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年金改革,世代正義,勢在必行!

「年金改革,世代正義,勢在必行!」

為了建立一套能夠讓年長者安定生活,符合世代正義與分配正義精神、能夠永續經營的社會制度,年金改革勢在必行。政府已陸續舉辦二十幾場的年金改革委員會會議,分區會議即將在本周末展開,各方意見正在匯集,時代力量也提出了我們的年金改革版本,希望能整合進到政府最後的定案中。大家一起支持推動年金改革!

(臨摹圖 by 林昶佐)

時代力量的年金改革版本,包含了以下九大特色:

一、建立基礎年金制度,保障所有國民的老年基本生活所需。

時代力量主張要建立所有國民一體適用的「基礎年金」制度,只要年滿65歲以上、月所得低於一定數額的國民,每個月都可領取補足至一定數額的年金。而原先已有退休金保障的國民,則不計入基礎年金的發放對象。這是建立起「所有老年國民均不必再為生活必需而奔波勞動」的第一步。

二、退休後所得替代率以60%為基準,配合所得替代率階梯表,可上下調整10%。

時代力量針對所得替代率設計出「階梯式」所得替代率方案,特色為兼具「做得越久、領越多」及「本俸低、所得替代率高」,既可以鼓勵資深工作者繼續發揮所長,同時也能符合年金制度設計中,所得重分配的社會互助理想。

所得替代率偏高是台灣年金制度不斷擴大支出的根本原因之一,降低所得替代率天花板(即上限)的高度不僅可使退撫基金回歸自給自足的永續概念,亦能符合提撥與給付相符的預設,因此時代力量針對所得替代率主張要調降至60%為基準,並根據前述「階梯式」所得替代率方案,設計出可上下調整10%之所得替代率制度。

三、18%優惠存款利率儘速退場。

18%優惠存款利率的制度有其發展的時空背景,但在社會客觀環境皆已變遷的情況下,當初之美意已消失,時代力量主張,應檢討並逐步調整,儘速退場。

四、計算基礎一致化,達致公平性。

所得替代率分母、退休金計算基準及基數內涵、提撥率計算基數,均採「每人的本俸+專業加給」為基礎出發。

現行所得替代率的計算方式依分母採計方式不同,共分為兩種,一種為「本俸*2」,另一種為「本俸+專業加給平均數+主管加給+年終獎金*1/12」,這種雙頭馬車的計算方式已有諸多批評。時代力量主張,退休後並無主管或非主管的差別,每個人都是退休的公民,應統一將計算所得替代率的分母改為「本俸+專業加給」,不應納入「主管加給」及「年終獎金」,年終獎金也不應視為常態性的薪資收入。
為求提撥與給付一致、對等,除了所得替代率之外,其餘退休金計算基準、計算基數等都一併調整為與現職待遇最符合的計算方式,才不會再出現被高估或低估薪資的情形。

五、本俸及專業加給之認定,採計職業生涯中最高15年的平均值。

現行計算月退休金的基準是以退休時的本俸為準,但整個職業生涯的提撥金額是跟著本俸逐步上升的,這將造成提撥與給付不對等的狀況,因此時代力量主張應採計職業生涯最高的15年平均,以落實「繳多少、領多少」的理念。

六、退撫基金提撥率應根據改革方案精算提高。

現行退撫基金長年未足額提撥,舊政府的不作為必須究責,但提撥率長期不足也是必須面對的問題。時代力量主張,應根據最後定案的改革方案重新精算最適提撥率,並分階段、分對象調整,避免對現行仍須提撥退休金的在職公教人員造成雙重的負擔。

另外,計算提撥率的基準亦從現行的「本俸*2」調降至與給付計算相同的「本俸+專業加給」以落實「提撥與給付一致」。

七、公教人員應落實85制並朝90制前進,高危險、高負擔類型採例外排除。

現行公、教人員退休的基準分別為俗稱的75制、85制,然而現行社會結構及平均壽命、工作型態等均較以往有顯著的改變。時代力量主張,應先落實85制,並逐步朝90制前進。然針對特定高危險、高負擔的類型則予以排除,並一併考量「階梯式」所得替代率的計算方式。

