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一起努力,保住我們的歷史!

青山宮是我們艋舺在地的信仰中心,160年歷史的重要古蹟。日前發現廟柱傾斜、石地板出現裂縫。進一步調查後更發現,由於地處土壤流失高潛勢區,青山宮的地基土石嚴重流失、地層下陷,讓年代久遠的建築本體面臨危機,引起許多市民朋友與文化界的關注。

今天我與市議員 劉耀仁,一起邀集文化部文資局、台北市文化局、民政局等相關部會局處來會勘協調,整合中央部會與政府,希望能盡快為修復古蹟籌措相關的資源,讓這座見證台北歷史的青山宮能夠恢復風華。

即時動態 Issue

文化政策與產業應提高為國家戰略層級

昨天的總質詢,我第三階段談的是影視和流行音樂產業、以及整個文創產業。這是傳播速度最快、最不可忽視的文化力。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指出,文化創意產業2015 年全球產值達2兆2500 億美元,相當於3%的全球生產毛額,比電訊服務產業的產值(1兆5700 億美元)還高。 但是,在五月份行政院的施政報告,幾乎沒提到這方面的政策。而新會期剛拿到的施政報告,只提到一百個字。我強調,行政院不能只把文化當成只是文化部自己的工作,應該有跨部會的高度,並成為國家戰略產業。 我舉幾個國家為例。芬蘭,90年代就組織跨教育部、貿易及工業部、交通部的跨部會「文化產業委員會」共同推動文化產業。加拿大政府在20年前就成立加拿大電影投資公司、加拿大藝術理事會等機構,全力推動本土特色的電影產業。又如國人熟知的日本動漫電玩文化,佔日本GDP超過10%,今年安倍首相還COSPLAY成馬力歐推廣2020東京奧運。最近因《屍速列車》被台灣人熱議的韓國,也早在1998年就將文化內容產業的預算提升到總預算的1%,宣示以國家戰略高度去推展,近年來其產值占GDP比率屢創新高,2005~2011七年間出口額年平均成長率高達21.6%。 台灣不需要完全複製別國的發展模式,但政府必須要認知到影視音流行文化以及創意產業絕非文化部單一部門業務,必須跨部會通力合作發展。諸如融資問題、作品鑑價、美學培養、人才培育、原住民智慧創意產權保護、國際行銷、國際媒體頻道設置、新科技應用...等工作,都需要文化部、經濟部、教育部、外交部、科技部、觀光局、原民會、客委會...等跨部會投入,並有戰略地整合布局。 影視音樂以及整個文化產業、創意產業,在許多國家早已投入大量資源全力發展,在台灣卻長期受到忽視。我強力要求行政院,必須將其被視為「戰略性產業」。而且,台灣面對國際政治的打壓與限制,政府應該要更清楚地認知,台灣文化實力的培養與推展,才能夠在國際間強調台灣的存在、打造台灣清晰的面貌。 質詢影片

華江國宅會勘

華江國宅已有近50年歷史,是我們艋舺在地深具特色的建築,常有電影、電視來此取景。 但由於屋齡已老、維護不易。尤其雜亂危險的電力設施,更讓居民苦惱不已。 近期我們與在地的劉耀仁議員與周邊三個里的里長,協同相關單位數次會勘,將儘速釐清相關單位的權責,解決這個公安隱憂。 (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三讀!

今天院會《國民體育法》眼看就要二三讀,突然被親民黨杯葛拉下協商,我滿臉問號。 本屆立法院從去年至今辦了多場體改公聽會,教文委員會也為了《國民體育法》開了多次會議,都未見親民黨委員出席。終於在5月3日好不容易審查完竣,委員會決議無需黨團協商。今天,親民黨團突然杯葛拉下協商,並且說,法律使用「國家奧會」用語,我們選手恐怕無法出國比賽,我還是滿臉問號。 中華奧會曾以中華業餘運動聯合會、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等不同名稱加入國際奧會,現為「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國際奧會則曾接受我們國家代表隊以「FORMOSA(福爾摩沙 1960)」或「TAIWAN(台灣 1964 / 1968)」為名,現則為「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許多人也期待有天我國代表隊有機會再次恢復以「TAIWAN 台灣」為名。很清楚的,我國奧會與代表隊名稱並非由我國法律定死,而是依照國際奧會與我國奧會之協議。為了避免每次更名就得配合修改國內法,耗費修法資源,法條用語不宜硬性指定正式名稱,因此時代力量在去年11月送交一讀的體育團體法便建請以中性名詞「我國奧會」定之。今年5月3日在委員會審議時,此修正動議獲得在場委員支持並建議用「國家奧會」即可表達本修正動議之原意,我們也表示接受。從去年至今關於體改的審議過程,親民黨從未針對這點表達異議,現在突然以此為藉口阻擋國民體育法修法,實在令人無法理解。 不過,在體育改革的推進過程中,我們見識到各種莫名其妙的藉口來拖延,從「選手太年輕不懂事」「國情不同財務不能公開」「開放協會黑道都來了怎麼辦」到現在「法條用語不能中性定之」,早已見怪不怪!體育改革不容停止,我呼籲,立法院接著的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讀三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