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凍結預算!體育署別再放縱協會亂搞!

早上我與張廖萬堅委員、體改聯的夥伴一同召開記者會,要求體育署應儘速制訂施行細節,並第三方公正單位監督單項協會改選,以杜絕大量人頭會員、代繳會費、代投票等問題。與會的體育改革聯會也披露泳協兩萬名預報名冊,竟有高達一萬三千筆資料出現異常,Email、電話、戶籍地址大量集中重複,明顯有黑手企圖控制選舉結果。針對此事,體育署總是以「已移送檢調」、「歡迎民眾檢舉」為由推諉卸責,但移送給檢調調查的只有五個小協會,對於勢力龐大如棒協、泳協等協會卻視而不見。

我強調,體育署握有完整的名冊,就應該一併去盤查,針對搞鬼的協會該刪補助的、該移送檢調的,都是可以運用的手段,但體育署卻毫無積極作為,還把會員資格的審查權交給弊端叢生的協會,這不是球員兼裁判嗎?

下午預算協商,在朝野黨團有高度的共識下,體育署預算凍結30%,並做成主決議,要求體育署「清查所有預先登錄的會員名單」、「將可疑的事證送檢調調查」、「盡速公告相關施行細則並禁止採用全額連記法」、「邀集社會公正人士組成第三方選務小組」,並將整份調查報告做成專案報告後送至立法院教文委員會!

即時動態 Issue

【中正獨裁佗位去 完】 慈湖陵寢

【中正獨裁佗位去 完】 慈湖陵寢 這是中正獨裁佗位去系列的完結篇了,大家還記得當初是什麼原因,才開始有系列文的嗎?在台灣轉型正義的浪潮下,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問題又再次浮上檯面,即便支持轉型正義的,也對該如何轉型,重塑中正紀念堂的意義,有著不同的意見。藉由其他國家的經驗,我們能夠去思考台灣在轉型過程中,如何去賦予這些不義象徵新的歷史意義。 系列文由中正開始,也將由中正結束。在我們討論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時,大家反而會遺忘另一個更具威權性的存在,就是目前仍由後備指揮部管理的慈湖陵寢。作為蔣的安息之地,慈湖在政治上的敏感度相當高,歷任國民黨主席都會去慈湖謁陵,這位「民族救星」在國民黨內部及少部分民眾中仍是精神領袖,因此,很少人願意主動去處理慈湖陵寢問題,它是轉型正義之路上最大的結。 慈湖陵寢在桃園市大溪區與復興區交界。1955年,由板橋林家無償捐予政府作為軍事用地,實際上則興建成蔣中正的行館,於1959年落成。蔣於1975年4月5日逝世後,靈柩就一直停放在慈湖賓館正廳,供人「瞻仰」,同樣地,他的繼任者蔣經國,遺體也安厝在附近的大溪陵寢,父子倆直到現在都未曾下葬。即便今天已經現代化,台灣多數人仍有「死者為大」的觀念,對兩蔣移靈不敢表達關心,認為這是蔣家自己的「家務事」,但事實上國家是否有義務維持獨裁者陵寢,一向是公共事務的討論範圍。 台灣首度政黨輪替後,民進黨曾將駐慈湖的三軍儀隊裁撤,馬英九上任後又隨即回復。不過,台灣去蔣化的運動依然持續延燒,幾乎每年都抗議蔣中正銅像的行動,反對者不滿公共場合、校園仍有紀念獨裁者的雕像,紛紛要求拆除、撤離。時任桃園縣長的朱立倫,在慈湖附近開闢了「慈湖紀念雕塑公園」,用來安置那些落難的蔣公銅像,其中最著名的是原本在高雄文化中心,被市長陳菊下令拆解的蔣公銅像,經過搶救死而復生。多數人怒罵這是讓轉型正義倒退的舉動,也有支持者認為,這不過是保存「歷史文物」,無關乎正義。慈湖、大溪也因為蔣的關係吸引很多中國觀光客,這又掀起一波適不適合把蔣文創、商品化的論戰。 轉型正義在其他國家依然是進行式,其幾年烏克蘭強力地去共化,到最近奧地利的地方政府決定拆除希特勒故居,都是為了彰顯轉型後的新價值。台灣許多公家機構、軍事設施、學校、地名、路名等,依然延用中正當名稱。政府身為國家公權力之體現,卻還維護著供奉獨裁者之廟堂、紀念獨裁者之體系,而最近因為七天假,許多人赫然發現蔣公誕辰紀念日(10月31日)是國定假日之一,足見台灣轉型正義之落後,民主根基之不穩固。 中正獨裁佗位去完結了,但台灣的轉型正義才剛開始。希望這一系列文章能對正在閱讀的你有幫助,持續關心這議題。

陸委會,應由外交國防委員會監督。

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主責監督外交、國防與國安等相關議案及部會,因此中國因素一直都是本委員會討論之重點。然而,主責對中關係的陸委會,卻放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完全脫離立法院現實運作需求。因此時代力量提出修法,主張將行政院陸委會業務回歸外交國防委員會監督。今天我們提出包括《立法院程序委員會組織規程第五條修正草案》與《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審查程序第三條修正草案》。

體育改革,立委給問嗎? 問,都問!

昨晚沃草 Watchout與Fair Game!TAIWAN!體育改革聯會聯合主辦的「體育改革・立委給問嗎」,我代表時代力量出席,與民進黨黃國書、許智傑、國民黨柯智恩、吳志揚等跨黨派委員一起給問。包括游泳國手丁聖祐、游泳國手唐聖捷、排球國手黃培閎以及許多關心體育改革的朋友擠滿了會議室,討論熱絡、提問犀利! 現場我再次承諾,我將在修法時強力主張開放協會會員資格、財務公開透明、能保障選手權益的公正仲裁機制、現任民代與政府首長不得擔任協會理監事...等訴求,這也是時代力量《體育團體法》的內容。我也呼籲教育文化委員會的召委能將《體育團體法》排入教文委員會與《國民體育法》一起併案審查,讓各種意見能進入委員會討論。 單項協會的改革只是體育環境健全化的一步,台灣體育政策還有很多工作要持續推進,例如多元教育的保障、社區紮根的體育...等,我相信這次站出來挺單項協會改革的朋友們,一定會繼續關注台灣的體育發展,我們一起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