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大學學測考場協調會

今天我與多位台北市家長會會長代表、劉耀仁議員辦公室、教育部、北市教育局協調大學學測考場設置的問題。多年來,華江高中都是大學學測的考場,有完備的硬體設施,方便我們萬華在地以及板橋等周邊的學生能就近赴考。今年在缺乏與在地學生及家長溝通下,就突然取消這個考場,讓在地居民措手不及、深感無奈。協調會我們做成決議,要求主管機關未來關於考場設置的變更,必須在決策過程讓學生與家長代表參與,並檢討恢復華江高中考場的設置,保障我們在地與周邊學生的權益。

 

即時動態 Issue

【林昶佐入聯演講,於台灣外交酒會@紐約】

【林昶佐入聯演講,於台灣外交酒會@紐約】 Ladies and gentlemen, good evening, I am Taiwanese Parliamentarian Freddy Lim, a member of the Foreign and National Defense Committee, and vice president of the Taiwan-USA Inter-Parliamentary Amity Association. As the UN General Assembly is in session, I am here with Taiwan’s NGOs that are campaigning for Taiwan’s UN membership, hoping to deliver the voices of the Taiwanese public to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increase exchanges, and set a firm ground for future cooperations. In the past 20 years, I’ve been a rock singer and an active participant in Taiwan’s social movement. The rising calls for change among the public in Taiwan finally got unconventional politicians and younger generation into the parliament in January. Our New Power Party, which was founded only one year, became the third largest party in the Taiwanese parliament. The new will of the people also includes the strong desire to equally and normally participate in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The Taiwanese feel disrespected, for example, when Taiwan’s national team could only take part in the Olympics under the name “Chinese Taipei”, and we seek to rectify the situation one day. After World War II, the Allies placed Taiwan under trusteeship of the Chiang Kai-shek regime, which was later defeated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n the Chinese Civil War, and went into exile in Taiwan where it started its authoritarian rule. In 1971, Chiang’s regime was expelled from the UN, and the seat it once held was replaced by the Communist China. Chiang and his followers stayed on in Taiwan, and the Taiwanese finally put an end to the authoritarian regime after decades of struggle. Nowadays, Taiwan has a directly elected president and completed rotation of power in the parliament. The authoritarian regime of Chiang Kai-shek did not represent the people of Taiwan, and now Communist China has no right to represent democratic Taiwan either. Taiwan is still being excluded from the UN, but the people long for Taiwan’s international participation as a normal country. As an elected representative of the people, I’ve always kept that aspiration in mind. The Taiwanese people have fought for half a century to get rid of an authoritarian regime sent by the Allies and became a democracy. In our struggle, we’ve receive much unselfish help from our friends around the world. We hope that our friends around the world would understand that, the people of Taiwan should have equal rights as every other country, and continue to support our efforts to become a reliabe and friendly partner of you as a UN member. Last but not least, now it’s time when people in many Asian countries celebrating the Mid-Autumn Festival and having family reunions. I would like to wish that peace and happiness may be up on you, your families and friends. Hopefully, one day, Taiwan would gather with all other member states in the UN, work closely for a better world. Thank you again for attending the reception. 各位先生、女士,大家好,我是台灣的國會議員林昶佐,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的一員,也是台美國會議員聯誼會(Taiwan-USA Inter-Parliamentary Amity Association)的台灣副會長。現在正值聯合國開議,我與推動台灣入聯的民間團體一起來訪美國,希望讓國際社會更了解台灣社會當今的民意,與各位增進交流、奠定未來更踏實的合作基礎。 過去廿年我來身為搖滾歌手,也參與台灣的社會運動。這幾年台灣要求改變的民意高漲,終於在今年一月把許多非傳統的政治人物、年輕世代推進了國會。我們剛成立一年多的新政黨NPP,成為國會的第三大黨,受到人民的高度關注。新民意進入國會的聲音,也包括了台灣人民渴望能平等正常地參與國際社會的強烈意志。正如剛結束的奧運,台灣只能以「中華台北」的矮化名稱出賽,讓人民深感不受尊重,這是我們期盼有朝一日可以扭轉的困局。 二戰結束後,同盟國把台灣交給中國的蔣介石政權託管,未料蔣政權在中國的內戰被共產黨擊潰,只能流亡至台灣進行獨裁統治。其後,1971年,蔣政權被逐出聯合國,其席次被共產中國取代,但蔣政權與其黨羽仍留在台灣。經過數十年的奮鬥,台灣人民終於結束了其獨裁統治。 現在的台灣,有人民直選的總統,更完成了國會政黨輪替。當年的獨裁蔣政權未能代表台灣人民,現在的共產中國也無權代表民主台灣。 台灣面對國際困境,仍被排除在聯合國之外,但人民渴望台灣能以正常國家的身份參與國際社會,身為台灣民選的民意代表,我無時無刻不放在心上。台灣人民超過半世紀的努力,用生命追求自由平等與人權,更獲得許多國際的朋友無私的幫助,終於掙脫被同盟國派來的獨裁政權枷鎖,成為了一個民主國家。期盼國際上的朋友們理解並繼續支持我們,台灣人民應該擁有和其他國家同等的地位,以聯合國會員國的身份,成為各位可靠並且友善的國際夥伴! 最後,現在正值許多亞洲國家慶祝中秋節、親友團圓的時刻,在此祝福各位與親友都平安快樂,也希望有天台灣跟所有國家一起在聯合國裡面團聚,緊密合作,為美好的世界一起努力。再次感謝各位來參加今天的酒會!

