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華江國宅會勘

華江國宅已有近50年歷史,是我們艋舺在地深具特色的建築,常有電影、電視來此取景。

但由於屋齡已老、維護不易。尤其雜亂危險的電力設施,更讓居民苦惱不已。

近期我們與在地的劉耀仁議員與周邊三個里的里長,協同相關單位數次會勘,將儘速釐清相關單位的權責,解決這個公安隱憂。

 

(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即時動態 Issue

告別金援外交,強化實質國際關係

「告別金援外交,強化實質國際關係」 今日,邦交國聖多美普林西比與我方斷交,外交部長李大維表示,聖國財務缺口過大,對我方提出六十四億的金援需求;聖國自2014年開始就意圖與中國建交,遊走於兩岸之間待價而沽。我質詢外交部,邦交國中是否還有財務困窘的友邦,有類似的態度,侯次長回應表示,其他國家沒有這樣的情況。我提醒外交部,應盤整台灣在外交上的策略方向。我們不在國際上當凱子做金援,也不以屈服中國為前提來發展外交空間,這點我完全認同;但另一方面,不需要被金援但曾經對台灣友好的國家,我們也應該要把握發展更緊密的關係。 例如挪威。挪威國會裡有友台小組,現任總理Erna Solberg也是成員之一,2005年我方外交部於歐洲召開駐歐區域會報,歐洲各國因怕得罪中國而持負面態度,僅有挪威同意我方在挪威舉行會議。2010年,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挪威與中國關係陷入低點,我方卻沒把握與挪威進一步深化關係的時機,直到今年我方外交部宣佈要裁撤挪威代表處,本月九日挪威則與中國在北京舉行會談,宣布外交關係正常化,甚至表示支持一中政策。現在回頭檢討,實在可惜。 林昶佐辦公室自第一會期以來,除了公開質詢以外,也持續與外交部進行細部了解,就每個區域主要國家與台灣的交流現狀及過往脈絡,進行盤點。今天,我也再次呼籲外交部除了檢討對金援需索無度的邦交國,也應重整規劃針對不需金援但對台灣友善的國家建立更緊密的實質關係。 (圖為外交部提供之2015新任駐聖多美普林西比何建功大使)

不能只是拆!要看到老社區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今天到內政委員會針對「都市危險及老舊建築物加速重建獎勵條例草案」質詢內政部葉俊榮部長。這個內政部大力推動的草案,為的是解決危險建築與老舊住宅更新的問題,將影響到我們中正萬華許多的老社區。然而,在地的聲音是否有被納入考量?在地的需求,是否真能夠被這個草案解決?其實都還有很多需要釐清之處。 例如,本法將危險建築物與老舊建築物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共立專法,有些細部條文規定都產生混淆。又如本法與《建築法》、《都市更新條例》既存規定有疊床架屋甚至矛盾之疑義。還有,老建築難道只有拆除改建唯一選擇嗎?為何沒有納入補強或修繕的選項呢?同時,政府強調是為了增強老建築的防災與安全,卻沒有重視有些老社區狹小巷弄,以及防災避難空間、警消、醫療、交通動線原本就可能有不足的問題,本草案卻開放改建的容積率、放寬建蔽率,會讓更多人住進那個社區,不就更超出當地可以負荷的防災資源嗎? 目前政府缺乏完整的國土規劃、都市計劃、社區生活脈絡的調查、系統性的老屋健檢等嚴謹評估,就推出本草案,針對個別的老建物來推動改建,將可能破壞都市與社區的紋理,破壞在地市民的生活脈絡,更可能根本不符合居民實際的需求。 最後,我再次提醒部長,這個政策雖然立意良善,但草案實在有很多值得商榷之處,請務必要聽進各界包括專家、學者及許多在地居民的聲音,才能讓這個政策的推動,真的符合人民的需要,解決老社區的問題。 (圖片為電影「功夫」之畫面,擷取自網路)

國家憲政要正常 大法官是關鍵

【國家憲政要正常 大法官是關鍵】 這幾天,立法院在進行司法院正副院長及大法官等被提名人的審查。今天上午,我針對憲法國家主權、領土問題、公投制憲、轉型正義等問題,提問大法官被提名人許志雄先生。許先生認為,根據國民主權的原理,我國的疆域只包括台澎金馬,並不包括中國與蒙古;至於憲法所規定固有之疆域,他認為這「沒有任何意義」、「不具備法律效力」。他也認為,無論是制憲或修憲,由於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若能由人民透過公民投票來決定,才最具備合理性。關於轉型正義部份,許先生明確指出不當黨產條例以及除垢法(Lustration Law)都沒有違憲疑慮,任何獨裁國家民主化的過程中,轉型正義是必經之道。沒進行轉型正義,將會侵蝕政黨政治的根基,讓台灣民主倒退。 許先生的回應,符合我對於大法官的期待,期盼未來大法官能夠勇於面對敏感的憲政層次的問題。畢竟,大法官身負釋憲的重責,不只應具備法學素養,更應洞悉國際社會的進步價值,以實質法治國的思維來保障台灣人民的權利、維護憲政國家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