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全台復電,就我們萬華又斷電?!

今晚九點陸續接獲通報,南萬華一帶多處停電。團隊迅速與台電聯繫追蹤,是青年#58饋線在21:05斷路器跳脫導致停電,停電區域包跨西園路二段、青年路、萬大路一帶,影響用戶有6727戶。經過搶修目前還有4000多戶停電受到影響。在地若還有災情請隨時回報!


#目前已經全數恢復供電(手機只拍出一片漆黑。)

即時動態 Issue

【中正獨裁佗位去 15】史塔西監控檔案保衛戰

【中正獨裁佗位去 15】「自己案底自己救!」史塔西監控檔案保衛戰 國家安全部(Ministerium für Staatssicherheit,MfS),簡稱「史塔西」(Stasi),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的國家安全及情報機構。史塔西被認作當時世界上最有效率的情報和秘密警察機構之一。 史塔西的格言是「黨的劍與盾」,口號則是「我們無處不在」,如同這兩句話,史塔西的主要任務是對國內的政治偵防與打擊反對勢力,具體來說包括蒐集情報、監聽監視、操控媒體、鎮壓與刑求異議人士等,相當於台灣戒嚴時期的警總和調查局等情治單位的總和。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史塔西透過廣泛、細密、有效的組織工作,滲透到了社會的每一個層面,從上至下,層層預防,對公民一切可能危及政權穩定的言行實行全面監督。可以說,在東德生活,沒有一塊空間是史塔西不能間接、或者直接參與的。其監聽設備從紐扣、水壺,到木棍、垃圾桶,甚至鋼筆,無孔不入。 根據統計,直至1989年解散前,史塔西在全國總計有九萬多名正式職員,線人高達五十萬人,若將臨時線人也計算在內,則總人數可能高達兩百萬人,當年東德全數人口一千八百萬人中有六百萬被納入秘密監視之列,這個數字也就是說,在當時,每九個東德人中便有一人為史塔西工作,每三個人之中便有一人遭到監控,史塔西可能是你的鄰居、好友、親戚、同事、上司、老師、同學,你的朋友就是史塔西、史塔西就是你的朋友,在八零年代,平均每天都有八人遭到史塔西逮捕,許多人就此此消失。 1989年12月4日,就在柏林牆被推倒的一個月之後,東德埃爾福特市的一棟政府辦公大樓樓頂冒出了陣陣黑煙,這棟大樓正是當地史塔西的辦公大樓。顯然這個龐大的秘密機構已經預感到危險即將降臨,因此急於銷毀總部和地方各局的秘密檔案。火光引起了途徑此處的一位女醫生的注意,她迅速意識到這樣的情形意味著甚麼,憑著勇氣與正義感,她與趕來的市民們赤手空拳的衝進了史塔西大樓,強行接管了正在被銷毀的秘密檔案。 搶救史塔西檔案的行動迅速蔓延至柏林與全國各地,1990年1月15日,成千上萬的市民衝進了柏林史塔西總部大樓,他們看見的是推擠如山的碎紙——這些來不及焚燒或者投入粉碎機的海量檔案僅憑人手被撕成碎片,裝滿了足足一萬六千個麻袋,大樓內所有的碎紙機都因為過度使用而陷入故障。除此之外,仍有四千萬張的索引卡和排起來可以超過一百多公里長的文件來不及銷毀,被市民完整接收。 「那晚有上千人在國安部門口示威,每個人都知道史塔西正全力忙著銷毀檔案,所以,大家衝進去的時候第一個念頭,都是無論如何要把獨裁的證據保留下來。」曾參與佔領檔案局行動的工程師邁爾(Heinz Meier)事後回憶道。 兩德統一後,國會通過《史塔西檔案法》,明確規範檔案的用途和調閱方式。依此法成立的史塔西檔案局、全名:「聯邦政府委託管理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國家安全部檔案局 」,目前有一千六百名員工,年度預算新台幣四十億元,運作至今超過二十年,申請調閱自己案底的民眾已經超過三百萬人。 雖然經過數十年來的努力,最高曾同時雇用超過三千人協助整理,當年被撕碎的一萬六千袋卷宗如今仍只還原了五百袋,約一百二十萬張文件,還不到總數的百分之三,不過幸好我們知道,真相會一直在那,沒有人可以將真相從我們之中消滅。

【中正獨裁佗位去 13】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

【中正獨裁佗位去 13】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Portraitof Adele Bloch-Bauer I) 本次講的不是遺跡,而是一幅畫的故事。 《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是新藝術派奧地利畫家,克林姆(Gustav Klimt)於1907年替猶太富商布洛赫-鮑爾之妻所繪製的作品。二次戰爭時,猶太人大量受納粹迫害。奧地利尚未淪陷前,不少奧籍猶太人以為國家大門會為了人民生命,拒絕納粹入侵,然而,過不了多久,奧地利人所迎接的納粹軍隊,便昂首闊步於通往奧國殿堂的石板道路。 猶太人開始被舉報、被抓、被處決。最終他們發現,外來政權並不令人畏懼,恐怖的,是昔日的街坊鄰居,那背叛你時的表情。 擁有原罪般猶太人血液的布洛赫-鮑爾一家,當然也無法免於被抄家的命運。《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因此落入納粹手中。當時,許多猶太人的藝術藏品,多被納粹搶奪後納為私用,你可能會在某場酒會發現,猶太人的項鍊,被戴在了納粹軍官妻子白皙而美麗的脖子上。 幸運的是,《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因太過引人注目而被安置在奧地利維也納的美景宮美術館(Österreichische Galerie Belvedere)裡,然而,納粹戰敗後,這幅畫並沒有物歸原主,而是持續成為奧地利這個國家的財產和驕傲。 2000年,倖存的布洛赫-鮑爾遺族、已逃往美國的瑪麗亞(Maria Altmann)為了奪回《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與奧地利政府開始進行長達6年的訴訟並取得勝利,最後,這幅畫以1億3500萬美元賣出,收藏於紐約市藝廊裡。這個跨國轟動的案件,也被拍成了電影-《名畫的控訴》。 現任政府繼承上任政權搶奪的私產,最後應該是國產?還是物歸原主? 被政權搶奪的私產,對受害遺族來說,究竟是財產,還是那曾經美好的記憶? (圖片引自WIKI)

以後去中華路的國防部福利站購物,可以騎腳踏車囉!!

報告!我們建國里周邊民眾請注意,以後去中華路的國防部福利站購物,可以騎腳踏車囉。之前與顏聖冠議員和建國里許瀞尹里長合作爭取的自行車停車位已經設置完工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