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刪除護照封面不合理限制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審議外交部的《護照施行條例細則》。新細則施行幾個月來,國人在護照封面貼貼紙,竟成為入出境台灣時被扣查護照的理由,遭受約談、被註銷護照的恐懼,基本的表現自由、言論自由都受到損害。外交部表示,這是因為會影響「護照公信力」。我提出照片,有加拿大國民在護照上貼毛毛蟲把加拿大國名蓋掉、美國國民在美國護照上貼墨西哥國徽,這些外國人入境台灣,會因為他們的護照沒有公信力,而約談他們,或是遣送他出境嗎?外交部回答「不會」。我再進一步詢問,是否應該修改《入出國及移民法》,讓這些在護照上貼貼紙的外國人不得入境?外交部也回答,不需要。

那麼,台灣人在護照上貼貼紙就被自己的海關刁難,這不等於完全是針對自己人嗎?矛盾至極。

尤有甚者,日前有民眾投訴在關西機場遭到日本海關約談,日方拿出了中華民國外交部的聲明文件,表示台灣人應該把貼紙撕掉。我請外交部次長確認,是否有向外國發函要求撤查護照封面貼紙的情形?他回答:沒有。我呼籲外交部不要在全世界刁難自己的人民。尤其,日前外交部和美國共同簽署「臺美發展國際旅客便捷倡議合作聯合聲明」,正式加入美國「全球入境計畫」,未來我國人民入境美國將不用排隊,只要掃描護照內頁就可以快速通關,完全不會涉及封面。這也再次證明,護照封面貼紙根本無關護照真偽,我要求外交部就不要再堅持對國人護照封面的刻意刁難了吧!

我們當然了解2015年馬習會後,港澳、新加坡海關針對台灣人民在護照上貼貼紙進行審查,但這絕對不是國際通例,外交部無須去配合特定國家政府來刁難自己的人民,頂多就在通關的時候提醒國人即可。

最後,我再次向外交部確認,如果立法院決議要刪除《護照條例施行細則》第3條,也就是不再禁止人民在封面貼貼紙,這在入出境時,是否能夠正常運作?外交部承諾,會配合新國會的決定。

我相信外交部的承諾,今後,台灣人將不用再擔心只不過在封面貼貼紙就被約談的恐懼了。期望未來,憲法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都能受到國家最高程度的重視。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JGfqcYBq1Tk

即時動態 Issue

勞基法修正,怎能如此草率?

「勞基法修正,怎能如此草率?」 時代力量在今年7月20日提出勞基法修正案後,主張週休二例、維持七天假、資淺員工特休假、特休假成長幅度與公務員一致、提高違法企業罰鍰等等。本以為,法案會在今天的衛環社福委員會,可以進入實質審議討論,然而,現場卻混亂得超乎想像。 儘管勞動部堅持一例一休砍七天假,又認為不該修正特休假、不該對企業加重處罰,幾乎全面反對時代力量的主張,但我們今天仍計劃透過程序的問題、資料公開的要求、乃至於實質的審議,希望能要求勞動部能先停下步伐,為廣大勞工的權益,召開立院公聽會、做更審慎的評估。 然而今天在委員會,只看到過去長期偏袒財團的國民黨,與執政的民進黨彼此叫囂混戰,心中只有無奈。難道針對法案的實質討論、逐條審查都不可能嗎?本以為混亂後,可以冷靜讓會議開始,結果,竟趁著這場推擠扭打,一例一休砍七天假的版本就出了委員會。對此,我非常不能接受,也對這款的勞基法審查正當性感到存疑。 關乎全國數百萬勞工權益的勞基法修正,怎能如此草率?

4年期國防總檢討質詢

國防部於今天向立法院提出「4年期國防總檢討」(QDR),部長也來到委員會備詢。今年的戰略指導從「防衛固守、有效嚇阻」修正為「防衛固守、重層嚇阻」,我比較四年前和四年後的兩份報告,也發現我們對中國的軍事戰略,從過去的過度樂觀,有許多的修正。但今年的QDR,仍欠缺了對2013年策略的檢討,哪些的策略錯誤造成了什麼後果?例如預算的浪費?人力的誤用?軍紀渙散?軍機外洩?因此我要求國防部必須提出系統化、表格化的比較,才能確保我們有對過去幾年進行扎實的檢討與判斷,來擬定新的QDR。 在軍隊訓練上,其實輿論上早有許多人評論認為太過守舊死板,連駐台十多年的美國軍官Scott Ellinger最近都評論「台灣國軍停留在過去思想,拒絕改變、拒絕面對自己的缺點」。因此我也要求部長必須著重在改善國軍的「企業文化」,有良好的工作環境、尊嚴與健全的制度,自然會提升向心力,而不是一味的強調愛國教育。 在報告中也提到關於國軍組織改革將「水平簡併、垂直整合」,卻沒提到是哪些部門會精簡整併、會產生什麼影響?同時,QDR提到的國軍與國際合作進行區域反恐工作,究竟具體曾經有哪些作為?台灣在國際反恐扮演什麼角色?這些我也請國防部都必須再提出具體的報告。最後我也提醒部長,南韓局勢丕變,有許多可能的總統候選人,反對美在韓建置薩德,甚至立場親中,近期內東亞的軍事局勢恐怕又有變局,國防部應該密切觀察追蹤、預判亞太軍事發展態勢。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JDaXjhTpG0Q

一條不被落實的法律,一條曲折的重機路

2011年立法院通過《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修正案,明訂排氣量550c.c.以上大型重機,可依交通部公告規定路段及時段行駛高速公路,且以國6、國8及國3新化以南路段為優先試辦路段,並在安全性及風險有效控管原則下,分階段規劃可開放路段及時段。但距今5年了,交通部卻遲未進行。 重機在台灣行駛快速道路已行之有年,事故和傷亡比例並沒有明顯增高;在歐美,以及台灣周邊的日本、新加坡、越南、馬來西亞等鄰國,重機早已能上高速公路,台灣的法律也已通過可行,政府竟不依法辦理,甚至無端引起人民對立,這是行政怠惰。若社會對於重機路權有疑問,政府應該提供科學數據與政策的脈絡,讓民眾理解,不應置身事外。 我在今年重機促進會陳前理事長過世之前,曾與他數次會談。他計畫要請交通委員會的立委來主辦公聽會,我雖不屬於該委員會,但也允諾一定參與。新的會期,希望能繼續與重機朋友、新任理事長、交通委員會委員們一起協同推進。希望政府、重機以及相關業者能夠面對問題、把事情談清楚。在實務、科學實證與安全的原則下,保障重機應有的路權。 (照片為知名刺青師、重機車友阿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