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謝大使長廷質詢 - 期盼台日關係能有突破性的進展

今天駐日大使謝長廷來到立法院外交委員會備詢。首先我強調台灣的外交處境艱難,常常必須透過官方與民間等各種管道來推進突破限制的機會。因此,日前有媒體報導,謝大使與安倍的母親、妻子有私交,應該可以思考如何結合官方與民間的各種友善往來,推動蔡英文總統與安倍總理有突破的互動與對話,象徵台灣國際關係的進展,正如同台美的川蔡通話。

而關於2020東京奧運,不少對台灣相當友善的日本民間團體正在推動「台灣是台灣」的運動,希望能藉由奧運機會,讓支持台灣的聲音被國際聽到。我提醒謝大使,雖然這是民間自發性活動,但台灣駐日單位應該與日本政府保持聯繫與默契,在賽事會場確保這些友台團體能得到官方善意的對待,避免發生警民衝突,以免讓日本民眾對台灣友善的美意被扭曲模糊了。

最後關於駐外產權,因為歷史因素,台灣政府許多境外財產產權都有登記不實、或登記在個人名下的狀況,去年我曾請外交部給我一份駐外產權清單,許多已經回歸國家名下,但是有些機構仍有爭議,還在訴訟中,或是遭遇對方不願意簽下租約的情況。其中便包含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的產權登記在已故前駐日代表馬紀壯名下的問題,館產權利書上原有的亞東關係協會「東京辦事處」已不存在,在法律上可能產生爭議。謝大使回應,現在駐日代表處的產權還是在馬紀壯名下,轉移需要八千萬,有些人覺得浪費錢,有些則覺得該做還是要做,這要看大家的選擇。

而我則提醒大使,政府的財產,就是台灣人民的財產,竟然長年來都登記在已經往生的個人名下,這法律的爭議造成人民財產不保的危機,非常不正常,不能一直擱置下去,希望在大使任內能夠勇於面對,解決這個歷史問題。

即時動態 Issue

體育署只為護航特定勢力?!

去年國會三讀通過國體法修法、啟動體育改革,各單項體育協會被迫開放改選。然而,改選過程發生了人頭會員、大量代繳、選票作弊等各種匪夷所思的弊端,體育署竟多以「無法介入」來擺爛,逃避外界的質疑。 然而,體育署不是沒能力介入。今天我質詢體育署林德福署長,為什麼健美協會改選結果是原本協會勢力敗選,體育署竟神速介入要求重選?若改選過程有問題,當天體育署代表在場監督為什麼沒表示意見?而選後署長竟可以逕行決定發函要求他們重選。而且還不用重啟完整的選舉,而是以對原本協會勢力有利的從「選舉常務理事」階段來重選,最後終於由原本協會勢力所內定的人選來當選理事長! 既然體育署有這麼大的權力可以介入協會改選,那麼其他協會發生弊端時,為什麼就無法介入?署長回應「這是因為健美協會改選過程明顯違反章程。」這理由若成立,那麼排協發生29人代繳2980人會費、而且都逾期繳費,這弊端難道不明顯?其他有協會在選單上作弊、重複假會員資料等問題難道不明顯,這些署長就都不能介入? 署長選擇要不要介入,或如何介入,根本沒有客觀標準,看起來唯一的標準就是怎樣可以幫特定勢力護航,就怎樣去做! 我要求體育署兩週內交出所有接獲檢舉的單項協會改選資料,包括會議記錄、側錄影片、決策過程等相關資料。同時,經過這幾個月的協會改選亂象,我呼籲執政黨與教育部應嚴肅考量林德福署長是否適任。昨天體育署十幾億的預算已被解凍,整個體育署預算有四十幾億,不能再由一位沒有改革意志、看不出願景的署長來推動政策與把關。 youtube連結:https://youtu.be/y4u7xkE1Lb0

「我國與中國間的政治協商應交付公投」未能入公投法

公投法三讀,「我國與中國間的政治協商應交付公投」未能入法。 超高門檻限制台灣人民行使直接民權的公投法,長年來被人民批評為「鳥籠」公投,今天終於完成修正,大幅降低門檻。但時代力量版本所提的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間的政治協商應交付公投,卻未能通過。 有國民黨委員表示,這會讓兩岸關係雪上加霜。但即便是2011年馬英九提議簽訂兩岸和平協議時,他也說應先交由人民公投。這應該是不分政黨都曾對人民許下的承諾!有執政黨委員則說,這應放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但回顧第一會期時代力量提出監督條例時,當時執政黨委員說這應該放在公投法,現在卻又說要放在監督條例,請問這是否刻意在閃躲什麼呢?

孩子的成長,我們一起參與、一起承擔!

立法院在去年已經三讀通過「性別平等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受僱者100人以上的企業應提供適當的托兒措施等,讓許多爸爸媽媽可以就近照顧小孩。很高興在立法院有好幾百個工作同仁的工作場域,也有了自己的托育中心。 即便在強調性別平等的現代社會,還是有人認為照顧小孩是女性的責任,也因此有些女性在生育之後,失去工作、甚至失去了自己的人生。這是不對的,照顧小孩是雙親共同的責任。我也認為,女性已經負擔了懷胎十個月的辛苦,孩子剛生下來這個難以適應、甚至有點混亂的階段,男性理當要承擔比較多的責任。 所以,因為地利之便,立法院托育中心是我就近照顧小孩的首選。我身為新手爸爸,希望有緣分跟大家在這裡一起學習、努力,也繼續在立法院推進與托育政策與性別平權。 (照片為2008攝於達蘭薩拉西藏兒童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