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三讀!

今天院會《國民體育法》眼看就要二三讀,突然被親民黨杯葛拉下協商,我滿臉問號。

本屆立法院從去年至今辦了多場體改公聽會,教文委員會也為了《國民體育法》開了多次會議,都未見親民黨委員出席。終於在5月3日好不容易審查完竣,委員會決議無需黨團協商。今天,親民黨團突然杯葛拉下協商,並且說,法律使用「國家奧會」用語,我們選手恐怕無法出國比賽,我還是滿臉問號。

中華奧會曾以中華業餘運動聯合會、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等不同名稱加入國際奧會,現為「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國際奧會則曾接受我們國家代表隊以「FORMOSA(福爾摩沙 1960)」或「TAIWAN(台灣 1964 / 1968)」為名,現則為「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許多人也期待有天我國代表隊有機會再次恢復以「TAIWAN 台灣」為名。很清楚的,我國奧會與代表隊名稱並非由我國法律定死,而是依照國際奧會與我國奧會之協議。為了避免每次更名就得配合修改國內法,耗費修法資源,法條用語不宜硬性指定正式名稱,因此時代力量在去年11月送交一讀的體育團體法便建請以中性名詞「我國奧會」定之。今年5月3日在委員會審議時,此修正動議獲得在場委員支持並建議用「國家奧會」即可表達本修正動議之原意,我們也表示接受。從去年至今關於體改的審議過程,親民黨從未針對這點表達異議,現在突然以此為藉口阻擋國民體育法修法,實在令人無法理解。


不過,在體育改革的推進過程中,我們見識到各種莫名其妙的藉口來拖延,從「選手太年輕不懂事」「國情不同財務不能公開」「開放協會黑道都來了怎麼辦」到現在「法條用語不能中性定之」,早已見怪不怪!體育改革不容停止,我呼籲,立法院接著的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讀三讀!

即時動態 Issue

年金改革,世代正義,勢在必行!

「年金改革,世代正義,勢在必行!」 為了建立一套能夠讓年長者安定生活,符合世代正義與分配正義精神、能夠永續經營的社會制度,年金改革勢在必行。政府已陸續舉辦二十幾場的年金改革委員會會議,分區會議即將在本周末展開,各方意見正在匯集,時代力量也提出了我們的年金改革版本,希望能整合進到政府最後的定案中。大家一起支持推動年金改革! (臨摹圖 by 林昶佐) 時代力量的年金改革版本,包含了以下九大特色: 一、建立基礎年金制度,保障所有國民的老年基本生活所需。 時代力量主張要建立所有國民一體適用的「基礎年金」制度,只要年滿65歲以上、月所得低於一定數額的國民,每個月都可領取補足至一定數額的年金。而原先已有退休金保障的國民,則不計入基礎年金的發放對象。這是建立起「所有老年國民均不必再為生活必需而奔波勞動」的第一步。 二、退休後所得替代率以60%為基準,配合所得替代率階梯表,可上下調整10%。 時代力量針對所得替代率設計出「階梯式」所得替代率方案,特色為兼具「做得越久、領越多」及「本俸低、所得替代率高」,既可以鼓勵資深工作者繼續發揮所長,同時也能符合年金制度設計中,所得重分配的社會互助理想。 所得替代率偏高是台灣年金制度不斷擴大支出的根本原因之一,降低所得替代率天花板(即上限)的高度不僅可使退撫基金回歸自給自足的永續概念,亦能符合提撥與給付相符的預設,因此時代力量針對所得替代率主張要調降至60%為基準,並根據前述「階梯式」所得替代率方案,設計出可上下調整10%之所得替代率制度。 三、18%優惠存款利率儘速退場。 18%優惠存款利率的制度有其發展的時空背景,但在社會客觀環境皆已變遷的情況下,當初之美意已消失,時代力量主張,應檢討並逐步調整,儘速退場。 四、計算基礎一致化,達致公平性。 所得替代率分母、退休金計算基準及基數內涵、提撥率計算基數,均採「每人的本俸+專業加給」為基礎出發。 現行所得替代率的計算方式依分母採計方式不同,共分為兩種,一種為「本俸*2」,另一種為「本俸+專業加給平均數+主管加給+年終獎金*1/12」,這種雙頭馬車的計算方式已有諸多批評。時代力量主張,退休後並無主管或非主管的差別,每個人都是退休的公民,應統一將計算所得替代率的分母改為「本俸+專業加給」,不應納入「主管加給」及「年終獎金」,年終獎金也不應視為常態性的薪資收入。 為求提撥與給付一致、對等,除了所得替代率之外,其餘退休金計算基準、計算基數等都一併調整為與現職待遇最符合的計算方式,才不會再出現被高估或低估薪資的情形。 五、本俸及專業加給之認定,採計職業生涯中最高15年的平均值。 現行計算月退休金的基準是以退休時的本俸為準,但整個職業生涯的提撥金額是跟著本俸逐步上升的,這將造成提撥與給付不對等的狀況,因此時代力量主張應採計職業生涯最高的15年平均,以落實「繳多少、領多少」的理念。 六、退撫基金提撥率應根據改革方案精算提高。 現行退撫基金長年未足額提撥,舊政府的不作為必須究責,但提撥率長期不足也是必須面對的問題。時代力量主張,應根據最後定案的改革方案重新精算最適提撥率,並分階段、分對象調整,避免對現行仍須提撥退休金的在職公教人員造成雙重的負擔。 另外,計算提撥率的基準亦從現行的「本俸*2」調降至與給付計算相同的「本俸+專業加給」以落實「提撥與給付一致」。 七、公教人員應落實85制並朝90制前進,高危險、高負擔類型採例外排除。 現行公、教人員退休的基準分別為俗稱的75制、85制,然而現行社會結構及平均壽命、工作型態等均較以往有顯著的改變。時代力量主張,應先落實85制,並逐步朝90制前進。然針對特定高危險、高負擔的類型則予以排除,並一併考量「階梯式」所得替代率的計算方式。 八、刪除無合法性及合理性之年終慰問金及三節慰問金。 現行年終慰問金及三節慰問金不僅無發放的法律依據,也不具有理論上的正當性,時代力量主張應刪除,黨團並將在106年中央政府總預算二讀時,提出刪減該項預算案。 九、同步改革政務人員退休金及處理黨職併公職的不法所得。 時代力量黨團已提案修改政務人員退撫制度,以及處理黨職併公職不法溢領退休金之弊病,目前均於立法院審議中。 更多資訊請進:https://goo.gl/NanwQM

