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熱比婭,我們下次台灣見!

「熱比婭,我們下次台灣見!」

這次出訪華府,早早就與老朋友熱比婭相約喝杯茶敘舊。一別七年,時間過得好快,世界變化好大。她是維吾爾人權領袖,對台灣這幾年的社會脈動與政治新局充滿了好奇,我們暢快的聊著台灣啊!

這一位熱愛台灣的可愛阿姨,數度獲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的人物,多年來卻被馬英九政府不斷拒發簽證而無法訪台。也太Sadcore了....

我答應熱比婭,要協助她來訪台灣。期待下次她還有熱情的女兒熱依拉一起來台灣見!

即時動態 Issue

希望是你們改變了僑委會,讓僑委會新生

「希望是你們改變了僑委會,讓僑委會新生, 而不是讓舊有的僑委會黨國基因改變了你們。」 過去幾個月以來,我提出整併僑委會的意見,並要求僑委會應針對服務對象、專業分工、效能不彰、人事配置等問題,進行通盤檢討,推動改革、提升效能。然而,除了制度面外,我們卻也發現,僑委會過去許多工作內容仍未脫離黨國時代的威權遺緒。 今年5月21日在僑委會新聞稿中,官員的發言曾節錄前總統蔣中正說『台灣是自由民主的燈塔』自我勉勵,讓我差點要檢查僑委會的新聞稿中,「前總統」「蔣中正」中間有沒有空一格了。蔣介石獨裁統治有成千上萬台灣人被殺被關,當時的台灣,是自由民主的燈塔嗎?僑委會這個政府部門的黨國淵源深遠,威權時期曾揭櫫以「黨務為核心,開展僑運」為宗旨。直到近年都還能在僑委會的節目或政令宣導中看到黨國不分的內容,例如2011年的僑委會節目這樣說:「透過影片、我們懷著一顆感恩的心、回憶我們心中的先總統蔣中正...」 對台灣人民來說,過去獨裁的歷史,充滿傷痛與慘烈的記憶。許多海外台僑受白色恐怖黨國迫害、流亡他鄉成為黑名單,被迫與家人隔離數十年,打開電視或接收到僑委會的文宣,卻仍習於以「黨務為核心,開展僑運」的意識形態,美化獨裁者與威權時期,這情何以堪?也難怪僑委會讓許多海外台灣僑胞很難產生認同。 僑委會應該要擁有台灣人民的視野、懷抱自由與人權的價值,更公允的來製播相關的媒體、推展政策。我對新的僑委會、委員長、副委員長,有很高的期待,希望是你們改變了僑委會,讓僑委會新生,而不是讓舊有的僑委會黨國歷史基因改變了你們。 arget="_blank">https://youtu.be/C2MCA0VCEno

救人!政府有責任做更多!

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我針對李明哲「被失蹤」的事件,質詢陸委會林正義副主委。自3/19事件發生後,中國第一時間表示他沒有被公安逮捕,幾天後又改口說他因危害國家安全正依法調查。過程中,中國未即時通報我方政府、且家屬無權前往探視,根本不信守2009年與我方簽訂的司法互助協議,更違反人道原則。 陸委會做為與中國的對口機關,對中國政府這種不守信、不正當、不人道的態度,絕對不陌生,2012年就曾發生過眾所矚目的台商鍾鼎邦被失蹤事件。而包含歐美各國、香港...也都曾發生許多在中國「被失蹤」的案例。中國政府甚至到外國強行綁架擄人,受到世界各國譴責。近年來,國際成立許多關注在中國「被失蹤」案件的組織,聯合國也成立「被迫失蹤或非自願失蹤工作小組」協助救援。台灣與中國兩國人民來往頻繁,陸委會身為主責機關,應建立並維持跟這些國際單位的緊密關係,發生緊急狀況可以即時啟動國際串聯、發聲、救援,而不該如這次李明哲案,完全靠人民自力向國際求援。 同時,我追問陸委會是否有一套對中國制裁的手段與原則策略,副主委無法清楚回應。事實上,國際間常因爭議而祭出不同等級的制裁措施,例如停發該國黨政人士簽證、禁止產品進口、限制航運、限制投資、凍結資產...等。不管是大國對小國,或小國對大國,都有許多歷史案例可供台灣參考研擬,陸委會更應該針對不同狀況可祭出的制裁手段做沙盤推演。 針對李明哲的案件,陸委會必須全力救援,但針對中國習慣性的「使人失蹤」惡劣行徑,陸委會長年來竟然缺乏對中關係的檢討與因應措施,也未建立國際的聲援與救助合作,根本失職,我也要求陸委會針對上述多項質疑,提出通盤的報告與措施! 圖片引用自demandjusticenow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J08hiqshlJQ

終戰紀念日,重新找回被消失的記憶

七十幾年前的二次世界大戰,是人類歷史上戰火遍佈最廣、傷亡最慘重的戰爭。戰後,世界許多國家將戰地轉為和平祈念公園,設置紀念碑,悼念親人與亡者,警惕戰爭的可怕。也將那段慘痛的歷史,以文學、音樂、電影等許多創作方式來紀錄著一代代子孫的追思與反省,至今仍未停歇。 然而,戰後盟軍派國民黨來台統治,長年掩蓋台灣人在二次大戰的歷史,台灣在二次大戰的世界史中儼然蒸發。 台灣日治時期,隨著二次大戰爆發,台灣青年也被徵召參戰,台籍日本兵總數約廿多萬人,其中有多達五萬人陣亡、失蹤,亦有173人被盟軍以戰犯罪被判刑。不只是出征作戰傷亡慘重,本島遭受到以美軍為首的盟軍多次的轟炸,也造成了上萬人傷亡、數萬人無家可歸。 今天台灣教授協會舉辦記者會,希望能呼籲政府應該設置國家級的紀念公園、慰靈碑。我全力支持,也在記者會上建議,若能設置這樣的紀念碑,可以考慮華山公園。現在的華山公園是日治時期的樺山車站,周邊當年在太平洋戰爭時期,是軍服、帽子、軍靴等軍需品的生產中心,並從樺山車站運補到全台各地、各港口。華山是台北的重要歷史場域,週末假日親子在華山公園遊憩之餘,也能遙想當年的親族、追思先人,是很適合寓教於樂的場所。 雖然台灣比其他國家晚了七十幾年,但我相信在民主化的現代台灣,該是時候重新找回我們被遺忘的記憶、反省戰爭,成為有歷史感的台灣人,以此為基礎,一起建構台灣美好、和平的未來吧。 (照片據悉為日治時期臺北樺山站的照片,位於今北平東路與林森南北路口,轉自日本時代臺灣文史再興會社Chang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