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 推動轉型正義

今天時代力量推出《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草案,以落實轉型正義。草案的特色,是以真相揭露的精神,「全面檢視個人與集體權利受壓迫之狀況」以及「保障原住民族集體權利」。在組織上,將在總統府底下設置「總統府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會議」、在行政院底下設置「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委員會」,各司其職,處理轉型正義議題。

在我們的版本中,拉長了歷史縱線,對轉型正義議題做全面的檢視,包括數個統治政權對於人權的侵害,例如不當徵收之土地、戰爭、誘騙強徵之性剝削、特務監控、刑求逼供、審判不公正,或是設置「不義象徵」(例如吳鳳雕像、蔣介石銅像)等,主管機關必須加以調查、研究、做妥善規劃處理,促進回復受害者權利。同時也必須保存相關檔案、規劃立法等。

同時在族群集體權利部分,也保障原住民族集體權利,特別將原住民族設置專屬條文,在草案第2條,清楚定義原住民與非原住民族、在第4條明文規定各原住民族與國家是「對等的主權主體關係」,對於原住民族土地與自然資源權利等侵害,也明文規定主管機關要進行調查、回復權利等,以確保《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及《原住民族基本法》所揭櫫之原住民族權利受到完整保障及回復。

在組織架構方面,我們草案中,在行政院設置「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委員會」(權復會),權復會是獨立機關,有行政調查權,可針對行政或相關組織調閱文件,調查真相。復權會的業務內容,必須固定向立法院提出報告,並公布在專屬網站。同時也在總統府底下設置「總統府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會議」,由總統定期召開會議,協調各部會,以更順暢推動轉型正義。

最後,我們要特別感謝吳豪人、黃居正、施正鋒、黃丞儀、蔡志偉、林淑雅、汪明輝、張惠東、謝若蘭...等多位研究人權、原住民族權利的專家學者,在這過程中不厭其煩給予我們協助及指教。以下為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草案特色:

一、 全面檢視個人或集體權利受壓迫之狀況: 本法為進行全面性轉型正義工程,綜觀台灣歷史、統合推動方向,除了針對個人之人權遭受迫害所進行的真相調查與權利回復外,亦包括族群集體權利部分,例如原住民族土地受到掠奪、族群語言與文化遭到滅失...等,進行真相調查與權利回復之工程。

二、保障原住民族集體權利: 本法在族群集體權利部分,特別將原住民族設置專屬條文,以確保《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及《原住民族基本法》所揭櫫之原住民族權利受到完整保障及回復。

三、設立總統府會議及行政院下統合轉型正義工作之權復會: 本法確立轉型正義為國家政策之地位,設立「總統府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會議」,由總統定期召開會議,協助「權復會」更順暢地推動轉型正義,而「權復會」則為統合轉型正義方向之常設獨立機關,具有行政調查權,可針對行政或相關組織進行文件調閱,調查歷史真相,提出行政、立法之規劃,促進各子類轉型正義執行工程。

四、公開透明: 權復會需定期向立法院提出報告,並於專屬網站公佈之。

即時動態 Issue

遭到侵佔之公立法人,應徹底清查

為了要追查二戰戰後,公家財產遭到私人團體侵佔的情況,我從黨產條例、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一路緊盯到今天三讀通過的財團法人法。 以在我們中正萬華霸佔國家三萬坪土地、影響數千居民的私立仁濟院為例。原本仁濟院在日治時代是屬於官方慈善組織,戰後由連震東(連戰的父親)代表政府接收,在1950年左右突然變成「私立仁濟院」,本來負責接收的官員連震東後來更變成了私立仁濟院的董事長。這些收歸私有的土地與財產目前市值超過三百億元。 在審查財團法人法的過程中,我們還發現在全國各地有更多這種狀況。我認為,這些法人與財產都應該被徹底清查追討。 今天三讀通過的財團法人法第二條,納入了我們的部分主張,但我要求主管機關應主動調查這些不當或不法侵佔之真相,很遺憾沒能得到支持。 最後,在與執政黨與行政單位溝通後,以附帶決議的方式來彌補。內容為:行政院應要求或轉知各級主管機關,儘速配合法務部與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調查以日本政府或人民所遺留財產捐助成立財團法人之過程,有無涉及遭不法或不當侵占之情事,並將調查報告、被侵占之財產清冊公開揭露於專屬網站。 未來我將持續追蹤行政機關的清查進度,追討國家財產,捍衛公平正義。