協會即將開放、大家準備加入!

今天在立法院教文委員會進行《國民體育法》關於各單項運動協會的修法,審查完竣、送出委員會。在多位立委們的共同努力下,達成協會開放入會、財務公開透明、體育糾紛仲裁機制、理監事利益迴避、選手參賽應有的保險等權益都明文入法。尤其是協會中明定選手理事的席次,體育署原本提議的「至少一名」被否決,改成時代力量主張的至少五分之一。我也提出修正動議,將條文中的「中華奧會」修正為受國際奧會承認的我國國家奧會,為法律名稱留下中性的空間,未來若國際奧會將我國奧會正名為台灣奧會,也不用再提修法。 不過,有關個人會員在理事會的席次不得超過二分之一的條文,我仍有所疑慮,擔心這樣對個人會員是否過度限制。我與立院的同事將再參考各界關注體改的選手、專家們的意見,研究是否應在二讀時提出修正動議。而更重要的是,待母法完成二讀三讀通過後,未來還要嚴格監督體育署公布的施行細則、行政命令,必須嚴守母法的開放透明、保障選手的原則。 我們在立法院會持續監督,而各位關心各項運動的朋友們、選手們,請準備好!協會即將開放,大家準備加入,一起推進新協會的誕生!

今仔日咱做伙懷念一位重要的朋友

【今仔日咱做伙懷念一位重要的朋友】 這兩年,台灣社會發生了真大的變化,咱遭受著危機,煞嘛佇咧危機中團結,人民拍拚衝破逆境,就親像破繭新生仝款,台灣人佇咧歷史上踏出新的一步,這款的變化,不只是政治板塊的變動,閣較是規个社會的集體意識產生了根本的質變。咱這馬假若會當小可超越時空的限制,去看著歷史的空隙,去感受著一屑屑仔未來的微風,我知影,這攏是因為有前輩的犧牲佮奮鬥。 有足長的一段時間,台灣攏是一个充滿了苦難的島嶼,這是一个上美麗的所在,煞嘛是佮美麗離上遠的所在。猶毋過佇咧烏暗中,總是有人會當毋驚痛苦的折磨,放送出人性上燦爛的光芒,予台灣人袂絕望。其中,Nylon就是不時鞭策著咱台灣人的革命家,伊提醒咱,佇這个世界上,有一寡物件超過性命本身、超過風塵中世俗的存在,彼就是信念。就算咱人會過身、就算性命會幻滅,信念會留落來。信念,予人類的歷史對爸母行向序細,信念,予咱佇咧茫渺的苦海頂嘛會當看著岸邊的一葩火,信念,予咱佇咧無邊的荒埔嘛袂驚惶。 對Nylon(鄭南榕)來講,這个信念就是欲予每一个人,成做一个獨立尊嚴的主體,這个信念,就是自由。 自從Nylon佇咧火薰中殉道了後,廿七冬矣,如今的咱,敢自由矣? 台灣歷史上第一改,咱選出了本土價值過半的新國會,嘛閣一擺,咱準備迎接政黨輪替,繼承獨裁統治的政黨,假若嘛咧欲去予人民掃出歷史,台灣人全面擺脫束縛敢若有望。猶毋過這个時陣!煞有人民因為某一寡人認為怹「無正常」就佇咧路邊去予人掠去,嘛有人因為佇成長的過程中無合別人的期待,社會就無愛共接受。政府講伊的權力來自每一个人民,煞又閣共重重重的跤鐐銬佇咧每一个人民的身軀頂。台灣人積極佇咧國際舞台頂拍拚,煞閣佇咧國際政治中揣無空隙來發聲,咱,敢自由矣? 我是佇咧濟濟濟的台灣民主歷史的冊佮影片中熟似Nylon的。我永遠會記咧伊喝出「我是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彼種得意、自信、小可臭屁、不可一世的風采。當初時,Nylon用這種方式來宣誓,台灣人欲做台灣的主人、做家己的主人,鼓舞偌仔濟無奈閣躊躇的靈魂。