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國防部對獵雷艦案應負重大責任

今天,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再次針對慶富獵雷艦案邀集相關部會詢答。會議中,我強調,慶富公司的惡劣行徑縱然可惡,但國防部內部也不能撇除責任。慶富過去在執行政府標案的過程發生許多重大問題,為何國防部沒有把關?例如在2013年慶富執行的海巡署「100噸級巡邏艇」案,試航就發生主機燒缸的大問題,完工交付的日期嚴重延遲。這些問題,國防部在2014年9月審查慶富投標獵雷艦案的過程中,難道沒有先調查、都不知情?國防部現在的口徑都把責任推給慶富,但事實上國防部也應承擔自己應負的責任,提出內部的懲處名單。

另外,我在調閱小組查閱台灣銀行資料,完全矛盾。2015年5月台銀決定不參貸,2016年1月大轉彎決定參貸。原先2015年針對慶富的評估報告所列舉的負面因素,到了2016年突然都變有利因素。例如,當初評估報告說此案的關鍵技術掌握在國際廠商手上有風險,竟變成合作的國際廠商是一流廠商很保險;當初評估報告說此案有政治因素風險,竟變成這是政策很保險。請問這種為了要給慶富錢,而胡言亂語完全矛盾的報告,是怎麼寫出來的?這段期間的轉變,在台銀的會議紀錄裡完全看不到任何說明,唯一轉折就是當時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等高層介入。

而同樣從不參貸變成決定參貸的其他銀行,例如台企銀、合庫,至今都沒有將完整資料交來調閱小組。我要求金管會副主委立刻把相關銀行的資料送來調閱小組,不要再拖延遮掩

(圖為 義大利船廠未完成的獵雷艦)

 
 

即時動態 Issue

樂信瓦旦七十多年前的使命,我們一起完成。

「樂信瓦旦七十多年前的使命,我們一起完成。」 ◎ 寫於 2016/8/9 世界原住民族日 Losing Watan(樂信瓦旦)生於1899年,泰雅人,曾任角板山青年會第一屆會長。1921年從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醫學校(現台大醫學院)畢業,回泰雅部落擔任公醫,從事現代醫療,對部落地區推展近代醫療貢獻極大。1945年戰後,日治結束,盟軍派國民黨接管台灣。Losing滿懷希望以為可以回復原住民族被佔據的土地,繼續為原住民族權益奔走。1949年遞補當選第一屆台灣省參議員,1952年當選第一屆台灣省臨時省議員,同年,卻被國民黨政府指控為匪諜,逮捕槍殺。 日前,我走訪桃園復興角板山時,閱讀了Losing Watan前輩的故事。在北橫公路沿線也閱讀了許多政府設置的北橫公路觀光簡介,多圍繞在戰後榮民工程處用三年的時間,拓寬北橫公路的辛苦故事。然而,北橫公路沿線是泰雅族傳統領域,1915年,日治台灣總督府為了統治泰雅族,開築了角板山三星警備道,以利警備集結,這條警備道後來就成為現今的北橫公路。面對這條公路、看著泰雅領土一點一滴的失去,泰雅族更有百餘年的心酸血淚,卻在北橫公路沿線對旅人介紹的故事中被忽略。 蔡英文總統日前已宣布,將於今年十一月一日公告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未來,原住民族在自己的傳統領域,是否能夠恢復為主人、落實自治復興歷史及文化、推動轉型正義,在傳統領域上發展成有尊嚴的政治主體,捍衛族人的生活與權益;這些,不僅是落實原基法,更牽扯許多複雜的制度改革,是新政府與台灣社會的重大考驗。 未來的道路上,我們還會碰到不同聲音的摩擦,更要積極地去理解與溝通。Losing Watan七十多年前的使命,讓我們這一代來完成。 (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與轉型正義公聽會