透過文化與歷史,讓台灣走進世界

【透過文化與歷史,讓台灣走進世界】 面對國際上種種政治困境,我們要努力突破、持續參與。但同時,我們也應該透過文化的方式讓台灣被世界看見。這是今天我在立法院總質詢的第二段重點。 我先以沖繩和平祈念公園的「台灣紀念碑」為例。這座在1965成立的公園,悼念太平洋戰爭犧牲的人們,樹立包括日本、韓國以及許多太平洋島嶼各國的紀念碑,長年來有許多國際人士、各國政要前往參訪、憑弔。但台灣人同樣死傷慘重,園區的台灣紀念碑卻是今年才落成,晚了各國數十年。這個紀念碑全靠民間的奔走,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也有不夠完善的地方,例如有專家針對碑文的內容以及落款的形式提出專業的建議。這是政府應該要大力參與、支持,讓它更完善才對。 另外我舉陳智雄、李柏青以及許多戰後留在印尼的台籍日本兵的例子,他們在當時幫助印尼獨立運動,獲得印尼建國英雄勳章,被許多印尼的歷史書籍記載。這些台灣人的故事,都值得推動放到印尼的歷史博物館中。 我也再舉美國的移民博物館為例。我曾在那邊看到美國的非裔、華裔、日裔、韓裔、菲律賓裔以及歐洲各國移民美國的歷程,卻沒看到台灣移民的蹤跡。台灣人從日治時代到戰後時期,有幾波移民美國的風潮,也有背後動人的故事,例如戰後因為白色恐怖,而旅居美國成為無法返台的黑名單等等。這些台灣故事,都值得推動放入美國的移民博物館,跟其他族裔的美國移民一起被世人所認識。 不只這些例子,我們跟週遭國家,甚至於全世界都有很多的互動,有許多共同的歷史經歷、文化內涵。在世界各國的各種主題博物館、文化園區、歷史展覽或公園,都有許多待我們補充進去的台灣人故事。過去,台灣總是比較重視短期的文物特展,或是砸大錢在短期宣傳廣告。但我們應該可以推動更多永續性的工作,讓台灣在世界的歷史與文化脈絡中,被大家看到,真正發揮永續的文化交流、柔性外交的力量。

稅改甲案根本只是煙霧彈?

這幾天我跟辦公室新的法案助理賴建寰同學一直在研究財政部提出的稅改草案,發現一些奧妙之處。 稅法上有個基本原則叫做「綜合所得課徵原則」,意思就是各類所得應該綜合在一起合併課稅,這樣各類所得的稅賦才會公平。這次財政部公佈的稅改的甲案、乙案,甲案就是合併課稅,看起來這樣似乎比較符合「綜合所得課徵原則」,事實上卻不是這樣。 假設某小股東拿到83元股利,若他適用5%的所得稅級距,現制他可以退稅3.9元。如果未來實施甲案,他反而要交3.1元的稅。但乙案中,小股東仍然可以選擇併入綜合所得稅,而且還繼續維持現有的抵扣稅額,這樣小股東還是可以退稅4元,當然希望選擇支持乙案,但若通過的版本真是乙案,那麼有錢人就可選擇分離課稅單一稅率26%,等於是大幅降稅。 財政部在乙案中,設計了二擇一的制度,原本適用低稅率的一般人,仍然可以選擇將股利納入綜所稅合併課徵,而且仍然有抵扣額。而適用高稅率的人則分離課稅單一稅率26%。 為什麼財政部只在乙案中設計可保障傾向選擇低稅率一般人的「抵扣稅額」方案?不把甲案也納入這種設計?我懷疑這是不是故意的?甲案只是煙霧蛋,要引導一般人去支持乙案,讓有錢人可以順勢大幅降稅? (照片擷取自電影逃學威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