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把握時機,開創台美與國際關係的新局。

「把握時機,開創台美與國際關係的新局。」

這趟川普就職典禮的行程終於結束。一週的行程,拜訪美國相關部門、政治智庫與幕僚、國會議員,他們多次提及川普顯然有意檢討外交政策,台灣應該把握機會提出我們的主張與要求,盡力爭取。這與日前川普交接團隊顧問葉望輝訪台時的建議很接近。

目前台灣政府向美方提出的要求,不外乎是加深台美在軍事安全的合作、經貿文化的交流、美國支持台灣加入國際組織。但我認為,這些多是過去事務性要求的延續,都不算是核心策略性的主張。

川普用開創的態度來重新定位美國並擬定外交策略,台灣有一樣層次的思考嗎?

例如,美中的對抗,台灣決定要站在什麼角色?是看戲的旁觀者?或更清楚的位置?例如,亞太軍力部署結構中,台灣又是什麼定位?是被動接受盟邦的保護,還是有更積極的參與?例如,前進國際組織,台灣的國家地位論述是什麼?是繼承大中國法統的傳統中華民國史觀?還是以台灣為主體,有別於中國的兩千三百萬國民主權的民主國家?

這些,台灣政府都應該代表人民,有更高層次的主張與策略,對包括美國在內的友邦提出,讓國際社會認知,並讓世界看到台灣的行動與方向。

在國際的棋局中,每個國家都是棋子。台灣現在跟美國看似更為友好,但也擔心被美國犧牲。唯有台灣有活躍的自主性,也就是說,台灣這顆棋子自己也會動、並往自己的目標走去,這樣一個多元複雜的動態棋局,才能減低台灣被動犧牲的風險,並維護台灣人民的權益。

期盼台灣政府能把握這個契機,開創台美關係與國際參與的新局。

最後,很高興能與代表團團長前行政院長游錫堃、台中市長林佳龍、嘉義縣長張花冠、跨黨派的立法委員陳亭妃、呂玉玲、林為洲、柯志恩、陳怡潔、國安會諮委童振源、亞洲·矽谷行政長黃瓊雅同行,這一路上大家意見未必相同,但充滿笑聲與歡樂又很耐操,能跟各位同行是難得的緣分!當然,還要感謝外交部與駐外單位盡心盡力的安排與籌劃!

即時動態 Issue

台灣在所有意義上都是獨立的!

「台灣在所有意義上都是獨立的!」 ◎ 澳洲金融時報 全版專訪 幾天前,澳洲《金融時報》記者來台跟我進行專訪。她希望能邊用餐邊訪問,我決定約在忠孝新生附近、我從小吃到大的「名將鐵板燒」,讓她品嚐台式鐵板燒美味。果然報導中除了談台灣歷史、政治主張、青年世代的想法,也點綴了不少台灣美食哩。專訪中,我強調,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然而,在國內與國際,都有國家正常化的工作要推進,也需要國際社會對台灣的了解與支持。 * 報導原文:https://goo.gl/V0gzEE