彼當時到這馬,嘛已經廿七冬過去矣,如今的台灣社會,這種的表態煞是遮爾仔自然,年輕人學著Nylon,講出我是誰、某某某,我主張台灣獨立,嘛欲做伙來推捒台灣的時代來進步向前行。兩個月前,我佇咧國會質詢的時自然來講出喙,「台灣獨立」是我長期以來的理想,了後有濟濟前輩共我講,會當佇咧國會聽著按呢的聲音,真特別,真感動。猶毋過,我相信對足濟少年人,尤其是比我閣較少年的人來講,這完全無需要特別的勇氣,這是一个追求獨立已經足自然的時代。 台獨,成做這个土地的理想,偌仔濟前輩佇咧半暝深更的時陣,佮家己來輕聲細說,袂當公開來表達,干焦會當共這个理想慢慢仔深沈佇咧心肝,佇咧血肉,佇咧骨髓,佮所有心酸摻做伙。監視、文字獄、佮祕密警察,全面共你束牢咧。莫講理想,連人民的命嘛是怹的。當初時的人民面對獨裁,干焦會當佇咧心肝中,寬寬仔、沓沓仔來守護自由的彼葩火、莫予化去,彼是一个「袂當做嘛袂當講」的年代。紲落來的幾十年,無數的前輩用肉體漸漸仔共政治的空間挵予開,彼个時陣,足濟前輩的跤步行佇咧頭前,社會上大多數的人猶無辦法接受獨立的想法,台獨「會當做煞袂當講」。到甲這馬,台灣認同已經變做社會的主流認同。毋但是政治愛實際來打造本土主體、法制健全、主權國家,嘛愛受著大眾的鞭策佮檢驗,台獨毋但是「會當做嘛會當講」,已經是會當用行動佮議論來互相檢視、協同合作的年代。 台獨運動總算已經毋是一條孤單的苦行之路。 猶毋過,咱閣較愛反省,按呢敢就有夠矣? 咱有出版、集會、結社佮言論的自由,台灣假若是一个自由的社會,這敢已經是美好的時代矣? 我閣問一改,今仔日的咱,敢自由矣? 若是Nylon猶閣活咧,伊對這馬的台灣社會敢會感覺滿意? 袂!我相信伊袂,伊一定會講,無受威權政黨控制的新國會,才拄才出世,這猶閣離收成的時刻足遠的。 台灣人,建立了新國會,真正的改革工課才拄才開始爾! 伊一定會足著急,一直咧要求咱所有的同志,一屑屑仔嘛袂當放予輕鬆。伊目睭內的光火,伊手擛起來的力量,伊迫倚過來的聲勢,攏咧共咱追究,正義有彰顯矣無? 剝削有消滅矣無? 每一个人敢有法度感受著性命的美好? 每一个人敢有法度享受著做一个人完整的尊嚴? 「若無,啊你閣咧等啥物?」 伊一定會按呢共咱追究的啦honnh! 所以,咱就愛繼續向前,繼續向前! 舊年,咱成立新的政黨,以「時代力量」來號名,嘛受著Nylon的「時代」雜誌的啟發。咱向望會當用「時代」的精神來自我勉勵,會當行佇時代的頭前,欲成做這个時代一種堅定不變的力量。 猶毋過,Nylon毋是一切的開始,咱嘛毋是伊的繼承者。咱攏是這千百年的歷史長河中,為台灣這隻船,扒一个仔水的過客。這塊土地上承擔偌仔濟人的夢佮性命,對日本時代爭取人民自治、台灣議會,到戰後黨外爭取自由民主、台灣獨立。無數人的身影一个仔一个仔疊起來,性命燦爛又閣消失,總算是交織了如今擺脫黨國控制、真正代表人民的國會。百年來的追求,如今就佇咧咱每一擺喘氣的空氣中、每一粒天頂落落來的雨水內、每一逝迵過風雲的光線內。過去所有的烏暗、痛苦佮血汗,如今攏變做咱徛起的地基,晟養著新的性命來大漢。 理想猶未達成,咱行過Nylon的身軀,繼續攑頭行向Nylon早就看著的目標。Nylon一代人為台灣人民衝破民主自由的空縫,咱這代人又閣欲留予下一代啥物?