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僑委會應該加速轉型、釐清業務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排定僑委會的預算審查詢答。我從進入國會以來便主張僑委會應整併到外交部,而即便現階段政府仍要維持僑委會的設置,我也認為必須轉型並將業務定義精準,才能有效使用人民的納稅錢。跟其他政府部門重疊的業務,就應該轉由專責部門去執行,例如招收海外學生應交給教育部,針對海外僑台商的信保基金貸款工作應交給經濟部,而僑胞卡等觀光業務給觀光局。僑委會應專責向僑胞宣傳這些政策,以及協調僑胞組織。

以觀光業務為例,政府可促進不分國家、種族的外籍生在地觀光,極大化其效益。但卻因為僑委會的存在,觀光資源反而被切割,同樣是馬來西亞華裔學生,走僑生管道就有優惠,走教育部管道就沒有優惠,形同差別待遇。

另外,關於吸引華裔年輕人來台就學的規定更是充滿了黨國時期遺留下來的混亂與矛盾。《僑生回國及就學辦法》要求東南亞國家的華裔學生來台留學要填寫中國籍貫,證明他的祖先來自中國,又稱這些外國學生來台灣念書叫做「回國」。以馬來西亞學生為例,如果來台灣叫做「回國」,那他回馬來西亞難道叫「出國」?若他去先祖籍貫的中國又該是「回國」還是「出國」?難怪持續有馬來西亞學生對僑生政策表示抗議,或乾脆不走這個管道來台就學。

這些邏輯矛盾混亂的政策,造成了許多爭議、浪費資源、虛耗效能,因此這次我們提出僑生業務費用和僑胞觀光業務刪凍案,希望僑委會能研擬改正,朝著務實、資源整合的方向進行改革。

Youtube影片連結:https://youtu.be/3YaokE58XW0

即時動態 Issue

遭到侵佔之公立法人,應徹底清查

為了要追查二戰戰後,公家財產遭到私人團體侵佔的情況,我從黨產條例、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一路緊盯到今天三讀通過的財團法人法。 以在我們中正萬華霸佔國家三萬坪土地、影響數千居民的私立仁濟院為例。原本仁濟院在日治時代是屬於官方慈善組織,戰後由連震東(連戰的父親)代表政府接收,在1950年左右突然變成「私立仁濟院」,本來負責接收的官員連震東後來更變成了私立仁濟院的董事長。這些收歸私有的土地與財產目前市值超過三百億元。 在審查財團法人法的過程中,我們還發現在全國各地有更多這種狀況。我認為,這些法人與財產都應該被徹底清查追討。 今天三讀通過的財團法人法第二條,納入了我們的部分主張,但我要求主管機關應主動調查這些不當或不法侵佔之真相,很遺憾沒能得到支持。 最後,在與執政黨與行政單位溝通後,以附帶決議的方式來彌補。內容為:行政院應要求或轉知各級主管機關,儘速配合法務部與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調查以日本政府或人民所遺留財產捐助成立財團法人之過程,有無涉及遭不法或不當侵占之情事,並將調查報告、被侵占之財產清冊公開揭露於專屬網站。 未來我將持續追蹤行政機關的清查進度,追討國家財產,捍衛公平正義。

榮民就養金發去中國,誰拿去?

這兩天我們外交國防委員會審查退輔會的預算。針對政府發放給旅居中國的榮民的就養金,我提出疑問。經統計資料顯示,這些旅居中國的榮民,平均壽命遠高於台灣平均將近10歲,更高於中國當地民眾平均14歲。這些人半數以上的人都可以活90歲以上甚至有許多百歲人瑞,這個奇特的現象也連年受到立法院預算中心的質疑。是不是有可能老榮民在當地早已過世,卻被人繼續冒領台灣發放過去的就養金? 而且,退輔會每年派人去中國實地訪查,發現領取人已死亡的比率,皆大於指紋紙本驗證的模糊比率,顯示退輔會用指紋驗證模式的侷限性。今年上半年派人訪查的比率只占全體16.41%,現行的機制難以全面防堵有人冒領就養金的可能。 我們決定凍結其100萬預算,要求退輔會做進一步的說明,經過委員會同意才能解凍。

國家憲政要正常 大法官是關鍵

【國家憲政要正常 大法官是關鍵】 這幾天,立法院在進行司法院正副院長及大法官等被提名人的審查。今天上午,我針對憲法國家主權、領土問題、公投制憲、轉型正義等問題,提問大法官被提名人許志雄先生。許先生認為,根據國民主權的原理,我國的疆域只包括台澎金馬,並不包括中國與蒙古;至於憲法所規定固有之疆域,他認為這「沒有任何意義」、「不具備法律效力」。他也認為,無論是制憲或修憲,由於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若能由人民透過公民投票來決定,才最具備合理性。關於轉型正義部份,許先生明確指出不當黨產條例以及除垢法(Lustration Law)都沒有違憲疑慮,任何獨裁國家民主化的過程中,轉型正義是必經之道。沒進行轉型正義,將會侵蝕政黨政治的根基,讓台灣民主倒退。 許先生的回應,符合我對於大法官的期待,期盼未來大法官能夠勇於面對敏感的憲政層次的問題。畢竟,大法官身負釋憲的重責,不只應具備法學素養,更應洞悉國際社會的進步價值,以實質法治國的思維來保障台灣人民的權利、維護憲政國家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