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不只一個中國!還有一個台灣!

「不只一個中國!還有一個台灣!」

今早我趕往美國VOA國家衛視錄影。在專訪中我強調,一個中國的存在是事實,一個台灣的存在也是事實。任何外交政策若忽視台灣這個國家的存在、忽視台灣人民的國際權益,這些政策,都是過時而虛假的。目前美國新總統川普對許多傳統政策提出質疑,我希望台美關係的正常化也能有新進展。除了台美關係,主持人也對時代力量相當有興趣,談了我們對台灣國家正常化、勞動權益、婚姻平權、環保...等政策主張。

這次訪美行程超級緊湊,有些邀訪跟我的時間無法配合,即使受訪也常是趕鴨子上架。今天我連早餐都沒吃就衝去了電視台,坐上主播台還一直在恍神,第一句問好差點說成「HI I'M RON BURGUNDY....」

即時動態 Issue

我們一直在一起!

「我們一直在一起!」 今天站上婚姻平權團體們的台上,表達時代力量的支持。婚姻平權,最早包括時代力量版本、民進黨尤美女版本、國民黨許毓仁版本,都是修民法,總共五十多位立法委員簽署,怎麼可以最近有少部分委員的不同意見,就傳出「傾向立專法」的說法?我呼籲這五十多位簽署委員,一定要堅守修民法的立場。 同志的平等權利,近年來在許多國家被重視、被保障;然而,同志長期一直受到嚴重的迫害。納粹時代,同志會被送進集中營,如今,也仍有人因為同志傾向在某些國家會被判刑,甚至是死刑。即便在台灣,最近幾週被謊言激化的某些民眾,開始在路上或媒體上羞辱同志。但是,今天仍然有這麼多支持婚姻平權的朋友們站出來,我相信這不只是五十多位簽署修民法的委員們清楚聽到各位的聲音,其他的委員們,也請你們瞭解同志們的真心訴求。 法務部今天修正說法,指出伴侶法不限同性異性。那麼,其實方向就很清楚了。「伴侶法」適用於要走非傳統婚姻關係的伴侶,無論同性或異性伴侶,都有民眾有這種需求。「民法」則適用於要走婚姻關係、締結婚約的伴侶,這當然也應包括同性或異性伴侶。這兩種制度本質上跟同性異性無關。要能讓同性伴侶有權利締結婚約,唯有透過修訂民法,才能真正達成。 身為一個台灣人,我期盼的台灣,是一個任何人都可以安身立命、不用隨時害怕遭受歧視,一個力求消弭憎惡與仇恨的社會。同志朋友,請你們不要覺得孤單、不要因為少部分人的惡言惡語而驚恐,在立法院有著許許多多支持各位應享有平等權利的立委們,我們一直都會在,我們會繼續努力,一起推進真正的婚姻平權!

【中正獨裁佗位去 12】518公墓

【中正獨裁佗位去 12】518公墓 光州民主化運動,又稱518光州事件,是南韓歷史上重大的民主運動,它敲響了南韓軍人獨裁政權的喪鐘,也開啟了南韓人民追求民主化的契機。然而,在這次的事件中,許多人也付出了寶貴的性命以及代價。 1979年10月26日,中央情報部部長金載圭暗殺獨裁統治多年的總統朴正熙,之後遭到逮捕。崔圭夏出任代總統, 10月27日起全國大部分地區實施戒嚴。各地開始掀起反抗、追求民主的示威遊行。11月24日,140名民主運動人士因要求民主而被逮捕及拷問。12月12日,軍隊強人全斗煥趁機發起「雙十二政變」,繼續實行獨裁政治,全國各地不滿的聲浪持續高漲。全斗煥政府為抑止反抗勢力,5月17日宣布戒嚴令,停止召開國會,關閉大學校園,逮捕異議反對人士,例如金泳三和金大中(之後都成為民選總統)。在緊急戒嚴令頒布之後,全羅南道的光州3萬市民與學生仍持續地抗爭,全斗煥對此做了一個可怕的決定,要不計代價消滅反抗聲音。 1980年5月18日凌晨,全斗煥調動軍隊鎮壓光州市,在全羅南道國立大學與學生發生第一起衝突,軍隊射殺、逮捕許多示威者,血腥鎮壓的序幕就此展開。光州市民組成「民眾抗爭本部」,組織市民與軍對武裝對抗,表明堅決不退讓的決心。最後軍隊不顧人群,坦克入城,數千名軍人掃蕩最後的示威者,抗爭於5月27以悲劇的方式收場。光州事件被全斗煥指稱是叛亂事件,金大中是幕後主使,被判死刑(後來改判無期徒刑),光州事件成為禁忌話題。此後全斗煥更加肆無忌憚,南韓進入白色恐怖的黑暗。 1987年南韓爆發六月民主運動,軍政府再也無法對抗民意,獨裁政權就此消亡。光州民主化運動的歷史真相與意義逐漸受到重視,在遺族與民間人士的努力下,光州事件逐漸被平反。總統金泳三任內開始啟動轉型正義程序,除了賠償受害者外,也開始司法調查程序。1996年2月28日全斗煥及盧泰愚總統等16人被起訴,最後全斗煥被判無期徒刑(之後被特赦)。 今天,光州市有許多地方以518命名,像是518民主廣場、「518」紀念公園、518自由公園、518公墓等。原本喪在各地的義士合葬在518公墓。每年518,南韓總統都要在此舉辦追思會悼念光州事件犧牲的人民,以及緬懷他們為國家民主化的奉獻。墓園內也有資料館,不停地播放著事件的資料,不斷地提醒人們莫忘了這段歷史。518前全南韓都會舉辦不同的大型活動,從音樂會到美術展,從電視特別節目到報紙專欄,以紀念南韓追求民主的精神,也彰顯人民即使面對困難,也勇於揭開歷史真相的那份正義之心。 (照片取自維基百科)

作伙解決軍冤與不當處遇問題

今天我與洪慈庸委員合辦了「軍中冤案與不當處遇平反特別條例公聽會」,包含顧立雄委員、蔡易餘委員及軍冤家屬李正大先生、賴景豐先生、蘇心安先生、陳碧娥女士、專家學者胡博硯老師、邱顯智律師、薛欽峰律師皆有出席,一起與國防部、法務部和司法院代表商討參議。 洪仲丘事件,揭示了長期以來軍中權力不對等、資訊不明的弊端,軍中人權被忽視,國防部成了國防布。儘管事後行政院有成立「軍事冤案申訴委員會」,但因不是常設機構,加上無法突破法律時效,發揮效用不大。公聽會中,我感受到家屬們沈重的傷痛和控訴,軍冤案件迷霧重重,人民被迫經歷家庭破碎,卻始終帶著許多問號,無法得知真相。 《軍中冤案與不當處遇平反特別條例》即是為了解決此問題而展開。我認為,軍冤是國家違法的事情,和一般個人刑事案件某程度不能等同看待。再者,一般刑事案件,是否能公平審判已是疑問,其開啟再審或非常上訴還十分困難,這種處境下,更何況資訊極度不公開、權力高度不對等的軍隊?因此,行政院或國防部下設一個獨立且具調查權的常設委員會有其必要,這也是來自專家學者們的建議。 現場我也呼籲國防部、法務部、司法院,希望政府機關能先放下武裝防衛,倘若對現場專家學者建議的立法方向有疑慮,也應該主動提出建議改善的方案,同心協力,把這樣攸關民眾權益的重大問題,作伙來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