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國體法,時代力量提的修正動議。

各項運動協會開放是這次改革的重點,雖然在委員會修法版本已規定各協會應該在半年內應辦理改選,但為了避免各協會在章程中以入會年資限制會員的投票權,阻擋協會的改革,時代力量提出「該次改選,不得以入會年資限制個人會員選舉理監事之權利。」

即時動態 Issue

台灣的定位與論述,是入聯還是返聯?

【台灣的定位與論述,是入聯還是返聯?】 今天是新會期開議的總質詢。昨天我剛從美國參與入聯宣達活動返台,除了拜訪美國國會議員以及接受外媒訪問,爭取國際社會支持台灣以外,對於在紐約的入聯遊行活動更是印象深刻。近年來這個遊行由當地留學生與台裔年輕人舉辦,看到他們對台灣的認同這麼自然而且強烈,難怪台灣年輕人被稱為「天然獨」,相信他們未來都會在各種領域為台灣發揮影響力。 過去幾年來,我們目睹,台灣人民尤其是年輕人,透過社會運動或在各種場合發聲,抗議台灣被矮化,唾棄在國際上親中、外交休兵、不敢為台灣發聲的前政府。而新政府多次表態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聯合國的立場。然而,我認為台灣必須有合理的國家定位與論述,面對困境,才能夠正大光明、理直氣壯,國際上的朋友也會理解、願意當我們的朋友。如果連定位與論述都不合理,國際社會難以理解台灣,遑論要支持了。因此,我詢問林全院長一個核心問題,台灣希望參與聯合國「究竟是返聯還是入聯?」 聯合國1971年通過「2758決議文」,決定驅逐「蔣介石政權代表」。這個政權是被國外學者跟希特勒併列為20世紀殺最多人的獨裁者,並且荒唐宣稱他們統治中國、蒙古、西藏、以及俄羅斯、阿富汗、印度、緬甸、不丹、巴基斯坦、菲律賓、越南、印尼、馬來西亞等國的部分領土,代表這些國家地區的人民。 聯合國把這個荒唐的獨裁政權驅逐出去,決議文並非提到驅逐台灣。因此我詢問林全院長,我們現在要參與聯合國,若是說要「返聯」,難道是要代表這個荒唐獨裁的蔣政權返回聯合國嗎?因此,我強調,台灣必須以兩千三百萬人民的民主台灣身份要「入聯」,而不是「返聯」。 外交部李大維部長表示,台灣大多數的人應該都認同我的看法,但要謹慎審視國際以及兩岸的氛圍。林全院長雖未直接回答我的問題,但也強調我們是以一個民主國家的身份。 既然我們都認同要以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的主體性來參與國際社會,我提醒政府就不該在國際上產生矛盾的論述。例如日前南海爭議時,還有政府部門主張U形線,把整個南海當成我們的內海,繼承了蔣介石政權荒唐主張的陷阱。 我了解台灣參與國際組織,就跟許多理想一樣不是一蹴可及,要長期努力。但我們的國家定位與國際論述必須合理,即便國際處境困難,至少能喚起世界的同情與友情。如果論述荒謬、甚至主張代表其他十幾個國家,那我們連道理都站不住腳。我要求政府在外交、國際組織參與上,要以民主台灣的主體性為出發,這也是人民的冀望。

台北作為首都,應是台灣前進國際的通道。

柯文哲市長昨天在荷蘭的新創產業交流論壇上,和許多歐洲重要的產業人士交流、招商。在這趟國際交流中柯市長也準備了我們艋舺的特色小物當伴手禮,讚! 然而,市長在演講表示「台灣是進入中國市場的通道,如果你在台灣成功,同樣的,也可以在中國取得成功」以及「台灣比全世界懂中國,台灣也比中國懂全世界」,並宣揚台北上海雙城論壇的重要。 對此,我想提醒柯市長,我們實在不該將自己定位為進入特定哪一國的通道。當代全球化的經濟讓國際企業擁有各種在世界各國多角化經營的機會,直接進入中國並非難事。「中國跳板」,在現在的國際社會,已經不復需要了。況且,台灣是否是全世界最懂中國的國家,這我不知該如何評判,但台灣絕對是深陷中國市場的陷阱而急需讓自己在國際的佈局更健全的國家之一。 面對國際競爭與合作,我們應務實思考,如何透過自身多元包容的文化與自由開放的環境,來強化台灣產業的競爭力,並以此為基礎開啟國際合作優勢。而台北,作為台灣的首都,聚集全國豐沛的資源,應該做台灣前進國際的通道! 圖片與新聞來源:民報 http://www.peoplenews.tw/news/133e6f3e-4192-4543-bc13-80e64822e87b

【中正獨裁佗位去 6】斯雷布雷尼察屠殺紀念墓園

【中正獨裁佗位去 6】斯雷布雷尼察屠殺紀念墓園 Srebrenica Genocide Memorial 二次大戰之後歐洲最大規模的種族滅絕,是發生在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的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大屠殺,超過八千位平民被塞爾維亞族軍隊殺害。 1991年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舉行公投,決定從南斯拉夫中獨立,引發了塞爾維亞人對其宣戰。戰爭初期塞爾維亞幾乎全面占上風,直到聯合國安理會要求北約介入,對塞爾維亞展開轟炸。 安理會將斯雷布雷尼察指定為禁止交戰的「安全區域」,大量的穆斯林湧入尋求庇護。但塞爾維亞為了報復波士尼亞軍隊對平民的攻擊,仍將軍隊開進了斯雷布雷尼察。1995年塞族軍隊展開了滅村計畫,鎮內的男人和男孩幾乎全部被屠殺,婦女們則遭受性暴力對待,全鎮超過八千位平民遭到殺害,絕大多數都是穆斯林。 屠殺事件後,國際投入大量的關注。進行各種調查及口述歷史,協助家屬和罹難者遺骸的DNA比對,幫助確認身分及安葬,時至今日才確認六千多名遺體身分。而屠殺行為也被裁定為「種族滅絕」事件,然而2015年聯合國安理會要將事件定義為種族屠殺,卻被俄羅斯否決。2007年國際法庭宣判,塞族準軍事組織毒蠍部隊成員犯下戰爭罪並判刑,而現在的塞爾維亞共和國雖對屠殺行為沒有直接責任,但負有疏於防範的道德責任。而負責審理1991年後發生於南斯拉夫地區違反人道罪行事件的「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於2016年宣判當時的塞族領袖Karadzic四十年徒刑。 2003年,在斯雷布雷尼察鄰近的波多查里(Potočari)紀念墓園成立。園區坐落於當時聯合國派駐的荷蘭部隊的電池工廠,除了墓園外,還有象徵伊斯蘭信仰的建築、刻著罹難者姓名的白色石牆和屠殺紀念館以及刻著數字8372的紀念碑,象徵8372名罹難者。歐盟也將7月11日定為大屠殺紀念日,每舉行紀念儀式,各國領袖也都會出席,藉以反省國際社會當時的疏忽。 *圖片源自NBC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