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時代力量會在臨時會中繼續為合乎世代正義、永續經營的版本來論辯。

昨天公教年金改革協商破局,國民黨黨團直嗆「不須協商,直接表決」,更揚言不惜「表決三天三夜」,違背了各黨這幾天的協商共識方向,浪費了五天以來的會議,讓年改的議事進度再次陷入泥淖。


今天上午在院會,國民黨委員發言幾乎仍是一貫的論述,說支持改革,但是反對汙名化公教人員,批評協商過程不尊重不同的意見...等等。我實在不解,既然支持改革,為什麼除了少數的國民黨個別委員以外,整個黨團協商過程,國民黨黨團沒有提出具體的方案?該怎麼改?調降的幅度與速度是什麼?說協商過程不尊重不同的意見,那麼,黨團協商是黨團代表在協商,請問,國民黨黨團的不同意見的具體方案究竟是什麼?協商過程國民黨黨團何時有為任何具體方案提出辯護?


國民黨是否如口中說的支持改革,我相信大家心裡都有數。


時代力量會在臨時會中繼續為合乎世代正義、永續經營的版本來論辯。我相信,延宕已久的年金改革,絕對不能再被這種蠻橫的阻擋而停滯。

即時動態 Issue

政府反恐工作應從基礎檢討

上星期,比利時布魯塞爾的爆炸案震驚國際社會,造成35人死亡、數百人受傷,引發全世界對恐怖攻擊的恐慌與嚴重關注,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也因此就台灣目前的反恐政策,邀請行政院國土安全辦公室、國安局、調查局、勞動部、移民署等單位來質詢。 根據各部會提供的報告,政府的「國土安全一級應變中心功能小組」共計有17個功能小組,有十幾個政府部門在參與台灣的反恐工作。報告中聚焦在反恐執行面的軟硬體裝備以及工作,但我發現缺乏最基礎部分,也就是誰是我們反恐工作的對象?包括哪些恐怖組織,這些恐怖組織的研究與瞭解進行得如何? 目前,全世界各國加上聯合國公開認定的恐怖組織約有140個,而不同的恐怖組織有不同的訴求與目標,對不同的國家產生不同的威脅,因此各國認定的恐怖組織皆依該國的國情而有不同的判斷。例如英國認定是恐怖組織,而卻不被美國認定的,有三十幾個;相對的,美國認定是恐怖組織,而英國不認定的也有廿幾個。 所以我詢問國安局楊局長,政府認定的恐怖組織有多少個? 楊局長停頓了很久後。我進一步追問,既然各部會的報告都提到我們實際反恐工作包括針對外籍人士的背景調查、生物特徵建檔、阻絕境外等等,那麼,請問這些執行工作,到底是針對哪些恐怖組織的份子?有條列我國認定的恐怖組織,有了目標對象的名單,才能進行前述的執行工作來管控吧? 局長仍無法具體回應,我只好舉例詢問,伊斯蘭國、蓋達組織、奧姆真理教、哈瑪斯、穆斯林兄弟會、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世界維吾爾大會...等,是否是國安局認定的恐怖組織?楊局長一一回應,但卻沒有一致的認定標準,例如有些聯合國認定是恐怖組織的,楊局長竟然說不是。 尤其,「穆斯林兄弟會」除了俄羅斯以外,在歐美英及聯合國並沒有被認定是恐怖組織,而楊局長則說認定是恐怖組織。我追問原因,楊局長竟表示因為宗教,所以可能是恐怖組織,我相當詫異,於是詢問難道穆斯林就有可能是恐怖分子?局長居然表示「有可能」! 對恐怖組織的認定怎能如此輕率?不僅粗糙,更涉及歧視。 我相當訝異,政府各單位都在報告中提及「阻絕境外」「追溯外籍人士的背景」「生物特徵建檔」,也有APIS或是TSC等軟體網絡,來進行軟硬體的執行工作,但究竟政府認定的恐怖組織有哪些?如何認定?研究狀況如何?組織的人員名單是否掌握? 政府沒有認定恐怖組織,那反恐到底是在反誰呢? 這是最基礎的工作,竟然長期都被忽略! 我要求國安局及與反恐業務有關的各部會,未來反恐工作除了繼續精進執行的軟硬體設備以外,基礎的工作不能疏忽,應檢討改進,從恐怖組織的研究、台灣反恐對象的認定開始。 而且,反恐工作動輒侵犯到國內外人民的自由與人權,對於恐怖組織有清楚的界定亦應該謹慎,人民的權利與安全才能同時得到兼顧。 質詢影片網址:https://youtu.be/nZv1K5Uiab4

作伙解決軍冤與不當處遇問題

今天我與洪慈庸委員合辦了「軍中冤案與不當處遇平反特別條例公聽會」,包含顧立雄委員、蔡易餘委員及軍冤家屬李正大先生、賴景豐先生、蘇心安先生、陳碧娥女士、專家學者胡博硯老師、邱顯智律師、薛欽峰律師皆有出席,一起與國防部、法務部和司法院代表商討參議。 洪仲丘事件,揭示了長期以來軍中權力不對等、資訊不明的弊端,軍中人權被忽視,國防部成了國防布。儘管事後行政院有成立「軍事冤案申訴委員會」,但因不是常設機構,加上無法突破法律時效,發揮效用不大。公聽會中,我感受到家屬們沈重的傷痛和控訴,軍冤案件迷霧重重,人民被迫經歷家庭破碎,卻始終帶著許多問號,無法得知真相。 《軍中冤案與不當處遇平反特別條例》即是為了解決此問題而展開。我認為,軍冤是國家違法的事情,和一般個人刑事案件某程度不能等同看待。再者,一般刑事案件,是否能公平審判已是疑問,其開啟再審或非常上訴還十分困難,這種處境下,更何況資訊極度不公開、權力高度不對等的軍隊?因此,行政院或國防部下設一個獨立且具調查權的常設委員會有其必要,這也是來自專家學者們的建議。 現場我也呼籲國防部、法務部、司法院,希望政府機關能先放下武裝防衛,倘若對現場專家學者建議的立法方向有疑慮,也應該主動提出建議改善的方案,同心協力,把這樣攸關民眾權益的重大問題,作伙來解決!

應注意邦交國的變化,並持續爭取非邦交國的支持

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台灣爭取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的相關策略與發展,我要求外交部長吳釗燮應注意邦交國的變化,並持續爭取非邦交國的支持。 這次邦交國宏都拉斯、瓜地馬拉都未參與提案。雖然外交部解釋他們已用不同形式來表達支持台灣,但既然他們這次選擇用強度較低的方式來表達,外交部應該嚴肅去了解是否邦交關係有變化。而在非邦交國的部分,這次有包括美國、加拿大、紐西蘭、德國、澳洲、日本...等數個非邦交國在會議中支持台灣,這是正向的進展。我一直認為過去專注在邦交國數字而引發不正常的金錢外交,這策略必須要改變,外交部不應侷限在邦交國,而應爭取更多國家對台灣的支持,拓展更廣泛的國際空間。 另外,根據媒體報導,這次在大會場外舉行的健走活動有參與的台灣民眾被瑞士警方要求脫下寫有「WHO for Taiwan」的T恤,疑似是因為我方駐外人員事先去通報才導致這個狀況。我要求部長要徹查這個狀況,外交部應該是要支援挺台灣的民眾,而不是反而干擾打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