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把握時機,開創台美與國際關係的新局。

「把握時機,開創台美與國際關係的新局。」

這趟川普就職典禮的行程終於結束。一週的行程,拜訪美國相關部門、政治智庫與幕僚、國會議員,他們多次提及川普顯然有意檢討外交政策,台灣應該把握機會提出我們的主張與要求,盡力爭取。這與日前川普交接團隊顧問葉望輝訪台時的建議很接近。

目前台灣政府向美方提出的要求,不外乎是加深台美在軍事安全的合作、經貿文化的交流、美國支持台灣加入國際組織。但我認為,這些多是過去事務性要求的延續,都不算是核心策略性的主張。

川普用開創的態度來重新定位美國並擬定外交策略,台灣有一樣層次的思考嗎?

例如,美中的對抗,台灣決定要站在什麼角色?是看戲的旁觀者?或更清楚的位置?例如,亞太軍力部署結構中,台灣又是什麼定位?是被動接受盟邦的保護,還是有更積極的參與?例如,前進國際組織,台灣的國家地位論述是什麼?是繼承大中國法統的傳統中華民國史觀?還是以台灣為主體,有別於中國的兩千三百萬國民主權的民主國家?

這些,台灣政府都應該代表人民,有更高層次的主張與策略,對包括美國在內的友邦提出,讓國際社會認知,並讓世界看到台灣的行動與方向。

在國際的棋局中,每個國家都是棋子。台灣現在跟美國看似更為友好,但也擔心被美國犧牲。唯有台灣有活躍的自主性,也就是說,台灣這顆棋子自己也會動、並往自己的目標走去,這樣一個多元複雜的動態棋局,才能減低台灣被動犧牲的風險,並維護台灣人民的權益。

期盼台灣政府能把握這個契機,開創台美關係與國際參與的新局。

最後,很高興能與代表團團長前行政院長游錫堃、台中市長林佳龍、嘉義縣長張花冠、跨黨派的立法委員陳亭妃、呂玉玲、林為洲、柯志恩、陳怡潔、國安會諮委童振源、亞洲·矽谷行政長黃瓊雅同行,這一路上大家意見未必相同,但充滿笑聲與歡樂又很耐操,能跟各位同行是難得的緣分!當然,還要感謝外交部與駐外單位盡心盡力的安排與籌劃!

即時動態 Issue

國家憲政要正常 大法官是關鍵

【國家憲政要正常 大法官是關鍵】 這幾天,立法院在進行司法院正副院長及大法官等被提名人的審查。今天上午,我針對憲法國家主權、領土問題、公投制憲、轉型正義等問題,提問大法官被提名人許志雄先生。許先生認為,根據國民主權的原理,我國的疆域只包括台澎金馬,並不包括中國與蒙古;至於憲法所規定固有之疆域,他認為這「沒有任何意義」、「不具備法律效力」。他也認為,無論是制憲或修憲,由於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若能由人民透過公民投票來決定,才最具備合理性。關於轉型正義部份,許先生明確指出不當黨產條例以及除垢法(Lustration Law)都沒有違憲疑慮,任何獨裁國家民主化的過程中,轉型正義是必經之道。沒進行轉型正義,將會侵蝕政黨政治的根基,讓台灣民主倒退。 許先生的回應,符合我對於大法官的期待,期盼未來大法官能夠勇於面對敏感的憲政層次的問題。畢竟,大法官身負釋憲的重責,不只應具備法學素養,更應洞悉國際社會的進步價值,以實質法治國的思維來保障台灣人民的權利、維護憲政國家基礎。

台灣的定位與論述,是入聯還是返聯?

