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法王達賴喇嘛

前瞻條例

NCC

在地美食

婚姻平權

在地活動

世大運

藝術人文

看到她心情就好了......

忙著研究前瞻厚厚的報告,委員會又亂成一團,還要追蹤體育署跟泳協的狀況。今天好不容易來了一位聰明又可愛的新夥伴,沒想到卻跟吳崢一樣都在睡,沒有任何戰力....
不過至少看到她心情就好了,一掃立院糟糕的氣氛,可以繼續看報告了!

即時動態 Issue

婚姻平權,我們絕對要完成!

「朋友們,我們一直都在,婚姻平權,我們絕對要完成!」 今天在司法法制委員會審婚姻平權相關法案,有些委員提出以「同性伴侶法」專法來代替,我重申時代力量立場,我們反對訂立隔離的專法,而應該以修訂民法親屬篇的方式達到真正平等的婚姻平權。 無論是同性或異性,都有伴侶不想用「結婚」的方式在一起,而這種伴侶的關係,如何也保有某些法律民事權利義務,這是「伴侶法」的核心概念,這與同性異性無關,且仍沒有真正處理到同性想要締結婚約的議題。憲法保障每個人的婚姻權,應該要透過民法相關法律修正案來完成。 所有同志朋友,請不要氣餒,也不要灰心,立法院,我們一直都在。我有信心,在尤美女召委與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一定能通過婚姻平權法案,一起加油。

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三讀!

今天院會《國民體育法》眼看就要二三讀,突然被親民黨杯葛拉下協商,我滿臉問號。 本屆立法院從去年至今辦了多場體改公聽會,教文委員會也為了《國民體育法》開了多次會議,都未見親民黨委員出席。終於在5月3日好不容易審查完竣,委員會決議無需黨團協商。今天,親民黨團突然杯葛拉下協商,並且說,法律使用「國家奧會」用語,我們選手恐怕無法出國比賽,我還是滿臉問號。 中華奧會曾以中華業餘運動聯合會、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等不同名稱加入國際奧會,現為「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國際奧會則曾接受我們國家代表隊以「FORMOSA(福爾摩沙 1960)」或「TAIWAN(台灣 1964 / 1968)」為名,現則為「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許多人也期待有天我國代表隊有機會再次恢復以「TAIWAN 台灣」為名。很清楚的,我國奧會與代表隊名稱並非由我國法律定死,而是依照國際奧會與我國奧會之協議。為了避免每次更名就得配合修改國內法,耗費修法資源,法條用語不宜硬性指定正式名稱,因此時代力量在去年11月送交一讀的體育團體法便建請以中性名詞「我國奧會」定之。今年5月3日在委員會審議時,此修正動議獲得在場委員支持並建議用「國家奧會」即可表達本修正動議之原意,我們也表示接受。從去年至今關於體改的審議過程,親民黨從未針對這點表達異議,現在突然以此為藉口阻擋國民體育法修法,實在令人無法理解。 不過,在體育改革的推進過程中,我們見識到各種莫名其妙的藉口來拖延,從「選手太年輕不懂事」「國情不同財務不能公開」「開放協會黑道都來了怎麼辦」到現在「法條用語不能中性定之」,早已見怪不怪!體育改革不容停止,我呼籲,立法院接著的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讀三讀!

【中正獨裁佗位去3】紐倫堡史料中心

【中正獨裁佗位去 3】 納粹黨代表集會場-紐倫堡史料中心 (Reichsparteigelande - Nazi Party Rally Grounds) 紐倫堡,這個因紐倫堡大審而廣為人所知的城市,在第三帝國統治期間也是納粹黨的重要據點以及用來宣傳領袖崇拜的主要城市,也是在這裡,希特勒建造了舉行納粹全國黨代表大會的集會場,由希特勒的御用建築師阿爾伯特·施佩爾(Albert Speer)與希特勒本人親自設計,整個園區占地超過十一平方公里與數棟建築物,包含造型神似古羅馬競技場,可同時容納五萬人的黨代表大會堂在內。 1933-1938年間,納粹總共在園區舉行了六次的全國黨代表大會,集會期間,超過十五萬名的納粹衝鋒隊(SA)與納粹黨衛軍(SS)聚集在此宣示對元首的忠誠,可說是納粹的權力象徵,集會場從1933年開始動工,但直到二次大戰結束都始終未完成最終建造,希特勒對園區的遠大規劃,不論是從選擇紐倫堡(從是神聖羅馬帝國的非正式首都),到採用仿古羅馬設計風格,恢弘的建築物本身,都再再可以看出希特勒欲繼承過去歷史,開創永垂不朽帝國的夢想。 戰爭結束55年後,2001年這裡做為史料中心重新開放,裡面完整記錄了納粹的崛起與毀滅,透過文獻和照片,人們可以清楚看到希特勒是如何煽動群眾、奪權、殺害猶太人,以及戰後的紐倫堡大審和德國艱困的轉型正義工程。 如同所有過去威權遺址是否要保留的難題,納粹集會場當初也面臨許多爭議,1994年時,紐倫堡市政府決定於納粹黨大會遺址建立史料中心,在當時市民的決議裡,對於成立的目的表示「這個對抗前納粹黨集會地的行為,是一個開放的進程、是一場沒有預期結束的公共對話,它不是一個為所有現有的城市或建築提供的『解決方案』,而是將整個納粹黨集會地理解成一個『學習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