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長照ABC計畫

今天立法院衛福委員會以及衛福部陳時中部長來到我們萬華,參訪愛愛院、立心慈善基金會、台大醫院北護分院,考察「長照ABC試辦計畫」,身為在地立委,我也隨行參與。


台灣社會高齡化,我們萬華的老年人口更超過17%,是台北市最高的區域之一。萬華的社區鄰里關係緊密、社福機構長年與在地建立深厚情誼、還有宮廟團體的人際網絡串連,這些條件讓萬華在試辦「長照ABC計畫」時,有了好的起步。期待今年能輔導升級更多的長照巷弄站、深化垂直的整合與串連、加強對社區的宣導,也讓我們的試辦經驗推廣到其他區域,檢討優缺與不足之處,建構台灣完整健全的幸福長照網。

 

 

 

 

即時動態 Issue

政府沒法度,只能靠中國打擊犯罪?

肯亞案引發的軒然大波持續延燒,我今天連跑兩個委員會,繼續質詢。在司法法制委員會,我請教羅瑩雪部長,是否了解中國最近成立的「境外緝捕局」及中國長年來從事境外緝捕工作,常常是嚴重違反程序、侵害人權的。根據中國官方資料顯示,2015只有2%是以「異地追訴」的方式處理,其他98%的境外緝捕不管用什麼名目,長年來都被國際人權組織批判,涉及境外綁架、強行擄人、非法偵訊、釣魚陷害等非法方式,還曾受國際譴責是「挑戰國際秩序」。因此我強烈質疑,法務部、陸委會拿來當政績的兩岸共同打擊犯罪成果中,是否了解這些中國可能涉及的違法侵害人權的狀況?羅瑩雪部長不敢否認。我質疑,政府無視中國在國際上流氓的行徑,只強調「兩岸合作打擊犯罪、協同合作」成果斐然,然而我們在國際難道只能靠中國的野蠻抓人,再把中國違法逮捕的台灣嫌犯交給我們嗎?為什麼不是腳踏實地去跟可能有台灣跨國犯罪集團涉及的主要國家去簽訂司法互助、引渡條款,光明正大以一個法治社會、文明國家的身份去進行國際打擊犯罪的工作? 接著在內政委員會,我慎重的請教陸委會夏主委、外交部次長、法務部次長、內政部次長等主要部會首長,要如何解決台灣跟中國在國際社會上的司法爭議,避免肯亞事件重演?要怎麼辦?各部會從2011年以來的檢討報告都大同小異、流於形式,而且一再的被打臉,無法解決問題。本案爆發至今各部會首長還沒會談過,今天難得他們聚集在一起,我主動把我的質詢時間撥給他們馬上討論一下,到底要怎麼辦?無奈現場官員跨部會討論後,再次進入無限迴圈,依舊是空洞、敷衍的回答。現在政府自稱兩岸關係的專家,卻花了五年、八年再加上我還撥質詢時間給他們討論,仍舊不知道該怎麼辦,沒有具體的方法和策略。因此最後,我建議新政府在規劃外交與兩岸部門的人事,如果還想沿用舊政府的人事,最好三思。應該要尋求實質有策略跟具體辦法解決這個問題的人。 質詢法務部長羅瑩雪影片: https://youtu.be/QmRH6fasAKA 質詢內政委員會各部會影片:https://youtu.be/itkecRfrmHM

中國與巴拿馬建交後,我方政府應在國際間展現台灣人民的意志與國家尊嚴!

今天於時代力量黨團記者會,關於巴拿馬與我方政府斷交一事,我認為,這顯示中國從過去、現在乃至於未來,打壓台灣的蠻橫行徑,不會因為政府持續的低調、隱忍而有所軟化,只會對台灣人民軟土深掘,欺人愈甚。 中國與巴拿馬建交後,將掀起一連串外交攻勢,包括文宣論述戰。我方政府應在國際間用嚴正、堅定的方式展現台灣人民的意志與國家尊嚴,對於中國所有矮化台灣的作為和國際論述,我們都應嚴正反駁,強力論述。 我們也應該要檢討整體外交策略,以及台灣國家地位的正常化。不該再承襲長年來看中國臉色的態度與息事寧人的心態,低調溫和最後變成坐以待斃。我們要嚴正面對所有挑戰,用更堅定的態度來推進國內的國家正常化改革,以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的身份來追求有尊嚴的國際空間。 (圖為去年蔡英文總統訪巴拿馬。)

協會改選亂象問題叢生!!

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耐性反駁。 體育署林德福署長針對我今天的質詢,事後發新聞稿回應,我看到這些顛三倒四的鬼扯,真不知道要從哪裡找出耐性再來反駁。 (原質詢影片:https://goo.gl/BDK46b| 體育署回應:https://goo.gl/Pr3LyW) 關於排球協會的改選弊端,例如29人逾期代繳近三千人會費,林德福署長表示會費繳納截止日是週六,假日銀行沒上班,週一上午清查帳戶金額,會費就已全部進到專戶,並沒有逾期繳費。 這根本完全不是事實!排球協會會費繳納截止日是2/5號,是週一不是週六。會費更不是在週一上午就全數入帳,而是在2月6、7日逾期了才有高額款項入帳。 而關於林署長介入健美協會重選一事,他則表示是因為健美協會並未事先公告前七高票當選之理事為常務理事,且此種選舉方式並不符合章程規定,因此他決定要求健美協會必須重選常務理事、重新推舉理事長。 事實是,健美協會改選當天,現場工作人員清楚告知會員選舉方式,就是前七高票為常務理事。這事先宣告的流程都有體育署代表在現場錄影紀錄,並在體育署代表監督下無異議完成改選。 請問署長到底有沒有看過側錄影片?如果有看過,他應該很清楚知道現場的會員是從一開始就了解要用這套選舉模式來投票,也集中選票在前七位,因此前七高票的理事以懸殊的票數超過其他當選的理事。 倘若林德福署長事後覺得這套選舉模式有問題,為什麼不是要求整個選舉重來,卻是要求從推選常務理事的中間部分重選?而從中間部分重選竟然就剛好幫助了原本協會內定的人能夠翻盤當選常務理事以及理事長! 林署長更無法自圓其說的是,對於健美協會改選的問題,他不用送交「監督委員會」,就可以逕自介入健美協會要求重選,而且還能巧妙的要求從中間階段重選。而對於排球協會改選的問題,林署長竟就眼睜睜看著各種弊端說行政不能介入? 我再說一次,署長選擇要不要介入,或如何介入,根本沒有客觀標準,看起來唯一的標準就是怎樣可以幫特定勢力護航,就怎樣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