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西昌街電桿下地工程推進

【西昌街電桿下地工程推進】
萬華西昌街的桂林路至貴陽街路段電桿地下化工程多年來一直沒能解決。在周威佑議員、劉耀仁議員前後協力下,我們協調台電、市府、范添成里長等相關單位,敲定解決方案、預算,期盼能盡快在明年完工。萬華是個老社區,還有多處鄰里仍然是採用傳統的電桿,影響市容並有潛在的安全問題,我們將繼續督促台電配合市府的「天空計畫」,加速推進電桿地下化工程。

即時動態 Issue

咱一代,鬥陣來解決代誌!

今天出席司法法制委員會的轉型正義公聽會。我發言時強調,現在是轉型正義框架立法的階段,期盼有框架立法的高度,通盤檢視台灣歷史上所有受統治政權壓迫的族群與個人,進行轉型正義工程,避免掛一漏萬。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草案拉出歷史縱深,涵蓋原住民族的部分,也可回溯到日治時代。會中我分享了一個故事: 前年,在西門町的萬年大樓有一位89歲的蔡蕙如阿媽發著「模型出清」的傳單。她不忍丈夫生前最愛的飛機模型將隨著丈夫逝去而塵封人世,忍痛出清,希望愛好模型的年輕朋友可以繼續收藏。蔡阿媽不會用網路,撐著年邁的身軀,在萬年大樓發傳單給路人,後來由熱心民眾轉發到網路上,引起網友支持。 蔡阿媽的丈夫許崙墩,原來是二戰期間日本加藤隼戰鬥隊的戰機駕駛。戰後中華民國來台,政府打壓這段史實,蔡阿媽回憶道,丈夫變得沈默寡言、不向別人提起這段過往,但因為一生熱愛飛機,退休後在萬年大樓開模型店,收藏飛機模型直到去世。 充滿認同糾結與矛盾的故事,不只是許老先生一家人。二戰期間,台灣日本兵有廿萬人,還有許多人在戰後被國民黨不明不白轉調前往中國打國共內戰。1949年中華民國政權逃來台灣之後,這些人的故事被刻意掩飾、甚至被仇視,當事人與他們的家庭只能將這些沉痛的記憶塵封在生命中。 過去國民黨教育用二分法,總認為台灣日本兵若不是被日本人脅迫去當兵,就是信仰日本軍國主義的漢奸,然而這廿萬人的故事,有各種樣貌,有更多糾結的故事,不該被政府長期忽視、污名化,難以獲得平反。我們應該要勇敢的面對、應該回復的名譽就該回復,應該承擔的責任也該承擔,應該補償的就該補償,而且這些沈默的當事人,正在凋零,我們絕對不能再拖延下去。我相信,這些阿公們當年上戰場時,心中惦記著仍是他們的家人,而我們這一代家人,也不該忘了他們。 最後我舉了奧地利為例,他們長年以納粹德國的受害國自居,直到90年代,政府開始主動發掘更多史料,公布當時部分奧地利人成為納粹共犯的真相,1991年總理弗拉尼茨基也表達反省與歉意。二戰時,奧地利人可能是受害者,也同時是幫兇,他們選擇勇敢面對這樣的糾結過往。 每個國家都有著不一樣的歷史糾結與社會傷口,唯有面對真相,真心回復受迫者的權利,才能在真實的基礎之上,一起促進和解與團結的美好社會。我相信,台灣有這樣的勇氣!咱一代,鬥陣來解決代誌! 進一步了解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https://goo.gl/LCEQDI

【中正獨裁佗位去 13】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

【中正獨裁佗位去 13】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Portraitof Adele Bloch-Bauer I) 本次講的不是遺跡,而是一幅畫的故事。 《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是新藝術派奧地利畫家,克林姆(Gustav Klimt)於1907年替猶太富商布洛赫-鮑爾之妻所繪製的作品。二次戰爭時,猶太人大量受納粹迫害。奧地利尚未淪陷前,不少奧籍猶太人以為國家大門會為了人民生命,拒絕納粹入侵,然而,過不了多久,奧地利人所迎接的納粹軍隊,便昂首闊步於通往奧國殿堂的石板道路。 猶太人開始被舉報、被抓、被處決。最終他們發現,外來政權並不令人畏懼,恐怖的,是昔日的街坊鄰居,那背叛你時的表情。 擁有原罪般猶太人血液的布洛赫-鮑爾一家,當然也無法免於被抄家的命運。《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因此落入納粹手中。當時,許多猶太人的藝術藏品,多被納粹搶奪後納為私用,你可能會在某場酒會發現,猶太人的項鍊,被戴在了納粹軍官妻子白皙而美麗的脖子上。 幸運的是,《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因太過引人注目而被安置在奧地利維也納的美景宮美術館(Österreichische Galerie Belvedere)裡,然而,納粹戰敗後,這幅畫並沒有物歸原主,而是持續成為奧地利這個國家的財產和驕傲。 2000年,倖存的布洛赫-鮑爾遺族、已逃往美國的瑪麗亞(Maria Altmann)為了奪回《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與奧地利政府開始進行長達6年的訴訟並取得勝利,最後,這幅畫以1億3500萬美元賣出,收藏於紐約市藝廊裡。這個跨國轟動的案件,也被拍成了電影-《名畫的控訴》。 現任政府繼承上任政權搶奪的私產,最後應該是國產?還是物歸原主? 被政權搶奪的私產,對受害遺族來說,究竟是財產,還是那曾經美好的記憶? (圖片引自WIKI)

時代力量捍衛勞權的意志,請大家做永明的後盾

因為有兩位有資格提復議的委員並沒有放棄提復議的權利,在下次院會前都應該保留他們提復議的權利,這是時代力量共同決定的議事攻防,由徐永明委員代表提出程序問題的發言。執政黨可以不同意,但請不要現場一直批評這是徐委員個人英雄主義,或不斷冷嘲熱諷。徐委員已在委員會從早堅守到現在近九個小時、連進食的機會都沒有,他是一位貫徹主張、全力以赴的總召。我在現場曾上去問徐委員,是否需要怎樣的支援,他用沙啞的聲音回答:「我一個人就夠了,你還有行程要趕,先去忙吧!」今天的攻防是徐委員代表時代力量提出程序問題,並非要全員霸佔發言台或主席台或進行肢體衝突,因此我們時代力量的委員在場都克制,不上去做程序外的動作、以免模糊焦點。看到永明的堅持,真的令人佩服,也請大家一起當他的後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