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年金改革,世代正義,勢在必行!

「年金改革,世代正義,勢在必行!」

為了建立一套能夠讓年長者安定生活,符合世代正義與分配正義精神、能夠永續經營的社會制度,年金改革勢在必行。政府已陸續舉辦二十幾場的年金改革委員會會議,分區會議即將在本周末展開,各方意見正在匯集,時代力量也提出了我們的年金改革版本,希望能整合進到政府最後的定案中。大家一起支持推動年金改革!

(臨摹圖 by 林昶佐)

時代力量的年金改革版本,包含了以下九大特色:

一、建立基礎年金制度,保障所有國民的老年基本生活所需。

時代力量主張要建立所有國民一體適用的「基礎年金」制度,只要年滿65歲以上、月所得低於一定數額的國民,每個月都可領取補足至一定數額的年金。而原先已有退休金保障的國民,則不計入基礎年金的發放對象。這是建立起「所有老年國民均不必再為生活必需而奔波勞動」的第一步。

二、退休後所得替代率以60%為基準,配合所得替代率階梯表,可上下調整10%。

時代力量針對所得替代率設計出「階梯式」所得替代率方案,特色為兼具「做得越久、領越多」及「本俸低、所得替代率高」,既可以鼓勵資深工作者繼續發揮所長,同時也能符合年金制度設計中,所得重分配的社會互助理想。

所得替代率偏高是台灣年金制度不斷擴大支出的根本原因之一,降低所得替代率天花板(即上限)的高度不僅可使退撫基金回歸自給自足的永續概念,亦能符合提撥與給付相符的預設,因此時代力量針對所得替代率主張要調降至60%為基準,並根據前述「階梯式」所得替代率方案,設計出可上下調整10%之所得替代率制度。

三、18%優惠存款利率儘速退場。

18%優惠存款利率的制度有其發展的時空背景,但在社會客觀環境皆已變遷的情況下,當初之美意已消失,時代力量主張,應檢討並逐步調整,儘速退場。

四、計算基礎一致化,達致公平性。

所得替代率分母、退休金計算基準及基數內涵、提撥率計算基數,均採「每人的本俸+專業加給」為基礎出發。

現行所得替代率的計算方式依分母採計方式不同,共分為兩種,一種為「本俸*2」,另一種為「本俸+專業加給平均數+主管加給+年終獎金*1/12」,這種雙頭馬車的計算方式已有諸多批評。時代力量主張,退休後並無主管或非主管的差別,每個人都是退休的公民,應統一將計算所得替代率的分母改為「本俸+專業加給」,不應納入「主管加給」及「年終獎金」,年終獎金也不應視為常態性的薪資收入。
為求提撥與給付一致、對等,除了所得替代率之外,其餘退休金計算基準、計算基數等都一併調整為與現職待遇最符合的計算方式,才不會再出現被高估或低估薪資的情形。

五、本俸及專業加給之認定,採計職業生涯中最高15年的平均值。

現行計算月退休金的基準是以退休時的本俸為準,但整個職業生涯的提撥金額是跟著本俸逐步上升的,這將造成提撥與給付不對等的狀況,因此時代力量主張應採計職業生涯最高的15年平均,以落實「繳多少、領多少」的理念。

六、退撫基金提撥率應根據改革方案精算提高。

現行退撫基金長年未足額提撥,舊政府的不作為必須究責,但提撥率長期不足也是必須面對的問題。時代力量主張,應根據最後定案的改革方案重新精算最適提撥率,並分階段、分對象調整,避免對現行仍須提撥退休金的在職公教人員造成雙重的負擔。

另外,計算提撥率的基準亦從現行的「本俸*2」調降至與給付計算相同的「本俸+專業加給」以落實「提撥與給付一致」。

七、公教人員應落實85制並朝90制前進,高危險、高負擔類型採例外排除。

現行公、教人員退休的基準分別為俗稱的75制、85制,然而現行社會結構及平均壽命、工作型態等均較以往有顯著的改變。時代力量主張,應先落實85制,並逐步朝90制前進。然針對特定高危險、高負擔的類型則予以排除,並一併考量「階梯式」所得替代率的計算方式。

八、刪除無合法性及合理性之年終慰問金及三節慰問金。

現行年終慰問金及三節慰問金不僅無發放的法律依據,也不具有理論上的正當性,時代力量主張應刪除,黨團並將在106年中央政府總預算二讀時,提出刪減該項預算案。

九、同步改革政務人員退休金及處理黨職併公職的不法所得。

時代力量黨團已提案修改政務人員退撫制度,以及處理黨職併公職不法溢領退休金之弊病,目前均於立法院審議中。

更多資訊請進:https://goo.gl/NanwQM

即時動態 Issue

堅持實質審查 回應人民期待

今天記者會時代力量再次重申,無法接受謝文定、林錦芳擔任司法院正副院長及大法官,應該要按照新國會通過的國會人事同意權新制度來處理。時代力量希望這次臨時會,能夠納入「國會人事同意權法案」,實踐立院的監督功能;勞基法將時代力量及親民黨團版本併案審查。同時我也要求,「不當黨產處理條例」應該儘快排入臨時會第一案,回應長年來人民對改革的期待。

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三讀!

