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勞動部連資料都講不清楚,就要修法?

行政院提出修改一例一休勞基法修法,理由是一例一休讓勞工無法加班,讓勞工收入減少;一例一休讓經濟衰退。然而,數據告訴我們事實不是這樣。

去年1月到8月,一例一休通過前,每位勞工平均的加班費是1580元,平均加班8.2小時,經常性薪資39,146元,平均工時169.9小時。今年1月到8月,一例一休通過後,每位勞工平均的加班費是1697元,平均加班8小時,經常性薪資39,793元,平均工時168.5小時。這些數據顯示,一例一休通過後,每月加班工時下降,稍微減少了勞工工時,雖不滿意但也算有朝落實週休二日的方向前進。同時,勞工的加班費反而增加,經常性薪資也增加,所以加班費增加,並不是透過減少經常性薪資來達成。

另外,一例一休也未造成經濟成長下滑。前年台灣經濟成長率是0.72%,去年經濟成長率是1.48%,而台經院7月底的景氣預測,2017年經濟成長率更預測為 2.08%。而根據今年10月底的調查統計,以可能受一例一休影響較大的餐飲業來說,主要經營困境前三名是「人員流動率高(63%)」、「同業間競爭激烈(60%)」、「食材成本波動大(58%)」,儘管一例一休提高人事成本,但顯然並非影響經營的最主要因素。

這次修改勞基法的目的,政府說是針對一例一休造成的問題,然而連到底有沒有問題都講不清楚,怎麼可以輕易啟動修法、影響勞動權益!?

即時動態 Issue

為人民嚴格把關審議前瞻

政府應提升國家未來發展的驅力,這我相信人民都很關注,也因此,國會必須要理性監督、嚴格審議,讓前瞻條例能真正勾勒出台灣未來長期發展的藍圖。 今天的黨團協商,時代力量逐條嚴審條例,以期能完備條例的架構。包括財務紀律方面,讓政府執行時嚴控預算、不得增加揮霍,並加入究責機制。我也特別強調,國家發展的想像,不該永遠侷限在硬體建設,應該要包括人才培育,才能解決人才缺口的困境。畢竟,一個進步的國家,一切都應以人為核心。 除了前瞻條例的框架部分應理性嚴審,接著進入前瞻條例計畫預算,時代力量也會繼續為人民把關!

希望是你們改變了僑委會,讓僑委會新生

「希望是你們改變了僑委會,讓僑委會新生, 而不是讓舊有的僑委會黨國基因改變了你們。」 過去幾個月以來,我提出整併僑委會的意見,並要求僑委會應針對服務對象、專業分工、效能不彰、人事配置等問題,進行通盤檢討,推動改革、提升效能。然而,除了制度面外,我們卻也發現,僑委會過去許多工作內容仍未脫離黨國時代的威權遺緒。 今年5月21日在僑委會新聞稿中,官員的發言曾節錄前總統蔣中正說『台灣是自由民主的燈塔』自我勉勵,讓我差點要檢查僑委會的新聞稿中,「前總統」「蔣中正」中間有沒有空一格了。蔣介石獨裁統治有成千上萬台灣人被殺被關,當時的台灣,是自由民主的燈塔嗎?僑委會這個政府部門的黨國淵源深遠,威權時期曾揭櫫以「黨務為核心,開展僑運」為宗旨。直到近年都還能在僑委會的節目或政令宣導中看到黨國不分的內容,例如2011年的僑委會節目這樣說:「透過影片、我們懷著一顆感恩的心、回憶我們心中的先總統蔣中正...」 對台灣人民來說,過去獨裁的歷史,充滿傷痛與慘烈的記憶。許多海外台僑受白色恐怖黨國迫害、流亡他鄉成為黑名單,被迫與家人隔離數十年,打開電視或接收到僑委會的文宣,卻仍習於以「黨務為核心,開展僑運」的意識形態,美化獨裁者與威權時期,這情何以堪?也難怪僑委會讓許多海外台灣僑胞很難產生認同。 僑委會應該要擁有台灣人民的視野、懷抱自由與人權的價值,更公允的來製播相關的媒體、推展政策。我對新的僑委會、委員長、副委員長,有很高的期待,希望是你們改變了僑委會,讓僑委會新生,而不是讓舊有的僑委會黨國歷史基因改變了你們。 arget="_blank">https://youtu.be/C2MCA0VCEno

【中正獨裁佗位去3】紐倫堡史料中心

【中正獨裁佗位去 3】 納粹黨代表集會場-紐倫堡史料中心 (Reichsparteigelande - Nazi Party Rally Grounds) 紐倫堡,這個因紐倫堡大審而廣為人所知的城市,在第三帝國統治期間也是納粹黨的重要據點以及用來宣傳領袖崇拜的主要城市,也是在這裡,希特勒建造了舉行納粹全國黨代表大會的集會場,由希特勒的御用建築師阿爾伯特·施佩爾(Albert Speer)與希特勒本人親自設計,整個園區占地超過十一平方公里與數棟建築物,包含造型神似古羅馬競技場,可同時容納五萬人的黨代表大會堂在內。 1933-1938年間,納粹總共在園區舉行了六次的全國黨代表大會,集會期間,超過十五萬名的納粹衝鋒隊(SA)與納粹黨衛軍(SS)聚集在此宣示對元首的忠誠,可說是納粹的權力象徵,集會場從1933年開始動工,但直到二次大戰結束都始終未完成最終建造,希特勒對園區的遠大規劃,不論是從選擇紐倫堡(從是神聖羅馬帝國的非正式首都),到採用仿古羅馬設計風格,恢弘的建築物本身,都再再可以看出希特勒欲繼承過去歷史,開創永垂不朽帝國的夢想。 戰爭結束55年後,2001年這裡做為史料中心重新開放,裡面完整記錄了納粹的崛起與毀滅,透過文獻和照片,人們可以清楚看到希特勒是如何煽動群眾、奪權、殺害猶太人,以及戰後的紐倫堡大審和德國艱困的轉型正義工程。 如同所有過去威權遺址是否要保留的難題,納粹集會場當初也面臨許多爭議,1994年時,紐倫堡市政府決定於納粹黨大會遺址建立史料中心,在當時市民的決議裡,對於成立的目的表示「這個對抗前納粹黨集會地的行為,是一個開放的進程、是一場沒有預期結束的公共對話,它不是一個為所有現有的城市或建築提供的『解決方案』,而是將整個納粹黨集會地理解成一個『學習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