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高階將領退休所得不應無限飆高

根據最新消息,軍人退休後的所得替代率,如果做滿40年最高可以到100%。我一直在委員會中主張,高階將領退休所得不應無限飆高。做到40年的將官,薪水至少10萬以上,未來這些將官退休後還能領10萬以上的退休金,這實在比一般民眾生活優渥太多。

另外,有些人認為軍人年改後的「樓地板」應該要高於公教的32160設定。我認為,退休後的基本生活保障應該是跨行業的,修法後的公教樓地板標準已設定在32160,軍人應該維持一致,無需過高。同時,我也要重申,有少數本來就在32160以下的退休軍人,他們每個月的退休金可能只有1萬甚至更低,其中有些人的生活是真正的弱勢,國防部應該要思考如何保障這些人。

即時動態 Issue

政府應與民間合作,推動實質的音樂文化政策

【政府應與民間合作,推動實質的音樂文化政策】 立法委員林昶佐、立法委員高潞以用,今日召開「音樂產業的現在與未來」公聽會,邀請音樂產業從業人員、學者專家與文化部和經濟部,探討台灣流行音樂產業的現況,期望台灣音樂與世界各國的競爭中,如何創造產值,與培植獨自在地特色。 文化部次長丁曉菁、影視及流行音樂發展司副司長王志錚、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局長徐宜君和經濟部工業局林青嶔科長,及許多知名音樂人包含原住民歌手巴奈、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得主黃子軒、台灣嘻哈饒舌歌手大支、1976樂團主唱陳瑞凱、音協理事長朱劍輝、風和日麗唱片行卓煜琦、IMC Live Taipei 營運總監曾長青、前影視局流行音樂專案辦公室計畫主持人袁永興、舒米恩經紀人阿寶、添翼創越工作室公關經理洪詩婷、相知國際品牌與行銷部行銷總監 江季剛,與流行音樂研究學者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等,皆出席參與。 行政院林全院長已在幾個月前提出推動「部部都是文化部」的決心。林昶佐委員表示,身為音樂人和立法委員的雙重身分,不只希望各部會能和文化部一起努力,也會在日後持續監督。高潞以用委員則表示,近幾年音樂產業因為網路的發展更顯得多變,2011年數位音樂產值佔總產值約15.64%,文化部的策略,相關獎助、補助或平台建置等等對於跨國公司,或台灣獨立音樂,都應該有不同的思考。 「年輕人與在地文化音樂缺乏資源」 IMC Live Taipei 營運總監曾長青指出,台灣音樂產業上游極度缺乏人才,華語流行音樂漸漸以中國為主,需要警惕。音協理事長朱劍輝則認為,台灣音樂人需要透過LIVEHOUSE舞台培育樂團和獨立創作者,LIVEHOUSE的合法化是迫切的問題。巴奈、黃子軒則以自身經驗,描述原民音樂與客語音樂目前遇到的困境,指出政府看待台灣在地文化,都應該提升高度,讓「台灣獨特文化能具備更多往外拓展的實力」,而不是只丟給原民會、客委會。 「亞洲獨立音樂新契機」 面臨主流音樂的競爭,台灣獨立音樂的特殊性反而是新契機。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表示,由於韓國獨尊K-POP,當地獨立音樂創作人反而較為羨慕台灣獨立音樂的蓬勃發展,台灣應該抓緊這個優勢向外發展。舒米恩經紀人阿寶亦認為,政府應該可以在獨立音樂上提供幫助。陳瑞凱則建議,金音獎應該發展成亞洲獨立音樂大獎;除此之外,他也特別指出應該檢討娛樂稅的問題。 「音樂產業的趨勢與政府角色」 音樂的趨勢在哪裡,前影視局流行音樂專案辦公室計畫主持人袁永興認為,音樂與科技的跨界創作十分具有潛力,「透過流行音樂去打頭陣,成果會超過音樂本身。」李明璁則指出,北歐是值得參考的對象,其在世界流行音樂產業鏈底下扮演如編曲等等的高級代工角色,使得經濟產值僅次於美國;而政府的角色則不宜直接投資,應間接投資,從國內研究、媒體、教育投注資源,並培力具有生命力的台灣特色音樂。曾長青則提醒,音樂產業是跨部會的事情,經濟部、觀光局都應該關注。智慧財產權方面,期望政府能主動建立更透明的機制支付給創作者本人,而非由少數特定民間團體把持。 文化部表示,音樂影視在科技發展及資本的落差、智財權、年輕世代的舞台在哪裡、以及相較中國投注資源在音樂產業和明星上的能量,確實是危機。政府未來將採用如韓國文化振興院的概念,有幾個推動重點,包含獎補助跟投融資雙軌發展、加強中小學與大專院校的音樂美學教育、設置條例草案、修正公視法等等,法規相關的整備都需要與立法院合作。此外,會加強各部會的整合,LIVEHOUSE方面,持支持立場,明年也會做整體性的盤點。 林昶佐特別提醒,政府的立場應該在創造機會的環境,而不是靠政府直接提供表演機會。而在推動政策的過程中,若民間的參與不夠,反而會事倍功半。未來時代力量也會持續監督追蹤,期望文化部能成功串連各部會,讓台灣音樂文化產業能夠有更蓬勃和多元的發展。 註:圖中為林昶佐國會助理、「負極高壓電」樂團鼓手 郭柏瑜 郭柏瑜 為人民出任務

