這些在當天第一時間我方就已動作。對於國軍在不主動挑起爭端的原則上,迅速謹慎因應,並且事件發生後,主動對外發布訊息與新聞稿,降低社會大眾的不安與疑慮,讓外界看見我方防衛台海安全的決心與戰力,這是值得肯定的態度。 畢竟,新政府推動的國艦、國機國造等重大計畫,牽涉國家龐大預算與時間,需要社會大眾的支持,國軍應有更主動積極的作為來爭取人民的認同。不過,我也提醒部長,人民長年來對國防部的不信任,來自於軍中許多不公不義的冤案,我與洪慈庸委員已提調查軍冤案件的條例草案,國防部應該要採取正面的態度。未來在委員會審議時,國防部應積極支持、參與審議,讓條例順利通過,促成許多的軍中冤案獲得平反,才能真正打造國軍的正面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