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外交部承諾將研擬設置藏人政府窗口

今天我質詢外交部長李大維,首先關心今年推動台灣入聯方式。我特別指出,今年外交部在國際的說帖不再落入過去的中華民國「爭取中國代表權」的內政論述陷阱,改以台灣為主體、反駁中國曲解「聯合國2758決議文」侵犯台灣的主權。外交部能以台灣做為國家的主體,跟中國的代表權問題區隔開來,這是進步。
 
我也強調,台灣國際地位要讓世界關注,除了正式的外交以外,也應拓展各種國際管道,強化多方國際關係,才能凝聚最大的國際友台力量,對此李大維部長也表認同。我接著指出,今年蒙藏委員會正式裁撤,蒙古與西藏不再被放在虛幻的「內政事務」架構下,目前外交部分配到的預算與業務是「蒙古國」部分,至於代表國際上二十萬藏人的「藏人行政中央政府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應由哪個部會作為窗口,部長回應,應該是由陸委會主管。
 
我指出,分佈於世界各地的二十萬流亡藏人,有很強的國際遊說能力、扎實的人際網絡,許多人更在世界各國的政經領域擔任要角。達賴喇嘛尊者能在世界各國旅行、拜會重要領袖;更重要的是,藏人社群對台灣相當友善,達賴喇嘛也一再鼓勵藏人加強跟台灣的交流。因此,台灣政府應該更積極與他們的民選政府「藏人行政中央」建立窗口,但絕不能放在陸委會,因為這樣是把已經不受中國統治的藏人歸納到中國事務,等於是跟中國站在一起欺負他們,絕非對待朋友之道。因此,我要求李大維部長,應主動爭取由外交部做為「藏人行政中央」的窗口,部長也允諾,會研擬處理。
 
除了對西藏與蒙古的外交應該正常化,我表示,外交的正常化不能迴避對中國事務,中華人民共和國不能繼續放在內政架構的思維。中國一直都是外交事務的一環,外交國防委員會討論國安問題一定聚焦中國共諜、國防議題一定聚焦中國威脅、外交乃至於國際貿易一定聚焦在中國的各種打壓。中國屬於外交事務顯而易見,卻因舊時代的黨國意識形態把這些放在內政事務,另設陸委會,疊床架屋浪費資源、虛耗政府效能。連賴清德院長在上週總質詢時也提到,台灣與中國應該回歸國際關係、未來應該由外交部處理。我詢問李大維部長是否有同樣的理念,部長並未正面回答此問題。我提醒,李部長今年在國際的投書,核心理念是把台灣切割出中國代表權的漩渦之外,台灣跟中國是不同的國家,這才是符合現實的論述。期許外交部未來繼續以此為基礎,推動外交的正常化。
 
質詢影片網址:https://youtu.be/4RnzLvSKQho
 
 

即時動態 Issue

艋舺加蚋仔歡迎大家!

這幾天台北市捷運局公布萬大線「加蚋站」名稱後,引起許多讀音的討論,甚至有人質疑難念難記。其實這不只是我們南萬華的老地名,更是台北的歷史記憶。 「加蚋仔(gara)」來自平埔族凱達格蘭族語,是沼澤的意思,形容南萬華一帶由新店溪沖積而成的沼澤地地形,從平埔族至今譯音用過「佳臘」、「加臘」與「加蚋」,而其所衍伸的「大加蚋堡」的範圍更是越來越大,到日治初期甚至一度包括了艋舺、台北城、大稻埕及另外37個街庄,幾乎快成為台北的代稱。 現在「大加蚋堡」已不再用來稱呼台北,但是「加蚋仔」在艋舺仍是世世代代的共同記憶。用它當捷運站名,是我們在地人的共同心聲,我也公開表達支持。經過在地的劉耀仁議員在市議會的用心爭取,最後終於確認以「加蚋」為站名。期待未來捷運抵達加蚋站(LG04站)時,廣播將播報正確讀音「ㄍㄚ ㄌㄚˊ ㄚˋ站」! 我認為,一個偉大的城市,在於如何尊重與呈現這片土地千百年來共同生活的人們。在此,也呼籲目前被定為「廈安站」的「LG03站」,能回歸我們在地歷史脈絡以及居民的心聲,定名為「南機場站」。 (圖為楊祖厝,為加蚋仔本地重要的信仰中心)

