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資訊戰不只是盜帳號!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國防部成立「第四軍」的必要性來質詢。所謂「第四軍」,指的是針對資訊戰的軍種。這對一些人來說,可能很難想像,以為資訊戰只是盜帳號、網頁被蓋台。因此,我首先請問國防部,中國要癱瘓台灣的高鐵,在傳統作戰要靠飛彈、空襲,而現在,是否只需透過資訊戰來癱瘓高鐵系統?國防部副部長也表示認同,並提醒不只如此,各行各業都可能被攻擊,嚴重影響民生、人民疏散、軍事運輸等。

國際上,包括紐約時報、BBC都曾報導,中國解放軍正在各國進行有系統有規模的駭客工作。2015年2月更有媒體揭露,台灣的國安局網站一年遭中國網軍攻擊侵擾高達722萬餘次,惡意攻擊更計有23萬餘次,他們將台灣視為攻擊歐美日國家網路的「練兵場」。然而這樣嚴重的狀況,今日除了交通部外,各部會的報告竟沒有特別提到中國的威脅。這一直是目前政府與現實脫節,與人民感受的差距。

檢視政府整體的資安政策,行政院資安會報曾規劃在2014年要完成資安警示等級及燈號規範,然而今天行政院資安會報主任卻表示,今年(2016)才會完成這個規劃。這樣的效率實在令人驚訝,長年來,人民和政府機關豈不是根本不知道何時資安亮紅燈、遭受嚴重威脅?

接著我進一步詢問,如果是高鐵系統被攻擊、校園被攻擊、或是任何單位被攻擊,該由哪個政府部門會專責處理,得到的都是「協調各部會、會同技術人員處理」這樣的空洞回應。攤開政府資安組織圖,應該要具有軍隊決策作戰能力的網路國防單位,竟然只是在層級最低的一層,現場國防部人員在疊床架屋的組織圖上也一時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資訊戰已成為世界各國軍隊戰略的重要環節,資訊安全是國家安全的層次,美國、韓國都有網路司令部。而我們的國防部目前則是在這亂七八糟疊床架屋政府組織中的最下層單位。

今年四月份,政府又再移入新增一個「資安中心」的設置,其實無法根本性的解決問題。我認為,整個資安還是要全盤檢視,新政府要先建立整體資安的戰略,整併疊床架屋的組織,在這樣的脈絡下建立國軍第四軍或是網路司令部,才能真正捍衛我們的國土安全。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NiJxg7yCAhk

即時動態 Issue

國家數十億財產就這樣變你家的?

今天時代力量提出轉型正義條例的修正動議,將包括「威權統治時期國家財產遭到私人侵占」的調查與處理。 在威權時期,國家財產除了被國民黨不當侵占,亦有被其他個人或團體侵佔的案例;前者現已立《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專法處理,後者仍尚待調查與處理。 其案例之一,便是日治時代原為公立機構的「仁濟院」與其轄下於台北市區精華地段的龐大地產,在戰後中華民國來台接收時,竟然被登記為「私立」仁濟院,由連震東連戰等家族所掌控,現值高達新台幣數十億,長年來已被報章媒體與多位民意代表揭發與抨擊。這些被私人或團體所侵佔的國家財產,應該在轉型正義的工程中徹地調查、還原真相,讓財產回歸國家。(延伸閱讀請參考:https://goo.gl/H01HCB ) 此外,時代力量亦將人事清查除垢方案(Lustration Law)的推動與司法不法的回復與救濟程序,納入轉型正義條例的內容。希望立法院能盡快將轉型正義條例送進院會二讀審議,把握改革的關鍵時機、充實條文的具體內容,實踐轉型正義的民主工程。 (圖片擷取自網路/電影「唐伯虎點秋香」)

一起推進體育協會改革!

「一起推進體育協會改革!」 上午我與徐永明委員在立法院共同主持「體育協會制度改革公聽會」,邀請多位體壇先進及長期關注本議題的專家出席,包括國內網球好手謝淑薇也出席。大家對這次的改革有強烈的渴望與熱忱,相繼提供建設性的意見。 時代力量提出的改革方向,包含體育協會幹部專業化、會籍資格擴大、設公益理事職權利害關係人回避原則、財務公開透明、評鑑考核制度、體育署須對缺失協會中斷補助及國民體育法修法等七大建議。體育署長何卓飛也承諾「照單全收」,並已在草擬修法,將整合公聽會中的建議,納入體育政策的改革。 會中我特別強調,如同文化產業一般,政府也必須將體育視作一種「產業」,要有跨部會的高度、鼓勵民間企業投資,今天的改革將奠定未來五年十年的健全產業,引用一句今天在公聽會的話,「我們不能十年之後再開一次這種公聽會!」 公聽會直播影片:https://www.facebook.com/newpowerparty/videos

不能只是拆!要看到老社區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今天到內政委員會針對「都市危險及老舊建築物加速重建獎勵條例草案」質詢內政部葉俊榮部長。這個內政部大力推動的草案,為的是解決危險建築與老舊住宅更新的問題,將影響到我們中正萬華許多的老社區。然而,在地的聲音是否有被納入考量?在地的需求,是否真能夠被這個草案解決?其實都還有很多需要釐清之處。 例如,本法將危險建築物與老舊建築物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共立專法,有些細部條文規定都產生混淆。又如本法與《建築法》、《都市更新條例》既存規定有疊床架屋甚至矛盾之疑義。還有,老建築難道只有拆除改建唯一選擇嗎?為何沒有納入補強或修繕的選項呢?同時,政府強調是為了增強老建築的防災與安全,卻沒有重視有些老社區狹小巷弄,以及防災避難空間、警消、醫療、交通動線原本就可能有不足的問題,本草案卻開放改建的容積率、放寬建蔽率,會讓更多人住進那個社區,不就更超出當地可以負荷的防災資源嗎? 目前政府缺乏完整的國土規劃、都市計劃、社區生活脈絡的調查、系統性的老屋健檢等嚴謹評估,就推出本草案,針對個別的老建物來推動改建,將可能破壞都市與社區的紋理,破壞在地市民的生活脈絡,更可能根本不符合居民實際的需求。 最後,我再次提醒部長,這個政策雖然立意良善,但草案實在有很多值得商榷之處,請務必要聽進各界包括專家、學者及許多在地居民的聲音,才能讓這個政策的推動,真的符合人民的需要,解決老社區的問題。 (圖片為電影「功夫」之畫面,擷取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