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國防外交委員會會期年度預算

昨晚外交國防委員會挑燈夜戰,終於審完了2018年度國防部預算,至此,這個會期本委員會的預算案審查完畢,暫告一段落。

我簽署的近百件提案重點:外交部方面,強調以台灣為主體的外交策略、補助辦法、檢討對外宣傳方式;國防部方面,針對軍售弊案刪除預算、檢討國軍行政效率、募兵與國防自主成效;僑委會方面應檢討各項業務的績效、讓預算的用途更公開透明;退輔會方面,包括檢討榮家長照落實的成果、榮總醫療資源合理的分配、就養金發放的防弊...等。

即時動態 Issue

政府應與民間合作,推動實質的音樂文化政策

【政府應與民間合作,推動實質的音樂文化政策】 立法委員林昶佐、立法委員高潞以用,今日召開「音樂產業的現在與未來」公聽會,邀請音樂產業從業人員、學者專家與文化部和經濟部,探討台灣流行音樂產業的現況,期望台灣音樂與世界各國的競爭中,如何創造產值,與培植獨自在地特色。 文化部次長丁曉菁、影視及流行音樂發展司副司長王志錚、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局長徐宜君和經濟部工業局林青嶔科長,及許多知名音樂人包含原住民歌手巴奈、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得主黃子軒、台灣嘻哈饒舌歌手大支、1976樂團主唱陳瑞凱、音協理事長朱劍輝、風和日麗唱片行卓煜琦、IMC Live Taipei 營運總監曾長青、前影視局流行音樂專案辦公室計畫主持人袁永興、舒米恩經紀人阿寶、添翼創越工作室公關經理洪詩婷、相知國際品牌與行銷部行銷總監 江季剛,與流行音樂研究學者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等,皆出席參與。 行政院林全院長已在幾個月前提出推動「部部都是文化部」的決心。林昶佐委員表示,身為音樂人和立法委員的雙重身分,不只希望各部會能和文化部一起努力,也會在日後持續監督。高潞以用委員則表示,近幾年音樂產業因為網路的發展更顯得多變,2011年數位音樂產值佔總產值約15.64%,文化部的策略,相關獎助、補助或平台建置等等對於跨國公司,或台灣獨立音樂,都應該有不同的思考。 「年輕人與在地文化音樂缺乏資源」 IMC Live Taipei 營運總監曾長青指出,台灣音樂產業上游極度缺乏人才,華語流行音樂漸漸以中國為主,需要警惕。音協理事長朱劍輝則認為,台灣音樂人需要透過LIVEHOUSE舞台培育樂團和獨立創作者,LIVEHOUSE的合法化是迫切的問題。巴奈、黃子軒則以自身經驗,描述原民音樂與客語音樂目前遇到的困境,指出政府看待台灣在地文化,都應該提升高度,讓「台灣獨特文化能具備更多往外拓展的實力」,而不是只丟給原民會、客委會。 「亞洲獨立音樂新契機」 面臨主流音樂的競爭,台灣獨立音樂的特殊性反而是新契機。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表示,由於韓國獨尊K-POP,當地獨立音樂創作人反而較為羨慕台灣獨立音樂的蓬勃發展,台灣應該抓緊這個優勢向外發展。舒米恩經紀人阿寶亦認為,政府應該可以在獨立音樂上提供幫助。陳瑞凱則建議,金音獎應該發展成亞洲獨立音樂大獎;除此之外,他也特別指出應該檢討娛樂稅的問題。 「音樂產業的趨勢與政府角色」 音樂的趨勢在哪裡,前影視局流行音樂專案辦公室計畫主持人袁永興認為,音樂與科技的跨界創作十分具有潛力,「透過流行音樂去打頭陣,成果會超過音樂本身。」李明璁則指出,北歐是值得參考的對象,其在世界流行音樂產業鏈底下扮演如編曲等等的高級代工角色,使得經濟產值僅次於美國;而政府的角色則不宜直接投資,應間接投資,從國內研究、媒體、教育投注資源,並培力具有生命力的台灣特色音樂。曾長青則提醒,音樂產業是跨部會的事情,經濟部、觀光局都應該關注。智慧財產權方面,期望政府能主動建立更透明的機制支付給創作者本人,而非由少數特定民間團體把持。 文化部表示,音樂影視在科技發展及資本的落差、智財權、年輕世代的舞台在哪裡、以及相較中國投注資源在音樂產業和明星上的能量,確實是危機。政府未來將採用如韓國文化振興院的概念,有幾個推動重點,包含獎補助跟投融資雙軌發展、加強中小學與大專院校的音樂美學教育、設置條例草案、修正公視法等等,法規相關的整備都需要與立法院合作。此外,會加強各部會的整合,LIVEHOUSE方面,持支持立場,明年也會做整體性的盤點。 林昶佐特別提醒,政府的立場應該在創造機會的環境,而不是靠政府直接提供表演機會。而在推動政策的過程中,若民間的參與不夠,反而會事倍功半。未來時代力量也會持續監督追蹤,期望文化部能成功串連各部會,讓台灣音樂文化產業能夠有更蓬勃和多元的發展。 註:圖中為林昶佐國會助理、「負極高壓電」樂團鼓手 郭柏瑜 郭柏瑜 為人民出任務