咱的形影敢會佮Nylon仝款遐爾仔挺?遐爾仔有骨氣?這我毋知,我干焦知影,咱佇咧遮,毋是來佇咧墓地歇睏,是猶閣佇咧戰場頂,向前輩來保證,咱會繼續向前。 有一工,咱的靈魂嘛會離開,咱的身軀嘛會爛,下一代會繼續活佇咧這个美麗的島嶼。我向望彼个時陣,咱的囝孫會當享受著比我想會到的美好社會、閣較美好,彼,是Nylon所講的「好國好民」的時代。向望彼个時陣,微微仔的風聲,就是Nylon的笑聲,嘛是咱所有的人的笑聲。 【華語翻譯】 各位好,今天,我們在這裡一起懷念一位重要的朋友。 這兩年,台灣社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們遭逢危機,卻也在危機之中團結,人民奮力衝破逆境,有如破繭新生一般,台灣人在歷史上踏出了新的一步,這樣的變化,不只是近年來政治板塊的變動,更是整個社會,在集體意識的土壤上產生了根本的質變。假如,我們現在能短暫超越時空的限制,去窺探歷史的縫隙,而從中感受到了一絲未來的微風,我會說,那必定是奠基在前人的犧牲與奮鬥上。 曾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台灣都是一個充滿苦難的島嶼,這是一個最美麗的地方,卻也是離美麗最遠的地方,但在黑暗中,總是有人能不畏痛苦的折磨,綻放出人性最璀璨的光輝而使我們不致絕望。其中,Nylon便是時時鞭策著台灣人的革命家,他提醒我們,在這世界上,存在著某些東西超越了生命本身、超越了風塵中世俗的存在,那就是信念。就算人會死去、就算一切都灰飛湮滅,信念會留下。信念,讓人類的歷史從父母走向子女,信念,讓我們在虛無的汪洋上也能看見岸邊的一盞火光,信念,使我們身處於無盡的荒原卻不會驚恐。 對Nylon(鄭南榕)來說,這個信念便是讓人成為獨立而尊嚴的個體,這個信念,便是自由。 自Nylon在火焰中殉道後,廿七年了,如今的我們自由嗎? 台灣歷史上第一次,我們選出了本土價值過半的新國會,再一次,我們準備迎接政黨輪替,法西斯政黨眼看快要被逼出歷史,台灣人全面掙脫枷鎖似乎在望。但同時!卻有人因為被某些人認為「不正常」而在路上被抓走,有人因為在成長中低於期待而不見容於社會。政府聲稱權力來自於每一位人民,卻又將枷鎖重重銬在每個人民身上,台灣人積極地活躍在國際舞台,卻又仍在國際地緣政治的夾縫裡掙扎,我們自由了嗎? 我是在一部部紀錄台灣民主歷史的書籍與影片中認識Nylon的。我永遠記得他高呼「我是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那顧盼自雄、不可一世的風采。當初,Nylon用一種得意且自信的方式宣告社會,台灣人要做台灣的主人、做自己的主人,振奮多少無助又徬徨的靈魂。距離那時已經廿七個年頭過去,如今的台灣社會,這樣的表態卻是如此自然,年輕人效仿著Nylon,說出我是誰誰誰,我支持台灣獨立,一起推動著台灣的時代巨輪向前進。兩個月前我在國會質詢時自然而然的說出口,台灣獨立是我長期以來的理想,許多長輩跟我說,能在國會裡聽到這樣的聲音,很特別,很感動。然而,對年輕人,尤其是比我更年輕的來說,這是無須特別的勇氣,這是一個追求獨立已成自然的時代。 