軍改應照顧中下階層弟兄,限制高階將官

軍人年金改革法案開始進入逐條審查的程序。時代力量的基本主張是「照顧中下階層弟兄,限制高階將官」,並針對退將未經國防部核准或退休未滿15年,赴中參加具政治機關或團體所舉辦之慶典或活動,應剝奪退休俸,以維護國家安全與人民利益。 行政院版本的退將最高所得替代率是90%,我們把該數字再向中高階軍官拉近一點為80%。以我們的版本來說,上將最高仍有15.7萬,是上校的2倍、中校2.5倍。另外,過去最被社會詬病的18%優存利息,若是領月退俸的軍人,考量已經提高俸率標準,減緩刪除優存的衝擊,所以加速在3年半內歸零,至於一次退的優存利息和最低保障金額,我們的版本則維持與行政院版一樣。 年金改革是十幾年來不分黨派執政都曾誓言要大力推動的政策,卻總是半途而廢或範圍限縮而延宕至今。期盼這次能順利完成改革,健全國家的財政

台灣的定位與論述,是入聯還是返聯?

【台灣的定位與論述,是入聯還是返聯?】 今天是新會期開議的總質詢。昨天我剛從美國參與入聯宣達活動返台,除了拜訪美國國會議員以及接受外媒訪問,爭取國際社會支持台灣以外,對於在紐約的入聯遊行活動更是印象深刻。近年來這個遊行由當地留學生與台裔年輕人舉辦,看到他們對台灣的認同這麼自然而且強烈,難怪台灣年輕人被稱為「天然獨」,相信他們未來都會在各種領域為台灣發揮影響力。 過去幾年來,我們目睹,台灣人民尤其是年輕人,透過社會運動或在各種場合發聲,抗議台灣被矮化,唾棄在國際上親中、外交休兵、不敢為台灣發聲的前政府。而新政府多次表態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聯合國的立場。然而,我認為台灣必須有合理的國家定位與論述,面對困境,才能夠正大光明、理直氣壯,國際上的朋友也會理解、願意當我們的朋友。如果連定位與論述都不合理,國際社會難以理解台灣,遑論要支持了。因此,我詢問林全院長一個核心問題,台灣希望參與聯合國「究竟是返聯還是入聯?」 聯合國1971年通過「2758決議文」,決定驅逐「蔣介石政權代表」。這個政權是被國外學者跟希特勒併列為20世紀殺最多人的獨裁者,並且荒唐宣稱他們統治中國、蒙古、西藏、以及俄羅斯、阿富汗、印度、緬甸、不丹、巴基斯坦、菲律賓、越南、印尼、馬來西亞等國的部分領土,代表這些國家地區的人民。 聯合國把這個荒唐的獨裁政權驅逐出去,決議文並非提到驅逐台灣。因此我詢問林全院長,我們現在要參與聯合國,若是說要「返聯」,難道是要代表這個荒唐獨裁的蔣政權返回聯合國嗎?因此,我強調,台灣必須以兩千三百萬人民的民主台灣身份要「入聯」,而不是「返聯」。 外交部李大維部長表示,台灣大多數的人應該都認同我的看法,但要謹慎審視國際以及兩岸的氛圍。林全院長雖未直接回答我的問題,但也強調我們是以一個民主國家的身份。 既然我們都認同要以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的主體性來參與國際社會,我提醒政府就不該在國際上產生矛盾的論述。例如日前南海爭議時,還有政府部門主張U形線,把整個南海當成我們的內海,繼承了蔣介石政權荒唐主張的陷阱。 我了解台灣參與國際組織,就跟許多理想一樣不是一蹴可及,要長期努力。但我們的國家定位與國際論述必須合理,即便國際處境困難,至少能喚起世界的同情與友情。如果論述荒謬、甚至主張代表其他十幾個國家,那我們連道理都站不住腳。我要求政府在外交、國際組織參與上,要以民主台灣的主體性為出發,這也是人民的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