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所得稅法朝野協商

今天在立法院進行所得稅法協商,我認為,這次稅改爭論有幾個重點:第一,是否要處理透過某些團體規避股利所得課稅的問題?第二,扣除額是否有再增加的空間?第三,股利所得是否分級課稅?

關於第一的部分,根據財政部統計,國內10家股利收入超過100萬的醫療財團法人,每年平均每家股利收入12億元,甚至長庚醫院股利收入百億免納稅,更有兩個政治團體平均股利收入4億元,這些全部通通免稅!我們主張這些團體,股利收入超過100萬,都應該課稅。

第二,時代力量版本比起行政院版,薪資特別扣除額為22萬(行政院18萬),幼兒學前特別特除額10萬(行政院仍為2.5萬),減輕一般民眾的負擔。這是基於時代力量版本是目前唯一稅收增加的稅改,可以不惡化財政,並增加扣除額。

第三,目前行政院版的股利所得僅單一稅率26%,我們主張應該要有級距,針對股利所得1000萬以上的大戶,課徵31%的稅率,維持租稅的公平性。

即時動態 Issue

勞動部連資料都講不清楚,就要修法?

行政院提出修改一例一休勞基法修法,理由是一例一休讓勞工無法加班,讓勞工收入減少;一例一休讓經濟衰退。然而,數據告訴我們事實不是這樣。 去年1月到8月,一例一休通過前,每位勞工平均的加班費是1580元,平均加班8.2小時,經常性薪資39,146元,平均工時169.9小時。今年1月到8月,一例一休通過後,每位勞工平均的加班費是1697元,平均加班8小時,經常性薪資39,793元,平均工時168.5小時。這些數據顯示,一例一休通過後,每月加班工時下降,稍微減少了勞工工時,雖不滿意但也算有朝落實週休二日的方向前進。同時,勞工的加班費反而增加,經常性薪資也增加,所以加班費增加,並不是透過減少經常性薪資來達成。 另外,一例一休也未造成經濟成長下滑。前年台灣經濟成長率是0.72%,去年經濟成長率是1.48%,而台經院7月底的景氣預測,2017年經濟成長率更預測為 2.08%。而根據今年10月底的調查統計,以可能受一例一休影響較大的餐飲業來說,主要經營困境前三名是「人員流動率高(63%)」、「同業間競爭激烈(60%)」、「食材成本波動大(58%)」,儘管一例一休提高人事成本,但顯然並非影響經營的最主要因素。 這次修改勞基法的目的,政府說是針對一例一休造成的問題,然而連到底有沒有問題都講不清楚,怎麼可以輕易啟動修法、影響勞動權益!?

台灣不應依賴中國施捨的國際空間!

「台灣不應依賴中國施捨的國際空間!」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台灣未受邀參與國際民航組織(ICAO)大會,請外交部李大維部長備詢。台灣在國際上受到中國打壓,處境艱困。因此,從舊政府的「活路外交」到新政府的「踏實外交」,皆強調「實質」參與的重要性。不過,究竟怎樣的參與是「實質」參與? 奧運算是「實質」參與的例子。台灣的名稱被矮化為「中華台北」,然而台灣的選手可以公平的與其他國家在競技場上一較長短,有好成績也同樣得獎奪牌。除了奧運期間,平常的國際奧會相關會務,我們也能參與。這些就是「實質」參與。同理,台灣以「台澎金馬關稅領域」參與APEC也是一樣,名稱被矮化,但可以「實質」的參與,平常的APEC國際會務,我們也有實質的參與權利。然而,台灣今年五月的世界衛生大會(WHA),或是三年前曾經出席的國際民航組織(ICAO)大會呢? WHA我們只能每年以觀察員的身分去發言五分鐘,ICAO更慘,三年前以「客人」身份受邀參觀大會。這兩個組織,我們不能實質參與會務,包括發表意見、表決、即時交流資訊,都不行。這種建立在接受「一個中國」前提下,仰中國鼻息,沒有尊嚴也沒有實質參與,是徹底失敗的外交策略。 我要求外交部要重新檢討,針對沒有尊嚴也沒有實質參與的徹底失敗模式,不能再投注大量資源去浪費,應該要研擬新的參與方式的可行性。台灣應擬定新的外交策略,將資源做更有效的配置。近日外交部傳出將裁撤部分外館,我便持保留意見。外交部應先檢討過去錯誤的外交政策所浪費的資源配置,轉到更務實的建立與他國的連結,而外館該強化還是該裁撤,應該在這樣的新策略下,做通盤的思考。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WA15IT7uFO8

【中正獨裁佗位去 11】 羅本島博物館

【中正獨裁佗位去 11】 羅本島博物館(Robben island museum) 羅本島是南大西洋上位於南非開普敦桌灣(Table bay)上的一座小島,面積約5.07平方公里,是南非最大的沿海島嶼,距離首都開普敦約12公里,因為此地與世隔絕的環境,加上洶湧的波濤以及洋流帶來冰冷的海水,使人極難以徒手泅泳離開島嶼,因此羅本島的歷史長期以來除了戰時作為軍事基地以外,其他時間一直都被不同的政府拿來當作關押犯人與病人之處。 隨著歷史開發階段不同殖民者的入主,羅本島曾被荷蘭人拿來關押過反抗土著、穆斯林宗教領袖,英國人關押痲瘋病患、精神病患、反殖民運動者與政治犯,早在南非共和國成立以前這裡便是白人壓迫黑人以及黑人反抗鬥爭的歷史象徵,1959年開始,南非當局將羅本島當作關押「非白人犯人」最安全、最可靠的監獄,島上最多曾同時關押1500名犯人,其中絕大多數都是政治犯,只有極少數是刑事犯。 島上的監獄被劃為A到G七個區,分別隔離不同人種和不同危險程度的犯人,其中包括集體牢房和隔離牢房,後者關押的全部都是政治犯,舉世聞名的前南非總統、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曼德拉便曾在羅本島監獄的B區5號房中渡過了長達18年的時光,美國前總統柯林頓造訪羅本島時曾與曼德拉有如下對話: 「大西洋的景色真是壯麗。」 「如果通過這個鐵窗看上十八年的話你的看法就會不同了。」 由於曾經關押大量反對種族隔離的政治犯,羅本島監獄曾經就是南非種族隔離制度的代名詞,在南非民主化與取消種族隔離政策後,羅本島被視為是南非黑人反抗壓迫、爭取民主與自由的象徵,在1996年底島上最後一批犯人離開後,羅本島正式移交給南非文化部,於翌年成立向大眾開放的國家博物館,永遠紀念這段歷史,目前島上的導遊還包含了當年關押在此的政治犯與看守的獄卒,向遊客解說當年他們親身體驗的歷史痕跡。 2004年雅典奧運,當聖火傳遞到羅本島當年囚禁曼德拉的監獄庭園,由身穿紅藍奧運服的曼德拉點燃火炬時,奧運委員會主席札斯卡拉基這樣說:「我們來到傷痛且不公之地,帶來象徵友誼及公義的火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