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釐清慶富案的真相,還給台灣人真相

為了釐清慶富案的真相,外交國防委員會成立了調閱小組。幾天來我在調閱小組查閱上千份的資料,發現公股銀行的授信會議與常董會議的關鍵資料都沒送來,完全無法釐清從不貸款給慶富變成貸款給慶富,這決定到底是怎麼做的。

2015年的時候,慶富總共匯款約13億給「AnTaiZUN」以及其所指定的「HARBOUR STAND LIMITED」,而「AnTai ZUN」的董事就是慶富董座之子陳偉志,老闆則是做娛樂事業投資,這登記在英屬維京群島、疑似紙上公司的「AnTai ZUN」根本與造船業務完全無關,更不是慶富十大進貨廠商,慶富竟然匯出鉅款給這家公司,而隔年一月銀行竟然還決定聯貸給慶富,請問銀行的徵信是在放水?將台灣人當成盼仔送慶富205億?

獵雷艦弊案發展至今,行政院雖提出了調查報告,但許多疑點未徹底查明,政府部門與公營行庫還在避重就輕。我們要求行政院長賴清德帶領包括副院長施俊吉等專案調查小組成員,到立法院專案報告。要徹地追究責任,還給台灣人真相

即時動態 Issue

2017,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正名

「2017,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正名。」 明年開始,日本將駐台機構正名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過去這個機構只有「交流協會」四個字,未提及日本,也未提及台灣。台灣在中國打壓下,許多國家駐台機構長年來都用模糊的方式設置。然而根據民調,大多數的人根本不知道這些機構名稱的意思,也造成許多實質交流工作的困擾。因此,不只是日本,還包括英國等許多國家開始讓這些機構更名實相符。而台灣也應該要進行對外單位的名稱正常化,例如,台灣對日的機構還叫「亞東關係協會」,這又是什麼碗糕? 不過,外交機構的名實相符固然重要,但名正言順之後,更應促進實質且健全的國際關係,才能進一步保障台灣人民在國際間的權益,並且對國際貢獻己力。 期待未來台日能繼續強化兩國的交流、增進雙方的福祉!

移民署打壓韓國工人 台灣形象倒退嚕

去年因台商在韓國涉嫌惡性倒閉,韓國Hydis工人來台灣爭取勞動權益,卻被移民署蠻橫的驅逐出境並且禁止入國。 今天我在委員會質詢新任內政部長葉俊榮部長、移民署署長及外交部次長,台灣對外的印象是個熱情、友善的國家,更有許多韓國觀光客喜歡來台旅遊。台灣永豐餘集團在韓國惡性關廠,卻登上了韓國各大媒體版面,有損台灣的形象。 而韓國工人來台灣爭取勞權、合法集會,卻遭受到移民署嚴重打壓、侵害他們的自由,不僅強制驅逐出境,並且禁止再進入台灣。根據台北地方法院的判決,韓國工人並沒有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我甚至當場唸了法院判決給移民署長聽,韓國工人們「或站立於抗議人群中,或為靜坐,並無攻擊或不理性之舉動」,法院更講明他們沒有因為陳情而使其他人、車受到妨礙,更沒有逾越社會大眾的容許範圍和妨害安寧。沒想到判決如此的清楚,移民署仍舊藐視司法,超越法院判決,無理打壓韓國工人進出台灣的自由。 移民署的「入出國及移民案件審查會」更是完全黑箱不透明,手法又粗糙。根據移民署提供給委員們的會議紀錄,竟然一個小時審查了35個案件、共計96人,紀錄更只有短短的兩頁不到,這種草率的態度令人瞠目結舌。我更質疑署長,依據「禁止外國人入國作業」的規定,清楚寫明涉嫌社會秩序維護法案件,如經判決無罪、不起訴或不罰,就不能禁止他們來到台灣。但審查會卻避開這條,使用危害我國利益、公共安全的模糊理由,來做成禁止入國處分。移民署根本是下定決心要打壓韓國工人,不准他們爭取勞權,才曲解、強加法條,拒他們於國門之外。 不僅如此,移民署內部還有禁止入國的黑名單。連從未被逮捕、移送過的工人嘗試來台灣,也被移民署逮捕強行遣返,真的很誇張!外國人光明正大的來到台灣,完全沒有違反過任何法律,竟然也會被拒於國門之外,移民署到底有多大的官威,可以恣意的決定誰可以進入台灣。這完全顯示了行政機關對於人權、民主自由素養的低落! 因此我強烈要求內政部長及移民署長: 1. 立即解除所有韓國Hydis工人禁止入國處分 2.全面檢討並改進「入出國及移民案件審查會」的運作制度,包含委員組成、完整會議紀錄及處分之依據必須公開透明。 3. 交與本會禁止入境的所有內部黑名單(包括國籍、理由、是否有時間限制等),說明審查委員會核定名單的標準和規則,執行方式及解除方式。 請大家持續關注:韓國Hydis工人 團結·鬥爭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qhN3N5faoCM

終戰紀念日,重新找回被消失的記憶

七十幾年前的二次世界大戰,是人類歷史上戰火遍佈最廣、傷亡最慘重的戰爭。戰後,世界許多國家將戰地轉為和平祈念公園,設置紀念碑,悼念親人與亡者,警惕戰爭的可怕。也將那段慘痛的歷史,以文學、音樂、電影等許多創作方式來紀錄著一代代子孫的追思與反省,至今仍未停歇。 然而,戰後盟軍派國民黨來台統治,長年掩蓋台灣人在二次大戰的歷史,台灣在二次大戰的世界史中儼然蒸發。 台灣日治時期,隨著二次大戰爆發,台灣青年也被徵召參戰,台籍日本兵總數約廿多萬人,其中有多達五萬人陣亡、失蹤,亦有173人被盟軍以戰犯罪被判刑。不只是出征作戰傷亡慘重,本島遭受到以美軍為首的盟軍多次的轟炸,也造成了上萬人傷亡、數萬人無家可歸。 今天台灣教授協會舉辦記者會,希望能呼籲政府應該設置國家級的紀念公園、慰靈碑。我全力支持,也在記者會上建議,若能設置這樣的紀念碑,可以考慮華山公園。現在的華山公園是日治時期的樺山車站,周邊當年在太平洋戰爭時期,是軍服、帽子、軍靴等軍需品的生產中心,並從樺山車站運補到全台各地、各港口。華山是台北的重要歷史場域,週末假日親子在華山公園遊憩之餘,也能遙想當年的親族、追思先人,是很適合寓教於樂的場所。 雖然台灣比其他國家晚了七十幾年,但我相信在民主化的現代台灣,該是時候重新找回我們被遺忘的記憶、反省戰爭,成為有歷史感的台灣人,以此為基礎,一起建構台灣美好、和平的未來吧。 (照片據悉為日治時期臺北樺山站的照片,位於今北平東路與林森南北路口,轉自日本時代臺灣文史再興會社Chang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