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協會入會舞弊將葬送體育改革

今天中午與國昌、永明以及時代力量、體改聯等長期關心體育改革的夥伴們至體育署前抗議。對於協會改選突然加入大量人頭會員、署長林德福疑似介入改選等事,要求署長出面回應。體育改革從去年到現在,從凝聚共識到改革,好不容易完成修法、看到曙光,如今在開放入會的過程卻發生各種舞弊的疑點,實在令人痛心!教育部與體育署應該正面回應,別再閃躲!

更多消息請鎖定:Fair Game!TAIWAN!體育改革聯會

即時動態 Issue

【中正獨裁佗位去 16】恐怖之屋

【中正獨裁佗位去 16】恐怖之屋(Terror Háza) 恐怖之屋,乍聽起來像是遊樂園裡,利用驚悚主題吸引遊客的鬼屋。事實上,恐怖之屋是位於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的博物館,前身是箭十字黨總部與匈牙利國家安全局ÁVH總部(類似蘇聯的秘密警察),裡面展示的內容可是比鬼屋更加的黑暗,它揭露了匈牙利法西斯主義與共產主義時期,獨裁政權加諸在人民身上血腥的國家暴力,以及匈牙利十月事件的受害者及相關資料。恐怖之屋所代表的是匈牙利人民過去的恐懼,以及那段悲傷的占領歷史。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奧匈帝國瓦解,喪失了大部分的土地與人口,匈牙利變成贏弱的歐洲小國,正好夾在兩個崛起的強權之間-納粹德國與蘇聯。第二次世界大戰匈牙利屬於軸心國陣營,被納粹德國佔領,1944年政權被交到親納粹的箭十字黨手上。箭十字黨奉行種族純淨、法西斯主義,因此對國家採取高度管制,持續迫害猶太人,對於匈牙利的猶太人,這棟箭十字黨的總部就是他們恐懼的化身。 隨著紅軍的反擊,蘇聯軍隊接管了布達佩斯,開啟了匈牙利長達40年共產主義時期,代表蘇維埃政權監控匈牙利國內的,ÁVO及繼任之ÁVH,繼續在這棟建築物,將恐怖的形象蔓延下去。作為秘密警察的總部,這棟建築就像是監獄,不斷地有「間諜」、「反改革者」被監禁、刑求甚至遇難。十月事件爆發後,蘇聯軍隊進駐武力鎮壓平民,雖然匈牙利共產黨總書記Rákosi Mátyás被撤換下台,但人民心中已經埋下反抗的火種,匈牙利的恐懼將來也會有驅散的一天。 2002年,恐怖之屋開幕,到現在它一直是布達佩斯的熱門景點。走進博物館,馬上能看見在水池中央展示的一台坦克車,旁邊是一整牆的犧牲者照片,對比起來令人毛骨悚然。二樓陳列著箭十字黨與匈牙利國家安全局相關物品,逐漸往下走,每一個展館都毫不掩飾地去展現獨裁時期最黑暗嗜血的部分,包含錄音、影像、照片、歷史文件等等。地下室則赤裸地展現了當初囚禁犯人的地牢及刑求的物品,讓人更清楚地了解到國家暴力的發生。整座博物館讓你完全了解,匈牙利人經歷過最黑暗的時期,人民遭受怎樣的痛苦,一步一步去奮鬥,民主化的陽光終究照亮了匈牙利的陰霾。 或許,當一個國家的人民能直視這個國家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面時,他們便能無所畏懼,去追求更美好的社會。 照片取自:http://www.terrorhaza.hu/en/museum

【中正獨裁佗位去 9】多瑙河畔之鞋

【中正獨裁佗位去 9】多瑙河畔之鞋(Shoes on the Danube Bank) 走進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源自黑森林的多瑙河,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優雅古典的國會大廈和鏈橋周邊,可發現河畔有一排綿長的鐵鑄鞋群,彷彿鞋子的主人剛脫下來,卻不知去向。 多瑙河畔之鞋的主人們,去了哪裡?其實這裡,正是槍決發生地點。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猶太人在這裡大量遭到納粹殺害,屍體被隨意推入河中,恐懼的記憶,隨著不解,帶著眼淚,沉入藍色多瑙河,慢慢被沖刷而離去。 2005年4月16日,藝術家Can Togay和Gyula Pauer為了哀悼猶太人所受到的暴行,完成長達40公尺共60雙鞋群的裝置藝術作品。河岸邊一眼望去,布鞋、兒童小鞋、高跟鞋、涼鞋,破破舊舊,有的只剩一片皮革,彷似主人生前曾經過激烈痛苦的拉扯,令人怵目驚心。 至今,這條美麗浪漫的河上晃蕩著優閒遊船,酒吧裡唱著輕快的歌曲,情侶們在落日下浪漫散步,多瑙河,仍然閃著它耀眼的光輝,而鞋群,像是一把開啟哀愁之鑰,靜靜的,記下了歷史的傷痕。 (照片引用自WIKI)

把握時機,開創台美與國際關係的新局。

「把握時機,開創台美與國際關係的新局。」 這趟川普就職典禮的行程終於結束。一週的行程,拜訪美國相關部門、政治智庫與幕僚、國會議員,他們多次提及川普顯然有意檢討外交政策,台灣應該把握機會提出我們的主張與要求,盡力爭取。這與日前川普交接團隊顧問葉望輝訪台時的建議很接近。 目前台灣政府向美方提出的要求,不外乎是加深台美在軍事安全的合作、經貿文化的交流、美國支持台灣加入國際組織。但我認為,這些多是過去事務性要求的延續,都不算是核心策略性的主張。 川普用開創的態度來重新定位美國並擬定外交策略,台灣有一樣層次的思考嗎? 例如,美中的對抗,台灣決定要站在什麼角色?是看戲的旁觀者?或更清楚的位置?例如,亞太軍力部署結構中,台灣又是什麼定位?是被動接受盟邦的保護,還是有更積極的參與?例如,前進國際組織,台灣的國家地位論述是什麼?是繼承大中國法統的傳統中華民國史觀?還是以台灣為主體,有別於中國的兩千三百萬國民主權的民主國家? 這些,台灣政府都應該代表人民,有更高層次的主張與策略,對包括美國在內的友邦提出,讓國際社會認知,並讓世界看到台灣的行動與方向。 在國際的棋局中,每個國家都是棋子。台灣現在跟美國看似更為友好,但也擔心被美國犧牲。唯有台灣有活躍的自主性,也就是說,台灣這顆棋子自己也會動、並往自己的目標走去,這樣一個多元複雜的動態棋局,才能減低台灣被動犧牲的風險,並維護台灣人民的權益。 期盼台灣政府能把握這個契機,開創台美關係與國際參與的新局。 最後,很高興能與代表團團長前行政院長游錫堃、台中市長林佳龍、嘉義縣長張花冠、跨黨派的立法委員陳亭妃、呂玉玲、林為洲、柯志恩、陳怡潔、國安會諮委童振源、亞洲·矽谷行政長黃瓊雅同行,這一路上大家意見未必相同,但充滿笑聲與歡樂又很耐操,能跟各位同行是難得的緣分!當然,還要感謝外交部與駐外單位盡心盡力的安排與籌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