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應用清楚立場與完整策略,來爭取國際空間!

今天在立法院針對台灣未獲邀參加WHA世界衛生大會進行質詢。本週一衛福部針對這件事情,未嚴正抗議中國打壓,還表示雖然正式報名截止,但在會議之前都有可能重啟特例接受台灣報名。這種儼然把受中國打壓、矮化當成習以為常的態度,我完全無法接受。尤其下週衛福部與台灣的醫療專家仍將前往日內瓦,主動與各個國家、國際組織進行雙邊、多邊交流、建立國際合作。我嚴正要求衛福部,既然是我們自主召開的國際會議,絕對要名正言順的用「台灣」的名義,沒有理由自己主辦的會議,竟然也矮化自己。

同時,我質詢外交部長,新政府上台一年,對台灣爭取國際空間,仍然停留在單點式的零散論述。爭取參與A國際組織,就說我們在A領域成就卓越,所以應該要參與;參與B組織,就說我們在B領域還有所不足,所以應該要參與;看似都有道理,卻缺乏完整的法理邏輯脈絡。中國用扭曲「聯合國2758決議文」的一個中國論述在全世界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我們必須要有不同於中國、清楚完整的台灣國際地位與權利的法理論述,並在外交部網站上公開呈現、對國際遊說,來捍衛台灣的立場。不能繼續對中國的謬論採取迴避閃躲的態度,這若造成國際誤認台灣默認其立場,將對台灣在國際法上的權利造成永久傷害。

>>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BDZd1vTexrA
(照片引用自:VOA)

即時動態 Issue

護照貼紙議題,我的看法

關於護照貼紙的議題,我將質詢以及幾次受訪的內容,整理如下: 要不要在護照貼貼紙,這是個人的事情,實在不是什麼大事。長期以來,旅客可能在護照上貼行李條碼、貼旅行團貼紙來標注、貼姓名標籤以避免跟其他旅客搞混、或貼喜歡的圖文,例如kitty貓。護照封面貼貼紙,旅行國際大多都不會遭受什麼問題,偶爾會遇到被詢問、或要求你把貼紙撕掉,我自己也曾遇過。這是各國第一線公務人員的裁量權。這類裁量權,大多是取決於公務人員經由現場的各種觀察與判斷,為防止持假護照入境、或從事非旅行目的、不法事務,而對旅客做出可能要求。 然而,去年有人在護照封面貼了「台灣國」貼紙以後,外交部之後便在2015年在《護照條例施行細則》增訂了「不得擅自在護照封面及內頁為影響護照原狀之行為」,並且用22條搭配母法第25條,開始在台灣機場約談、刁難護照貼有「台灣國」貼紙的人民。外交部的這些舉動,讓外界開始質疑有箝制言論自由之嫌。 言論自由,這就不是小事了。 不過,外交部一再澄清,禁止護照貼貼紙,是因為在護照封面上貼了貼紙會影響護照真偽,並非針對「台灣國」貼紙。(例如這則新聞:http://goo.gl/1hScGq ) 既然外交部主張,不是針對特定的貼紙,而是因為在護照封面貼了貼紙會影響護照真偽,那麼我在質詢時,提出有加拿大人、美國人在護照封面貼貼紙、入境台灣也沒有問題,是否是法律漏洞,是否要修《入出境及移民法》規範這些外國人的入境?讓未來封面貼有貼紙的外國人,應該要約談、盤查、甚至遣返?然而外交部也回應說無需修法規範,這更顯得外交部訂定的施行細則、在入出境檢查台灣人護照封面不得貼貼紙,是立場矛盾。 我不是要鼓勵任何人護照該或不該貼貼紙。我自己幾年前在入境某國時,也曾被要求撕去護照上的旅行團貼紙,然而大多數時間,沒有任何國家會管我護照上的貼紙、暢行國際無阻。顯見,這多是由各國第一線公務人員去裁量的。 當然,各國的外交部都可能提醒國人護照上若貼了貼紙,有可能會發生旅行不便,台灣的外交部尤其要提醒,在中國控制的港澳地區,貼上特定貼紙有可能會遭受到強大的刁難,就如同在中國不能穿著有特定字樣的T恤一樣。但這樣善意的提醒,若是成為硬性規定、要求國人的護照不能貼貼紙,甚至因為特定貼紙就在台灣機場遭受刁難,不就等於讓台灣的言論自由向中國看齊嗎? 事實上,人民不只是護照貼貼紙有可能會發生旅行不便,還有很多狀況可能會發生不便,例如攜帶不明的大件行李、穿著造型特殊...等。閃靈常在國際間旅行,團員曾因為隨身攜帶大件的樂器,而在德國機場被盤查超久,差點連樂器都被查扣,連飛機都上不了。難道我們的外交部也要比照禁止護照貼紙的邏輯來修法,禁止人民出國帶大件行李?或是國人在台灣出境時,若帶大件行李就要約談他嗎? 當然不用。 這些都只是簡單的邏輯問題而已。立法院外交國訪委員會也在四月初審議,進行《護照條例施行細則》的審議,經過多位委員逐條審議,終於修正完成,讓相關規定回歸母法規範的範疇,今天在院會審查,期待能通過。不料,沒來委員會開會參與審議的國民黨團、親民黨團,臨時提出異議交付黨團協商,讓這個修正案增添變數。 外交部無視自己的各種矛盾,刻意要在施行細則上動手腳,要求第一線的公務員去刁難人民,國親黨團還要為這種行為護航,如果不是為了配合少數國家對於某些言論的取締,實在想不到其他的原因。 無論如何,我們會繼續努力,也期待各黨委員,未來針對各項法案若有不同意見,應該來委員會開會,勇於表達、辯論。不參與委員會,卻透過黨團協商來杯葛拖延,實在不是國會正常運作模式。 最後附上一位美國朋友來信照片如下。他在美國護照上貼了貼紙,進出美國並沒發生過問題。

