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艋舺加蚋仔歡迎大家!

這幾天台北市捷運局公布萬大線「加蚋站」名稱後,引起許多讀音的討論,甚至有人質疑難念難記。其實這不只是我們南萬華的老地名,更是台北的歷史記憶。

「加蚋仔(gara)」來自平埔族凱達格蘭族語,是沼澤的意思,形容南萬華一帶由新店溪沖積而成的沼澤地地形,從平埔族至今譯音用過「佳臘」、「加臘」與「加蚋」,而其所衍伸的「大加蚋堡」的範圍更是越來越大,到日治初期甚至一度包括了艋舺、台北城、大稻埕及另外37個街庄,幾乎快成為台北的代稱。

現在「大加蚋堡」已不再用來稱呼台北,但是「加蚋仔」在艋舺仍是世世代代的共同記憶。用它當捷運站名,是我們在地人的共同心聲,我也公開表達支持。經過在地的劉耀仁議員在市議會的用心爭取,最後終於確認以「加蚋」為站名。期待未來捷運抵達加蚋站(LG04站)時,廣播將播報正確讀音「ㄍㄚ ㄌㄚˊ ㄚˋ站」!

我認為,一個偉大的城市,在於如何尊重與呈現這片土地千百年來共同生活的人們。在此,也呼籲目前被定為「廈安站」的「LG03站」,能回歸我們在地歷史脈絡以及居民的心聲,定名為「南機場站」。


(圖為楊祖厝,為加蚋仔本地重要的信仰中心)

即時動態 Issue

應嚴正表達: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上週五衛服部收到世界衛生組織(WHO)邀請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的邀請函,但上面加註了聯合國大會2758決議,也就是「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代表、將蔣政權代表驅逐」的決議。 長期以來民調顯示,多數台灣人認為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但馬政府為追求實質參與國際交流,以「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為原則,並接受「中華台北」的名義。我不認同馬政府將台灣限制在廿五年前的虛幻共識,但這是馬政府八年的立場,我們有必要來釐清。 何謂九二共識?檢視馬政府過去所言,就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但對岸宣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主張是中華民國,儘管雙方對主權有爭議,但先擱置這些爭議,務實對話、交流、合作」。 那麼,現在的WHA邀請函,其所附加的聯合國2758決議是說「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代表、將蔣政權代表驅逐」,這何來的一中各表?哪有擱置爭議?這完全違背馬政府的立場。因此,今天陸委會施惠芬副主委在我的質詢下,也表達這已違背九二共識的意涵。然而,總統府竟然表示,中國這是「善意」互動? 難以想像,馬政府竟然連過去八年來強加在台灣人民身上的「九二共識」,到了其任內最後一個月,都可以全面棄守,擁抱中國的一中原則,只任憑陸委會政府官員勉強守住立場! 我不認同九二共識,事實上,中國一直利用九二共識這個幌子偷渡一中原則的框架,壓迫台灣人民在國際上的權益,這是台灣絕對要警覺的。因此,我期盼新政府絕對不能再掉入「九二共識」的陷阱,回歸台灣人民的意志,對內逐步改善體制、讓台灣成為正常的國家,對外也要強調「台灣不屬於中國一部分」。因此,台灣若要出席WHA,不只要能夠實質參與對於防疫與衛生相關的國際交流合作,也一定要清楚表達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們拒絕一中原則! 質詢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k4_2C7HRLk

婚姻平權,我們絕對要完成!

「朋友們,我們一直都在,婚姻平權,我們絕對要完成!」 今天在司法法制委員會審婚姻平權相關法案,有些委員提出以「同性伴侶法」專法來代替,我重申時代力量立場,我們反對訂立隔離的專法,而應該以修訂民法親屬篇的方式達到真正平等的婚姻平權。 無論是同性或異性,都有伴侶不想用「結婚」的方式在一起,而這種伴侶的關係,如何也保有某些法律民事權利義務,這是「伴侶法」的核心概念,這與同性異性無關,且仍沒有真正處理到同性想要締結婚約的議題。憲法保障每個人的婚姻權,應該要透過民法相關法律修正案來完成。 所有同志朋友,請不要氣餒,也不要灰心,立法院,我們一直都在。我有信心,在尤美女召委與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一定能通過婚姻平權法案,一起加油。

樂信瓦旦七十多年前的使命,我們一起完成。

「樂信瓦旦七十多年前的使命,我們一起完成。」 ◎ 寫於 2016/8/9 世界原住民族日 Losing Watan(樂信瓦旦)生於1899年,泰雅人,曾任角板山青年會第一屆會長。1921年從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醫學校(現台大醫學院)畢業,回泰雅部落擔任公醫,從事現代醫療,對部落地區推展近代醫療貢獻極大。1945年戰後,日治結束,盟軍派國民黨接管台灣。Losing滿懷希望以為可以回復原住民族被佔據的土地,繼續為原住民族權益奔走。1949年遞補當選第一屆台灣省參議員,1952年當選第一屆台灣省臨時省議員,同年,卻被國民黨政府指控為匪諜,逮捕槍殺。 日前,我走訪桃園復興角板山時,閱讀了Losing Watan前輩的故事。在北橫公路沿線也閱讀了許多政府設置的北橫公路觀光簡介,多圍繞在戰後榮民工程處用三年的時間,拓寬北橫公路的辛苦故事。然而,北橫公路沿線是泰雅族傳統領域,1915年,日治台灣總督府為了統治泰雅族,開築了角板山三星警備道,以利警備集結,這條警備道後來就成為現今的北橫公路。面對這條公路、看著泰雅領土一點一滴的失去,泰雅族更有百餘年的心酸血淚,卻在北橫公路沿線對旅人介紹的故事中被忽略。 蔡英文總統日前已宣布,將於今年十一月一日公告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未來,原住民族在自己的傳統領域,是否能夠恢復為主人、落實自治復興歷史及文化、推動轉型正義,在傳統領域上發展成有尊嚴的政治主體,捍衛族人的生活與權益;這些,不僅是落實原基法,更牽扯許多複雜的制度改革,是新政府與台灣社會的重大考驗。 未來的道路上,我們還會碰到不同聲音的摩擦,更要積極地去理解與溝通。Losing Watan七十多年前的使命,讓我們這一代來完成。 (圖片取自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