台獨作為一個國家的理想,多少前人曾在午夜中夢迴低語,卻不能在公開明言,只能讓這樣的理想慢慢的沉澱...沉澱....,直到深深的沁入血肉、沁入骨髓,和所有酸楚和在一起。監控、文字獄、和祕密警察,隨時會從天而降,當時的人們面對極權,只能在心中小心翼翼地守護著自由的火苗不致熄滅,那是一個「不能做也不能說」的年代。接著的數十年,政治的空間,在無數的前輩們用肉身衝撞之下漸漸打開,當時這些先行者的腳步太迅速,社會上大多數人還沒辦法接受獨立的思想,台獨「可以做卻不能說」。到了今日,台灣人已經成為社會的主流認同。不只在政治要建構本土主體、法制健全、主權國家,也要再受到大眾輿論的鞭策和檢驗,台獨不僅「可以做也可以說」,已經可以用行動與倡議來互相檢視、協同合作。 台獨運動終於不再是一條孤獨的苦行之路。 但是,我們更要自省,這就夠了嗎? 我們享有的出版、集會結社和言論自由,台灣似乎是一個自由的社會,這樣是美好的時代了嗎? 今天的我們,是真的自由了嗎? 要是Nylon還活著,他是否會安於現在的台灣社會? 不!我相信他不會的,他一定會說,不受威權政黨控制的新國會,才剛在台灣史上首次誕生,這不是結成果實的時刻。 建立新國會,真正的改革工作才正要開始而已! 他一定會急切地催促同志們一刻也不能鬆懈,加緊腳步進行新階段的政治改革工程。他眼神中的火光,他揮舞雙手的力量,他咄咄逼人的言論,都在逼問著我們, 正義是否被彰顯? 剝削是否被消滅? 每個人是否都能領略生命中的美好? 每個人是否都能完整享有身而為人的尊嚴? 「如果不是,那你在等什麼?」 他一定會這樣逼問著我們吧。 我們還要繼續前進才行,前進,前進。 去年,我們成立新政黨,以「時代力量」作為名,鄭南榕的「時代」雜誌也是我們的啟發。我們希望能以「時代」的精神來自我砥礪,要走在時代的前端,要能成為時代中一股堅定不移的力量。 然而,Nylon並不是這一切的開始,我們也不是他的的繼承者。我們都只是這千百年的長河中,為台灣這艘船划一槳水的過客。這塊土地上承載多少人的夢想與生命,從日本時代爭取人民自治、台灣議會,到戰後黨外爭取自由民主、台灣獨立。無數人的身影層層堆疊,生命綻放又消逝,終於交織出了現在掙脫黨國控制、真正代表人民的國會。百年來的追求,如今就在我們每一次呼吸的空氣中、每一滴從天而降的雨水中、每一束穿透雲霧的陽光中。過去所有的黑暗、痛苦和鮮血,如今都成為我們立足的土壤,養育新的生命茁壯。 理想還沒達成,我們走過Nylon的軀體,繼續抬頭挺胸地往前走向Nylon預見的目標。Nylon一代人為台灣人民衝出了民主自由的破口,我們這一代人又要留給一下一代什麼?我們的背影是否會跟Nylon一樣堅挺不屈?這些我並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們在這邊,並不是在墓地前休息,而是在戰場上,向前人保證,我們會繼續向前。 有一天,我們的軀體也會死去,下一代會繼續活在這個美麗的島上。我希望屆時,我們的子孫享有比我想像中的美好 更加美好 的生活,一個Nylon口中「好國好民」的時代。希望屆時,風聲便是Nylon的笑聲,也是我們所有人的笑聲。 (圖片來源:鄭南榕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