政府反恐工作應從基礎檢討

上星期,比利時布魯塞爾的爆炸案震驚國際社會,造成35人死亡、數百人受傷,引發全世界對恐怖攻擊的恐慌與嚴重關注,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也因此就台灣目前的反恐政策,邀請行政院國土安全辦公室、國安局、調查局、勞動部、移民署等單位來質詢。 根據各部會提供的報告,政府的「國土安全一級應變中心功能小組」共計有17個功能小組,有十幾個政府部門在參與台灣的反恐工作。報告中聚焦在反恐執行面的軟硬體裝備以及工作,但我發現缺乏最基礎部分,也就是誰是我們反恐工作的對象?包括哪些恐怖組織,這些恐怖組織的研究與瞭解進行得如何? 目前,全世界各國加上聯合國公開認定的恐怖組織約有140個,而不同的恐怖組織有不同的訴求與目標,對不同的國家產生不同的威脅,因此各國認定的恐怖組織皆依該國的國情而有不同的判斷。例如英國認定是恐怖組織,而卻不被美國認定的,有三十幾個;相對的,美國認定是恐怖組織,而英國不認定的也有廿幾個。 所以我詢問國安局楊局長,政府認定的恐怖組織有多少個? 楊局長停頓了很久後。我進一步追問,既然各部會的報告都提到我們實際反恐工作包括針對外籍人士的背景調查、生物特徵建檔、阻絕境外等等,那麼,請問這些執行工作,到底是針對哪些恐怖組織的份子?有條列我國認定的恐怖組織,有了目標對象的名單,才能進行前述的執行工作來管控吧? 局長仍無法具體回應,我只好舉例詢問,伊斯蘭國、蓋達組織、奧姆真理教、哈瑪斯、穆斯林兄弟會、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世界維吾爾大會...等,是否是國安局認定的恐怖組織?楊局長一一回應,但卻沒有一致的認定標準,例如有些聯合國認定是恐怖組織的,楊局長竟然說不是。 尤其,「穆斯林兄弟會」除了俄羅斯以外,在歐美英及聯合國並沒有被認定是恐怖組織,而楊局長則說認定是恐怖組織。我追問原因,楊局長竟表示因為宗教,所以可能是恐怖組織,我相當詫異,於是詢問難道穆斯林就有可能是恐怖分子?局長居然表示「有可能」! 對恐怖組織的認定怎能如此輕率?不僅粗糙,更涉及歧視。 我相當訝異,政府各單位都在報告中提及「阻絕境外」「追溯外籍人士的背景」「生物特徵建檔」,也有APIS或是TSC等軟體網絡,來進行軟硬體的執行工作,但究竟政府認定的恐怖組織有哪些?如何認定?研究狀況如何?組織的人員名單是否掌握? 政府沒有認定恐怖組織,那反恐到底是在反誰呢? 這是最基礎的工作,竟然長期都被忽略! 我要求國安局及與反恐業務有關的各部會,未來反恐工作除了繼續精進執行的軟硬體設備以外,基礎的工作不能疏忽,應檢討改進,從恐怖組織的研究、台灣反恐對象的認定開始。 而且,反恐工作動輒侵犯到國內外人民的自由與人權,對於恐怖組織有清楚的界定亦應該謹慎,人民的權利與安全才能同時得到兼顧。 質詢影片網址:https://youtu.be/nZv1K5Uiab4

平反軍冤,還給人民正義!

「平反軍冤,還給人民正義!」 今天,我與洪慈庸委員提出《軍中可疑事件調查及賠償條例》及《軍事可疑事件調查委員會組織法》,推動調查數以百計的軍中的冤案、懸案,並進行後續處置、賠償及回復名譽,以落實軍中正義。這是自從2013年洪仲丘案以來,人民高度要求的改革,期望兩個法案能盡速排入委員會審議。人權是我在國防委員會高度關注的議題,未來也會持續監督,要求長期封閉的軍中體系能夠落實符合人民期待的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