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軍購程序必須嚴格!

去年10月24日,我在外交國防委員會率先質詢國防部對美Block-B1方陣快砲採購案,指出國防部竟然在立法院預算審議完成前就已經與美方完成發價書(LOA)簽署。然而,根據《國軍軍事投資計畫建案作業規定》中明確規範對美軍購投資建案「預算未獲立法院審議通過前,不可簽署發價書」。且國防部去年的「軍事投資建案檢討報告」就已經對此陋習提出檢討,表示要「強化作業紀律,嚴肅作業紀律」;結果在方陣快砲一案,竟然又違反程序。今天,媒體披露,國防部已針對此案祭出相關懲處,包括時任海軍參謀長的梅家樹中將、時任戰系處長的王宗煜少將、以及戰系處組長胡庭光上校,都記申誡一次。此外,海軍司令黃曙光上將也自請處分。(詳細新聞:https://goo.gl/CpDn0P )

面對中國的強大軍事威脅,我們當然支持打造台灣充分的國防戰力,也正因如此更是馬虎不得。基於立法院的監督職權,以及國防部已訂立的作業規定,嚴格的審議程序是必要的。國防部懲處相關人員是治標,但我們會持續監督,國防部必須提出治本的措施。

圖片來源:Civilian Gunner Forum

 

即時動態 Issue

面臨網路平台挑戰,台灣需要前瞻性的戰略!

「面臨網路平台挑戰,台灣需要前瞻性的戰略!」 (圖為韓國歌手泫雅身穿閃靈T恤。延伸性商品在影視音產業越來越重要。) 今天教文委員會針對OTT、影視網路平台的發展與因應,質詢文化部鄭麗君部長。日前,玫瑰唱片行最後一家分店的關閉,身為音樂人,回顧這十多年來,音樂產業從卡帶、CD,到P2P、mp3下載服務、串流平台,加上跨界與延伸性商品越來越多樣,急速的變化,實在有許多感觸。近兩年影視產業開始談數位平台的興起,其實音樂產業在十幾年前已面臨了相同的挑戰,並經歷了許多變革、轉型與整合。 還記得,當年音樂平台如雨後春筍般誕生,沒過幾年開始泡沫化,開始倒閉、整合、併購。這個過程中,許多歌手、創作者、作品的權益都被忽略。未來,影視網路平台同樣要面臨一樣的問題,只是,這一次政府應該要有所警惕,提早規劃因應。因此,我要求文化部應調查過去音樂產業的數位化轉型,曾經有哪些衝擊、錯失哪些時機、錯置哪些資源、忽略哪些應被保障的權益。並評估音樂產業與影視產業的異同,做為借鏡、擬定有前瞻性的政策。 另外,文化部在整理各國政府的政策時,往往只列出優點,卻忽略其中弊病的整理。如韓國政府支持了少數大財閥來發展娛樂產業,卻導致許多藝人、表演者、基層從業人員受到嚴重的剝削。而芬蘭等北歐國家,則是以廣角多元的模式,扶植中小型產業,但也有其規模的侷限。別的國家比我們早開始重視影視音的文化產業,有值得學習、也有值得警惕之處,文化部應該要做精準分析,才能確知台灣適合發展的方向,並避免重蹈其他國家的覆轍。 最後,我則提醒,國際發展很重要,但並不是出了台灣就可直接面對七十億的全球市場。台灣必須要先分析不同國家區域市場的特性,規劃不同階段的戰略目標,針對適合的目標市場、循序漸進,才能穩健的向外拓展。日前我在總質詢時,林全院長公開允諾,強調文化產業是國家戰略產業;而我相信,必須要有基層從業人員與創作者的觀點,重視與反省產業過去的經驗,並腳踏實地勾勒不同階段的戰略目標,才能事半功倍。

