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財團法人應接受完整的監督

中午出席財團法人法的協商。目前許多財團法人的財務不透明,甚至被特定私人控制財產,根本沒有從事公益,訂定《財團法人法》的目的便為了更嚴謹來規範財團法人,而時代力量也主張各類型的財團法人都應該要一體適用,包括宗教財團法人也不應例外。而針對公立財團法人財產在二戰戰後被私人霸佔的問題,我們也提出修正版,要求此類財團法人應視為政府捐助的財團法人來嚴格監督管理,並提出決議案要求行政院應協調相關部會,全面調查此類財團法人。這項議案也初步獲得協商中各黨團的同意。

在立法院常常中午要邊吃飯邊開會。有時不小心忘了已經吃過飯,便當來就直接又吃,才發現好飽快吐了。難怪很多委員說在立法院很容易胖起來(不要問我是誰...)。

 

即時動態 Issue

政府沒法度,只能靠中國打擊犯罪?

肯亞案引發的軒然大波持續延燒,我今天連跑兩個委員會,繼續質詢。在司法法制委員會,我請教羅瑩雪部長,是否了解中國最近成立的「境外緝捕局」及中國長年來從事境外緝捕工作,常常是嚴重違反程序、侵害人權的。根據中國官方資料顯示,2015只有2%是以「異地追訴」的方式處理,其他98%的境外緝捕不管用什麼名目,長年來都被國際人權組織批判,涉及境外綁架、強行擄人、非法偵訊、釣魚陷害等非法方式,還曾受國際譴責是「挑戰國際秩序」。因此我強烈質疑,法務部、陸委會拿來當政績的兩岸共同打擊犯罪成果中,是否了解這些中國可能涉及的違法侵害人權的狀況?羅瑩雪部長不敢否認。我質疑,政府無視中國在國際上流氓的行徑,只強調「兩岸合作打擊犯罪、協同合作」成果斐然,然而我們在國際難道只能靠中國的野蠻抓人,再把中國違法逮捕的台灣嫌犯交給我們嗎?為什麼不是腳踏實地去跟可能有台灣跨國犯罪集團涉及的主要國家去簽訂司法互助、引渡條款,光明正大以一個法治社會、文明國家的身份去進行國際打擊犯罪的工作? 接著在內政委員會,我慎重的請教陸委會夏主委、外交部次長、法務部次長、內政部次長等主要部會首長,要如何解決台灣跟中國在國際社會上的司法爭議,避免肯亞事件重演?要怎麼辦?各部會從2011年以來的檢討報告都大同小異、流於形式,而且一再的被打臉,無法解決問題。本案爆發至今各部會首長還沒會談過,今天難得他們聚集在一起,我主動把我的質詢時間撥給他們馬上討論一下,到底要怎麼辦?無奈現場官員跨部會討論後,再次進入無限迴圈,依舊是空洞、敷衍的回答。現在政府自稱兩岸關係的專家,卻花了五年、八年再加上我還撥質詢時間給他們討論,仍舊不知道該怎麼辦,沒有具體的方法和策略。因此最後,我建議新政府在規劃外交與兩岸部門的人事,如果還想沿用舊政府的人事,最好三思。應該要尋求實質有策略跟具體辦法解決這個問題的人。 質詢法務部長羅瑩雪影片: https://youtu.be/QmRH6fasAKA 質詢內政委員會各部會影片:https://youtu.be/itkecRfrmHM

作伙解決軍冤與不當處遇問題

今天我與洪慈庸委員合辦了「軍中冤案與不當處遇平反特別條例公聽會」,包含顧立雄委員、蔡易餘委員及軍冤家屬李正大先生、賴景豐先生、蘇心安先生、陳碧娥女士、專家學者胡博硯老師、邱顯智律師、薛欽峰律師皆有出席,一起與國防部、法務部和司法院代表商討參議。 洪仲丘事件,揭示了長期以來軍中權力不對等、資訊不明的弊端,軍中人權被忽視,國防部成了國防布。儘管事後行政院有成立「軍事冤案申訴委員會」,但因不是常設機構,加上無法突破法律時效,發揮效用不大。公聽會中,我感受到家屬們沈重的傷痛和控訴,軍冤案件迷霧重重,人民被迫經歷家庭破碎,卻始終帶著許多問號,無法得知真相。 《軍中冤案與不當處遇平反特別條例》即是為了解決此問題而展開。我認為,軍冤是國家違法的事情,和一般個人刑事案件某程度不能等同看待。再者,一般刑事案件,是否能公平審判已是疑問,其開啟再審或非常上訴還十分困難,這種處境下,更何況資訊極度不公開、權力高度不對等的軍隊?因此,行政院或國防部下設一個獨立且具調查權的常設委員會有其必要,這也是來自專家學者們的建議。 現場我也呼籲國防部、法務部、司法院,希望政府機關能先放下武裝防衛,倘若對現場專家學者建議的立法方向有疑慮,也應該主動提出建議改善的方案,同心協力,把這樣攸關民眾權益的重大問題,作伙來解決!

婚姻平權,我們絕對要完成!

「朋友們,我們一直都在,婚姻平權,我們絕對要完成!」 今天在司法法制委員會審婚姻平權相關法案,有些委員提出以「同性伴侶法」專法來代替,我重申時代力量立場,我們反對訂立隔離的專法,而應該以修訂民法親屬篇的方式達到真正平等的婚姻平權。 無論是同性或異性,都有伴侶不想用「結婚」的方式在一起,而這種伴侶的關係,如何也保有某些法律民事權利義務,這是「伴侶法」的核心概念,這與同性異性無關,且仍沒有真正處理到同性想要締結婚約的議題。憲法保障每個人的婚姻權,應該要透過民法相關法律修正案來完成。 所有同志朋友,請不要氣餒,也不要灰心,立法院,我們一直都在。我有信心,在尤美女召委與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一定能通過婚姻平權法案,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