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即時動態 Issue

檢討退輔會轉投資企業 回歸專業經營保障勞權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就「退輔會轉投資企業」進行質詢。在上次的質詢中(3/16),我對退輔會派任之高階經理人專業背景提出質疑,長期來用退役高階將領轉任投資企業的高階主管,受到外界「高薪酬庸」的質疑。之後,有許多退輔會轉投資企業的員工也來向我陳情,並指出許多案例顯示這些退輔會轉投資企業的主管缺乏專業,甚至對勞工權益的保障也有缺失。 退輔會今天備詢時,一再強調這些派任至轉投資企業的退將,是最優秀、專業的,經得起市場考驗。我反問,既然經得起考驗,那何需安置他們到轉投資企業任職?讓他們到開放的商業市場上去求職,應該很有競爭力,無須透過退輔會來安排出路吧?現在退輔會幫退將安置在退輔會封閉的轉投資體系裡領高薪,社會大眾當然會覺得不公平。 依據退輔會對於投資事業派任主管的管理要點,屢屢提到需考量「具有事業經營管理學能者」。但在退輔會提供的這些高階主管資料中,沒有一人具有經營企業經歷;具備大學企管碩士學位者,僅只4人,其餘僅是參加學分班或職訓班。這樣的人員是否符合「具有事業經營管理學能者」的標準,我想大眾自有公評。 接著我再舉例,2012年曾爆發的退輔會轉投資的榮電公司經營不善惡性倒閉,且竟然沒有提撥足額經費在退休金專戶,造成勞工大量失業,領無退休金、資遣費的狀況。退輔會派任的高階主管,把公司管理到變成這種慘狀,連勞工權利都沒保障,能稱得上專業嗎?退輔會官員回應表示,這個案例不算專業。 我再追問,退輔會其他轉投資事業,當時是不是根本也都沒有提撥足額經費在退休金專戶?是不是等到榮電事件爆發,所有的轉投資事業才發現連這麼基礎的事情,都有嚴重缺失,才尋求改進?退輔會官員也承認屬實。 退輔會轉投資事業,數十年來,連基本勞工退休金的嚴重缺失都沒有發現,這樣哪裡具備專業的管理能力? 為了保障勞工權益,我要求退輔會實際持股過半的轉投資事業,也就是直接或加上間接持股超過50%的企業,應該要准用國營事業的規定,務必要在董監事會增設工會代表,強化勞工權益的保障,避免再次爆發榮電慘劇。讓基層勞工在公司能夠參與經營,才能真正促進企業的透明公開與專業化。 最後,我要求退輔會回覆給委員會三項資料: 一、退輔會實際持股過半的轉投資公司列表 二、前述轉投資公司的勞工退休金提撥現況 三、研議董監事會增設公司勞工代表的方案 讓退輔會轉投資企業回歸專業經營,並且保障勞權,將是我們持續監督的方向! 質詢影片連結: https://youtu.be/CBKdevSFDIQ

台灣的定位與論述,是入聯還是返聯?

【台灣的定位與論述,是入聯還是返聯?】 今天是新會期開議的總質詢。昨天我剛從美國參與入聯宣達活動返台,除了拜訪美國國會議員以及接受外媒訪問,爭取國際社會支持台灣以外,對於在紐約的入聯遊行活動更是印象深刻。近年來這個遊行由當地留學生與台裔年輕人舉辦,看到他們對台灣的認同這麼自然而且強烈,難怪台灣年輕人被稱為「天然獨」,相信他們未來都會在各種領域為台灣發揮影響力。 過去幾年來,我們目睹,台灣人民尤其是年輕人,透過社會運動或在各種場合發聲,抗議台灣被矮化,唾棄在國際上親中、外交休兵、不敢為台灣發聲的前政府。而新政府多次表態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聯合國的立場。然而,我認為台灣必須有合理的國家定位與論述,面對困境,才能夠正大光明、理直氣壯,國際上的朋友也會理解、願意當我們的朋友。如果連定位與論述都不合理,國際社會難以理解台灣,遑論要支持了。因此,我詢問林全院長一個核心問題,台灣希望參與聯合國「究竟是返聯還是入聯?」 聯合國1971年通過「2758決議文」,決定驅逐「蔣介石政權代表」。這個政權是被國外學者跟希特勒併列為20世紀殺最多人的獨裁者,並且荒唐宣稱他們統治中國、蒙古、西藏、以及俄羅斯、阿富汗、印度、緬甸、不丹、巴基斯坦、菲律賓、越南、印尼、馬來西亞等國的部分領土,代表這些國家地區的人民。 聯合國把這個荒唐的獨裁政權驅逐出去,決議文並非提到驅逐台灣。因此我詢問林全院長,我們現在要參與聯合國,若是說要「返聯」,難道是要代表這個荒唐獨裁的蔣政權返回聯合國嗎?因此,我強調,台灣必須以兩千三百萬人民的民主台灣身份要「入聯」,而不是「返聯」。 外交部李大維部長表示,台灣大多數的人應該都認同我的看法,但要謹慎審視國際以及兩岸的氛圍。林全院長雖未直接回答我的問題,但也強調我們是以一個民主國家的身份。 既然我們都認同要以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的主體性來參與國際社會,我提醒政府就不該在國際上產生矛盾的論述。例如日前南海爭議時,還有政府部門主張U形線,把整個南海當成我們的內海,繼承了蔣介石政權荒唐主張的陷阱。 我了解台灣參與國際組織,就跟許多理想一樣不是一蹴可及,要長期努力。但我們的國家定位與國際論述必須合理,即便國際處境困難,至少能喚起世界的同情與友情。如果論述荒謬、甚至主張代表其他十幾個國家,那我們連道理都站不住腳。我要求政府在外交、國際組織參與上,要以民主台灣的主體性為出發,這也是人民的冀望。

【中正獨裁佗位去 19】 希特勒故居

【中正獨裁佗位去 19】 希特勒故居 1889年4月20日,位於奧地利與德國的邊境小城因河畔布勞瑙(Braunaum am Inn)一座淺黃色3層公寓裡,一名小男孩降生了,他的名字叫做阿道夫.希特勒,日後他為人類的歷史寫上最黑暗的一頁。 其實希特勒在出生幾周後就舉家搬離出生處,這個地方在他的人生中並未佔據多少篇幅,然而,正如同所有與希特勒生命有關的文物與建築都要面臨的困擾,多年來奧地利一直都試圖處理這個燙手山芋,為了避免此處成為納粹崇拜者的溫床,打從1972年開始政府就租下這棟樓房作為公共用途,目前每月仍支付4700元歐元的租金(約新台幣十六萬)。 現在,奧地利政府打算進一步做出最終處置,為了避免此處成為新納粹的聖地,政府日前宣布擬拆除這棟位於Salzburger Vorstadt街上充滿歷史的三層公寓,卻激起不同人馬間的論戰。 對於拆除,奧地利內政部長索博卡說:「有必要作出決定,因為奧地利希望防止這個房子變成新納粹的朝聖地,在過去一再發生過這種事情,即有人聚集在那裏喊口號。」 不過奧地利的副總理萊因霍爾特.米特雷納則說,應該把它變成「有教育價值」的場所,諸如博物館,這是更好利用這個場址的辦法。政治學家邁斯林格也大力提倡將此改建成「責任之家」,希望建立一個青年中心,讓年輕學子利用具有歷史意義的空間進行相關討論。 雖然不同的意見充斥著討論,但目前拆除計畫並沒有改變,建築物外立著一塊石碑,上面寫著:「百萬死者告誡我們,為了和平、自由與民主,永不再有法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