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謝大使長廷質詢 - 期盼台日關係能有突破性的進展

今天駐日大使謝長廷來到立法院外交委員會備詢。首先我強調台灣的外交處境艱難,常常必須透過官方與民間等各種管道來推進突破限制的機會。因此,日前有媒體報導,謝大使與安倍的母親、妻子有私交,應該可以思考如何結合官方與民間的各種友善往來,推動蔡英文總統與安倍總理有突破的互動與對話,象徵台灣國際關係的進展,正如同台美的川蔡通話。

而關於2020東京奧運,不少對台灣相當友善的日本民間團體正在推動「台灣是台灣」的運動,希望能藉由奧運機會,讓支持台灣的聲音被國際聽到。我提醒謝大使,雖然這是民間自發性活動,但台灣駐日單位應該與日本政府保持聯繫與默契,在賽事會場確保這些友台團體能得到官方善意的對待,避免發生警民衝突,以免讓日本民眾對台灣友善的美意被扭曲模糊了。

最後關於駐外產權,因為歷史因素,台灣政府許多境外財產產權都有登記不實、或登記在個人名下的狀況,去年我曾請外交部給我一份駐外產權清單,許多已經回歸國家名下,但是有些機構仍有爭議,還在訴訟中,或是遭遇對方不願意簽下租約的情況。其中便包含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的產權登記在已故前駐日代表馬紀壯名下的問題,館產權利書上原有的亞東關係協會「東京辦事處」已不存在,在法律上可能產生爭議。謝大使回應,現在駐日代表處的產權還是在馬紀壯名下,轉移需要八千萬,有些人覺得浪費錢,有些則覺得該做還是要做,這要看大家的選擇。

而我則提醒大使,政府的財產,就是台灣人民的財產,竟然長年來都登記在已經往生的個人名下,這法律的爭議造成人民財產不保的危機,非常不正常,不能一直擱置下去,希望在大使任內能夠勇於面對,解決這個歷史問題。

即時動態 Issue

護照貼紙議題,我的看法

關於護照貼紙的議題,我將質詢以及幾次受訪的內容,整理如下: 要不要在護照貼貼紙,這是個人的事情,實在不是什麼大事。長期以來,旅客可能在護照上貼行李條碼、貼旅行團貼紙來標注、貼姓名標籤以避免跟其他旅客搞混、或貼喜歡的圖文,例如kitty貓。護照封面貼貼紙,旅行國際大多都不會遭受什麼問題,偶爾會遇到被詢問、或要求你把貼紙撕掉,我自己也曾遇過。這是各國第一線公務人員的裁量權。這類裁量權,大多是取決於公務人員經由現場的各種觀察與判斷,為防止持假護照入境、或從事非旅行目的、不法事務,而對旅客做出可能要求。 然而,去年有人在護照封面貼了「台灣國」貼紙以後,外交部之後便在2015年在《護照條例施行細則》增訂了「不得擅自在護照封面及內頁為影響護照原狀之行為」,並且用22條搭配母法第25條,開始在台灣機場約談、刁難護照貼有「台灣國」貼紙的人民。外交部的這些舉動,讓外界開始質疑有箝制言論自由之嫌。 言論自由,這就不是小事了。 不過,外交部一再澄清,禁止護照貼貼紙,是因為在護照封面上貼了貼紙會影響護照真偽,並非針對「台灣國」貼紙。(例如這則新聞:http://goo.gl/1hScGq ) 既然外交部主張,不是針對特定的貼紙,而是因為在護照封面貼了貼紙會影響護照真偽,那麼我在質詢時,提出有加拿大人、美國人在護照封面貼貼紙、入境台灣也沒有問題,是否是法律漏洞,是否要修《入出境及移民法》規範這些外國人的入境?讓未來封面貼有貼紙的外國人,應該要約談、盤查、甚至遣返?然而外交部也回應說無需修法規範,這更顯得外交部訂定的施行細則、在入出境檢查台灣人護照封面不得貼貼紙,是立場矛盾。 我不是要鼓勵任何人護照該或不該貼貼紙。我自己幾年前在入境某國時,也曾被要求撕去護照上的旅行團貼紙,然而大多數時間,沒有任何國家會管我護照上的貼紙、暢行國際無阻。顯見,這多是由各國第一線公務人員去裁量的。 當然,各國的外交部都可能提醒國人護照上若貼了貼紙,有可能會發生旅行不便,台灣的外交部尤其要提醒,在中國控制的港澳地區,貼上特定貼紙有可能會遭受到強大的刁難,就如同在中國不能穿著有特定字樣的T恤一樣。但這樣善意的提醒,若是成為硬性規定、要求國人的護照不能貼貼紙,甚至因為特定貼紙就在台灣機場遭受刁難,不就等於讓台灣的言論自由向中國看齊嗎? 事實上,人民不只是護照貼貼紙有可能會發生旅行不便,還有很多狀況可能會發生不便,例如攜帶不明的大件行李、穿著造型特殊...等。閃靈常在國際間旅行,團員曾因為隨身攜帶大件的樂器,而在德國機場被盤查超久,差點連樂器都被查扣,連飛機都上不了。難道我們的外交部也要比照禁止護照貼紙的邏輯來修法,禁止人民出國帶大件行李?或是國人在台灣出境時,若帶大件行李就要約談他嗎? 當然不用。 這些都只是簡單的邏輯問題而已。立法院外交國訪委員會也在四月初審議,進行《護照條例施行細則》的審議,經過多位委員逐條審議,終於修正完成,讓相關規定回歸母法規範的範疇,今天在院會審查,期待能通過。不料,沒來委員會開會參與審議的國民黨團、親民黨團,臨時提出異議交付黨團協商,讓這個修正案增添變數。 外交部無視自己的各種矛盾,刻意要在施行細則上動手腳,要求第一線的公務員去刁難人民,國親黨團還要為這種行為護航,如果不是為了配合少數國家對於某些言論的取締,實在想不到其他的原因。 無論如何,我們會繼續努力,也期待各黨委員,未來針對各項法案若有不同意見,應該來委員會開會,勇於表達、辯論。不參與委員會,卻透過黨團協商來杯葛拖延,實在不是國會正常運作模式。 最後附上一位美國朋友來信照片如下。他在美國護照上貼了貼紙,進出美國並沒發生過問題。

