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語言平等法推進中!

《國家語言發展法》終於在昨天審查結束送出委員會。其中我於2016年參與研擬的時代力量版本的精神亦納入,包括:各族群之固有語言為國家語言、國家語言一律平等、保障語言基本權利與資源的提供、公務員甄選得依需要附語言證明、並針對面臨傳承危機的語言優先推動保障措施等。此外委員會也納入時代力量黨團建議,增訂政府得補助、獎勵法人及民間團體推廣國家語言,促進公私部門攜手創造友善的語言學習環境。讓台灣能夠如同許多歐美多語言先進國家一樣打造多元語言的友善環境。

期待我們的下一代都能在多元文化的母語環境中幸福長大,感謝在教育及文化委員會的慈庸認真參與審查,辛苦啦!

即時動態 Issue

勞基法修法報告評估

勞動部今晚終於送來勞基法修法的評估報告,過完週末兩天,週一就要直接在委員會要審查了。 評估報告所呈現的數據,其實和我之前研究的差不多。實施一例一休的這段期間,整體加班時數、休息日加班時數、休息日加班費,都有7成、近8成勞工維持不變,減少者約在13%至18%間,而除休息日加班費提高11%外,其餘兩者僅增加4%。 數據顯示,絕大多數的勞工在一例一休下影響並不大,甚至休假確實稍微增多。即使有少部分加班時數減少導致加班費短少的情況,勞動部應可以與其他部會合作輔導該企業。同時,評估報告也顯示,針對擬制工時、增加現行延長工時減少輪班間隔、放寬七休一、特休假遞延,多數勞工反應皆表示支持維持現制。綜觀這些資訊,實在看不出有何修法的急迫性。

護照貼紙議題,我的看法

關於護照貼紙的議題,我將質詢以及幾次受訪的內容,整理如下: 要不要在護照貼貼紙,這是個人的事情,實在不是什麼大事。長期以來,旅客可能在護照上貼行李條碼、貼旅行團貼紙來標注、貼姓名標籤以避免跟其他旅客搞混、或貼喜歡的圖文,例如kitty貓。護照封面貼貼紙,旅行國際大多都不會遭受什麼問題,偶爾會遇到被詢問、或要求你把貼紙撕掉,我自己也曾遇過。這是各國第一線公務人員的裁量權。這類裁量權,大多是取決於公務人員經由現場的各種觀察與判斷,為防止持假護照入境、或從事非旅行目的、不法事務,而對旅客做出可能要求。 然而,去年有人在護照封面貼了「台灣國」貼紙以後,外交部之後便在2015年在《護照條例施行細則》增訂了「不得擅自在護照封面及內頁為影響護照原狀之行為」,並且用22條搭配母法第25條,開始在台灣機場約談、刁難護照貼有「台灣國」貼紙的人民。外交部的這些舉動,讓外界開始質疑有箝制言論自由之嫌。 言論自由,這就不是小事了。 不過,外交部一再澄清,禁止護照貼貼紙,是因為在護照封面上貼了貼紙會影響護照真偽,並非針對「台灣國」貼紙。(例如這則新聞:http://goo.gl/1hScGq ) 既然外交部主張,不是針對特定的貼紙,而是因為在護照封面貼了貼紙會影響護照真偽,那麼我在質詢時,提出有加拿大人、美國人在護照封面貼貼紙、入境台灣也沒有問題,是否是法律漏洞,是否要修《入出境及移民法》規範這些外國人的入境?讓未來封面貼有貼紙的外國人,應該要約談、盤查、甚至遣返?然而外交部也回應說無需修法規範,這更顯得外交部訂定的施行細則、在入出境檢查台灣人護照封面不得貼貼紙,是立場矛盾。 我不是要鼓勵任何人護照該或不該貼貼紙。我自己幾年前在入境某國時,也曾被要求撕去護照上的旅行團貼紙,然而大多數時間,沒有任何國家會管我護照上的貼紙、暢行國際無阻。顯見,這多是由各國第一線公務人員去裁量的。 當然,各國的外交部都可能提醒國人護照上若貼了貼紙,有可能會發生旅行不便,台灣的外交部尤其要提醒,在中國控制的港澳地區,貼上特定貼紙有可能會遭受到強大的刁難,就如同在中國不能穿著有特定字樣的T恤一樣。但這樣善意的提醒,若是成為硬性規定、要求國人的護照不能貼貼紙,甚至因為特定貼紙就在台灣機場遭受刁難,不就等於讓台灣的言論自由向中國看齊嗎? 事實上,人民不只是護照貼貼紙有可能會發生旅行不便,還有很多狀況可能會發生不便,例如攜帶不明的大件行李、穿著造型特殊...等。閃靈常在國際間旅行,團員曾因為隨身攜帶大件的樂器,而在德國機場被盤查超久,差點連樂器都被查扣,連飛機都上不了。難道我們的外交部也要比照禁止護照貼紙的邏輯來修法,禁止人民出國帶大件行李?或是國人在台灣出境時,若帶大件行李就要約談他嗎? 當然不用。 這些都只是簡單的邏輯問題而已。立法院外交國訪委員會也在四月初審議,進行《護照條例施行細則》的審議,經過多位委員逐條審議,終於修正完成,讓相關規定回歸母法規範的範疇,今天在院會審查,期待能通過。不料,沒來委員會開會參與審議的國民黨團、親民黨團,臨時提出異議交付黨團協商,讓這個修正案增添變數。 外交部無視自己的各種矛盾,刻意要在施行細則上動手腳,要求第一線的公務員去刁難人民,國親黨團還要為這種行為護航,如果不是為了配合少數國家對於某些言論的取締,實在想不到其他的原因。 無論如何,我們會繼續努力,也期待各黨委員,未來針對各項法案若有不同意見,應該來委員會開會,勇於表達、辯論。不參與委員會,卻透過黨團協商來杯葛拖延,實在不是國會正常運作模式。 最後附上一位美國朋友來信照片如下。他在美國護照上貼了貼紙,進出美國並沒發生過問題。

