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保護山林,礦業法應儘速處理

立法院準備在今天下午召開臨時會至1/31日。執政黨將處理監委同意權、勞基法修正案、水利會改制、總預算案、稅改等。

我認為這些議案中真正具有急迫性的只有總預算案,其他的案子或許重要,但是否急迫,值得商榷。以稅改為例,無論是目前一月份通過,和年底十二月份再通過,新的稅改方案都只能適用於2019年的所得,為什麼不能下個會期更審慎處理?而勞基法為什麼不能等勞動部提出清楚的評估報告,再客觀檢視是否有修法的必要性,或修法的內容?

若按照這樣的標準,為什麼許多民眾關注的礦業法不能排入臨時會趕緊處理?為什麼要讓惡質的水泥業者繼續掏空台灣的山林?

即時動態 Issue

赴海外實習不是去當廉價勞工!

今天在立法院針對學生海外實習教育質詢教育部。目前有些台灣學校委託廠商或仲介成為實習監管單位,包含薪資發放、住宿、打實習成績都是由這些廠商來訂立和管理。這種由老闆或仲介掌握海外實習學生的食衣住行的海外實習方式,造成許多學生勞動權益被侵害。例如有些台灣學生在澳洲的工作薪資遠低於平均水準,或是被廠商用違反澳洲勞動法令的多種名目來苛扣。 某些台灣廠商曾經在澳洲被申訴、開罰,後來這些廠商乾脆跟學校簽約合作,讓學校把學生送去「實習」。「海外實習」儼然成為這些廠商逃避企業責任、合法雇用廉價勞工的護身符。我要求教育部,應該要針對違反當地勞動法令的廠商做出拒絕清單,並要求實施「海外實習」的學校符合當地勞動法規,包括:清楚的工資計算清單、工作保險;廠商若代繳房租或伙食等費用,應有確實單據;讓學生能無條件轉換租屋處甚至轉換雇主;雇主如有預扣稅金和提撥退休金,也必須依法提供相關證明。 (照片取自NATIONAL GEOGRAPHIC)

勿當中國侵犯人權共犯,徹底檢討兩岸共打協議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中國在肯亞強行擄走台灣人的事件,要求相關部會備詢。我先向外交部致意,特別是亞非司同仁基層外交人員為保護國人奔走的辛勞,我們看在眼裡相當感動。 接著,我質詢法務部次長。中國這次不透過肯亞司法單位、直接強行向肯亞警察要人、強行擄人等,連肯亞的高等法院都裁定肯亞警方拘留台灣人再交給中國人員是違法,發出禁制令。這明顯是違反程序、侵害人權的境外綁架,但昨天法務部國際及兩岸法律司副司長戴東麗,竟然說中方的作法是符合國際慣例,今天次長回應我的質詢,也試圖含糊帶過!我真的感到非常遺憾,外交部的同仁這麼努力要把人帶回台灣,法務部竟還扯後腿,將程序正義和人權棄之不顧,難道是要為中國護航?實在讓人難以認同。 我進一步詢問法務部、陸委會與警政署,在多份報告中,政府花了很多的篇幅在細數「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簽訂六年以來「在第三地合作打擊犯罪」、「協同行動」,破獲無數案件,不能因為這次個案抹煞了這些成就、否定這個政績。然而,中國公安部長年來執行的「境外緝捕」工作,均嚴重違反程序、侵犯人權。以2015年為例,中國公安部的報告指出他們在海外抓獲的857人,只有有14名是透過正常的異地追訴程序,也就是有高達98%都是類似這次他們在肯亞的方式,不分涉案證據、涉嫌程度,用侵犯人權的方式、甚至強行擄人。中國這樣的行為,在國際間受到許多批判。我質問,我方政府與中國聯手「在第三地合作打擊犯罪」、「協同行動」所累積的案例,有多少是建立在中國這種受到國際譴責的粗暴行為之上? 法務部、陸委會與警政署面對我的質疑,只是撇清,我方政府人員絕對沒有參與違法、侵犯人權的工作,卻沒有清楚否認這些被我們政府視為政績的案例可能有許多是坐視中國用侵犯人權的粗暴手段後,再把台灣人交付給我們。這種事情我方政府若還拿來當政績,不就等於默許中國這種被國際批判的行為嗎?我們認同政府應該要強化打擊犯罪,但台灣是民主法治社會,絕對絕對不能把打擊犯罪是建立在支持中國的大量侵犯人權的作為之上,這是民主法治的恥辱! 最後我也詢問陸委會,在2011來菲律賓的引渡事件後,陸委會曾表示「將與大陸方面研商協議規範內容之檢討修正,做為未來通案處理之模式」,請問五年來,這個協議做過什麼修正?陸委會竟表示,五年來沒有與對岸做任何修正。 我難以想像,既然近日政府各部門都已經提到,2011年以來就已經有「雙方人員各自帶回」的共識,且當年民間便已經召開許多會議提出建議,為什麼五年來沒有把前述的共識與民間的建議,與中國協商來補正協議? 我期盼法務部及陸委會應徹底檢討現行協議缺失,準備新政府交接後與中國再次重啟兩岸司法互助談判,訂立有民意基礎的兩岸協議。將人權保障、當事人選律師協助的權利、家屬官員完整的探視權、以及政府提及多年來的「人員各自帶回」的共識等,都應納入協議中,並建立無例外的人身安全通報機制,確保台籍嫌犯透過兩岸司法互助協議都能夠獲得公平的審判。 完整質詢影片: https://youtu.be/msG_2g_0dHU