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高潞以用委員及徐永明委員於今(19日)在立法院召開「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與轉型正義公聽會」,邀請文化部及各領域專家學者謝文貴建築師、台灣人權促進會辦公室主任顏思妤、中研院歐美所助研究員蘇慧婕及台大社會所助理教授李明璁出席,分別從國外經驗,共同參討中正紀念堂存廢或轉型的問題。 立委林昶佐表示,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問題一直是轉型正義重要的一環。去年二二八鄭麗君文化部長宣布要轉型中正紀念堂,各界都有所盼望,不應該崇拜權威人物獨裁者,這點應該沒有疑義,只剩下空間轉化的方向問題。也期待文化部能儘快提出《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草案》,屆時林昶佐也將提出對案希望一同審議。高潞以用也表示討論歷史人物的功過也是轉型正義的一部分,轉型正義包其實是長期的社會正義工程,並非可以立竿見影,很多矛盾跟痛苦都會需要被攤開來。很高興現在這個社會對轉型正義是有共識的。 台北市政府顧問謝文貴表示自己是以建築師的身份來討論空間轉型正義的議題。謝文貴說,中正紀念堂是中國宮廷式建築,就建築層面的表達而言,有接續過去中國政治文化道統的意味,其實這是一種文化意識形態的強加;中正紀念堂堂體本身則是仿壇體的型態,是神格化的政權象徵。國家音樂廳跟國家歌劇院是仿效北京紫禁城的太平殿保和殿,在台灣地景再現中國,這些東西都是中國國民黨的遺緒。 他指出,建築是很難直接指涉的,不像雕像、銅像,例如總統府的功能也被我們保留了,雖然它是日治時期的統治象徵;但中正紀念堂卻不一樣,它是一個直接指涉個人、權威的建築,崇拜的廟堂是很難轉換性質的,名稱如果改了,內容應該也要跟著改。例如德國會保留舊建築並且拿來使用,但會把符號拿掉,意味著「對於過去的克服」。德國轉型正義工作有一整套標準-揭發真相、承認事實、表達歉意、彌補受害者、防範傷害的措施,是我們可以參考的方向。中正紀念堂的名稱、內容該如何被重塑是值得討論的,但是要去改變它的性格、重新設計讓它變好用,並且維持住這個地方的功能性。 例如希特勒位在柏林的總理廳於二戰時被炸毀,德國人沒有修復總理廳,但是將留下來的殘餘大理石與其他建材供其他建築使用。中正紀念堂的的建築結構很強、規格很高但是空間不好使用。蔣介石的銅像也可以融掉成一個歷史文字說明碑,不需去評它的功過,只要真實呈現所有的歷史事件即可,被愚弄的歷史也是需要被呈現的,即便不堪也要反省。中正紀念堂的廳可以保留,展示對照的歷史,讓人民自己去評論。 台灣人權促進會辦公室主任顏思妤則是從韓國光州的歷史經驗來討論台灣的轉型正義。韓國的語境裏面沒有轉型正義,類似的概念是「過去清算(導正歷史)」,意即針對歷史及事件,而非針對特定人物來檢討歷史。顏思妤以血腥鎮壓者全斗煥紀念空間的爭議為例,建議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正義應以事件為本,而非凸顯特定政治人物的事蹟,並且轉型正義相關事項的預算應該都要公開讓人民知道。 中研院歐美所助研究員蘇慧婕以法學角度討論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正義。她表示,這個建築物很明顯是著政治地景,也是個歷史地景。但有個概念需要釐清,轉型正義要做的並非改變歷史,而是從此刻的憲政體制重新評價、分析、展示過去的歷史。歷史的紀念地景,國家透過要不要拆紀念堂這件事情,代表著國家要對蔣中正做出什麼評價。而在民主憲政法治底下,顯然現在的中正紀念堂是不符合當前的法意識的。 李明璁則表示中正紀念堂內部空間的設計跟現在的法治設計不相容,現在的法治與中正紀念堂裡面的人治色彩是不相容的,主張建物應該要部分增建或拆除,改變建築的視覺核心軸線。例如巴黎羅浮宮前的玻璃金字塔,則成功轉移羅浮宮的原有的象徵。 李明璁也建議,中正紀念堂的部分增建或拆除應該要以國際競圖的方式徵件,一方面要向國際宣傳,一方面也希望台灣轉型正義可以受到國際的討論與矚目。 國家人權館籌備處黃龍興組長則說明不義遺址的調查以兩個區塊處理-加害者以及以及紀念受害者的場域,希望未來能找專家學者把不義遺址定義出來。就目前的調查方法來看,中正紀念堂不算是不義遺址,而是後世所建立的威權象徵。 最後,文化部藝術發展司張惠君副司長表示會把今天所有的發言都帶回去討論,希望能夠逐步凝聚社會共識。立委林昶佐則表示希望文化部還是要有所實現,明年二二八如果跟今年一樣只能用閉館的方式處裡的話,等於是毫無進度。對此,張惠君副司長則回覆:「不會到明年二二八都沒進展」。

大學學測考場協調會

今天我與多位台北市家長會會長代表、劉耀仁議員辦公室、教育部、北市教育局協調大學學測考場設置的問題。多年來,華江高中都是大學學測的考場,有完備的硬體設施,方便我們萬華在地以及板橋等周邊的學生能就近赴考。今年在缺乏與在地學生及家長溝通下,就突然取消這個考場,讓在地居民措手不及、深感無奈。協調會我們做成決議,要求主管機關未來關於考場設置的變更,必須在決策過程讓學生與家長代表參與,並檢討恢復華江高中考場的設置,保障我們在地與周邊學生的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