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執政黨應審慎對待勞基法

這幾天在衛環與經濟聯席委員會參與勞基法的審查,心情非常複雜。勞動部該給的資料缺漏不齊,已交出的報告又有很多矛盾,修法正當性何在,我一直感到很疑惑。而昨天公聽會上執政黨邀請的代表對勞工毫無同理心的言論,更讓人憤怒。今天下午,在表決「委員發言無時間限制」的程序提案時,佔絕對多數的執政黨發生重大失誤輸了,竟一度硬凹,想違反議事規則、強硬重付表決,當時我真的頭皮發麻。

在一陣混亂後恢復議事進行。由於委員發言無時間限制,反對修法的委員們可用冗長發言的方式來拖過今天的議事,就不用再擔心勞基法被闖關。問了幾位排我前面發言的委員,仍不太確定他們是否會把時間耗完。因此,我與團隊只能一直準備資料,好讓輪到我時可以發言撐到會議結束。

瞬息萬變、神經緊繃的幾個鐘頭後,會議結束。雖然準備的幾疊資料沒機會唸,但心情也稍微放鬆。多了一兩個星期,希望社會與輿論能充分討論,執政黨能聽進去各界的聲音,影響勞工權益重大的條文絕對不該倒退。

即時動態 Issue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昨日海牙仲裁法庭宣布南海案仲裁結果,其中對太平島屬於礁石的認定大大衝擊台灣社會,我感到相當遺憾,今天立法院的內政和外交國防委員會也分別針對南海仲裁召開議程,我均提出質詢。政府派出康定級巡防艦前往南海宣示主權,但我認為,為了捍衛我國在南海的權益,政府除了宣示性作為以外,需要有更多實際的動作,例如公告領海基線和提出新的南海主權論述。 事實上,雖然台灣實質控制太平島,也主張擁有其12海浬與200海浬的領海和EEZ(專屬經濟海域),但政府自從1999年宣布南沙群島領海基線另行公告後,直到今天整整17年都沒有再有任何動作!在國際法上,領海和EEZ都是由領海基線向外推展得到的範圍,也就是說在法律上政府根本就沒有實際去主張台灣在太平島的應有權益!反而是目前被中國實質掌控的民主礁(黃岩島)我們有公告其領海基線,這是什麼荒謬的標準? 對照其他國家的做法,例如日本在處理領海爭議時,便是第一步先在國內法上公告領海基線,再派出執法單位捍衛EEZ權益,展現實質控制,最後再透過國際組織將領海主張國際認證化,政府現在連第一步的公告領海基線都沒做到,只憑空話和宣示性作為,卻在法律上固步自封,這樣要如何捍衛權益!? 再者,便是我認為政府一定要在南海議題上,提出符合國際法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實質有效的主權主張,過去政府所主張的南海11段線,或稱U型線,基本上是沿襲國民政府在中國時期,1947年所提出的領海主張,如同中華民國主張外蒙古是領土一樣,這樣的領海主張如今已大幅悖離現實,不僅不合時宜,還讓中國近年來時常有機會在南海議題上透過一個中國原則吃台灣豆腐,例如透過一個中國原則間接主張中國擁有太平島主權,也讓國際社會誤認為台灣與中國在南海上站在同一陣線、甚至讓台灣自認屬於中國的一部份。新政府應該要揚棄這些在一中框架下的過時主張,用更符合現實的論述取而代之。 當今的國際法上,對於主權宣示,重點在於是否在該地擁有長期且有效的統治,也就是事實上的實踐,而不是像中國9段線或過去政府U型線所主張的「自古以來」這樣模糊的文字。在這次的仲裁案中,仲裁法庭已經清楚宣告,中國政府所主張的9段線違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國所主張的「歷史性權利」在《公約》生效後便已宣告消滅,既然如此,台灣還要無視於南海諸島絕大部分都掌控在中國、越南、菲律賓等國手中的現實,無視於國際社會國際法的實踐,將整個U型線都宣告為我們的領海嗎?這樣站不住腳的論述不僅對台灣的實質權益毫無幫助,反而有害。 我認為政府要捍衛主權和經濟利益,一定要先從務實的主張我們實質有效統治的地區,在南海也就是太平島和中洲礁的主權開始,然後在法律上有所行動,公告領海基線與領海,以此為基礎宣告和行使權利,才能為台灣在國際上謀求最大的福祉。

請大家保持警覺,注意防颱。

尼莎颱風已過,海棠颱風接著來,請大家保持警覺,注意防颱。我們密集與災害應變中心連動,中正萬華市民大致平安,無人員受傷;忠勤里部分區域停電已儘速復電,各鄰里樹倒榻亦加速清理乾淨。關於許多在地街坊鄰居擔心的植物園枯樹傾倒危機,已洽林業試驗所整治。中華路2段381巷內電線桿傾斜案,也已請台電安排施工。西區憲兵隊後側牆倒塌亦由軍備局接手移除。 感謝辛苦的災害應變中心人員、道管處清潔人員、警察同仁、台電員工、各里里長與志工們隨時待命、全力動員。各鄰里街坊有任何緊急需求,請隨時與林昶佐團隊聯繫。 【林昶佐服務處】 02-23028910 台北市中正區莒光路88號 service@freddylim.com

新南向政策推動成果及願景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新南向政策推動成果及願景」邀請相關官員列席備詢。我向「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資深談判代表高泉金強調,新南向政策必須跳脫過去南向政策的想像,不能單純只看經貿面向。 我以日本為例,幾十年來無論國際經濟局勢如何改變,台日兩國人民仍密切合作、創造互利、維持友善情誼,這是建立在雙方包括經貿、社會、文化的高度互相認識所擁有的互信。因此負責規劃新南向政策策略與統籌的部門,應該要能夠有超越經貿層次的想像,才能推進台灣與東南亞鄰國的多面向交流,建構有延續性的深度合作。這點,高代表也表示贊同。 但對於現行政府部門的分工,我其實感到憂慮。新南向政策的整體策略雖由總統府新南向政策辦公室負責,但該辦公室主任從缺。行政院最高的統籌協調部門是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跨部門部會又排除了文化部,顯然超越經貿的想像有限。因此,我要求經貿談判辦公室,應準備更進一步的數據化詳細資料以及超越經貿的具體目標提供給委員會。 另外,我針對泰國與澳洲兩個新南向政策的重要國家跟外交部長李大維進一步討論。我提醒部長,泰國即將在2018年大選,現執政的軍政府與反對勢力紅衫軍水火不容,若明年政黨輪替,現在正在推展的台泰合作政策是否會生變,將如何延續,外交部要提早準備因應的措施。而澳洲在近年來也對中國影響力滲透其外交、經濟、國安、教育等層面有所警覺,並採取各種措施來反制。台灣面對相同的問題,應加深與澳洲的關係,推動更全面的交流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