期盼台美關係正常化,讓交流奠基在「真實」之上

期盼台美關係正常化,讓交流奠基在「真實」之上。 這次參加川普就職典禮的台灣代表團,由前行政院長游錫堃擔任團長,陣容包括台中市長林佳龍、嘉義縣長張花冠以及六位立委,也將拜訪政府部門、國會議員及重要智庫。代表團雖然來自各政黨,大家目標一致,與美國新政府進行進一步相互理解、強化友好關係。我也將把握機會,表達對台美關係正常化的期待。概述如下,順便也給自己備忘:(華文版在最下方) After the Second World War, the Allies left the authoritarian regime that had been expelled from China in Taiwan and had also left the one-China problem to Taiwan, but it is clear now that this historical problem cannot be farther from Taiwan’s current reality and more contradictory to Taiwan’s public opinion. We therefore not only look forward to greater exchanges between Taiwan and the US on national defense, trade and culture, but also hope that the new administration could make revisions to the outdated, no-longer appropriate and illusory one-China policy and officially recognize Taiwan for the Taiwan-US bilateral relationship to be based on “truth.” We believe that only when th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is truth-based can Taiwan engage in more positive exchanges and cooperation and fulfill our obligations and shoulder our responsibilities as a global citizen. Taiwan would definitely be a reliable and friendly partner for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顯而易見,二戰後,同盟國把被中國驅逐的獨裁政權丟來台灣、把「一個中國」的問題丟給台灣的歷史時空,早已與現今真實的台灣脫節,更與台灣的民意違背。因此,我們不僅期盼台美之間包括國防、經貿、文化上的交流都能夠更加緊密、互惠,也希望美國新政府能修正不合時宜、虛幻的「一個中國」政策,承認台灣這個友善的民主國家的存在,讓雙方的合作奠基在「真實」之上。 我們相信,奠基在真實之上的國際關係,台灣將能穩健的與國際社會進行更多正面的交流與合作,完整的履行作為全球公民一份子的義務與責任。我們,台灣將會是國際社會一個可靠、友善的夥伴!

推動眷改條例修法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審議《眷改條例》修正案。我們萬華中正有許多眷村改建案,因此我就職幾個月來追蹤持續追蹤了解該條例,並尋找盡量協助更多人的方式。然而,在思辨這個問題時卻發現,整部《眷改條例》其實存在根本性的矛盾,若不先釐清本質問題,修法就會變成治標不治本,甚至可能損害更多人民的權利。 為了釐清問題脈絡,我今天先問國防部眷服處處長,眷舍到底是要保障軍眷「居住權」的「軍公務員宿舍」,還是給予私有房屋的「財產權」?他告訴我,是宿舍,屬於國家。我再問,如果是屬於國家的宿舍,那為何早期原眷戶可轉賣給不具軍眷身分的一般居民,或是私自找建商改建成一整排的三四層樓?當時國防部竟然都沒有取締?處長告訴我,因為歷史因素,當時取締有困難。這樣的行政怠惰,造成許多善意第三方花錢承購原眷戶賣出的眷舍,而實際認為擁有了房產。 處長的說明,可以知道,眷舍並非可任意轉賣的「私人房產」。因此我們檢視《眷改條例》22、23條把「原眷戶同意權」和「非原眷戶(被國防部稱為違占建戶)」做區分規定,「不同意改建的原眷戶」得不到任何房屋和補償,而「非原眷戶」花錢自認買到房屋財產權,也沒有改建同意權。之後原眷戶配售房屋時,也是以八成眷改基金補貼的方式,讓眷戶用低於市價許多的金額配得房屋,為的就是讓所有眷戶都能繼續居住。這兩個條文的概念是對軍眷「居住權」的保障,而非「財產權」。 然而,《眷改條例》24條卻又開放所有人都可以轉賣軍宅,又從「居住權」的保障跳躍成為了「財產權」的給予。 我舉例,國家給立法委員使用桌子椅子等公物,是可以被所有人任意轉賣的嗎?不能。公務員或老師的宿舍,可以被所有人私自任意轉賣嗎?不能。那保障軍眷的眷舍又為何能夠買賣呢?我們同一部法中,上兩條的立法意旨還是「軍公務員宿舍」,下一條卻變成「私人房產」,顯見《眷改條例》完全矛盾! 檢視早期眷村的存在、以及《眷改條例》的立意,還有大法官457號的解釋,可知這是一個保障軍眷「居住權」的政策,而不是給予「財產權」,但因為過去行政與立法的疏忽與殆忽職守,導致它實質被許多人認為是「財產權」而被轉賣,並且造成許多善意、弱勢的第三方承購。我認為,過去政府的怠惰,不應人民承擔。 把這個脈絡釐清以後,我們要如何妥善修補這個政策的漏洞,就很清楚了。第一,要回歸保障原軍眷「居住權」的原則,杜絕炒作惡習,也就是劉世芳和王定宇委員的提案。第二,要保障當初被以「財產權」來承購的善意弱勢第三方權益,也就是羅致政委員的提案。當然,如何折衝政策連貫的信賴保護原則,我們都可以再細緻討論,但若只是繼續維持現行法案,那等於是忽視政策的漏洞,形同繼續打壓弱勢居民、助長炒作歪風。 最後,今天議程完成了增訂第二十二之一條文的草案審議,亦即原眷戶因不同意改建而遭主管機關逕行註其眷戶相關權益者,其領取拆遷補償的權益將得到回復,並可優先價購或承租本條例完成改建眷村之零星餘戶、或比照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條例所規定的安置就養,保障其居住權。而其餘針對「非原眷戶」的條文修改,將於後續繼續審議。 ☞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zI3AIu7RSL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