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國防外交考察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先到軍史館,了解軍刀失竊案後的檢討以及保全的改善措施。

接著則到退輔會在我們萬華的兩處閒置空間考察,分別是榮民單身退舍與榮民印刷廠。現場包括在地里長、議員助理、國產署分副分署長及退輔會的代表,一起討論如何解決這兩塊地閒置多年的問題。空蕩的建築容易成為治安死角、或環境髒亂,令當地居民困擾已久。我要求退輔會加強維護外,也要求退輔會與國產署加速撥交流程。未來我們將與在地、市府及中央相關部門持續溝通,凝聚在地的意見將閒置空間用作長照、托育、地方文史或活動中心等,活化閒置空間、造福市民。

即時動態 Issue

護照貼紙議題,我的看法

關於護照貼紙的議題,我將質詢以及幾次受訪的內容,整理如下: 要不要在護照貼貼紙,這是個人的事情,實在不是什麼大事。長期以來,旅客可能在護照上貼行李條碼、貼旅行團貼紙來標注、貼姓名標籤以避免跟其他旅客搞混、或貼喜歡的圖文,例如kitty貓。護照封面貼貼紙,旅行國際大多都不會遭受什麼問題,偶爾會遇到被詢問、或要求你把貼紙撕掉,我自己也曾遇過。這是各國第一線公務人員的裁量權。這類裁量權,大多是取決於公務人員經由現場的各種觀察與判斷,為防止持假護照入境、或從事非旅行目的、不法事務,而對旅客做出可能要求。 然而,去年有人在護照封面貼了「台灣國」貼紙以後,外交部之後便在2015年在《護照條例施行細則》增訂了「不得擅自在護照封面及內頁為影響護照原狀之行為」,並且用22條搭配母法第25條,開始在台灣機場約談、刁難護照貼有「台灣國」貼紙的人民。外交部的這些舉動,讓外界開始質疑有箝制言論自由之嫌。 言論自由,這就不是小事了。 不過,外交部一再澄清,禁止護照貼貼紙,是因為在護照封面上貼了貼紙會影響護照真偽,並非針對「台灣國」貼紙。(例如這則新聞:http://goo.gl/1hScGq ) 既然外交部主張,不是針對特定的貼紙,而是因為在護照封面貼了貼紙會影響護照真偽,那麼我在質詢時,提出有加拿大人、美國人在護照封面貼貼紙、入境台灣也沒有問題,是否是法律漏洞,是否要修《入出境及移民法》規範這些外國人的入境?讓未來封面貼有貼紙的外國人,應該要約談、盤查、甚至遣返?然而外交部也回應說無需修法規範,這更顯得外交部訂定的施行細則、在入出境檢查台灣人護照封面不得貼貼紙,是立場矛盾。 我不是要鼓勵任何人護照該或不該貼貼紙。我自己幾年前在入境某國時,也曾被要求撕去護照上的旅行團貼紙,然而大多數時間,沒有任何國家會管我護照上的貼紙、暢行國際無阻。顯見,這多是由各國第一線公務人員去裁量的。 當然,各國的外交部都可能提醒國人護照上若貼了貼紙,有可能會發生旅行不便,台灣的外交部尤其要提醒,在中國控制的港澳地區,貼上特定貼紙有可能會遭受到強大的刁難,就如同在中國不能穿著有特定字樣的T恤一樣。但這樣善意的提醒,若是成為硬性規定、要求國人的護照不能貼貼紙,甚至因為特定貼紙就在台灣機場遭受刁難,不就等於讓台灣的言論自由向中國看齊嗎? 事實上,人民不只是護照貼貼紙有可能會發生旅行不便,還有很多狀況可能會發生不便,例如攜帶不明的大件行李、穿著造型特殊...等。閃靈常在國際間旅行,團員曾因為隨身攜帶大件的樂器,而在德國機場被盤查超久,差點連樂器都被查扣,連飛機都上不了。難道我們的外交部也要比照禁止護照貼紙的邏輯來修法,禁止人民出國帶大件行李?或是國人在台灣出境時,若帶大件行李就要約談他嗎? 當然不用。 這些都只是簡單的邏輯問題而已。立法院外交國訪委員會也在四月初審議,進行《護照條例施行細則》的審議,經過多位委員逐條審議,終於修正完成,讓相關規定回歸母法規範的範疇,今天在院會審查,期待能通過。不料,沒來委員會開會參與審議的國民黨團、親民黨團,臨時提出異議交付黨團協商,讓這個修正案增添變數。 外交部無視自己的各種矛盾,刻意要在施行細則上動手腳,要求第一線的公務員去刁難人民,國親黨團還要為這種行為護航,如果不是為了配合少數國家對於某些言論的取締,實在想不到其他的原因。 無論如何,我們會繼續努力,也期待各黨委員,未來針對各項法案若有不同意見,應該來委員會開會,勇於表達、辯論。不參與委員會,卻透過黨團協商來杯葛拖延,實在不是國會正常運作模式。 最後附上一位美國朋友來信照片如下。他在美國護照上貼了貼紙,進出美國並沒發生過問題。

質詢駐日代表謝長廷先生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台日關係質詢,而昨天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的國際局勢,也成為今天委員會的重點。 在質詢過程中,我與駐日代表謝長廷先生都同意,在可能預見的國際局勢中,台灣與亞洲鄰國的關係將必須更緊密,強化彼此合作的密度。尤其是民間社會已有友好基礎的台日關係,應能發揮更大的動能。 再來我強調,針對沖之鳥的漁權爭議,日前的台日海洋事務對話會議是好的開始,台灣不能繼續仰賴過往交流的默契,而必須以達成具體談判協議為目標。談判的確不是可以一蹴而成,但我們必須能堅守立場、確立目標,才能有方向感的持續前進。

三讀通過!體育改革今天正式開始!

大家開始準備加入各協會! 多年來,許多選手以及關心體育的朋友們熱心疾呼的改革,但由於體育不是政治的主流議題,一直都難以踏出大步伐。去年新國會開議以來,我們幾位跨黨派的委員們雖然努力推動,但一次又一次的被拖延。黑箱協會的共生結構用各種莫名其妙的理由來拖延。例如,選手不能當協會的理監事,因為他們要認真學習當個選手,不該插手協會事務,這是為選手好;又或是說尊重國際奧會憲章就會害選手不能出賽。他們的胡言亂語雖然沒有道理,而實際上的效果就是造成修法的一再延宕,讓各個協會可以在這些拖延中上下其手,找孔找縫來規避未來的新法,維持他們的利益結構。 好險有許許多多的台灣選手們,你們用汗水、用衝勁,讓過去這幾個星期,全民聚焦台灣的體育,聚焦國體法的修法進度,全民都不容許再有任何的拖延! 這部國體法修法,是你們為台灣為體育贏得的最大成績! 你們是台灣英雄! 最後,我要提醒,這部法通過了,只是開始。時代力量提出「修法後的改選不得以年資限制會員選舉權利」的修正動議沒能通過,未來協會還有可能透過章程對會員年資的規定,限制外界入會選舉的權利。因此,請大家接著要繼續監督體育署推出的協會的章程草案。 更重要的事,協會全面開放以後,也不會因為開放而自動改革,需要所有關心各項體育的人們要積極加入各個協會,監督協會運作、捍衛選手的權益! 體育改革,今天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