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語言平等法推進中!

《國家語言發展法》終於在昨天審查結束送出委員會。其中我於2016年參與研擬的時代力量版本的精神亦納入,包括:各族群之固有語言為國家語言、國家語言一律平等、保障語言基本權利與資源的提供、公務員甄選得依需要附語言證明、並針對面臨傳承危機的語言優先推動保障措施等。此外委員會也納入時代力量黨團建議,增訂政府得補助、獎勵法人及民間團體推廣國家語言,促進公私部門攜手創造友善的語言學習環境。讓台灣能夠如同許多歐美多語言先進國家一樣打造多元語言的友善環境。

期待我們的下一代都能在多元文化的母語環境中幸福長大,感謝在教育及文化委員會的慈庸認真參與審查,辛苦啦!

即時動態 Issue

國軍性騷擾統計竟列國家機密!?

在國防委員會,軍中人權是我最關心的議題之一。為了追蹤國軍性騷擾案件的情況,我要求國防部給我近五年的統計數字。結果國防部竟把這份統計資料列為國家機密! 統計數據只有數字,完全不包含個資,國防部把它列為國家機密,是心虛嗎?民眾難道沒有權利知道軍隊中發生性騷擾的狀況? 因此,我決定無視這荒謬的「機密」,公開質詢其數據。這份統計呈現出兩個現象:第一,過去五年來,國軍性騷擾案件數量逐年增加。第二,9成以上的性騷擾案件都是上級對下屬。 針對這兩個現象,我要求國防部提出檢討,究竟是之前黑數比較多,還是現在的國軍敢於舉報?並要求國防部針對長官對部屬性騷擾的現象提出因應的對策,確保國軍的權益。也請國防部應該勇於面對軍隊的問題,不要什麼資料都列機密,根本是欲蓋彌彰。

行政院應給黨產會充分的資源與支持

「行政院應給黨產會充分的資源與支持」 今天「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顧立雄主委來到立法院備詢。黨產會成立將近四個月,雖然有許多波折,但也看到推行轉型正義的進展。台灣人民對黨產會的期待很非常深,期待轉型正義、民主政治及健全的政黨發展能夠落實。 面對媒體和輿論對黨產會在司法攻防上的一些誤解,顧主委表示,國民黨過去十年從中投、欣裕台所獲得的股息股利超過135億以上,行政法院的裁定確認了中投、欣裕台是國民黨不當取得的財產,也就是肯認了黨產條例中轉型正義的精神。 我也詢問顧主委,國民黨花費了900萬律師費來對付黨產會,黨產會一年編列的訴訟預算有多少?顧主委無奈的表示,大概是幾十萬。不過包括黨產會全體成員和委請的律師們,都會在落實轉型正義上竭盡全力,顧主委也表示自己會親自出庭向法院傳達。我繼續詢問,黨產會副主委到目前為止一直都從缺。原本的口袋名單曾任檢察官的廉政署洪副署長,因遭到法務部檢審會否決而無法就任。而黨產會內具有調查經驗的人員也嚴重不足。顧主委坦言人事方面確實是很吃緊,借調不順利也不全然是他能掌控的。 因此我最後公開向行政院呼籲,黨產議題及轉型正義不是黨產會一個單位的責任,行政院應在合法合理的範圍內給予黨產會充分的資源,協調各部會提供更多具有調查經驗的人員進駐。希望顧主委和黨產會能夠逐步完全選民的寄託。 * 國民黨、中投、欣裕台關係圖:https://goo.gl/7JCJYU *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7EwdV7T38NM

樂信瓦旦七十多年前的使命,我們一起完成。

「樂信瓦旦七十多年前的使命,我們一起完成。」 ◎ 寫於 2016/8/9 世界原住民族日 Losing Watan(樂信瓦旦)生於1899年,泰雅人,曾任角板山青年會第一屆會長。1921年從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醫學校(現台大醫學院)畢業,回泰雅部落擔任公醫,從事現代醫療,對部落地區推展近代醫療貢獻極大。1945年戰後,日治結束,盟軍派國民黨接管台灣。Losing滿懷希望以為可以回復原住民族被佔據的土地,繼續為原住民族權益奔走。1949年遞補當選第一屆台灣省參議員,1952年當選第一屆台灣省臨時省議員,同年,卻被國民黨政府指控為匪諜,逮捕槍殺。 日前,我走訪桃園復興角板山時,閱讀了Losing Watan前輩的故事。在北橫公路沿線也閱讀了許多政府設置的北橫公路觀光簡介,多圍繞在戰後榮民工程處用三年的時間,拓寬北橫公路的辛苦故事。然而,北橫公路沿線是泰雅族傳統領域,1915年,日治台灣總督府為了統治泰雅族,開築了角板山三星警備道,以利警備集結,這條警備道後來就成為現今的北橫公路。面對這條公路、看著泰雅領土一點一滴的失去,泰雅族更有百餘年的心酸血淚,卻在北橫公路沿線對旅人介紹的故事中被忽略。 蔡英文總統日前已宣布,將於今年十一月一日公告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未來,原住民族在自己的傳統領域,是否能夠恢復為主人、落實自治復興歷史及文化、推動轉型正義,在傳統領域上發展成有尊嚴的政治主體,捍衛族人的生活與權益;這些,不僅是落實原基法,更牽扯許多複雜的制度改革,是新政府與台灣社會的重大考驗。 未來的道路上,我們還會碰到不同聲音的摩擦,更要積極地去理解與溝通。Losing Watan七十多年前的使命,讓我們這一代來完成。 (圖片取自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