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應用清楚立場與完整策略,來爭取國際空間!

今天在立法院針對台灣未獲邀參加WHA世界衛生大會進行質詢。本週一衛福部針對這件事情,未嚴正抗議中國打壓,還表示雖然正式報名截止,但在會議之前都有可能重啟特例接受台灣報名。這種儼然把受中國打壓、矮化當成習以為常的態度,我完全無法接受。尤其下週衛福部與台灣的醫療專家仍將前往日內瓦,主動與各個國家、國際組織進行雙邊、多邊交流、建立國際合作。我嚴正要求衛福部,既然是我們自主召開的國際會議,絕對要名正言順的用「台灣」的名義,沒有理由自己主辦的會議,竟然也矮化自己。

同時,我質詢外交部長,新政府上台一年,對台灣爭取國際空間,仍然停留在單點式的零散論述。爭取參與A國際組織,就說我們在A領域成就卓越,所以應該要參與;參與B組織,就說我們在B領域還有所不足,所以應該要參與;看似都有道理,卻缺乏完整的法理邏輯脈絡。中國用扭曲「聯合國2758決議文」的一個中國論述在全世界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我們必須要有不同於中國、清楚完整的台灣國際地位與權利的法理論述,並在外交部網站上公開呈現、對國際遊說,來捍衛台灣的立場。不能繼續對中國的謬論採取迴避閃躲的態度,這若造成國際誤認台灣默認其立場,將對台灣在國際法上的權利造成永久傷害。

>>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BDZd1vTexrA
(照片引用自:VOA)

即時動態 Issue

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 推動轉型正義

今天時代力量推出《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草案,以落實轉型正義。草案的特色,是以真相揭露的精神,「全面檢視個人與集體權利受壓迫之狀況」以及「保障原住民族集體權利」。在組織上,將在總統府底下設置「總統府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會議」、在行政院底下設置「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委員會」,各司其職,處理轉型正義議題。 在我們的版本中,拉長了歷史縱線,對轉型正義議題做全面的檢視,包括數個統治政權對於人權的侵害,例如不當徵收之土地、戰爭、誘騙強徵之性剝削、特務監控、刑求逼供、審判不公正,或是設置「不義象徵」(例如吳鳳雕像、蔣介石銅像)等,主管機關必須加以調查、研究、做妥善規劃處理,促進回復受害者權利。同時也必須保存相關檔案、規劃立法等。 同時在族群集體權利部分,也保障原住民族集體權利,特別將原住民族設置專屬條文,在草案第2條,清楚定義原住民與非原住民族、在第4條明文規定各原住民族與國家是「對等的主權主體關係」,對於原住民族土地與自然資源權利等侵害,也明文規定主管機關要進行調查、回復權利等,以確保《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及《原住民族基本法》所揭櫫之原住民族權利受到完整保障及回復。 在組織架構方面,我們草案中,在行政院設置「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委員會」(權復會),權復會是獨立機關,有行政調查權,可針對行政或相關組織調閱文件,調查真相。復權會的業務內容,必須固定向立法院提出報告,並公布在專屬網站。同時也在總統府底下設置「總統府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會議」,由總統定期召開會議,協調各部會,以更順暢推動轉型正義。 最後,我們要特別感謝吳豪人、黃居正、施正鋒、黃丞儀、蔡志偉、林淑雅、汪明輝、張惠東、謝若蘭...等多位研究人權、原住民族權利的專家學者,在這過程中不厭其煩給予我們協助及指教。以下為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草案特色: 一、 全面檢視個人或集體權利受壓迫之狀況: 本法為進行全面性轉型正義工程,綜觀台灣歷史、統合推動方向,除了針對個人之人權遭受迫害所進行的真相調查與權利回復外,亦包括族群集體權利部分,例如原住民族土地受到掠奪、族群語言與文化遭到滅失...等,進行真相調查與權利回復之工程。 二、保障原住民族集體權利: 本法在族群集體權利部分,特別將原住民族設置專屬條文,以確保《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及《原住民族基本法》所揭櫫之原住民族權利受到完整保障及回復。 三、設立總統府會議及行政院下統合轉型正義工作之權復會: 本法確立轉型正義為國家政策之地位,設立「總統府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會議」,由總統定期召開會議,協助「權復會」更順暢地推動轉型正義,而「權復會」則為統合轉型正義方向之常設獨立機關,具有行政調查權,可針對行政或相關組織進行文件調閱,調查歷史真相,提出行政、立法之規劃,促進各子類轉型正義執行工程。 四、公開透明: 權復會需定期向立法院提出報告,並於專屬網站公佈之。

