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執政黨應審慎對待勞基法

這幾天在衛環與經濟聯席委員會參與勞基法的審查,心情非常複雜。勞動部該給的資料缺漏不齊,已交出的報告又有很多矛盾,修法正當性何在,我一直感到很疑惑。而昨天公聽會上執政黨邀請的代表對勞工毫無同理心的言論,更讓人憤怒。今天下午,在表決「委員發言無時間限制」的程序提案時,佔絕對多數的執政黨發生重大失誤輸了,竟一度硬凹,想違反議事規則、強硬重付表決,當時我真的頭皮發麻。

在一陣混亂後恢復議事進行。由於委員發言無時間限制,反對修法的委員們可用冗長發言的方式來拖過今天的議事,就不用再擔心勞基法被闖關。問了幾位排我前面發言的委員,仍不太確定他們是否會把時間耗完。因此,我與團隊只能一直準備資料,好讓輪到我時可以發言撐到會議結束。

瞬息萬變、神經緊繃的幾個鐘頭後,會議結束。雖然準備的幾疊資料沒機會唸,但心情也稍微放鬆。多了一兩個星期,希望社會與輿論能充分討論,執政黨能聽進去各界的聲音,影響勞工權益重大的條文絕對不該倒退。

即時動態 Issue

告別金援外交,強化實質國際關係

「告別金援外交,強化實質國際關係」 今日,邦交國聖多美普林西比與我方斷交,外交部長李大維表示,聖國財務缺口過大,對我方提出六十四億的金援需求;聖國自2014年開始就意圖與中國建交,遊走於兩岸之間待價而沽。我質詢外交部,邦交國中是否還有財務困窘的友邦,有類似的態度,侯次長回應表示,其他國家沒有這樣的情況。我提醒外交部,應盤整台灣在外交上的策略方向。我們不在國際上當凱子做金援,也不以屈服中國為前提來發展外交空間,這點我完全認同;但另一方面,不需要被金援但曾經對台灣友好的國家,我們也應該要把握發展更緊密的關係。 例如挪威。挪威國會裡有友台小組,現任總理Erna Solberg也是成員之一,2005年我方外交部於歐洲召開駐歐區域會報,歐洲各國因怕得罪中國而持負面態度,僅有挪威同意我方在挪威舉行會議。2010年,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挪威與中國關係陷入低點,我方卻沒把握與挪威進一步深化關係的時機,直到今年我方外交部宣佈要裁撤挪威代表處,本月九日挪威則與中國在北京舉行會談,宣布外交關係正常化,甚至表示支持一中政策。現在回頭檢討,實在可惜。 林昶佐辦公室自第一會期以來,除了公開質詢以外,也持續與外交部進行細部了解,就每個區域主要國家與台灣的交流現狀及過往脈絡,進行盤點。今天,我也再次呼籲外交部除了檢討對金援需索無度的邦交國,也應重整規劃針對不需金援但對台灣友善的國家建立更緊密的實質關係。 (圖為外交部提供之2015新任駐聖多美普林西比何建功大使)

艋舺加蚋仔歡迎大家!

這幾天台北市捷運局公布萬大線「加蚋站」名稱後,引起許多讀音的討論,甚至有人質疑難念難記。其實這不只是我們南萬華的老地名,更是台北的歷史記憶。 「加蚋仔(gara)」來自平埔族凱達格蘭族語,是沼澤的意思,形容南萬華一帶由新店溪沖積而成的沼澤地地形,從平埔族至今譯音用過「佳臘」、「加臘」與「加蚋」,而其所衍伸的「大加蚋堡」的範圍更是越來越大,到日治初期甚至一度包括了艋舺、台北城、大稻埕及另外37個街庄,幾乎快成為台北的代稱。 現在「大加蚋堡」已不再用來稱呼台北,但是「加蚋仔」在艋舺仍是世世代代的共同記憶。用它當捷運站名,是我們在地人的共同心聲,我也公開表達支持。經過在地的劉耀仁議員在市議會的用心爭取,最後終於確認以「加蚋」為站名。期待未來捷運抵達加蚋站(LG04站)時,廣播將播報正確讀音「ㄍㄚ ㄌㄚˊ ㄚˋ站」! 我認為,一個偉大的城市,在於如何尊重與呈現這片土地千百年來共同生活的人們。在此,也呼籲目前被定為「廈安站」的「LG03站」,能回歸我們在地歷史脈絡以及居民的心聲,定名為「南機場站」。 (圖為楊祖厝,為加蚋仔本地重要的信仰中心)

一條不被落實的法律,一條曲折的重機路

2011年立法院通過《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修正案,明訂排氣量550c.c.以上大型重機,可依交通部公告規定路段及時段行駛高速公路,且以國6、國8及國3新化以南路段為優先試辦路段,並在安全性及風險有效控管原則下,分階段規劃可開放路段及時段。但距今5年了,交通部卻遲未進行。 重機在台灣行駛快速道路已行之有年,事故和傷亡比例並沒有明顯增高;在歐美,以及台灣周邊的日本、新加坡、越南、馬來西亞等鄰國,重機早已能上高速公路,台灣的法律也已通過可行,政府竟不依法辦理,甚至無端引起人民對立,這是行政怠惰。若社會對於重機路權有疑問,政府應該提供科學數據與政策的脈絡,讓民眾理解,不應置身事外。 我在今年重機促進會陳前理事長過世之前,曾與他數次會談。他計畫要請交通委員會的立委來主辦公聽會,我雖不屬於該委員會,但也允諾一定參與。新的會期,希望能繼續與重機朋友、新任理事長、交通委員會委員們一起協同推進。希望政府、重機以及相關業者能夠面對問題、把事情談清楚。在實務、科學實證與安全的原則下,保障重機應有的路權。 (照片為知名刺青師、重機車友阿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