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體育改革,立委給問嗎? 問,都問!

昨晚沃草 Watchout與Fair Game!TAIWAN!體育改革聯會聯合主辦的「體育改革・立委給問嗎」,我代表時代力量出席,與民進黨黃國書、許智傑、國民黨柯智恩、吳志揚等跨黨派委員一起給問。包括游泳國手丁聖祐、游泳國手唐聖捷、排球國手黃培閎以及許多關心體育改革的朋友擠滿了會議室,討論熱絡、提問犀利!


現場我再次承諾,我將在修法時強力主張開放協會會員資格、財務公開透明、能保障選手權益的公正仲裁機制、現任民代與政府首長不得擔任協會理監事...等訴求,這也是時代力量《體育團體法》的內容。我也呼籲教育文化委員會的召委能將《體育團體法》排入教文委員會與《國民體育法》一起併案審查,讓各種意見能進入委員會討論。


單項協會的改革只是體育環境健全化的一步,台灣體育政策還有很多工作要持續推進,例如多元教育的保障、社區紮根的體育...等,我相信這次站出來挺單項協會改革的朋友們,一定會繼續關注台灣的體育發展,我們一起努力!

即時動態 Issue

三度拜會達賴喇嘛,力促來訪台灣國會演說

林昶佐三度拜會達賴喇嘛,力促來訪台灣國會演說 本週六(9/3),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將與民進黨立委Kolas Yotaka、以及民間團體「西藏台灣人權連線」成員一同前往印度達蘭薩拉,拜訪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林昶佐曾以閃靈樂團主唱、國際人權工作者的身份在2008、2009年二度與達賴喇嘛會面,這次他以台灣國會議員的身份再次拜訪,並宣佈將在立院籌組跨黨派的「台灣國會西藏連線(TAIWAN PARLIAMENT GROUP FOR TIBET)」,要讓台灣在國際社會為受壓迫的人民發聲,為國際人權工作盡一份力。 林昶佐長期參與國際人權工作及人道救援,曾任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理事長,並與國際串聯為西藏人權發聲。其中,由知名美國樂團Beastie Boys於歐美各大都市舉辦的國際西藏自由音樂會(Tibetan Freedom Concert)曾於2003年移師台北,便是由林昶佐爭取,讓台灣成為西藏自由運動的一份子。2009年,林昶佐獲得西藏行政中心頒予「最佳國際援藏藝人獎」的殊榮,感謝他支持西藏人權不遺餘力。 林昶佐表示,雖然台灣民間社會長期關注西藏議題,但過去幾年來,台灣政府對中國政府打壓人權的問題都選擇噤聲。現在台灣的公民力量與青年世代崛起,正是台灣強化參與國際人權社會、與國際接軌,並與藏人社會加強友誼、互信的關鍵時刻。 同時,台灣更有許多景仰達賴喇嘛尊者的民眾,林昶佐邀請尊者來台,並將力促尊者蒞臨台灣國會發表演說,期盼在不久的將來,台灣人民將有機會再次見到這位備受國際尊崇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除了感謝邀約外,也強調和平要靠人們跨國界一起努力才能達成。除此之外,林昶佐此行也與西藏司政、國會議員以及人權組織廣泛交流,並已在立法院籌組跨黨派的「台灣國會西藏連線(Taiwan Parliamentary Group for Tibet)」,未來將與歐盟、英國、紐西蘭、義大利...等世界各國國會的西藏連線串聯,讓台灣國會與各國國會接軌,為國際人權、為西藏自由發聲。

台灣不應依賴中國施捨的國際空間!