國防採購案應考量國安因素

今天外交及國防委員會針對國軍獵雷艦案做專案報告。去年外交及國防委員會曾針對慶富公司爆發的各種問題,凍結海軍預算3.8億,要求國防部加強監督與檢討。然而一年來海軍僅「去函」關切慶富公司,未能具體止血改善,至今爭議未歇。 我在委員會上強調,海軍事前竟不清楚慶富公司在中國的投資協議,這在當初的評選過程中,大有疏漏,造成技術外流、洩密等高度國安風險。國防工業自主是目前政府主要推動的政策,包括國艦國造、國機國造、國車國造等計畫如果招標都未把投標廠商跟中國的來往納入評估,將造成嚴重國安危機。我要求國防部調查目前重點合作廠商其與中國來往的詳細資料。 國防部今天提出的四個後續方案中,竟仍將與慶富持續合作納入選項,這點實在令人無法信服。明年度國防部仍編列35億支付獵雷艦的撥款,我也公開表示,這筆預算我們將提案予以凍結。 (圖為義大利船廠建造中的獵雷艦)

希望是你們改變了僑委會,讓僑委會新生

「希望是你們改變了僑委會,讓僑委會新生, 而不是讓舊有的僑委會黨國基因改變了你們。」 過去幾個月以來,我提出整併僑委會的意見,並要求僑委會應針對服務對象、專業分工、效能不彰、人事配置等問題,進行通盤檢討,推動改革、提升效能。然而,除了制度面外,我們卻也發現,僑委會過去許多工作內容仍未脫離黨國時代的威權遺緒。 今年5月21日在僑委會新聞稿中,官員的發言曾節錄前總統蔣中正說『台灣是自由民主的燈塔』自我勉勵,讓我差點要檢查僑委會的新聞稿中,「前總統」「蔣中正」中間有沒有空一格了。蔣介石獨裁統治有成千上萬台灣人被殺被關,當時的台灣,是自由民主的燈塔嗎?僑委會這個政府部門的黨國淵源深遠,威權時期曾揭櫫以「黨務為核心,開展僑運」為宗旨。直到近年都還能在僑委會的節目或政令宣導中看到黨國不分的內容,例如2011年的僑委會節目這樣說:「透過影片、我們懷著一顆感恩的心、回憶我們心中的先總統蔣中正...」 對台灣人民來說,過去獨裁的歷史,充滿傷痛與慘烈的記憶。許多海外台僑受白色恐怖黨國迫害、流亡他鄉成為黑名單,被迫與家人隔離數十年,打開電視或接收到僑委會的文宣,卻仍習於以「黨務為核心,開展僑運」的意識形態,美化獨裁者與威權時期,這情何以堪?也難怪僑委會讓許多海外台灣僑胞很難產生認同。 僑委會應該要擁有台灣人民的視野、懷抱自由與人權的價值,更公允的來製播相關的媒體、推展政策。我對新的僑委會、委員長、副委員長,有很高的期待,希望是你們改變了僑委會,讓僑委會新生,而不是讓舊有的僑委會黨國歷史基因改變了你們。 arget="_blank">https://youtu.be/C2MCA0VCE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