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有效稅率圖解說明

稅改是對社會大眾民生經濟至關重要的改革,因此幾個月來我透過院會總質詢、委員會質詢,不斷強調,應該要以促進一般民眾福祉為稅改的核心理念。透過公平的稅改能創造更多的稅收,政府才有足夠的財源來提供更好公共服務給一般大眾,像是公共托育政策、社會住宅、調降私立大學學費等。讓社會的財富得到公平正義的分配,這才是我們的終極目標。因此,除了財政部的稅改版本應該再多所商議,國民黨的版本將增加兩百億的稅損,也是很不負責任的事。

現在針對進入委員會審查的稅改方案,我先在這裡跟大家說明什麼是「有效稅率」,就是指「實際上繳的稅」除以「所得總額」,意思就是我「納稅人實際的稅率」,至於一般大家知道綜所稅稅率5%到45%,那是名目稅率,就是名義上的稅率。

我們用有效稅率才比較稅改前後的稅率變化,會比起用名目稅率來得精確。

如果股利所得在242萬以上,如果併入綜所稅,他將會適用30%的稅率,所以大概上來說,會使用分離課稅26%的股東,股利所得應該都在242萬以上。

首先,股利所得242萬到1000萬目前的有效稅率是13%,加上營所稅的總負擔是27.29%。稅改之後,有效稅率大概上升10%,總負擔大概也上升13%。

第二,股利所得1000萬目前的有效稅率是31%,總負擔稅率是42.73%,稅改之後,有效稅率反而下降5%,總負擔大概也大概下降2%。

因此,如果依照行政院版通過,1000萬以上比較有錢的,他們的稅率是下降,但242萬到1000萬的稅率反而是上升,這樣稅改合理嗎?

時代力量認為,股利所得應該分離並分級課稅,股利所得1000萬以上,分離課稅31%,從總負擔來看比現行的略高一點,低於1000萬的就分離課稅27%,這樣才不會錢多的降稅,錢少的增稅的怪現象。

即時動態 Issue

大學學測考場協調會

今天我與多位台北市家長會會長代表、劉耀仁議員辦公室、教育部、北市教育局協調大學學測考場設置的問題。多年來,華江高中都是大學學測的考場,有完備的硬體設施,方便我們萬華在地以及板橋等周邊的學生能就近赴考。今年在缺乏與在地學生及家長溝通下,就突然取消這個考場,讓在地居民措手不及、深感無奈。協調會我們做成決議,要求主管機關未來關於考場設置的變更,必須在決策過程讓學生與家長代表參與,並檢討恢復華江高中考場的設置,保障我們在地與周邊學生的權益。

祝福國防部馮世寬部長

國防部長馮世寬即將去職,轉任國防部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董事長。在外交國防委員會兩年來的相處中,部長直率、自信的作風令人印象深刻,更是性情中人。馮部長一甩國軍傳統保守的形象,與我討論軍中文化、人權教育及形象改革時,都能感受到部長的誠意與魄力。 雖然相關的改革措施仍有許多不足之處,但馮部長確實是有下功夫的,也祝福部長轉任新職順利。未來我也將繼續監督新任的部長,開放的態度與改革的方向都必須延續,還要強化! ☞ 這張昶辦團隊與部長的合照,不知道為什麼沒有我....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昨日海牙仲裁法庭宣布南海案仲裁結果,其中對太平島屬於礁石的認定大大衝擊台灣社會,我感到相當遺憾,今天立法院的內政和外交國防委員會也分別針對南海仲裁召開議程,我均提出質詢。政府派出康定級巡防艦前往南海宣示主權,但我認為,為了捍衛我國在南海的權益,政府除了宣示性作為以外,需要有更多實際的動作,例如公告領海基線和提出新的南海主權論述。 事實上,雖然台灣實質控制太平島,也主張擁有其12海浬與200海浬的領海和EEZ(專屬經濟海域),但政府自從1999年宣布南沙群島領海基線另行公告後,直到今天整整17年都沒有再有任何動作!在國際法上,領海和EEZ都是由領海基線向外推展得到的範圍,也就是說在法律上政府根本就沒有實際去主張台灣在太平島的應有權益!反而是目前被中國實質掌控的民主礁(黃岩島)我們有公告其領海基線,這是什麼荒謬的標準? 對照其他國家的做法,例如日本在處理領海爭議時,便是第一步先在國內法上公告領海基線,再派出執法單位捍衛EEZ權益,展現實質控制,最後再透過國際組織將領海主張國際認證化,政府現在連第一步的公告領海基線都沒做到,只憑空話和宣示性作為,卻在法律上固步自封,這樣要如何捍衛權益!? 再者,便是我認為政府一定要在南海議題上,提出符合國際法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實質有效的主權主張,過去政府所主張的南海11段線,或稱U型線,基本上是沿襲國民政府在中國時期,1947年所提出的領海主張,如同中華民國主張外蒙古是領土一樣,這樣的領海主張如今已大幅悖離現實,不僅不合時宜,還讓中國近年來時常有機會在南海議題上透過一個中國原則吃台灣豆腐,例如透過一個中國原則間接主張中國擁有太平島主權,也讓國際社會誤認為台灣與中國在南海上站在同一陣線、甚至讓台灣自認屬於中國的一部份。新政府應該要揚棄這些在一中框架下的過時主張,用更符合現實的論述取而代之。 當今的國際法上,對於主權宣示,重點在於是否在該地擁有長期且有效的統治,也就是事實上的實踐,而不是像中國9段線或過去政府U型線所主張的「自古以來」這樣模糊的文字。在這次的仲裁案中,仲裁法庭已經清楚宣告,中國政府所主張的9段線違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國所主張的「歷史性權利」在《公約》生效後便已宣告消滅,既然如此,台灣還要無視於南海諸島絕大部分都掌控在中國、越南、菲律賓等國手中的現實,無視於國際社會國際法的實踐,將整個U型線都宣告為我們的領海嗎?這樣站不住腳的論述不僅對台灣的實質權益毫無幫助,反而有害。 我認為政府要捍衛主權和經濟利益,一定要先從務實的主張我們實質有效統治的地區,在南海也就是太平島和中洲礁的主權開始,然後在法律上有所行動,公告領海基線與領海,以此為基礎宣告和行使權利,才能為台灣在國際上謀求最大的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