八、刪除無合法性及合理性之年終慰問金及三節慰問金。

現行年終慰問金及三節慰問金不僅無發放的法律依據,也不具有理論上的正當性,時代力量主張應刪除,黨團並將在106年中央政府總預算二讀時,提出刪減該項預算案。

九、同步改革政務人員退休金及處理黨職併公職的不法所得。

時代力量黨團已提案修改政務人員退撫制度,以及處理黨職併公職不法溢領退休金之弊病,目前均於立法院審議中。

更多資訊請進:https://goo.gl/NanwQM

即時動態 Issue

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 推動轉型正義

今天時代力量推出《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草案,以落實轉型正義。草案的特色,是以真相揭露的精神,「全面檢視個人與集體權利受壓迫之狀況」以及「保障原住民族集體權利」。在組織上,將在總統府底下設置「總統府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會議」、在行政院底下設置「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委員會」,各司其職,處理轉型正義議題。 在我們的版本中,拉長了歷史縱線,對轉型正義議題做全面的檢視,包括數個統治政權對於人權的侵害,例如不當徵收之土地、戰爭、誘騙強徵之性剝削、特務監控、刑求逼供、審判不公正,或是設置「不義象徵」(例如吳鳳雕像、蔣介石銅像)等,主管機關必須加以調查、研究、做妥善規劃處理,促進回復受害者權利。同時也必須保存相關檔案、規劃立法等。 同時在族群集體權利部分,也保障原住民族集體權利,特別將原住民族設置專屬條文,在草案第2條,清楚定義原住民與非原住民族、在第4條明文規定各原住民族與國家是「對等的主權主體關係」,對於原住民族土地與自然資源權利等侵害,也明文規定主管機關要進行調查、回復權利等,以確保《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及《原住民族基本法》所揭櫫之原住民族權利受到完整保障及回復。 在組織架構方面,我們草案中,在行政院設置「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委員會」(權復會),權復會是獨立機關,有行政調查權,可針對行政或相關組織調閱文件,調查真相。復權會的業務內容,必須固定向立法院提出報告,並公布在專屬網站。同時也在總統府底下設置「總統府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會議」,由總統定期召開會議,協調各部會,以更順暢推動轉型正義。 最後,我們要特別感謝吳豪人、黃居正、施正鋒、黃丞儀、蔡志偉、林淑雅、汪明輝、張惠東、謝若蘭...等多位研究人權、原住民族權利的專家學者,在這過程中不厭其煩給予我們協助及指教。以下為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草案特色: 一、 全面檢視個人或集體權利受壓迫之狀況: 本法為進行全面性轉型正義工程,綜觀台灣歷史、統合推動方向,除了針對個人之人權遭受迫害所進行的真相調查與權利回復外,亦包括族群集體權利部分,例如原住民族土地受到掠奪、族群語言與文化遭到滅失...等,進行真相調查與權利回復之工程。 二、保障原住民族集體權利: 本法在族群集體權利部分,特別將原住民族設置專屬條文,以確保《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及《原住民族基本法》所揭櫫之原住民族權利受到完整保障及回復。 三、設立總統府會議及行政院下統合轉型正義工作之權復會: 本法確立轉型正義為國家政策之地位,設立「總統府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會議」,由總統定期召開會議,協助「權復會」更順暢地推動轉型正義,而「權復會」則為統合轉型正義方向之常設獨立機關,具有行政調查權,可針對行政或相關組織進行文件調閱,調查歷史真相,提出行政、立法之規劃,促進各子類轉型正義執行工程。 四、公開透明: 權復會需定期向立法院提出報告,並於專屬網站公佈之。

凍省二十年,國家正常化繼續努力推行

昨天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審查台灣省政府、福建省政府、台灣省諮議會三個省級化機關的預算。凍省已經二十年,這三個省級機關卻還是年年編列三億預算進行虛級化的業務,根本是浪費人民納稅錢,虛耗效能。 遺憾的是,昨天只微幅刪減兩百萬元,時代力量所提出的人事費全數凍結及其他費用刪除提案,都沒有被討論。對此,時代力量會在後續協商以及進入院會時,繼續堅持。走向正常國家,提升政府效能,國會應該要有勇氣推進。 (圖為1997年國民大會第二次會議凍省提案表決)

稅改甲案根本只是煙霧彈?

這幾天我跟辦公室新的法案助理賴建寰同學一直在研究財政部提出的稅改草案,發現一些奧妙之處。 稅法上有個基本原則叫做「綜合所得課徵原則」,意思就是各類所得應該綜合在一起合併課稅,這樣各類所得的稅賦才會公平。這次財政部公佈的稅改的甲案、乙案,甲案就是合併課稅,看起來這樣似乎比較符合「綜合所得課徵原則」,事實上卻不是這樣。 假設某小股東拿到83元股利,若他適用5%的所得稅級距,現制他可以退稅3.9元。如果未來實施甲案,他反而要交3.1元的稅。但乙案中,小股東仍然可以選擇併入綜合所得稅,而且還繼續維持現有的抵扣稅額,這樣小股東還是可以退稅4元,當然希望選擇支持乙案,但若通過的版本真是乙案,那麼有錢人就可選擇分離課稅單一稅率26%,等於是大幅降稅。 財政部在乙案中,設計了二擇一的制度,原本適用低稅率的一般人,仍然可以選擇將股利納入綜所稅合併課徵,而且仍然有抵扣額。而適用高稅率的人則分離課稅單一稅率26%。 為什麼財政部只在乙案中設計可保障傾向選擇低稅率一般人的「抵扣稅額」方案?不把甲案也納入這種設計?我懷疑這是不是故意的?甲案只是煙霧蛋,要引導一般人去支持乙案,讓有錢人可以順勢大幅降稅? (照片擷取自電影逃學威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