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法王達賴喇嘛

前瞻條例

NCC

在地美食

婚姻平權

在地活動

世大運

藝術人文

2017,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正名

「2017,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正名。」

明年開始,日本將駐台機構正名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過去這個機構只有「交流協會」四個字,未提及日本,也未提及台灣。台灣在中國打壓下,許多國家駐台機構長年來都用模糊的方式設置。然而根據民調,大多數的人根本不知道這些機構名稱的意思,也造成許多實質交流工作的困擾。因此,不只是日本,還包括英國等許多國家開始讓這些機構更名實相符。而台灣也應該要進行對外單位的名稱正常化,例如,台灣對日的機構還叫「亞東關係協會」,這又是什麼碗糕?

不過,外交機構的名實相符固然重要,但名正言順之後,更應促進實質且健全的國際關係,才能進一步保障台灣人民在國際間的權益,並且對國際貢獻己力。

期待未來台日能繼續強化兩國的交流、增進雙方的福祉!

即時動態 Issue

【中正獨裁佗位去 完】 慈湖陵寢

【中正獨裁佗位去 完】 慈湖陵寢 這是中正獨裁佗位去系列的完結篇了,大家還記得當初是什麼原因,才開始有系列文的嗎?在台灣轉型正義的浪潮下,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問題又再次浮上檯面,即便支持轉型正義的,也對該如何轉型,重塑中正紀念堂的意義,有著不同的意見。藉由其他國家的經驗,我們能夠去思考台灣在轉型過程中,如何去賦予這些不義象徵新的歷史意義。 系列文由中正開始,也將由中正結束。在我們討論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時,大家反而會遺忘另一個更具威權性的存在,就是目前仍由後備指揮部管理的慈湖陵寢。作為蔣的安息之地,慈湖在政治上的敏感度相當高,歷任國民黨主席都會去慈湖謁陵,這位「民族救星」在國民黨內部及少部分民眾中仍是精神領袖,因此,很少人願意主動去處理慈湖陵寢問題,它是轉型正義之路上最大的結。 慈湖陵寢在桃園市大溪區與復興區交界。1955年,由板橋林家無償捐予政府作為軍事用地,實際上則興建成蔣中正的行館,於1959年落成。蔣於1975年4月5日逝世後,靈柩就一直停放在慈湖賓館正廳,供人「瞻仰」,同樣地,他的繼任者蔣經國,遺體也安厝在附近的大溪陵寢,父子倆直到現在都未曾下葬。即便今天已經現代化,台灣多數人仍有「死者為大」的觀念,對兩蔣移靈不敢表達關心,認為這是蔣家自己的「家務事」,但事實上國家是否有義務維持獨裁者陵寢,一向是公共事務的討論範圍。 台灣首度政黨輪替後,民進黨曾將駐慈湖的三軍儀隊裁撤,馬英九上任後又隨即回復。不過,台灣去蔣化的運動依然持續延燒,幾乎每年都抗議蔣中正銅像的行動,反對者不滿公共場合、校園仍有紀念獨裁者的雕像,紛紛要求拆除、撤離。時任桃園縣長的朱立倫,在慈湖附近開闢了「慈湖紀念雕塑公園」,用來安置那些落難的蔣公銅像,其中最著名的是原本在高雄文化中心,被市長陳菊下令拆解的蔣公銅像,經過搶救死而復生。多數人怒罵這是讓轉型正義倒退的舉動,也有支持者認為,這不過是保存「歷史文物」,無關乎正義。慈湖、大溪也因為蔣的關係吸引很多中國觀光客,這又掀起一波適不適合把蔣文創、商品化的論戰。 轉型正義在其他國家依然是進行式,其幾年烏克蘭強力地去共化,到最近奧地利的地方政府決定拆除希特勒故居,都是為了彰顯轉型後的新價值。台灣許多公家機構、軍事設施、學校、地名、路名等,依然延用中正當名稱。政府身為國家公權力之體現,卻還維護著供奉獨裁者之廟堂、紀念獨裁者之體系,而最近因為七天假,許多人赫然發現蔣公誕辰紀念日(10月31日)是國定假日之一,足見台灣轉型正義之落後,民主根基之不穩固。 中正獨裁佗位去完結了,但台灣的轉型正義才剛開始。希望這一系列文章能對正在閱讀的你有幫助,持續關心這議題。

4年期國防總檢討質詢

國防部於今天向立法院提出「4年期國防總檢討」(QDR),部長也來到委員會備詢。今年的戰略指導從「防衛固守、有效嚇阻」修正為「防衛固守、重層嚇阻」,我比較四年前和四年後的兩份報告,也發現我們對中國的軍事戰略,從過去的過度樂觀,有許多的修正。但今年的QDR,仍欠缺了對2013年策略的檢討,哪些的策略錯誤造成了什麼後果?例如預算的浪費?人力的誤用?軍紀渙散?軍機外洩?因此我要求國防部必須提出系統化、表格化的比較,才能確保我們有對過去幾年進行扎實的檢討與判斷,來擬定新的QDR。 在軍隊訓練上,其實輿論上早有許多人評論認為太過守舊死板,連駐台十多年的美國軍官Scott Ellinger最近都評論「台灣國軍停留在過去思想,拒絕改變、拒絕面對自己的缺點」。因此我也要求部長必須著重在改善國軍的「企業文化」,有良好的工作環境、尊嚴與健全的制度,自然會提升向心力,而不是一味的強調愛國教育。 在報告中也提到關於國軍組織改革將「水平簡併、垂直整合」,卻沒提到是哪些部門會精簡整併、會產生什麼影響?同時,QDR提到的國軍與國際合作進行區域反恐工作,究竟具體曾經有哪些作為?台灣在國際反恐扮演什麼角色?這些我也請國防部都必須再提出具體的報告。最後我也提醒部長,南韓局勢丕變,有許多可能的總統候選人,反對美在韓建置薩德,甚至立場親中,近期內東亞的軍事局勢恐怕又有變局,國防部應該密切觀察追蹤、預判亞太軍事發展態勢。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JDaXjhTpG0Q

中國解放軍空軍於12/10再度進行「遠海長航」演訓

中國解放軍空軍於上週六(12/10)再度進行「遠海長航」演訓,派遣六架戰機編隊繞飛台灣。針對這個事件,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我質詢國防部長馮世寬。部長表示雖然國軍並沒有進行媒體所謂的「聯翔操演」,但實際的反制動作,包括調派E-2K預警機協調F-16、IDF戰機進行監控,兩艘紀德艦前往致戰術有利位置佈署,以及陸基防空飛彈與雷達的聯合演訓等,這些在當天第一時間我方就已動作。對於國軍在不主動挑起爭端的原則上,迅速謹慎因應,並且事件發生後,主動對外發布訊息與新聞稿,降低社會大眾的不安與疑慮,讓外界看見我方防衛台海安全的決心與戰力,這是值得肯定的態度。 畢竟,新政府推動的國艦、國機國造等重大計畫,牽涉國家龐大預算與時間,需要社會大眾的支持,國軍應有更主動積極的作為來爭取人民的認同。不過,我也提醒部長,人民長年來對國防部的不信任,來自於軍中許多不公不義的冤案,我與洪慈庸委員已提調查軍冤案件的條例草案,國防部應該要採取正面的態度。未來在委員會審議時,國防部應積極支持、參與審議,讓條例順利通過,促成許多的軍中冤案獲得平反,才能真正打造國軍的正面形象。