【中正獨裁佗位去 19】 希特勒故居

【中正獨裁佗位去 19】 希特勒故居 1889年4月20日,位於奧地利與德國的邊境小城因河畔布勞瑙(Braunaum am Inn)一座淺黃色3層公寓裡,一名小男孩降生了,他的名字叫做阿道夫.希特勒,日後他為人類的歷史寫上最黑暗的一頁。 其實希特勒在出生幾周後就舉家搬離出生處,這個地方在他的人生中並未佔據多少篇幅,然而,正如同所有與希特勒生命有關的文物與建築都要面臨的困擾,多年來奧地利一直都試圖處理這個燙手山芋,為了避免此處成為納粹崇拜者的溫床,打從1972年開始政府就租下這棟樓房作為公共用途,目前每月仍支付4700元歐元的租金(約新台幣十六萬)。 現在,奧地利政府打算進一步做出最終處置,為了避免此處成為新納粹的聖地,政府日前宣布擬拆除這棟位於Salzburger Vorstadt街上充滿歷史的三層公寓,卻激起不同人馬間的論戰。 對於拆除,奧地利內政部長索博卡說:「有必要作出決定,因為奧地利希望防止這個房子變成新納粹的朝聖地,在過去一再發生過這種事情,即有人聚集在那裏喊口號。」 不過奧地利的副總理萊因霍爾特.米特雷納則說,應該把它變成「有教育價值」的場所,諸如博物館,這是更好利用這個場址的辦法。政治學家邁斯林格也大力提倡將此改建成「責任之家」,希望建立一個青年中心,讓年輕學子利用具有歷史意義的空間進行相關討論。 雖然不同的意見充斥著討論,但目前拆除計畫並沒有改變,建築物外立著一塊石碑,上面寫著:「百萬死者告誡我們,為了和平、自由與民主,永不再有法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