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體育改革,立委給問嗎? 問,都問!

昨晚沃草 Watchout與Fair Game!TAIWAN!體育改革聯會聯合主辦的「體育改革・立委給問嗎」,我代表時代力量出席,與民進黨黃國書、許智傑、國民黨柯智恩、吳志揚等跨黨派委員一起給問。包括游泳國手丁聖祐、游泳國手唐聖捷、排球國手黃培閎以及許多關心體育改革的朋友擠滿了會議室,討論熱絡、提問犀利!


現場我再次承諾,我將在修法時強力主張開放協會會員資格、財務公開透明、能保障選手權益的公正仲裁機制、現任民代與政府首長不得擔任協會理監事...等訴求,這也是時代力量《體育團體法》的內容。我也呼籲教育文化委員會的召委能將《體育團體法》排入教文委員會與《國民體育法》一起併案審查,讓各種意見能進入委員會討論。


單項協會的改革只是體育環境健全化的一步,台灣體育政策還有很多工作要持續推進,例如多元教育的保障、社區紮根的體育...等,我相信這次站出來挺單項協會改革的朋友們,一定會繼續關注台灣的體育發展,我們一起努力!

即時動態 Issue

勞動部連資料都講不清楚,就要修法?

行政院提出修改一例一休勞基法修法,理由是一例一休讓勞工無法加班,讓勞工收入減少;一例一休讓經濟衰退。然而,數據告訴我們事實不是這樣。 去年1月到8月,一例一休通過前,每位勞工平均的加班費是1580元,平均加班8.2小時,經常性薪資39,146元,平均工時169.9小時。今年1月到8月,一例一休通過後,每位勞工平均的加班費是1697元,平均加班8小時,經常性薪資39,793元,平均工時168.5小時。這些數據顯示,一例一休通過後,每月加班工時下降,稍微減少了勞工工時,雖不滿意但也算有朝落實週休二日的方向前進。同時,勞工的加班費反而增加,經常性薪資也增加,所以加班費增加,並不是透過減少經常性薪資來達成。 另外,一例一休也未造成經濟成長下滑。前年台灣經濟成長率是0.72%,去年經濟成長率是1.48%,而台經院7月底的景氣預測,2017年經濟成長率更預測為 2.08%。而根據今年10月底的調查統計,以可能受一例一休影響較大的餐飲業來說,主要經營困境前三名是「人員流動率高(63%)」、「同業間競爭激烈(60%)」、「食材成本波動大(58%)」,儘管一例一休提高人事成本,但顯然並非影響經營的最主要因素。 這次修改勞基法的目的,政府說是針對一例一休造成的問題,然而連到底有沒有問題都講不清楚,怎麼可以輕易啟動修法、影響勞動權益!?