【台灣的定位與論述,是入聯還是返聯?】 今天是新會期開議的總質詢。昨天我剛從美國參與入聯宣達活動返台,除了拜訪美國國會議員以及接受外媒訪問,爭取國際社會支持台灣以外,對於在紐約的入聯遊行活動更是印象深刻。近年來這個遊行由當地留學生與台裔年輕人舉辦,看到他們對台灣的認同這麼自然而且強烈,難怪台灣年輕人被稱為「天然獨」,相信他們未來都會在各種領域為台灣發揮影響力。 過去幾年來,我們目睹,台灣人民尤其是年輕人,透過社會運動或在各種場合發聲,抗議台灣被矮化,唾棄在國際上親中、外交休兵、不敢為台灣發聲的前政府。而新政府多次表態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聯合國的立場。然而,我認為台灣必須有合理的國家定位與論述,面對困境,才能夠正大光明、理直氣壯,國際上的朋友也會理解、願意當我們的朋友。如果連定位與論述都不合理,國際社會難以理解台灣,遑論要支持了。因此,我詢問林全院長一個核心問題,台灣希望參與聯合國「究竟是返聯還是入聯?」 聯合國1971年通過「2758決議文」,決定驅逐「蔣介石政權代表」。這個政權是被國外學者跟希特勒併列為20世紀殺最多人的獨裁者,並且荒唐宣稱他們統治中國、蒙古、西藏、以及俄羅斯、阿富汗、印度、緬甸、不丹、巴基斯坦、菲律賓、越南、印尼、馬來西亞等國的部分領土,代表這些國家地區的人民。 聯合國把這個荒唐的獨裁政權驅逐出去,決議文並非提到驅逐台灣。因此我詢問林全院長,我們現在要參與聯合國,若是說要「返聯」,難道是要代表這個荒唐獨裁的蔣政權返回聯合國嗎?因此,我強調,台灣必須以兩千三百萬人民的民主台灣身份要「入聯」,而不是「返聯」。 外交部李大維部長表示,台灣大多數的人應該都認同我的看法,但要謹慎審視國際以及兩岸的氛圍。林全院長雖未直接回答我的問題,但也強調我們是以一個民主國家的身份。 既然我們都認同要以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的主體性來參與國際社會,我提醒政府就不該在國際上產生矛盾的論述。例如日前南海爭議時,還有政府部門主張U形線,把整個南海當成我們的內海,繼承了蔣介石政權荒唐主張的陷阱。 我了解台灣參與國際組織,就跟許多理想一樣不是一蹴可及,要長期努力。但我們的國家定位與國際論述必須合理,即便國際處境困難,至少能喚起世界的同情與友情。如果論述荒謬、甚至主張代表其他十幾個國家,那我們連道理都站不住腳。我要求政府在外交、國際組織參與上,要以民主台灣的主體性為出發,這也是人民的冀望。

移民署打壓韓國工人 台灣形象倒退嚕

去年因台商在韓國涉嫌惡性倒閉,韓國Hydis工人來台灣爭取勞動權益,卻被移民署蠻橫的驅逐出境並且禁止入國。 今天我在委員會質詢新任內政部長葉俊榮部長、移民署署長及外交部次長,台灣對外的印象是個熱情、友善的國家,更有許多韓國觀光客喜歡來台旅遊。台灣永豐餘集團在韓國惡性關廠,卻登上了韓國各大媒體版面,有損台灣的形象。 而韓國工人來台灣爭取勞權、合法集會,卻遭受到移民署嚴重打壓、侵害他們的自由,不僅強制驅逐出境,並且禁止再進入台灣。根據台北地方法院的判決,韓國工人並沒有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我甚至當場唸了法院判決給移民署長聽,韓國工人們「或站立於抗議人群中,或為靜坐,並無攻擊或不理性之舉動」,法院更講明他們沒有因為陳情而使其他人、車受到妨礙,更沒有逾越社會大眾的容許範圍和妨害安寧。沒想到判決如此的清楚,移民署仍舊藐視司法,超越法院判決,無理打壓韓國工人進出台灣的自由。 移民署的「入出國及移民案件審查會」更是完全黑箱不透明,手法又粗糙。根據移民署提供給委員們的會議紀錄,竟然一個小時審查了35個案件、共計96人,紀錄更只有短短的兩頁不到,這種草率的態度令人瞠目結舌。我更質疑署長,依據「禁止外國人入國作業」的規定,清楚寫明涉嫌社會秩序維護法案件,如經判決無罪、不起訴或不罰,就不能禁止他們來到台灣。但審查會卻避開這條,使用危害我國利益、公共安全的模糊理由,來做成禁止入國處分。移民署根本是下定決心要打壓韓國工人,不准他們爭取勞權,才曲解、強加法條,拒他們於國門之外。 不僅如此,移民署內部還有禁止入國的黑名單。連從未被逮捕、移送過的工人嘗試來台灣,也被移民署逮捕強行遣返,真的很誇張!外國人光明正大的來到台灣,完全沒有違反過任何法律,竟然也會被拒於國門之外,移民署到底有多大的官威,可以恣意的決定誰可以進入台灣。這完全顯示了行政機關對於人權、民主自由素養的低落! 因此我強烈要求內政部長及移民署長: 1. 立即解除所有韓國Hydis工人禁止入國處分 2.全面檢討並改進「入出國及移民案件審查會」的運作制度,包含委員組成、完整會議紀錄及處分之依據必須公開透明。 3. 交與本會禁止入境的所有內部黑名單(包括國籍、理由、是否有時間限制等),說明審查委員會核定名單的標準和規則,執行方式及解除方式。 請大家持續關注:韓國Hydis工人 團結·鬥爭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qhN3N5fao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