推動眷改條例修法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審議《眷改條例》修正案。我們萬華中正有許多眷村改建案,因此我就職幾個月來追蹤持續追蹤了解該條例,並尋找盡量協助更多人的方式。然而,在思辨這個問題時卻發現,整部《眷改條例》其實存在根本性的矛盾,若不先釐清本質問題,修法就會變成治標不治本,甚至可能損害更多人民的權利。 為了釐清問題脈絡,我今天先問國防部眷服處處長,眷舍到底是要保障軍眷「居住權」的「軍公務員宿舍」,還是給予私有房屋的「財產權」?他告訴我,是宿舍,屬於國家。我再問,如果是屬於國家的宿舍,那為何早期原眷戶可轉賣給不具軍眷身分的一般居民,或是私自找建商改建成一整排的三四層樓?當時國防部竟然都沒有取締?處長告訴我,因為歷史因素,當時取締有困難。這樣的行政怠惰,造成許多善意第三方花錢承購原眷戶賣出的眷舍,而實際認為擁有了房產。 處長的說明,可以知道,眷舍並非可任意轉賣的「私人房產」。因此我們檢視《眷改條例》22、23條把「原眷戶同意權」和「非原眷戶(被國防部稱為違占建戶)」做區分規定,「不同意改建的原眷戶」得不到任何房屋和補償,而「非原眷戶」花錢自認買到房屋財產權,也沒有改建同意權。之後原眷戶配售房屋時,也是以八成眷改基金補貼的方式,讓眷戶用低於市價許多的金額配得房屋,為的就是讓所有眷戶都能繼續居住。這兩個條文的概念是對軍眷「居住權」的保障,而非「財產權」。 然而,《眷改條例》24條卻又開放所有人都可以轉賣軍宅,又從「居住權」的保障跳躍成為了「財產權」的給予。 我舉例,國家給立法委員使用桌子椅子等公物,是可以被所有人任意轉賣的嗎?不能。公務員或老師的宿舍,可以被所有人私自任意轉賣嗎?不能。那保障軍眷的眷舍又為何能夠買賣呢?我們同一部法中,上兩條的立法意旨還是「軍公務員宿舍」,下一條卻變成「私人房產」,顯見《眷改條例》完全矛盾! 檢視早期眷村的存在、以及《眷改條例》的立意,還有大法官457號的解釋,可知這是一個保障軍眷「居住權」的政策,而不是給予「財產權」,但因為過去行政與立法的疏忽與殆忽職守,導致它實質被許多人認為是「財產權」而被轉賣,並且造成許多善意、弱勢的第三方承購。我認為,過去政府的怠惰,不應人民承擔。 把這個脈絡釐清以後,我們要如何妥善修補這個政策的漏洞,就很清楚了。第一,要回歸保障原軍眷「居住權」的原則,杜絕炒作惡習,也就是劉世芳和王定宇委員的提案。第二,要保障當初被以「財產權」來承購的善意弱勢第三方權益,也就是羅致政委員的提案。當然,如何折衝政策連貫的信賴保護原則,我們都可以再細緻討論,但若只是繼續維持現行法案,那等於是忽視政策的漏洞,形同繼續打壓弱勢居民、助長炒作歪風。 最後,今天議程完成了增訂第二十二之一條文的草案審議,亦即原眷戶因不同意改建而遭主管機關逕行註其眷戶相關權益者,其領取拆遷補償的權益將得到回復,並可優先價購或承租本條例完成改建眷村之零星餘戶、或比照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條例所規定的安置就養,保障其居住權。而其餘針對「非原眷戶」的條文修改,將於後續繼續審議。 ☞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zI3AIu7RSLQ

【中正獨裁佗位去 17】阿道夫.希特勒雕像

【中正獨裁佗位去 17】阿道夫.希特勒雕像(Statue of Adolf Hitler) 「Was there any public statue of Adolf Hitler in Germany?」 「德國還有任何公開希特勒雕像嗎?」一個喬治亞國民這樣問。 喬治亞位於東歐,原屬蘇聯。獨立後的喬治亞,也曾像台灣一樣,討論著史達林銅像的存廢。 阿道夫.希特勒出生於奧地利,是德國納粹領袖,然而他的政治權力並非用任何軍事手段獲得,而是藉由選舉,由全體人民選出,並一步步在廣大支持下,成為一個真正的獨裁者。他著手改造德國經濟,發展帝國美學和醫學,並制定法律,合法地、規律地將政治犯、同性戀、身障者、無業者、猶太人、吉普賽人等族群送往集中營。 集中營就像一座巨型工廠,這些人在死之前,必須體會「勞動使人自由」的意義,接著,再合法地被用以槍決、吊死、毒氣室等各種方式,處以死刑。他們生前的頭髮、衣服、義肢、梳子、眼鏡、行李箱、皮鞋等物品,被完整地堆在集中營裡,如小山一樣高。 人民生命的被剝奪、家庭的破碎、畸形的醫學實驗等等,納粹暴行曾在戰後遭人遺忘,許多年輕人並不知道集中營發生什麼事,當時政府只希望人民好好往前看,傷口好不容易復原就不要再揭開瘡疤。但也因日後轉型正義的開啟,真相因而一一鮮明地再次被揭開、被深刻檢視與反省。 現今,走在歐洲街道或校園,我們不會再輕易看到任何與希特勒有關的知名官方象徵物。除了2012年後波蘭的前華沙猶太區(Warsaw Ghetto),那裡的希特勒,看起來較為年少,他雙膝跪地,為了無數被殺害的靈魂,祈禱與懺悔,直至宇宙盡頭。 註:此雕像為義大利藝術家的創作,然而,儘管立意良善,仍引起猶太人族群的不滿,被認為是一個挑釁與侮辱。 (照片引用自C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