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台灣的國會比演唱會吸引人!

「台灣的國會比演唱會吸引人!」

今天代表時代力量黨團,與蘇嘉全院長、蔡其昌副院長一起出席記者會,宣布本屆的國會議事收看新媒體轉播人次已經突破千萬,遠遠超過上一屆2015年10倍以上。公開透明的新國會,是許多立院前輩及公民團體推動多年的理想,也是時代力量選舉期間的政見。去年新國會就職以來,在院長副院長與立委們的推動下,陸續完成網路新媒體介接直播、開放公民記者列席,電視也將於第三會期正式在123、124頻道定頻直播。台灣的國會終於建構更多管道,讓人民能即時了解議事內容。當然,許多國會改革的工程,仍須大家持續努力,讓人民能更完整的參與並監督。

今天我也分享了一個趣事。

去年剛進立院時,知道國會直播在往年閱覽量都不高,一度想說乾脆跟院長提議,可以在立法院開直播辦音樂藝文的軟性活動,來跟社會大眾宣傳直播頻道;同時我也來滿足有些年輕選民與歌迷對我「在立法院開唱」的要求。沒想到2016統計到年終,居然有破千萬人次看國會直播!

我看,台灣的國會比演唱會還吸引人,根本不用開唱了啦!
 

即時動態 Issue

文化政策與產業應提高為國家戰略層級

昨天的總質詢,我第三階段談的是影視和流行音樂產業、以及整個文創產業。這是傳播速度最快、最不可忽視的文化力。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指出,文化創意產業2015 年全球產值達2兆2500 億美元,相當於3%的全球生產毛額,比電訊服務產業的產值(1兆5700 億美元)還高。 但是,在五月份行政院的施政報告,幾乎沒提到這方面的政策。而新會期剛拿到的施政報告,只提到一百個字。我強調,行政院不能只把文化當成只是文化部自己的工作,應該有跨部會的高度,並成為國家戰略產業。 我舉幾個國家為例。芬蘭,90年代就組織跨教育部、貿易及工業部、交通部的跨部會「文化產業委員會」共同推動文化產業。加拿大政府在20年前就成立加拿大電影投資公司、加拿大藝術理事會等機構,全力推動本土特色的電影產業。又如國人熟知的日本動漫電玩文化,佔日本GDP超過10%,今年安倍首相還COSPLAY成馬力歐推廣2020東京奧運。最近因《屍速列車》被台灣人熱議的韓國,也早在1998年就將文化內容產業的預算提升到總預算的1%,宣示以國家戰略高度去推展,近年來其產值占GDP比率屢創新高,2005~2011七年間出口額年平均成長率高達21.6%。 台灣不需要完全複製別國的發展模式,但政府必須要認知到影視音流行文化以及創意產業絕非文化部單一部門業務,必須跨部會通力合作發展。諸如融資問題、作品鑑價、美學培養、人才培育、原住民智慧創意產權保護、國際行銷、國際媒體頻道設置、新科技應用...等工作,都需要文化部、經濟部、教育部、外交部、科技部、觀光局、原民會、客委會...等跨部會投入,並有戰略地整合布局。 影視音樂以及整個文化產業、創意產業,在許多國家早已投入大量資源全力發展,在台灣卻長期受到忽視。我強力要求行政院,必須將其被視為「戰略性產業」。而且,台灣面對國際政治的打壓與限制,政府應該要更清楚地認知,台灣文化實力的培養與推展,才能夠在國際間強調台灣的存在、打造台灣清晰的面貌。 質詢影片

協會即將開放、大家準備加入!

今天在立法院教文委員會進行《國民體育法》關於各單項運動協會的修法,審查完竣、送出委員會。在多位立委們的共同努力下,達成協會開放入會、財務公開透明、體育糾紛仲裁機制、理監事利益迴避、選手參賽應有的保險等權益都明文入法。尤其是協會中明定選手理事的席次,體育署原本提議的「至少一名」被否決,改成時代力量主張的至少五分之一。我也提出修正動議,將條文中的「中華奧會」修正為受國際奧會承認的我國國家奧會,為法律名稱留下中性的空間,未來若國際奧會將我國奧會正名為台灣奧會,也不用再提修法。 不過,有關個人會員在理事會的席次不得超過二分之一的條文,我仍有所疑慮,擔心這樣對個人會員是否過度限制。我與立院的同事將再參考各界關注體改的選手、專家們的意見,研究是否應在二讀時提出修正動議。而更重要的是,待母法完成二讀三讀通過後,未來還要嚴格監督體育署公布的施行細則、行政命令,必須嚴守母法的開放透明、保障選手的原則。 我們在立法院會持續監督,而各位關心各項運動的朋友們、選手們,請準備好!協會即將開放,大家準備加入,一起推進新協會的誕生!

質詢駐日代表謝長廷先生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台日關係質詢,而昨天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的國際局勢,也成為今天委員會的重點。 在質詢過程中,我與駐日代表謝長廷先生都同意,在可能預見的國際局勢中,台灣與亞洲鄰國的關係將必須更緊密,強化彼此合作的密度。尤其是民間社會已有友好基礎的台日關係,應能發揮更大的動能。 再來我強調,針對沖之鳥的漁權爭議,日前的台日海洋事務對話會議是好的開始,台灣不能繼續仰賴過往交流的默契,而必須以達成具體談判協議為目標。談判的確不是可以一蹴而成,但我們必須能堅守立場、確立目標,才能有方向感的持續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