今天院會《國民體育法》眼看就要二三讀,突然被親民黨杯葛拉下協商,我滿臉問號。 本屆立法院從去年至今辦了多場體改公聽會,教文委員會也為了《國民體育法》開了多次會議,都未見親民黨委員出席。終於在5月3日好不容易審查完竣,委員會決議無需黨團協商。今天,親民黨團突然杯葛拉下協商,並且說,法律使用「國家奧會」用語,我們選手恐怕無法出國比賽,我還是滿臉問號。 中華奧會曾以中華業餘運動聯合會、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等不同名稱加入國際奧會,現為「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國際奧會則曾接受我們國家代表隊以「FORMOSA(福爾摩沙 1960)」或「TAIWAN(台灣 1964 / 1968)」為名,現則為「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許多人也期待有天我國代表隊有機會再次恢復以「TAIWAN 台灣」為名。很清楚的,我國奧會與代表隊名稱並非由我國法律定死,而是依照國際奧會與我國奧會之協議。為了避免每次更名就得配合修改國內法,耗費修法資源,法條用語不宜硬性指定正式名稱,因此時代力量在去年11月送交一讀的體育團體法便建請以中性名詞「我國奧會」定之。今年5月3日在委員會審議時,此修正動議獲得在場委員支持並建議用「國家奧會」即可表達本修正動議之原意,我們也表示接受。從去年至今關於體改的審議過程,親民黨從未針對這點表達異議,現在突然以此為藉口阻擋國民體育法修法,實在令人無法理解。 不過,在體育改革的推進過程中,我們見識到各種莫名其妙的藉口來拖延,從「選手太年輕不懂事」「國情不同財務不能公開」「開放協會黑道都來了怎麼辦」到現在「法條用語不能中性定之」,早已見怪不怪!體育改革不容停止,我呼籲,立法院接著的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讀三讀!

【中正獨裁佗位去 5】柏林圍牆與查理檢查站

【中正獨裁佗位去 5】柏林圍牆與查理檢查站(Berliner Mauer and Checkpoint Charlie) 二戰後,德國分裂成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與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西德),柏林築起一道全長167.8公里的圍牆,由美軍和俄軍分別統治,盟軍、外交官和外國人於檢查站進出。1990年後東西德統一,圍牆遭到大量拆除,僅保留3處圍牆遺跡,查理檢查站則為事後復建。 圍牆倒下15年後,檢查站附近的柏林圍牆博物館長希爾德布蘭特(Alexandra Hildebrandt)曾表示,社會必須記住柏林圍牆的歷史及查理檢查站的重要性,確保歷史不會被遺忘,同時也為吸引更多觀光客,將重建一段圍牆。然而此舉卻引起當地爭議,民調只有1/4贊成,反對者認為嚴肅歷史需要被尊重,前西柏林市長莫波爾(Walter Momper)更對此抨擊,柏林圍牆在倒塌前,是謀殺地,不是觀光地,不應變成迪士尼樂園。 希爾德布蘭特博物館長則認為,歷史陰影是無限漫長的,會從不同角度審視問題。而後,新圍牆仍然重建,且為呼應充滿塗鴉和政治口號的舊圍牆,邀請許多來自塞浦路斯、以色列和韓國等藝術家於牆上作畫。其中,最有名的,便是前蘇聯總書記布里茲涅夫(Леони́д Ильи́ч Бре́жнев)及東德共產黨領導人昂納克(Erich Honecker)相互擁吻的作品。 柏林圍牆是德國社會的共同傷痛,東德曾發布「開槍射擊令」(Schießbefehl),允許東德邊防軍射殺非法越境者,防止人民逃往西德,更在1982年通過「邊境法案」將之合法化,估計約殺害215人。統一後,關於開槍士兵個人的罪責與否,也引起爭論,有的認為他們都觸犯殺人罪,有的認為基於罪刑法定主義或下屬合法服從上令而不應處罰;法庭經過激烈且深刻的辯論後,則判決他們有罪。 今日的查理檢查站,設置了美軍和俄軍的扮裝軍人,營造當時冷戰氛圍,小販因此聚集,賣有柏林圍牆碎片、前蘇聯國旗、軍服、防毒面具等紀念品,接著可至新圍牆觀賞藝術家的塗鴉,十分吸引全世界觀光客的眼睛。儘管重建圍牆的正反立場,都是站在反對過去暴行、記憶歷史的前提,但同樣的理念,卻有不同的處理方式。最後,此地究竟只是變成觀光主題樂園,還是歷史再反省,則有待後人咀嚼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