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大學學測考場協調會

今天我與多位台北市家長會會長代表、劉耀仁議員辦公室、教育部、北市教育局協調大學學測考場設置的問題。多年來,華江高中都是大學學測的考場,有完備的硬體設施,方便我們萬華在地以及板橋等周邊的學生能就近赴考。今年在缺乏與在地學生及家長溝通下,就突然取消這個考場,讓在地居民措手不及、深感無奈。協調會我們做成決議,要求主管機關未來關於考場設置的變更,必須在決策過程讓學生與家長代表參與,並檢討恢復華江高中考場的設置,保障我們在地與周邊學生的權益。

 

即時動態 Issue

台灣的定位與論述,是入聯還是返聯?

【台灣的定位與論述,是入聯還是返聯?】 今天是新會期開議的總質詢。昨天我剛從美國參與入聯宣達活動返台,除了拜訪美國國會議員以及接受外媒訪問,爭取國際社會支持台灣以外,對於在紐約的入聯遊行活動更是印象深刻。近年來這個遊行由當地留學生與台裔年輕人舉辦,看到他們對台灣的認同這麼自然而且強烈,難怪台灣年輕人被稱為「天然獨」,相信他們未來都會在各種領域為台灣發揮影響力。 過去幾年來,我們目睹,台灣人民尤其是年輕人,透過社會運動或在各種場合發聲,抗議台灣被矮化,唾棄在國際上親中、外交休兵、不敢為台灣發聲的前政府。而新政府多次表態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聯合國的立場。然而,我認為台灣必須有合理的國家定位與論述,面對困境,才能夠正大光明、理直氣壯,國際上的朋友也會理解、願意當我們的朋友。如果連定位與論述都不合理,國際社會難以理解台灣,遑論要支持了。因此,我詢問林全院長一個核心問題,台灣希望參與聯合國「究竟是返聯還是入聯?」 聯合國1971年通過「2758決議文」,決定驅逐「蔣介石政權代表」。這個政權是被國外學者跟希特勒併列為20世紀殺最多人的獨裁者,並且荒唐宣稱他們統治中國、蒙古、西藏、以及俄羅斯、阿富汗、印度、緬甸、不丹、巴基斯坦、菲律賓、越南、印尼、馬來西亞等國的部分領土,代表這些國家地區的人民。 聯合國把這個荒唐的獨裁政權驅逐出去,決議文並非提到驅逐台灣。因此我詢問林全院長,我們現在要參與聯合國,若是說要「返聯」,難道是要代表這個荒唐獨裁的蔣政權返回聯合國嗎?因此,我強調,台灣必須以兩千三百萬人民的民主台灣身份要「入聯」,而不是「返聯」。 外交部李大維部長表示,台灣大多數的人應該都認同我的看法,但要謹慎審視國際以及兩岸的氛圍。林全院長雖未直接回答我的問題,但也強調我們是以一個民主國家的身份。 既然我們都認同要以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的主體性來參與國際社會,我提醒政府就不該在國際上產生矛盾的論述。例如日前南海爭議時,還有政府部門主張U形線,把整個南海當成我們的內海,繼承了蔣介石政權荒唐主張的陷阱。 我了解台灣參與國際組織,就跟許多理想一樣不是一蹴可及,要長期努力。但我們的國家定位與國際論述必須合理,即便國際處境困難,至少能喚起世界的同情與友情。如果論述荒謬、甚至主張代表其他十幾個國家,那我們連道理都站不住腳。我要求政府在外交、國際組織參與上,要以民主台灣的主體性為出發,這也是人民的冀望。

【中正獨裁佗位去 8】南非-第六區博物館

林昶佐身為時代力量轉型正義小組召集人,在本會期與時代力量黨團提出「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的框架立法,用轉型正義的整全性(holistic)概念,針對四百多年來在台灣及周遭島嶼土地所遭受諸如暴力、屠殺、滅絕、奴役及其他迫害,包含對原住民族、對其他族群、對公民政治權利的個人所受侵害的歷史事實,進行全面性的真相調查,藉以揭露加害者與過去的暴行,以研擬後續行政立法上權利回復的相關措舉,開啟和解的契機。 同時,我們也提出「真相與和解促進條例草案」,此為實質法,針對中華民國政權在獨裁統治時期對人民所造成的公民政治權利侵害,實質進行賠償和名譽回復、人事除垢等執行事宜。而為補足過去政府對於母語的毀壞,時代力量也提出「國家語言平等發展法」,推動族群間語言平等,落實母語教育。 「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在推動的過程中,受到不少阻礙,主因來自執政黨認為應該將獨裁時期轉型正義和原住民族事務分開,本法因此遭到排除。然而,時代力量並不氣餒,為了持續讓轉型正義工程順利運作,便配合修正本法,更名為「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將法案集中於處理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並新增具有實質執行效果的賠償條文。我們主張,此機構應該設立於行政院底下,擁有行政調查權,不能只是單純學術研究機構,才能真正落實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一起面對四百年年來所有發生在這塊土地上的錯誤。

退輔會要堅定改革立場!

今天在外交及國防委員會質詢退輔會。首先,我針對依照新的遴選辦法所產生的12位會派高階經理人,檢視其專業性。退輔會首度向民間人士徵才,打破了以往「將官轉任」的框架,這點我予以肯定,但是會派的人選仍有專業度不夠的情形,我認為必須持續地檢討,並且補強會派主管的能力。另外,我也要求退輔會強化政府的資訊接露,會派人事的資料必須由退輔會主動公告在網站上,供社會大眾檢驗。主委也給了正面的回應,11月退輔會新網站上線後,將會加強資訊透明與民眾的互動性。 最近社會相當關注年金改革的議題,退輔會在報告中表示,持續扮演著向民間社團溝通、收集意見的腳色。但是許多在輿論間流竄的不實謠言,以及部分退將煽情的對立論述,退輔會主委卻未出面嚴正駁斥、闢謠。我建議主委,退輔會應該更主動地去捍衛政府年金改革的立場,比如說改版後的網站可以架設年金專區,介紹軍人年金的現行體制及改革的進度,讓民眾可以取得正確的資訊。 最後,我要求退輔會整理其所屬與原住民族傳統領域重疊的大量森林與農場土地資料,為了配合蔡總統宣示要推動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以及土地權利的回復,退輔會必須開始做準備,積極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