「台灣不應依賴中國施捨的國際空間!」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台灣未受邀參與國際民航組織(ICAO)大會,請外交部李大維部長備詢。台灣在國際上受到中國打壓,處境艱困。因此,從舊政府的「活路外交」到新政府的「踏實外交」,皆強調「實質」參與的重要性。不過,究竟怎樣的參與是「實質」參與? 奧運算是「實質」參與的例子。台灣的名稱被矮化為「中華台北」,然而台灣的選手可以公平的與其他國家在競技場上一較長短,有好成績也同樣得獎奪牌。除了奧運期間,平常的國際奧會相關會務,我們也能參與。這些就是「實質」參與。同理,台灣以「台澎金馬關稅領域」參與APEC也是一樣,名稱被矮化,但可以「實質」的參與,平常的APEC國際會務,我們也有實質的參與權利。然而,台灣今年五月的世界衛生大會(WHA),或是三年前曾經出席的國際民航組織(ICAO)大會呢? WHA我們只能每年以觀察員的身分去發言五分鐘,ICAO更慘,三年前以「客人」身份受邀參觀大會。這兩個組織,我們不能實質參與會務,包括發表意見、表決、即時交流資訊,都不行。這種建立在接受「一個中國」前提下,仰中國鼻息,沒有尊嚴也沒有實質參與,是徹底失敗的外交策略。 我要求外交部要重新檢討,針對沒有尊嚴也沒有實質參與的徹底失敗模式,不能再投注大量資源去浪費,應該要研擬新的參與方式的可行性。台灣應擬定新的外交策略,將資源做更有效的配置。近日外交部傳出將裁撤部分外館,我便持保留意見。外交部應先檢討過去錯誤的外交政策所浪費的資源配置,轉到更務實的建立與他國的連結,而外館該強化還是該裁撤,應該在這樣的新策略下,做通盤的思考。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WA15IT7uFO8

咱一代,鬥陣來解決代誌!

今天出席司法法制委員會的轉型正義公聽會。我發言時強調,現在是轉型正義框架立法的階段,期盼有框架立法的高度,通盤檢視台灣歷史上所有受統治政權壓迫的族群與個人,進行轉型正義工程,避免掛一漏萬。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草案拉出歷史縱深,涵蓋原住民族的部分,也可回溯到日治時代。會中我分享了一個故事: 前年,在西門町的萬年大樓有一位89歲的蔡蕙如阿媽發著「模型出清」的傳單。她不忍丈夫生前最愛的飛機模型將隨著丈夫逝去而塵封人世,忍痛出清,希望愛好模型的年輕朋友可以繼續收藏。蔡阿媽不會用網路,撐著年邁的身軀,在萬年大樓發傳單給路人,後來由熱心民眾轉發到網路上,引起網友支持。 蔡阿媽的丈夫許崙墩,原來是二戰期間日本加藤隼戰鬥隊的戰機駕駛。戰後中華民國來台,政府打壓這段史實,蔡阿媽回憶道,丈夫變得沈默寡言、不向別人提起這段過往,但因為一生熱愛飛機,退休後在萬年大樓開模型店,收藏飛機模型直到去世。 充滿認同糾結與矛盾的故事,不只是許老先生一家人。二戰期間,台灣日本兵有廿萬人,還有許多人在戰後被國民黨不明不白轉調前往中國打國共內戰。1949年中華民國政權逃來台灣之後,這些人的故事被刻意掩飾、甚至被仇視,當事人與他們的家庭只能將這些沉痛的記憶塵封在生命中。 過去國民黨教育用二分法,總認為台灣日本兵若不是被日本人脅迫去當兵,就是信仰日本軍國主義的漢奸,然而這廿萬人的故事,有各種樣貌,有更多糾結的故事,不該被政府長期忽視、污名化,難以獲得平反。我們應該要勇敢的面對、應該回復的名譽就該回復,應該承擔的責任也該承擔,應該補償的就該補償,而且這些沈默的當事人,正在凋零,我們絕對不能再拖延下去。我相信,這些阿公們當年上戰場時,心中惦記著仍是他們的家人,而我們這一代家人,也不該忘了他們。 最後我舉了奧地利為例,他們長年以納粹德國的受害國自居,直到90年代,政府開始主動發掘更多史料,公布當時部分奧地利人成為納粹共犯的真相,1991年總理弗拉尼茨基也表達反省與歉意。二戰時,奧地利人可能是受害者,也同時是幫兇,他們選擇勇敢面對這樣的糾結過往。 每個國家都有著不一樣的歷史糾結與社會傷口,唯有面對真相,真心回復受迫者的權利,才能在真實的基礎之上,一起促進和解與團結的美好社會。我相信,台灣有這樣的勇氣!咱一代,鬥陣來解決代誌! 進一步了解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https://goo.gl/LCEQD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