護照貼紙議題,我的看法

關於護照貼紙的議題,我將質詢以及幾次受訪的內容,整理如下: 要不要在護照貼貼紙,這是個人的事情,實在不是什麼大事。長期以來,旅客可能在護照上貼行李條碼、貼旅行團貼紙來標注、貼姓名標籤以避免跟其他旅客搞混、或貼喜歡的圖文,例如kitty貓。護照封面貼貼紙,旅行國際大多都不會遭受什麼問題,偶爾會遇到被詢問、或要求你把貼紙撕掉,我自己也曾遇過。這是各國第一線公務人員的裁量權。這類裁量權,大多是取決於公務人員經由現場的各種觀察與判斷,為防止持假護照入境、或從事非旅行目的、不法事務,而對旅客做出可能要求。 然而,去年有人在護照封面貼了「台灣國」貼紙以後,外交部之後便在2015年在《護照條例施行細則》增訂了「不得擅自在護照封面及內頁為影響護照原狀之行為」,並且用22條搭配母法第25條,開始在台灣機場約談、刁難護照貼有「台灣國」貼紙的人民。外交部的這些舉動,讓外界開始質疑有箝制言論自由之嫌。 言論自由,這就不是小事了。 不過,外交部一再澄清,禁止護照貼貼紙,是因為在護照封面上貼了貼紙會影響護照真偽,並非針對「台灣國」貼紙。(例如這則新聞:http://goo.gl/1hScGq ) 既然外交部主張,不是針對特定的貼紙,而是因為在護照封面貼了貼紙會影響護照真偽,那麼我在質詢時,提出有加拿大人、美國人在護照封面貼貼紙、入境台灣也沒有問題,是否是法律漏洞,是否要修《入出境及移民法》規範這些外國人的入境?讓未來封面貼有貼紙的外國人,應該要約談、盤查、甚至遣返?然而外交部也回應說無需修法規範,這更顯得外交部訂定的施行細則、在入出境檢查台灣人護照封面不得貼貼紙,是立場矛盾。 我不是要鼓勵任何人護照該或不該貼貼紙。我自己幾年前在入境某國時,也曾被要求撕去護照上的旅行團貼紙,然而大多數時間,沒有任何國家會管我護照上的貼紙、暢行國際無阻。顯見,這多是由各國第一線公務人員去裁量的。 當然,各國的外交部都可能提醒國人護照上若貼了貼紙,有可能會發生旅行不便,台灣的外交部尤其要提醒,在中國控制的港澳地區,貼上特定貼紙有可能會遭受到強大的刁難,就如同在中國不能穿著有特定字樣的T恤一樣。但這樣善意的提醒,若是成為硬性規定、要求國人的護照不能貼貼紙,甚至因為特定貼紙就在台灣機場遭受刁難,不就等於讓台灣的言論自由向中國看齊嗎? 事實上,人民不只是護照貼貼紙有可能會發生旅行不便,還有很多狀況可能會發生不便,例如攜帶不明的大件行李、穿著造型特殊...等。閃靈常在國際間旅行,團員曾因為隨身攜帶大件的樂器,而在德國機場被盤查超久,差點連樂器都被查扣,連飛機都上不了。難道我們的外交部也要比照禁止護照貼紙的邏輯來修法,禁止人民出國帶大件行李?或是國人在台灣出境時,若帶大件行李就要約談他嗎? 當然不用。 這些都只是簡單的邏輯問題而已。立法院外交國訪委員會也在四月初審議,進行《護照條例施行細則》的審議,經過多位委員逐條審議,終於修正完成,讓相關規定回歸母法規範的範疇,今天在院會審查,期待能通過。不料,沒來委員會開會參與審議的國民黨團、親民黨團,臨時提出異議交付黨團協商,讓這個修正案增添變數。 外交部無視自己的各種矛盾,刻意要在施行細則上動手腳,要求第一線的公務員去刁難人民,國親黨團還要為這種行為護航,如果不是為了配合少數國家對於某些言論的取締,實在想不到其他的原因。 無論如何,我們會繼續努力,也期待各黨委員,未來針對各項法案若有不同意見,應該來委員會開會,勇於表達、辯論。不參與委員會,卻透過黨團協商來杯葛拖延,實在不是國會正常運作模式。 最後附上一位美國朋友來信照片如下。他在美國護照上貼了貼紙,進出美國並沒發生過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