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體育署跟協會們,你們還在變鬼變怪!

 

國民體育法三讀後,我提醒大家這只是改革的開始,沒想到體育署跟協會硬要讓改革開始不了,要讓改革倒退嚕,體育署提出的協會新章程範本到處都是跟修法意旨相反的限制!

例如,國體法修法已清楚規定協會沒有「正當理由」不能禁止會員入會,結果體育署提出的章程範本竟規定會員入會應由協會理事會審查通過?

另外,二讀時,時代力量曾提出修正動議,要求修法後首次改選不得用民眾入會年資來限制選舉權,以保障協會開放的改革目標,當時體育署方面傳達此修正動議的概念將會在章程中保障,最後時代力量的修正動議並未通過。現在我們終於看到體育署的章程是如何保障民眾?就是限制新入會員必須在11月30日前加入才擁有選舉權!請問,體育署押一個如此倉促的時間究竟是為了保障誰?

更扯的是,體育署的章程範本中,竟保障現有協會決定的團體理事席次有半數之高。團體理事的席次一直是我們多位委員在公聽會及委員會時,與體育署代表激烈辯論的議題,最後終於壓在「不能過半」,沒想到體育署竟扭曲為「保障半數」的概念來保障傳統協會勢力,讓開放協會的理想付之一炬。

我呼籲體育署立刻撤回此章程草案,公正公開重新提出符合修法意旨的版本,並隨時與立法院彙報最新進展。若體育署仍一意孤行,違反改革民意,罔顧選手權益,即將開始的預算會期,我們關心體育改革的委員都不會手軟!

>> 更多資訊請看體育改革聯會的解析:https://goo.gl/9HJhah

即時動態 Issue

2017,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正名

「2017,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正名。」 明年開始,日本將駐台機構正名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過去這個機構只有「交流協會」四個字,未提及日本,也未提及台灣。台灣在中國打壓下,許多國家駐台機構長年來都用模糊的方式設置。然而根據民調,大多數的人根本不知道這些機構名稱的意思,也造成許多實質交流工作的困擾。因此,不只是日本,還包括英國等許多國家開始讓這些機構更名實相符。而台灣也應該要進行對外單位的名稱正常化,例如,台灣對日的機構還叫「亞東關係協會」,這又是什麼碗糕? 不過,外交機構的名實相符固然重要,但名正言順之後,更應促進實質且健全的國際關係,才能進一步保障台灣人民在國際間的權益,並且對國際貢獻己力。 期待未來台日能繼續強化兩國的交流、增進雙方的福祉!

謝大使長廷質詢 - 期盼台日關係能有突破性的進展

今天駐日大使謝長廷來到立法院外交委員會備詢。首先我強調台灣的外交處境艱難,常常必須透過官方與民間等各種管道來推進突破限制的機會。因此,日前有媒體報導,謝大使與安倍的母親、妻子有私交,應該可以思考如何結合官方與民間的各種友善往來,推動蔡英文總統與安倍總理有突破的互動與對話,象徵台灣國際關係的進展,正如同台美的川蔡通話。 而關於2020東京奧運,不少對台灣相當友善的日本民間團體正在推動「台灣是台灣」的運動,希望能藉由奧運機會,讓支持台灣的聲音被國際聽到。我提醒謝大使,雖然這是民間自發性活動,但台灣駐日單位應該與日本政府保持聯繫與默契,在賽事會場確保這些友台團體能得到官方善意的對待,避免發生警民衝突,以免讓日本民眾對台灣友善的美意被扭曲模糊了。 最後關於駐外產權,因為歷史因素,台灣政府許多境外財產產權都有登記不實、或登記在個人名下的狀況,去年我曾請外交部給我一份駐外產權清單,許多已經回歸國家名下,但是有些機構仍有爭議,還在訴訟中,或是遭遇對方不願意簽下租約的情況。其中便包含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的產權登記在已故前駐日代表馬紀壯名下的問題,館產權利書上原有的亞東關係協會「東京辦事處」已不存在,在法律上可能產生爭議。謝大使回應,現在駐日代表處的產權還是在馬紀壯名下,轉移需要八千萬,有些人覺得浪費錢,有些則覺得該做還是要做,這要看大家的選擇。 而我則提醒大使,政府的財產,就是台灣人民的財產,竟然長年來都登記在已經往生的個人名下,這法律的爭議造成人民財產不保的危機,非常不正常,不能一直擱置下去,希望在大使任內能夠勇於面對,解決這個歷史問題。

釐清慶富案的真相,還給台灣人真相

為了釐清慶富案的真相,外交國防委員會成立了調閱小組。幾天來我在調閱小組查閱上千份的資料,發現公股銀行的授信會議與常董會議的關鍵資料都沒送來,完全無法釐清從不貸款給慶富變成貸款給慶富,這決定到底是怎麼做的。 2015年的時候,慶富總共匯款約13億給「AnTaiZUN」以及其所指定的「HARBOUR STAND LIMITED」,而「AnTai ZUN」的董事就是慶富董座之子陳偉志,老闆則是做娛樂事業投資,這登記在英屬維京群島、疑似紙上公司的「AnTai ZUN」根本與造船業務完全無關,更不是慶富十大進貨廠商,慶富竟然匯出鉅款給這家公司,而隔年一月銀行竟然還決定聯貸給慶富,請問銀行的徵信是在放水?將台灣人當成盼仔送慶富205億? 獵雷艦弊案發展至今,行政院雖提出了調查報告,但許多疑點未徹底查明,政府部門與公營行庫還在避重就輕。我們要求行政院長賴清德帶領包括副院長施俊吉等專案調查小組成員,到立法院專案報告。要徹地追究責任,還給台灣人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