執政黨應審慎對待勞基法

這幾天在衛環與經濟聯席委員會參與勞基法的審查,心情非常複雜。勞動部該給的資料缺漏不齊,已交出的報告又有很多矛盾,修法正當性何在,我一直感到很疑惑。而昨天公聽會上執政黨邀請的代表對勞工毫無同理心的言論,更讓人憤怒。今天下午,在表決「委員發言無時間限制」的程序提案時,佔絕對多數的執政黨發生重大失誤輸了,竟一度硬凹,想違反議事規則、強硬重付表決,當時我真的頭皮發麻。 在一陣混亂後恢復議事進行。由於委員發言無時間限制,反對修法的委員們可用冗長發言的方式來拖過今天的議事,就不用再擔心勞基法被闖關。問了幾位排我前面發言的委員,仍不太確定他們是否會把時間耗完。因此,我與團隊只能一直準備資料,好讓輪到我時可以發言撐到會議結束。 瞬息萬變、神經緊繃的幾個鐘頭後,會議結束。雖然準備的幾疊資料沒機會唸,但心情也稍微放鬆。多了一兩個星期,希望社會與輿論能充分討論,執政黨能聽進去各界的聲音,影響勞工權益重大的條文絕對不該倒退。

【中正獨裁佗位去 6】斯雷布雷尼察屠殺紀念墓園

【中正獨裁佗位去 6】斯雷布雷尼察屠殺紀念墓園 Srebrenica Genocide Memorial 二次大戰之後歐洲最大規模的種族滅絕,是發生在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的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大屠殺,超過八千位平民被塞爾維亞族軍隊殺害。 1991年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舉行公投,決定從南斯拉夫中獨立,引發了塞爾維亞人對其宣戰。戰爭初期塞爾維亞幾乎全面占上風,直到聯合國安理會要求北約介入,對塞爾維亞展開轟炸。 安理會將斯雷布雷尼察指定為禁止交戰的「安全區域」,大量的穆斯林湧入尋求庇護。但塞爾維亞為了報復波士尼亞軍隊對平民的攻擊,仍將軍隊開進了斯雷布雷尼察。1995年塞族軍隊展開了滅村計畫,鎮內的男人和男孩幾乎全部被屠殺,婦女們則遭受性暴力對待,全鎮超過八千位平民遭到殺害,絕大多數都是穆斯林。 屠殺事件後,國際投入大量的關注。進行各種調查及口述歷史,協助家屬和罹難者遺骸的DNA比對,幫助確認身分及安葬,時至今日才確認六千多名遺體身分。而屠殺行為也被裁定為「種族滅絕」事件,然而2015年聯合國安理會要將事件定義為種族屠殺,卻被俄羅斯否決。2007年國際法庭宣判,塞族準軍事組織毒蠍部隊成員犯下戰爭罪並判刑,而現在的塞爾維亞共和國雖對屠殺行為沒有直接責任,但負有疏於防範的道德責任。而負責審理1991年後發生於南斯拉夫地區違反人道罪行事件的「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於2016年宣判當時的塞族領袖Karadzic四十年徒刑。 2003年,在斯雷布雷尼察鄰近的波多查里(Potočari)紀念墓園成立。園區坐落於當時聯合國派駐的荷蘭部隊的電池工廠,除了墓園外,還有象徵伊斯蘭信仰的建築、刻著罹難者姓名的白色石牆和屠殺紀念館以及刻著數字8372的紀念碑,象徵8372名罹難者。歐盟也將7月11日定為大屠殺紀念日,每舉行紀念儀式,各國領袖也都會出席,藉以反省國際社會當時的疏忽。 *圖片源自NBC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