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年金改革,世代正義,勢在必行!

「年金改革,世代正義,勢在必行!」

為了建立一套能夠讓年長者安定生活,符合世代正義與分配正義精神、能夠永續經營的社會制度,年金改革勢在必行。政府已陸續舉辦二十幾場的年金改革委員會會議,分區會議即將在本周末展開,各方意見正在匯集,時代力量也提出了我們的年金改革版本,希望能整合進到政府最後的定案中。大家一起支持推動年金改革!

(臨摹圖 by 林昶佐)

時代力量的年金改革版本,包含了以下九大特色:

一、建立基礎年金制度,保障所有國民的老年基本生活所需。

時代力量主張要建立所有國民一體適用的「基礎年金」制度,只要年滿65歲以上、月所得低於一定數額的國民,每個月都可領取補足至一定數額的年金。而原先已有退休金保障的國民,則不計入基礎年金的發放對象。這是建立起「所有老年國民均不必再為生活必需而奔波勞動」的第一步。

二、退休後所得替代率以60%為基準,配合所得替代率階梯表,可上下調整10%。

時代力量針對所得替代率設計出「階梯式」所得替代率方案,特色為兼具「做得越久、領越多」及「本俸低、所得替代率高」,既可以鼓勵資深工作者繼續發揮所長,同時也能符合年金制度設計中,所得重分配的社會互助理想。

所得替代率偏高是台灣年金制度不斷擴大支出的根本原因之一,降低所得替代率天花板(即上限)的高度不僅可使退撫基金回歸自給自足的永續概念,亦能符合提撥與給付相符的預設,因此時代力量針對所得替代率主張要調降至60%為基準,並根據前述「階梯式」所得替代率方案,設計出可上下調整10%之所得替代率制度。

三、18%優惠存款利率儘速退場。

18%優惠存款利率的制度有其發展的時空背景,但在社會客觀環境皆已變遷的情況下,當初之美意已消失,時代力量主張,應檢討並逐步調整,儘速退場。

四、計算基礎一致化,達致公平性。

所得替代率分母、退休金計算基準及基數內涵、提撥率計算基數,均採「每人的本俸+專業加給」為基礎出發。

現行所得替代率的計算方式依分母採計方式不同,共分為兩種,一種為「本俸*2」,另一種為「本俸+專業加給平均數+主管加給+年終獎金*1/12」,這種雙頭馬車的計算方式已有諸多批評。時代力量主張,退休後並無主管或非主管的差別,每個人都是退休的公民,應統一將計算所得替代率的分母改為「本俸+專業加給」,不應納入「主管加給」及「年終獎金」,年終獎金也不應視為常態性的薪資收入。
為求提撥與給付一致、對等,除了所得替代率之外,其餘退休金計算基準、計算基數等都一併調整為與現職待遇最符合的計算方式,才不會再出現被高估或低估薪資的情形。

五、本俸及專業加給之認定,採計職業生涯中最高15年的平均值。

現行計算月退休金的基準是以退休時的本俸為準,但整個職業生涯的提撥金額是跟著本俸逐步上升的,這將造成提撥與給付不對等的狀況,因此時代力量主張應採計職業生涯最高的15年平均,以落實「繳多少、領多少」的理念。

六、退撫基金提撥率應根據改革方案精算提高。

現行退撫基金長年未足額提撥,舊政府的不作為必須究責,但提撥率長期不足也是必須面對的問題。時代力量主張,應根據最後定案的改革方案重新精算最適提撥率,並分階段、分對象調整,避免對現行仍須提撥退休金的在職公教人員造成雙重的負擔。

另外,計算提撥率的基準亦從現行的「本俸*2」調降至與給付計算相同的「本俸+專業加給」以落實「提撥與給付一致」。

七、公教人員應落實85制並朝90制前進,高危險、高負擔類型採例外排除。

現行公、教人員退休的基準分別為俗稱的75制、85制,然而現行社會結構及平均壽命、工作型態等均較以往有顯著的改變。時代力量主張,應先落實85制,並逐步朝90制前進。然針對特定高危險、高負擔的類型則予以排除,並一併考量「階梯式」所得替代率的計算方式。