婦聯會花兩週碎掉170箱資料,檢調不動作?

黨產會本週一前往婦聯會調查,而辜家的劉姓員工更表示他花了2星期用3台碎紙機碎光170箱資料。 上週我已經公開呼籲檢調單位,依據促轉條例第19條,「以毀棄、損壞、隱匿之方式或致令不堪用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但已經過了一週,仍然不見檢調有任何動作,也不見任何說明;難道檢調是要宣告,促轉條例通過不到半年就破功!? 【相關新聞】 辜家搬回170箱婦聯會文件 員工:三台碎紙機花2星期碎掉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357704

護照貼紙議題,我的看法

關於護照貼紙的議題,我將質詢以及幾次受訪的內容,整理如下: 要不要在護照貼貼紙,這是個人的事情,實在不是什麼大事。長期以來,旅客可能在護照上貼行李條碼、貼旅行團貼紙來標注、貼姓名標籤以避免跟其他旅客搞混、或貼喜歡的圖文,例如kitty貓。護照封面貼貼紙,旅行國際大多都不會遭受什麼問題,偶爾會遇到被詢問、或要求你把貼紙撕掉,我自己也曾遇過。這是各國第一線公務人員的裁量權。這類裁量權,大多是取決於公務人員經由現場的各種觀察與判斷,為防止持假護照入境、或從事非旅行目的、不法事務,而對旅客做出可能要求。 然而,去年有人在護照封面貼了「台灣國」貼紙以後,外交部之後便在2015年在《護照條例施行細則》增訂了「不得擅自在護照封面及內頁為影響護照原狀之行為」,並且用22條搭配母法第25條,開始在台灣機場約談、刁難護照貼有「台灣國」貼紙的人民。外交部的這些舉動,讓外界開始質疑有箝制言論自由之嫌。 言論自由,這就不是小事了。 不過,外交部一再澄清,禁止護照貼貼紙,是因為在護照封面上貼了貼紙會影響護照真偽,並非針對「台灣國」貼紙。(例如這則新聞:http://goo.gl/1hScGq ) 既然外交部主張,不是針對特定的貼紙,而是因為在護照封面貼了貼紙會影響護照真偽,那麼我在質詢時,提出有加拿大人、美國人在護照封面貼貼紙、入境台灣也沒有問題,是否是法律漏洞,是否要修《入出境及移民法》規範這些外國人的入境?讓未來封面貼有貼紙的外國人,應該要約談、盤查、甚至遣返?然而外交部也回應說無需修法規範,這更顯得外交部訂定的施行細則、在入出境檢查台灣人護照封面不得貼貼紙,是立場矛盾。 我不是要鼓勵任何人護照該或不該貼貼紙。我自己幾年前在入境某國時,也曾被要求撕去護照上的旅行團貼紙,然而大多數時間,沒有任何國家會管我護照上的貼紙、暢行國際無阻。顯見,這多是由各國第一線公務人員去裁量的。 當然,各國的外交部都可能提醒國人護照上若貼了貼紙,有可能會發生旅行不便,台灣的外交部尤其要提醒,在中國控制的港澳地區,貼上特定貼紙有可能會遭受到強大的刁難,就如同在中國不能穿著有特定字樣的T恤一樣。但這樣善意的提醒,若是成為硬性規定、要求國人的護照不能貼貼紙,甚至因為特定貼紙就在台灣機場遭受刁難,不就等於讓台灣的言論自由向中國看齊嗎? 事實上,人民不只是護照貼貼紙有可能會發生旅行不便,還有很多狀況可能會發生不便,例如攜帶不明的大件行李、穿著造型特殊...等。閃靈常在國際間旅行,團員曾因為隨身攜帶大件的樂器,而在德國機場被盤查超久,差點連樂器都被查扣,連飛機都上不了。難道我們的外交部也要比照禁止護照貼紙的邏輯來修法,禁止人民出國帶大件行李?或是國人在台灣出境時,若帶大件行李就要約談他嗎? 當然不用。 這些都只是簡單的邏輯問題而已。立法院外交國訪委員會也在四月初審議,進行《護照條例施行細則》的審議,經過多位委員逐條審議,終於修正完成,讓相關規定回歸母法規範的範疇,今天在院會審查,期待能通過。不料,沒來委員會開會參與審議的國民黨團、親民黨團,臨時提出異議交付黨團協商,讓這個修正案增添變數。 外交部無視自己的各種矛盾,刻意要在施行細則上動手腳,要求第一線的公務員去刁難人民,國親黨團還要為這種行為護航,如果不是為了配合少數國家對於某些言論的取締,實在想不到其他的原因。 無論如何,我們會繼續努力,也期待各黨委員,未來針對各項法案若有不同意見,應該來委員會開會,勇於表達、辯論。不參與委員會,卻透過黨團協商來杯葛拖延,實在不是國會正常運作模式。 最後附上一位美國朋友來信照片如下。他在美國護照上貼了貼紙,進出美國並沒發生過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