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不只一個中國!還有一個台灣!

「不只一個中國!還有一個台灣!」

今早我趕往美國VOA國家衛視錄影。在專訪中我強調,一個中國的存在是事實,一個台灣的存在也是事實。任何外交政策若忽視台灣這個國家的存在、忽視台灣人民的國際權益,這些政策,都是過時而虛假的。目前美國新總統川普對許多傳統政策提出質疑,我希望台美關係的正常化也能有新進展。除了台美關係,主持人也對時代力量相當有興趣,談了我們對台灣國家正常化、勞動權益、婚姻平權、環保...等政策主張。

這次訪美行程超級緊湊,有些邀訪跟我的時間無法配合,即使受訪也常是趕鴨子上架。今天我連早餐都沒吃就衝去了電視台,坐上主播台還一直在恍神,第一句問好差點說成「HI I'M RON BURGUNDY....」

即時動態 Issue

熱比婭,我們下次台灣見!

「熱比婭,我們下次台灣見!」 這次出訪華府,早早就與老朋友熱比婭相約喝杯茶敘舊。一別七年,時間過得好快,世界變化好大。她是維吾爾人權領袖,對台灣這幾年的社會脈動與政治新局充滿了好奇,我們暢快的聊著台灣啊! 這一位熱愛台灣的可愛阿姨,數度獲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的人物,多年來卻被馬英九政府不斷拒發簽證而無法訪台。也太Sadcore了.... 我答應熱比婭,要協助她來訪台灣。期待下次她還有熱情的女兒熱依拉一起來台灣見!

僑委會改革,需要更有勇氣、朝向整併!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進行僑委會業務質詢。在僑委會的業務報告中,已有針對上會期立委所提出的問題做出檢討,例如中止使用率低的「中華函授學校」、裁撤根本沒有僑胞要住的「華僑會館」,繳還給國有財產署供其他運用。這些積極改善,是改革的開始。 然而,仍有許多業務無法解決人民長久的疑慮。我舉例,每逢節慶,僑胞可以接受優惠來台旅遊、享有醫療健檢補助等,這些優惠,在國外念書的台灣留學生是否符合資格申請?委員長告訴我,不能,因為他們不是僑胞。又如,今年九月,教育部與師範大學的「全球華語文教育專案辦公室」揭牌,要用8年時間推動華語,達成:「學華語到台灣,送華語到全世界」的目標。然而,華語文教育經費是僑委會的主要支出,業務報告指出要「爭取全球華語熱潮所帶來最大市場空間」。很明顯的,僑委會的主要業務與教育部高度重疊、疊床架屋。 上會期,時代力量提案裁併僑委會,僑委會回覆給我的公文指出,僑委會如同客委會、原民會一樣,雖然業務跟其他部會有所重疊,但有獨立存在的必要性。我提醒委員長,台灣設置客委會、原民會,是因為這些族群權利長期遭受壓迫,國家才需要特別設置委員會來保障他們的權利、回復他們受毀損的文化。這些背後有很深刻的人權與族群權利脈絡與原則,例如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聯合國推動保障母語設置母語日、兩公約中保障少數種族的文化和語言權利等,不只台灣,包括加拿大等世界許多國家皆依此原則針對國內的某些族群設置對應機構。然而,僑委會以外交工作為主,卻獨立於外交部存在,這沒有相對應的人權脈絡,在世界各國的外交機構也少見這樣的疊床架屋。 在上個會期,我曾經問過前政府的僑委會委員長的問題,今天也再次詢問新任委員長。「僑胞」究竟是什麼,蒙古人、藏人、傣人、維吾爾人算是僑胞嗎?委員長告訴我,不算。我再次質疑,如果持續依照僑委會的血統論,以台灣多元民族為主體的話,那全球有四億人的南島語系民族是不是僑胞?尤其現在新南向政策,南島語系正是許多東南亞國家的主要民族。委員長也告訴我,不算。顯然這個委員會的本質是「除了中國以外的全球漢人委員會」。而究竟什麼是漢人?北方漢人跟南方漢人是同一種漢人嗎?以這種粗糙又過時的血統論做為業務對象,完全不符合現代國家、專業部會的原則。 世界上有漢人、藏人、也可能有南島語系的朋友...有各國不同族裔的友人,對台灣有特殊情感與認同,這些應該都放在外交部的來進行交流與整體統籌規劃。前幾個月,蒙藏委員會委員長主動贊成把蒙藏會裁併,獲得許多社會大眾肯定。我希望僑委會委員長也有這樣的魄力,仔細思考把相關業務整併到相關部會去統籌工作,才能妥善運用資源,讓政府發揮最佳效能。 (圖片來源: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基金會)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K45EKlkAYaY

透過文化與歷史,讓台灣走進世界

【透過文化與歷史,讓台灣走進世界】 面對國際上種種政治困境,我們要努力突破、持續參與。但同時,我們也應該透過文化的方式讓台灣被世界看見。這是今天我在立法院總質詢的第二段重點。 我先以沖繩和平祈念公園的「台灣紀念碑」為例。這座在1965成立的公園,悼念太平洋戰爭犧牲的人們,樹立包括日本、韓國以及許多太平洋島嶼各國的紀念碑,長年來有許多國際人士、各國政要前往參訪、憑弔。但台灣人同樣死傷慘重,園區的台灣紀念碑卻是今年才落成,晚了各國數十年。這個紀念碑全靠民間的奔走,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也有不夠完善的地方,例如有專家針對碑文的內容以及落款的形式提出專業的建議。這是政府應該要大力參與、支持,讓它更完善才對。 另外我舉陳智雄、李柏青以及許多戰後留在印尼的台籍日本兵的例子,他們在當時幫助印尼獨立運動,獲得印尼建國英雄勳章,被許多印尼的歷史書籍記載。這些台灣人的故事,都值得推動放到印尼的歷史博物館中。 我也再舉美國的移民博物館為例。我曾在那邊看到美國的非裔、華裔、日裔、韓裔、菲律賓裔以及歐洲各國移民美國的歷程,卻沒看到台灣移民的蹤跡。台灣人從日治時代到戰後時期,有幾波移民美國的風潮,也有背後動人的故事,例如戰後因為白色恐怖,而旅居美國成為無法返台的黑名單等等。這些台灣故事,都值得推動放入美國的移民博物館,跟其他族裔的美國移民一起被世人所認識。 不只這些例子,我們跟週遭國家,甚至於全世界都有很多的互動,有許多共同的歷史經歷、文化內涵。在世界各國的各種主題博物館、文化園區、歷史展覽或公園,都有許多待我們補充進去的台灣人故事。過去,台灣總是比較重視短期的文物特展,或是砸大錢在短期宣傳廣告。但我們應該可以推動更多永續性的工作,讓台灣在世界的歷史與文化脈絡中,被大家看到,真正發揮永續的文化交流、柔性外交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