八、刪除無合法性及合理性之年終慰問金及三節慰問金。

現行年終慰問金及三節慰問金不僅無發放的法律依據,也不具有理論上的正當性,時代力量主張應刪除,黨團並將在106年中央政府總預算二讀時,提出刪減該項預算案。

九、同步改革政務人員退休金及處理黨職併公職的不法所得。

時代力量黨團已提案修改政務人員退撫制度,以及處理黨職併公職不法溢領退休金之弊病,目前均於立法院審議中。

更多資訊請進:https://goo.gl/NanwQM

即時動態 Issue

透過文化與歷史,讓台灣走進世界

【透過文化與歷史,讓台灣走進世界】 面對國際上種種政治困境,我們要努力突破、持續參與。但同時,我們也應該透過文化的方式讓台灣被世界看見。這是今天我在立法院總質詢的第二段重點。 我先以沖繩和平祈念公園的「台灣紀念碑」為例。這座在1965成立的公園,悼念太平洋戰爭犧牲的人們,樹立包括日本、韓國以及許多太平洋島嶼各國的紀念碑,長年來有許多國際人士、各國政要前往參訪、憑弔。但台灣人同樣死傷慘重,園區的台灣紀念碑卻是今年才落成,晚了各國數十年。這個紀念碑全靠民間的奔走,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也有不夠完善的地方,例如有專家針對碑文的內容以及落款的形式提出專業的建議。這是政府應該要大力參與、支持,讓它更完善才對。 另外我舉陳智雄、李柏青以及許多戰後留在印尼的台籍日本兵的例子,他們在當時幫助印尼獨立運動,獲得印尼建國英雄勳章,被許多印尼的歷史書籍記載。這些台灣人的故事,都值得推動放到印尼的歷史博物館中。 我也再舉美國的移民博物館為例。我曾在那邊看到美國的非裔、華裔、日裔、韓裔、菲律賓裔以及歐洲各國移民美國的歷程,卻沒看到台灣移民的蹤跡。台灣人從日治時代到戰後時期,有幾波移民美國的風潮,也有背後動人的故事,例如戰後因為白色恐怖,而旅居美國成為無法返台的黑名單等等。這些台灣故事,都值得推動放入美國的移民博物館,跟其他族裔的美國移民一起被世人所認識。 不只這些例子,我們跟週遭國家,甚至於全世界都有很多的互動,有許多共同的歷史經歷、文化內涵。在世界各國的各種主題博物館、文化園區、歷史展覽或公園,都有許多待我們補充進去的台灣人故事。過去,台灣總是比較重視短期的文物特展,或是砸大錢在短期宣傳廣告。但我們應該可以推動更多永續性的工作,讓台灣在世界的歷史與文化脈絡中,被大家看到,真正發揮永續的文化交流、柔性外交的力量。

婚姻平權,我們絕對要完成!

「朋友們,我們一直都在,婚姻平權,我們絕對要完成!」 今天在司法法制委員會審婚姻平權相關法案,有些委員提出以「同性伴侶法」專法來代替,我重申時代力量立場,我們反對訂立隔離的專法,而應該以修訂民法親屬篇的方式達到真正平等的婚姻平權。 無論是同性或異性,都有伴侶不想用「結婚」的方式在一起,而這種伴侶的關係,如何也保有某些法律民事權利義務,這是「伴侶法」的核心概念,這與同性異性無關,且仍沒有真正處理到同性想要締結婚約的議題。憲法保障每個人的婚姻權,應該要透過民法相關法律修正案來完成。 所有同志朋友,請不要氣餒,也不要灰心,立法院,我們一直都在。我有信心,在尤美女召委與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一定能通過婚姻平權法案,一起加油。

作伙解決軍冤與不當處遇問題

今天我與洪慈庸委員合辦了「軍中冤案與不當處遇平反特別條例公聽會」,包含顧立雄委員、蔡易餘委員及軍冤家屬李正大先生、賴景豐先生、蘇心安先生、陳碧娥女士、專家學者胡博硯老師、邱顯智律師、薛欽峰律師皆有出席,一起與國防部、法務部和司法院代表商討參議。 洪仲丘事件,揭示了長期以來軍中權力不對等、資訊不明的弊端,軍中人權被忽視,國防部成了國防布。儘管事後行政院有成立「軍事冤案申訴委員會」,但因不是常設機構,加上無法突破法律時效,發揮效用不大。公聽會中,我感受到家屬們沈重的傷痛和控訴,軍冤案件迷霧重重,人民被迫經歷家庭破碎,卻始終帶著許多問號,無法得知真相。 《軍中冤案與不當處遇平反特別條例》即是為了解決此問題而展開。我認為,軍冤是國家違法的事情,和一般個人刑事案件某程度不能等同看待。再者,一般刑事案件,是否能公平審判已是疑問,其開啟再審或非常上訴還十分困難,這種處境下,更何況資訊極度不公開、權力高度不對等的軍隊?因此,行政院或國防部下設一個獨立且具調查權的常設委員會有其必要,這也是來自專家學者們的建議。 現場我也呼籲國防部、法務部、司法院,希望政府機關能先放下武裝防衛,倘若對現場專家學者建議的立法方向有疑慮,也應該主動提出建議改善的方案,同心協力,把這樣攸關民眾權益的重大問題,作伙來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