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作伙解決軍冤與不當處遇問題

今天我與洪慈庸委員合辦了「軍中冤案與不當處遇平反特別條例公聽會」,包含顧立雄委員、蔡易餘委員及軍冤家屬李正大先生、賴景豐先生、蘇心安先生、陳碧娥女士、專家學者胡博硯老師、邱顯智律師、薛欽峰律師皆有出席,一起與國防部、法務部和司法院代表商討參議。

洪仲丘事件,揭示了長期以來軍中權力不對等、資訊不明的弊端,軍中人權被忽視,國防部成了國防布。儘管事後行政院有成立「軍事冤案申訴委員會」,但因不是常設機構,加上無法突破法律時效,發揮效用不大。公聽會中,我感受到家屬們沈重的傷痛和控訴,軍冤案件迷霧重重,人民被迫經歷家庭破碎,卻始終帶著許多問號,無法得知真相。

《軍中冤案與不當處遇平反特別條例》即是為了解決此問題而展開。我認為,軍冤是國家違法的事情,和一般個人刑事案件某程度不能等同看待。再者,一般刑事案件,是否能公平審判已是疑問,其開啟再審或非常上訴還十分困難,這種處境下,更何況資訊極度不公開、權力高度不對等的軍隊?因此,行政院或國防部下設一個獨立且具調查權的常設委員會有其必要,這也是來自專家學者們的建議。

現場我也呼籲國防部、法務部、司法院,希望政府機關能先放下武裝防衛,倘若對現場專家學者建議的立法方向有疑慮,也應該主動提出建議改善的方案,同心協力,把這樣攸關民眾權益的重大問題,作伙來解決!

即時動態 Issue

僑委會應該加速轉型、釐清業務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排定僑委會的預算審查詢答。我從進入國會以來便主張僑委會應整併到外交部,而即便現階段政府仍要維持僑委會的設置,我也認為必須轉型並將業務定義精準,才能有效使用人民的納稅錢。跟其他政府部門重疊的業務,就應該轉由專責部門去執行,例如招收海外學生應交給教育部,針對海外僑台商的信保基金貸款工作應交給經濟部,而僑胞卡等觀光業務給觀光局。僑委會應專責向僑胞宣傳這些政策,以及協調僑胞組織。 以觀光業務為例,政府可促進不分國家、種族的外籍生在地觀光,極大化其效益。但卻因為僑委會的存在,觀光資源反而被切割,同樣是馬來西亞華裔學生,走僑生管道就有優惠,走教育部管道就沒有優惠,形同差別待遇。 另外,關於吸引華裔年輕人來台就學的規定更是充滿了黨國時期遺留下來的混亂與矛盾。《僑生回國及就學辦法》要求東南亞國家的華裔學生來台留學要填寫中國籍貫,證明他的祖先來自中國,又稱這些外國學生來台灣念書叫做「回國」。以馬來西亞學生為例,如果來台灣叫做「回國」,那他回馬來西亞難道叫「出國」?若他去先祖籍貫的中國又該是「回國」還是「出國」?難怪持續有馬來西亞學生對僑生政策表示抗議,或乾脆不走這個管道來台就學。 這些邏輯矛盾混亂的政策,造成了許多爭議、浪費資源、虛耗效能,因此這次我們提出僑生業務費用和僑胞觀光業務刪凍案,希望僑委會能研擬改正,朝著務實、資源整合的方向進行改革。 Youtube影片連結:https://youtu.be/3YaokE58XW0

協會即將開放、大家準備加入!

今天在立法院教文委員會進行《國民體育法》關於各單項運動協會的修法,審查完竣、送出委員會。在多位立委們的共同努力下,達成協會開放入會、財務公開透明、體育糾紛仲裁機制、理監事利益迴避、選手參賽應有的保險等權益都明文入法。尤其是協會中明定選手理事的席次,體育署原本提議的「至少一名」被否決,改成時代力量主張的至少五分之一。我也提出修正動議,將條文中的「中華奧會」修正為受國際奧會承認的我國國家奧會,為法律名稱留下中性的空間,未來若國際奧會將我國奧會正名為台灣奧會,也不用再提修法。 不過,有關個人會員在理事會的席次不得超過二分之一的條文,我仍有所疑慮,擔心這樣對個人會員是否過度限制。我與立院的同事將再參考各界關注體改的選手、專家們的意見,研究是否應在二讀時提出修正動議。而更重要的是,待母法完成二讀三讀通過後,未來還要嚴格監督體育署公布的施行細則、行政命令,必須嚴守母法的開放透明、保障選手的原則。 我們在立法院會持續監督,而各位關心各項運動的朋友們、選手們,請準備好!協會即將開放,大家準備加入,一起推進新協會的誕生!

質詢駐日代表謝長廷先生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台日關係質詢,而昨天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的國際局勢,也成為今天委員會的重點。 在質詢過程中,我與駐日代表謝長廷先生都同意,在可能預見的國際局勢中,台灣與亞洲鄰國的關係將必須更緊密,強化彼此合作的密度。尤其是民間社會已有友好基礎的台日關係,應能發揮更大的動能。 再來我強調,針對沖之鳥的漁權爭議,日前的台日海洋事務對話會議是好的開始,台灣不能繼續仰賴過往交流的默契,而必須以達成具體談判協議為目標。談判的確不是可以一蹴而成,但我們必須能堅守立場、確立目標,才能有方向感的持續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