勿當中國侵犯人權共犯,徹底檢討兩岸共打協議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中國在肯亞強行擄走台灣人的事件,要求相關部會備詢。我先向外交部致意,特別是亞非司同仁基層外交人員為保護國人奔走的辛勞,我們看在眼裡相當感動。 接著,我質詢法務部次長。中國這次不透過肯亞司法單位、直接強行向肯亞警察要人、強行擄人等,連肯亞的高等法院都裁定肯亞警方拘留台灣人再交給中國人員是違法,發出禁制令。這明顯是違反程序、侵害人權的境外綁架,但昨天法務部國際及兩岸法律司副司長戴東麗,竟然說中方的作法是符合國際慣例,今天次長回應我的質詢,也試圖含糊帶過!我真的感到非常遺憾,外交部的同仁這麼努力要把人帶回台灣,法務部竟還扯後腿,將程序正義和人權棄之不顧,難道是要為中國護航?實在讓人難以認同。 我進一步詢問法務部、陸委會與警政署,在多份報告中,政府花了很多的篇幅在細數「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簽訂六年以來「在第三地合作打擊犯罪」、「協同行動」,破獲無數案件,不能因為這次個案抹煞了這些成就、否定這個政績。然而,中國公安部長年來執行的「境外緝捕」工作,均嚴重違反程序、侵犯人權。以2015年為例,中國公安部的報告指出他們在海外抓獲的857人,只有有14名是透過正常的異地追訴程序,也就是有高達98%都是類似這次他們在肯亞的方式,不分涉案證據、涉嫌程度,用侵犯人權的方式、甚至強行擄人。中國這樣的行為,在國際間受到許多批判。我質問,我方政府與中國聯手「在第三地合作打擊犯罪」、「協同行動」所累積的案例,有多少是建立在中國這種受到國際譴責的粗暴行為之上? 法務部、陸委會與警政署面對我的質疑,只是撇清,我方政府人員絕對沒有參與違法、侵犯人權的工作,卻沒有清楚否認這些被我們政府視為政績的案例可能有許多是坐視中國用侵犯人權的粗暴手段後,再把台灣人交付給我們。這種事情我方政府若還拿來當政績,不就等於默許中國這種被國際批判的行為嗎?我們認同政府應該要強化打擊犯罪,但台灣是民主法治社會,絕對絕對不能把打擊犯罪是建立在支持中國的大量侵犯人權的作為之上,這是民主法治的恥辱! 最後我也詢問陸委會,在2011來菲律賓的引渡事件後,陸委會曾表示「將與大陸方面研商協議規範內容之檢討修正,做為未來通案處理之模式」,請問五年來,這個協議做過什麼修正?陸委會竟表示,五年來沒有與對岸做任何修正。 我難以想像,既然近日政府各部門都已經提到,2011年以來就已經有「雙方人員各自帶回」的共識,且當年民間便已經召開許多會議提出建議,為什麼五年來沒有把前述的共識與民間的建議,與中國協商來補正協議? 我期盼法務部及陸委會應徹底檢討現行協議缺失,準備新政府交接後與中國再次重啟兩岸司法互助談判,訂立有民意基礎的兩岸協議。將人權保障、當事人選律師協助的權利、家屬官員完整的探視權、以及政府提及多年來的「人員各自帶回」的共識等,都應納入協議中,並建立無例外的人身安全通報機制,確保台籍嫌犯透過兩岸司法互助協議都能夠獲得公平的審判。 完整質詢影片: https://youtu.be/msG_2g_0dHU

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三讀!

今天院會《國民體育法》眼看就要二三讀,突然被親民黨杯葛拉下協商,我滿臉問號。 本屆立法院從去年至今辦了多場體改公聽會,教文委員會也為了《國民體育法》開了多次會議,都未見親民黨委員出席。終於在5月3日好不容易審查完竣,委員會決議無需黨團協商。今天,親民黨團突然杯葛拉下協商,並且說,法律使用「國家奧會」用語,我們選手恐怕無法出國比賽,我還是滿臉問號。 中華奧會曾以中華業餘運動聯合會、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等不同名稱加入國際奧會,現為「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國際奧會則曾接受我們國家代表隊以「FORMOSA(福爾摩沙 1960)」或「TAIWAN(台灣 1964 / 1968)」為名,現則為「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許多人也期待有天我國代表隊有機會再次恢復以「TAIWAN 台灣」為名。很清楚的,我國奧會與代表隊名稱並非由我國法律定死,而是依照國際奧會與我國奧會之協議。為了避免每次更名就得配合修改國內法,耗費修法資源,法條用語不宜硬性指定正式名稱,因此時代力量在去年11月送交一讀的體育團體法便建請以中性名詞「我國奧會」定之。今年5月3日在委員會審議時,此修正動議獲得在場委員支持並建議用「國家奧會」即可表達本修正動議之原意,我們也表示接受。從去年至今關於體改的審議過程,親民黨從未針對這點表達異議,現在突然以此為藉口阻擋國民體育法修法,實在令人無法理解。 不過,在體育改革的推進過程中,我們見識到各種莫名其妙的藉口來拖延,從「選手太年輕不懂事」「國情不同財務不能公開」「開放協會黑道都來了怎麼辦」到現在「法條用語不能中性定之」,早已見怪不怪!體育改革不容停止,我呼籲,立法院接著的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讀三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