【中正獨裁佗位去 6】斯雷布雷尼察屠殺紀念墓園

【中正獨裁佗位去 6】斯雷布雷尼察屠殺紀念墓園 Srebrenica Genocide Memorial 二次大戰之後歐洲最大規模的種族滅絕,是發生在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的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大屠殺,超過八千位平民被塞爾維亞族軍隊殺害。 1991年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舉行公投,決定從南斯拉夫中獨立,引發了塞爾維亞人對其宣戰。戰爭初期塞爾維亞幾乎全面占上風,直到聯合國安理會要求北約介入,對塞爾維亞展開轟炸。 安理會將斯雷布雷尼察指定為禁止交戰的「安全區域」,大量的穆斯林湧入尋求庇護。但塞爾維亞為了報復波士尼亞軍隊對平民的攻擊,仍將軍隊開進了斯雷布雷尼察。1995年塞族軍隊展開了滅村計畫,鎮內的男人和男孩幾乎全部被屠殺,婦女們則遭受性暴力對待,全鎮超過八千位平民遭到殺害,絕大多數都是穆斯林。 屠殺事件後,國際投入大量的關注。進行各種調查及口述歷史,協助家屬和罹難者遺骸的DNA比對,幫助確認身分及安葬,時至今日才確認六千多名遺體身分。而屠殺行為也被裁定為「種族滅絕」事件,然而2015年聯合國安理會要將事件定義為種族屠殺,卻被俄羅斯否決。2007年國際法庭宣判,塞族準軍事組織毒蠍部隊成員犯下戰爭罪並判刑,而現在的塞爾維亞共和國雖對屠殺行為沒有直接責任,但負有疏於防範的道德責任。而負責審理1991年後發生於南斯拉夫地區違反人道罪行事件的「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於2016年宣判當時的塞族領袖Karadzic四十年徒刑。 2003年,在斯雷布雷尼察鄰近的波多查里(Potočari)紀念墓園成立。園區坐落於當時聯合國派駐的荷蘭部隊的電池工廠,除了墓園外,還有象徵伊斯蘭信仰的建築、刻著罹難者姓名的白色石牆和屠殺紀念館以及刻著數字8372的紀念碑,象徵8372名罹難者。歐盟也將7月11日定為大屠殺紀念日,每舉行紀念儀式,各國領袖也都會出席,藉以反省國際社會當時的疏忽。 *圖片源自NBC NEWS

一條不被落實的法律,一條曲折的重機路

2011年立法院通過《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修正案,明訂排氣量550c.c.以上大型重機,可依交通部公告規定路段及時段行駛高速公路,且以國6、國8及國3新化以南路段為優先試辦路段,並在安全性及風險有效控管原則下,分階段規劃可開放路段及時段。但距今5年了,交通部卻遲未進行。 重機在台灣行駛快速道路已行之有年,事故和傷亡比例並沒有明顯增高;在歐美,以及台灣周邊的日本、新加坡、越南、馬來西亞等鄰國,重機早已能上高速公路,台灣的法律也已通過可行,政府竟不依法辦理,甚至無端引起人民對立,這是行政怠惰。若社會對於重機路權有疑問,政府應該提供科學數據與政策的脈絡,讓民眾理解,不應置身事外。 我在今年重機促進會陳前理事長過世之前,曾與他數次會談。他計畫要請交通委員會的立委來主辦公聽會,我雖不屬於該委員會,但也允諾一定參與。新的會期,希望能繼續與重機朋友、新任理事長、交通委員會委員們一起協同推進。希望政府、重機以及相關業者能夠面對問題、把事情談清楚。在實務、科學實證與安全的原則下,保障重機應有的路權。 (照片為知名刺青師、重機車友阿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