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台灣的國會比演唱會吸引人!

「台灣的國會比演唱會吸引人!」

今天代表時代力量黨團,與蘇嘉全院長、蔡其昌副院長一起出席記者會,宣布本屆的國會議事收看新媒體轉播人次已經突破千萬,遠遠超過上一屆2015年10倍以上。公開透明的新國會,是許多立院前輩及公民團體推動多年的理想,也是時代力量選舉期間的政見。去年新國會就職以來,在院長副院長與立委們的推動下,陸續完成網路新媒體介接直播、開放公民記者列席,電視也將於第三會期正式在123、124頻道定頻直播。台灣的國會終於建構更多管道,讓人民能即時了解議事內容。當然,許多國會改革的工程,仍須大家持續努力,讓人民能更完整的參與並監督。

今天我也分享了一個趣事。

去年剛進立院時,知道國會直播在往年閱覽量都不高,一度想說乾脆跟院長提議,可以在立法院開直播辦音樂藝文的軟性活動,來跟社會大眾宣傳直播頻道;同時我也來滿足有些年輕選民與歌迷對我「在立法院開唱」的要求。沒想到2016統計到年終,居然有破千萬人次看國會直播!

我看,台灣的國會比演唱會還吸引人,根本不用開唱了啦!
 

即時動態 Issue

咱一代,鬥陣來解決代誌!

今天出席司法法制委員會的轉型正義公聽會。我發言時強調,現在是轉型正義框架立法的階段,期盼有框架立法的高度,通盤檢視台灣歷史上所有受統治政權壓迫的族群與個人,進行轉型正義工程,避免掛一漏萬。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草案拉出歷史縱深,涵蓋原住民族的部分,也可回溯到日治時代。會中我分享了一個故事: 前年,在西門町的萬年大樓有一位89歲的蔡蕙如阿媽發著「模型出清」的傳單。她不忍丈夫生前最愛的飛機模型將隨著丈夫逝去而塵封人世,忍痛出清,希望愛好模型的年輕朋友可以繼續收藏。蔡阿媽不會用網路,撐著年邁的身軀,在萬年大樓發傳單給路人,後來由熱心民眾轉發到網路上,引起網友支持。 蔡阿媽的丈夫許崙墩,原來是二戰期間日本加藤隼戰鬥隊的戰機駕駛。戰後中華民國來台,政府打壓這段史實,蔡阿媽回憶道,丈夫變得沈默寡言、不向別人提起這段過往,但因為一生熱愛飛機,退休後在萬年大樓開模型店,收藏飛機模型直到去世。 充滿認同糾結與矛盾的故事,不只是許老先生一家人。二戰期間,台灣日本兵有廿萬人,還有許多人在戰後被國民黨不明不白轉調前往中國打國共內戰。1949年中華民國政權逃來台灣之後,這些人的故事被刻意掩飾、甚至被仇視,當事人與他們的家庭只能將這些沉痛的記憶塵封在生命中。 過去國民黨教育用二分法,總認為台灣日本兵若不是被日本人脅迫去當兵,就是信仰日本軍國主義的漢奸,然而這廿萬人的故事,有各種樣貌,有更多糾結的故事,不該被政府長期忽視、污名化,難以獲得平反。我們應該要勇敢的面對、應該回復的名譽就該回復,應該承擔的責任也該承擔,應該補償的就該補償,而且這些沈默的當事人,正在凋零,我們絕對不能再拖延下去。我相信,這些阿公們當年上戰場時,心中惦記著仍是他們的家人,而我們這一代家人,也不該忘了他們。 最後我舉了奧地利為例,他們長年以納粹德國的受害國自居,直到90年代,政府開始主動發掘更多史料,公布當時部分奧地利人成為納粹共犯的真相,1991年總理弗拉尼茨基也表達反省與歉意。二戰時,奧地利人可能是受害者,也同時是幫兇,他們選擇勇敢面對這樣的糾結過往。 每個國家都有著不一樣的歷史糾結與社會傷口,唯有面對真相,真心回復受迫者的權利,才能在真實的基礎之上,一起促進和解與團結的美好社會。我相信,台灣有這樣的勇氣!咱一代,鬥陣來解決代誌! 進一步了解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https://goo.gl/LCEQDI