【中正獨裁佗位去 5】柏林圍牆與查理檢查站

【中正獨裁佗位去 5】柏林圍牆與查理檢查站(Berliner Mauer and Checkpoint Charlie) 二戰後,德國分裂成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與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西德),柏林築起一道全長167.8公里的圍牆,由美軍和俄軍分別統治,盟軍、外交官和外國人於檢查站進出。1990年後東西德統一,圍牆遭到大量拆除,僅保留3處圍牆遺跡,查理檢查站則為事後復建。 圍牆倒下15年後,檢查站附近的柏林圍牆博物館長希爾德布蘭特(Alexandra Hildebrandt)曾表示,社會必須記住柏林圍牆的歷史及查理檢查站的重要性,確保歷史不會被遺忘,同時也為吸引更多觀光客,將重建一段圍牆。然而此舉卻引起當地爭議,民調只有1/4贊成,反對者認為嚴肅歷史需要被尊重,前西柏林市長莫波爾(Walter Momper)更對此抨擊,柏林圍牆在倒塌前,是謀殺地,不是觀光地,不應變成迪士尼樂園。 希爾德布蘭特博物館長則認為,歷史陰影是無限漫長的,會從不同角度審視問題。而後,新圍牆仍然重建,且為呼應充滿塗鴉和政治口號的舊圍牆,邀請許多來自塞浦路斯、以色列和韓國等藝術家於牆上作畫。其中,最有名的,便是前蘇聯總書記布里茲涅夫(Леони́д Ильи́ч Бре́жнев)及東德共產黨領導人昂納克(Erich Honecker)相互擁吻的作品。 柏林圍牆是德國社會的共同傷痛,東德曾發布「開槍射擊令」(Schießbefehl),允許東德邊防軍射殺非法越境者,防止人民逃往西德,更在1982年通過「邊境法案」將之合法化,估計約殺害215人。統一後,關於開槍士兵個人的罪責與否,也引起爭論,有的認為他們都觸犯殺人罪,有的認為基於罪刑法定主義或下屬合法服從上令而不應處罰;法庭經過激烈且深刻的辯論後,則判決他們有罪。 今日的查理檢查站,設置了美軍和俄軍的扮裝軍人,營造當時冷戰氛圍,小販因此聚集,賣有柏林圍牆碎片、前蘇聯國旗、軍服、防毒面具等紀念品,接著可至新圍牆觀賞藝術家的塗鴉,十分吸引全世界觀光客的眼睛。儘管重建圍牆的正反立場,都是站在反對過去暴行、記憶歷史的前提,但同樣的理念,卻有不同的處理方式。最後,此地究竟只是變成觀光主題樂園,還是歷史再反省,則有待後人咀嚼評價。

【中正獨裁佗位去 13】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

【中正獨裁佗位去 13】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Portraitof Adele Bloch-Bauer I) 本次講的不是遺跡,而是一幅畫的故事。 《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是新藝術派奧地利畫家,克林姆(Gustav Klimt)於1907年替猶太富商布洛赫-鮑爾之妻所繪製的作品。二次戰爭時,猶太人大量受納粹迫害。奧地利尚未淪陷前,不少奧籍猶太人以為國家大門會為了人民生命,拒絕納粹入侵,然而,過不了多久,奧地利人所迎接的納粹軍隊,便昂首闊步於通往奧國殿堂的石板道路。 猶太人開始被舉報、被抓、被處決。最終他們發現,外來政權並不令人畏懼,恐怖的,是昔日的街坊鄰居,那背叛你時的表情。 擁有原罪般猶太人血液的布洛赫-鮑爾一家,當然也無法免於被抄家的命運。《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因此落入納粹手中。當時,許多猶太人的藝術藏品,多被納粹搶奪後納為私用,你可能會在某場酒會發現,猶太人的項鍊,被戴在了納粹軍官妻子白皙而美麗的脖子上。 幸運的是,《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因太過引人注目而被安置在奧地利維也納的美景宮美術館(Österreichische Galerie Belvedere)裡,然而,納粹戰敗後,這幅畫並沒有物歸原主,而是持續成為奧地利這個國家的財產和驕傲。 2000年,倖存的布洛赫-鮑爾遺族、已逃往美國的瑪麗亞(Maria Altmann)為了奪回《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與奧地利政府開始進行長達6年的訴訟並取得勝利,最後,這幅畫以1億3500萬美元賣出,收藏於紐約市藝廊裡。這個跨國轟動的案件,也被拍成了電影-《名畫的控訴》。 現任政府繼承上任政權搶奪的私產,最後應該是國產?還是物歸原主? 被政權搶奪的私產,對受害遺族來說,究竟是財產,還是那曾經美好的記憶? (圖片引自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