【中正獨裁佗位去 8】南非-第六區博物館

林昶佐身為時代力量轉型正義小組召集人,在本會期與時代力量黨團提出「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的框架立法,用轉型正義的整全性(holistic)概念,針對四百多年來在台灣及周遭島嶼土地所遭受諸如暴力、屠殺、滅絕、奴役及其他迫害,包含對原住民族、對其他族群、對公民政治權利的個人所受侵害的歷史事實,進行全面性的真相調查,藉以揭露加害者與過去的暴行,以研擬後續行政立法上權利回復的相關措舉,開啟和解的契機。 同時,我們也提出「真相與和解促進條例草案」,此為實質法,針對中華民國政權在獨裁統治時期對人民所造成的公民政治權利侵害,實質進行賠償和名譽回復、人事除垢等執行事宜。而為補足過去政府對於母語的毀壞,時代力量也提出「國家語言平等發展法」,推動族群間語言平等,落實母語教育。 「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在推動的過程中,受到不少阻礙,主因來自執政黨認為應該將獨裁時期轉型正義和原住民族事務分開,本法因此遭到排除。然而,時代力量並不氣餒,為了持續讓轉型正義工程順利運作,便配合修正本法,更名為「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將法案集中於處理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並新增具有實質執行效果的賠償條文。我們主張,此機構應該設立於行政院底下,擁有行政調查權,不能只是單純學術研究機構,才能真正落實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一起面對四百年年來所有發生在這塊土地上的錯誤。

內外資差距,只是為富人減稅的藉口

這次稅改,據說有一個很重要的目的是「縮短內外資差距」。 所謂內外資差距是怎麼回事?現制下適用綜所稅率最高級距的大股東,按照一般的看法,內資(正式用語應為居住者)的股利負擔是:{〔(100-17)+(17/2)×45%〕-8.5}+17≒49.68 至於外資(正式用語應為非居住者))的負擔是:〔(100-17)×20%〕+17=33.649.68-33.6=16.08 政府因而認為內外資差距高達16.08,外資比內資輕稅,所以有許多內資化身為假外資。因此透過這次稅改的方案,包含綜所稅最高級距降至40%,營所稅提升至20%,外資股利所得提升至21%的情況下,內外資差距會降至4%左右。 這樣的說法其實有很多問題 16.08的差距應該有被過份誇大的嫌疑,第一,目前內資股利所得併入綜所稅,享有綜所稅的免稅額與扣除額,這個部分的因素沒有被考慮進去。第二,外資所負擔的33.6,僅是計算台灣這邊的稅賦,若是該外資將股利分配回母國公司,仍然要負擔母國的股利所得稅,這部分許多國家的規定不盡相同。 我們目前有和32個國家簽訂「避免所得稅雙重課稅及防杜逃稅協定」,對於這32個國家的居住者來台投資所賺取的股利所得,稅率大部分降至10%。因此,對於這些國家的居住者,股利負擔又會降至〔(100-20)×10%〕+20=28,和本次稅改完成後大股東的股利負擔〔(100-20)×26%〕+20=40.8,內外資的差距又會拉高至12.8,難不成又要再降稅? 此外,許多變身成為假外資的內資,就是為了全面避稅,因為租稅天堂(例如,巴哈馬、百慕達、開曼群島、英屬維京群島等)不僅免稅(或稅率極低),還提供相當的隱蔽性。調降一個股利所得至26%,這些為了避稅的假外資,有何理由會因此而變回內資? 內外資的差距可以調整,但必須把所有的問題都說明清楚,這些因素都不講,只說要拉近內外資的差距,根本就是有錢人要爭取大幅降稅的藉口。 (圖片擷取自電影《華爾街之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